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有尔]光

100fo点梗。

跟小可爱道歉@-kiyopuppy- ,你说的现背小甜饼,
我以为现背是现代背景…就写成现代校园AU了😹,想打死自己。
至于甜不甜,我觉得是甜的(/ω\)


年龄差3岁 
ooc 俗套的校园AU 










 每个人都向往和追求自己没有的东西。


 王嘉尔被人群围在中间大声说着什么,周围的人都专注的盯着他,而后笑作一团。

金有谦默默抿紧嘴,敛去神情,低头穿过人群。 

他常常在内心想着那个人每一个优点,然后连着自己那一点儿不可告人的心思一并无限的低到尘埃里。 

金有谦沉默寡言,在他遇见王嘉尔之前。
 他们曾是邻居,王嘉尔刚搬来不久就融入小区的社交圈里,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想要跟着他靠近他,他也不例外,活力四射的王嘉尔哥哥就像光一样,把他阴暗的每一天天都照亮了。 

 儿时的金有谦是悲观的。
 太过善良而又没有脾气,经常沦为被人欺负的对象,而刚搬来不久的小哥哥王嘉尔则成了他的救世主。  

 王嘉尔在那里从高一住到高三,也伴随着金有谦从初一读到初三,当王嘉尔要随着家庭搬走的时候,金有谦一反常态又哭又闹,就好像他赖以生存的世界坍塌了一般。
 总是安静乖巧的有谦突然这样把王嘉尔吓到了,同时也很开心他这么舍不得自己,王嘉尔揉揉有谦的小肉脸,“有谦米,想见哥哥的话以后考首尔大好不好?哥刚考上那儿,虽然离这里很远,但是你考上了我们就能天天见面啦。” 

他记得自己说好,记得自己当时的欢欣雀跃,然后他努力了三年。 

随着时间流逝,自己那点依赖变成了思念,思念变成眷恋,眷恋变成…执着。 


说过要跟我一直好的。

 骗子。 

金有谦坐在没开灯寝室里,凝视着窗外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个人。 




 ******* 




 王嘉尔在学生会看到了这个孩子。 

王嘉尔在街舞社看到了这个孩子。 

王嘉尔在击剑社看到了这个孩子。 

——怎么哪里都是这个孩子???


 王嘉尔每天是会遇见不同的人,这也是他的乐趣所在,但是这也太巧了吧?难道…和他趣向几乎一致?

 而且,这瘦高个儿孩子是怎么回事…看上去有点眼熟不说,还总用一种有点儿哀怨的眼神看他,本来他好好的,被那眼神一扫就跟被针扎了似的…

 王嘉尔想问就去问了,他上前轻拍那个大高儿,“hey,hello,你…你还会击剑?”

 被拍的孩子吓得狠狠抖了一下,半天才转过来,支吾着说了句什么,声音太小王嘉尔没有听见。

 王嘉尔贴近人想要听清他的声音,那孩子却猛的后退了一步,耳朵都红了。 

 “???什么?”王嘉尔没听清。


 高个子孩子似乎鼓起了勇气,“哥,我是有谦!有谦米!” 

 “有…谦米!?金…金有谦?”王嘉尔惊的后退了一步,“你你你怎么长这么高了…还瘦了这么多!”

 不知道嘉尔哥到底是在称赞他还是在开玩笑,有谦脸憋的红红的。 

 “啊,怎么不说话,”王嘉尔立刻勾肩搭背,“不过有谦米真厉害,什么都会啊,我在别的社团也看到你…对了!下个礼拜击剑部聚餐你也一定要来。”


 有谦双手局促的交叠在身前,用力点头。 




 ******* 




 饭桌上欢声笑语,怎么看也是因为王嘉尔的活跃。 

金有谦默不作声的夹了一筷子眼前的菜,食之无味。 

王嘉尔直到三分钟之前还很照顾他,只是不巧王嘉尔又看到一个熟人,“在范哥!” 

听到名字的金有谦看到来人愣住了,那个人走过来后,看到金有谦也是猛地一挑眉。 

王嘉尔还没发现异状,给他们相互介绍到,“谦米,这是我们街舞社的林在范社长,这是我很疼爱的弟弟,金有谦。”


 林在范坐下扫了一眼金有谦,也不说话。


 金有谦皱着眉,一副被逼急了的样子,半天憋出一句,“我……我才不会喊他哥!”


 林在范闻言不屑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软弱的小崽子。”


 兴致高昂的王嘉尔一下子懵逼了。 

场面一度很尴尬。


 王嘉尔来来回回的看着他们两个,“在范哥?有谦米?” 

林在范坐着把王嘉尔给他倒的一杯酒喝完,站起身反手敲了敲桌子,“嘉尔,我先走了。”


 “诶——急什么?”话还没说完,林在范人影都看不见了。


 无奈的叹口气,他安慰性地摸摸看上去很可怜的有谦,“怎么回事?谦米。”


 有谦紧绷的身体因为王嘉尔的接触而放松了,“嘉尔哥,他就是原来学校里欺负我的……”


 “啊?你说……但是,在范哥那时候应该跟我一样读的高中啊?” 

 “他是他们那一群人里的其中之一……”


 世界之大…王嘉尔在心里默默感叹,同时也心疼有谦了起来,这孩子他刚遇见时就是没脾气软软糯糯的,感觉谁都可以欺负,而且太善良都不懂反击,确实依照在范哥的性格来说,那样的谦米就是他最看不上的那种…
 他下意识地把手在有谦背后轻轻拍打着,就像以前安慰受了委屈的小有谦那样。

 饭局结束,王嘉尔和金有谦一起回寝室,王嘉尔看着情绪明显低落的有谦,想方设法逗他开心。

 “谦米,你什么时候跳舞这么棒了?”
 因为看到了你跳舞的样子。 


 “谦米,你怎么减肥的?哥减个肥难得要命。”
 为了更好的见你…


 嘴里说着别的话,心里却在默默做着最诚实的回答。

 有谦对这样怯懦可悲的自己失望至极。

 “有谦米真是说到做到的孩子。”王嘉尔感叹,“要是你初中遇到更善良的人就好了。” 


所以哥,我不是遇到你了吗。
 上天总会在人苦难至极时给他希望,以前那些痛苦的记忆在他现在看来虽然仍难以消褪,但是王嘉尔是他莫大的惊喜。 




 ******* 




 到了有谦宿舍楼楼下,王嘉尔还要走一段路,他抬手跟有谦挥手告别。 

有谦满目依恋的盯着王嘉尔的背影,心头满到快要疯掉的感情无处宣泄。 

说吧。 

说吧金有谦。 

不要反复当一个失败者。


 念头一旦萌生就无法再去抑制,他头脑发热的冲过去从背后狠狠抱住王嘉尔,喉咙发干,“哥,我喜欢你…” 

话一出口整个人都陷入慌乱不安之中,就像等待审判的人,唯有在心头默念祈祷,不要推开我不要推开我不要推开我不要拒绝我不要拒绝我不要拒绝我…



 王嘉尔愣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拍着有谦收紧的双手,“谦米撒手,你抱的太紧,哥要被勒死啦。” 

有谦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撒手绷直了身体手足无措,却不敢再看那个人的脸。 

王嘉尔双手捧着有谦的脸,尽极柔和,“看着我。”


 有谦抬起头,看到王嘉尔眼睛深处。 

那是怎样一番风景呢,就好像长时间暗无天日的角落,终于被那束恰好的光芒照亮,扫净了他的阴暗和悲伤。 

王嘉尔弯着眉眼笑冲他笑,言语间缠绵又宠溺,“我差点都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有谦着急的拉住王嘉尔的手,猛摇头。


 王嘉尔被有谦这副可爱的样子弄得失笑,他揉揉金有谦通红的脸,使劲儿亲了一下。


 “有谦米,明天见。”


 金有谦一只手挥别,另一只手摸着被王嘉尔亲过的地方,意犹未尽,沉沦在这种强烈的幸福和甜蜜之中不愿自拔,嘴角是不由自主扬起的笑。 


我无法去要求最好的。 

 是最好的来选择我。 

 何其幸运。




评论(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