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Jinson]螺旋

   

AU/短/OOC/勿上升 

禁转禁二改

[森]传送门



BGM :Billie Eilish - lovely

 

 

——写给总是遇不到对的人,还在为此苦恼是不是自己不好的你。

希望能稍稍微微治愈到您。

 



+


王嘉尔正在给那株苟言残喘许久的珊瑚棒浇水,他看着它以一天几根的频率渐渐死去,仿佛自己的心也跟着一并一点点的枯死。

这是他的前男友留在他这里的最后一个“遗物”。

没错,在王嘉尔心中,随着和前男友的分手,他毫不留情的甩门而去,他在自己的心中已经真实的去世了。

前男友是个又帅又酷又拽的人,冷淡、荷尔蒙爆棚,一颦一笑都是气质,完全是他的理想型。

见到他的第一次,王嘉尔就被他稍嫌冷淡的气质和美色所吸引,不可抑制的陷入其中。

他投其所好,日夜追捧,辛辛苦苦的追到他。

他日复一日、毫无自我的在他面前扮演着另外一个角色。

这种无私自我奉献、毫无自尊的姿态显然只把他自己感动到了,讨好不到别人。

人有33.3%是由傲娇构成的,尤其到了他喜欢的那一款那儿,则更甚。

无条件的顺着别人,只会让别人慢慢对你失去兴趣。

他拢共没谈过几次恋爱,不懂得那些弯弯绕绕,却忽视了有的人喜欢直接,但有些人则更爱迂回。

他这个性子,一头栽进去就不带回头的,所以所有的付出、所受的伤都是没有转寰余地,丝毫不讲道理的。

“喜欢”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他身上尤其明显。

 

  

-

王嘉尔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手里捏着的一只圆珠笔有节奏的敲击着,眼神却是微微发散的。

朴珍荣拿着资料路过的时候,瞟了一眼,站定,转过身去走到他桌子跟前,“嘉尔,中午一起吃饭?”

“嗯?……嗯。”

王嘉尔迟钝的看了他一眼,便敷衍的应了下来,显然心思完全不在这儿。

怕不是又吵架了吧,不然更严重点就是……分了。

朴珍荣不动声色,拿着资料迈开腿走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嘉尔端了一盘清淡的菜,清淡的几乎都不带颜色。

朴珍荣眨眨眼,“芝士呢?”

王嘉尔叹气,那一股子愁怨都快具象化了,“我发誓我要戒掉芝士一个月,以祭奠我死去的爱情。”

朴珍荣笑,“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王嘉尔摇头苦笑,“男朋友‘去世’了。”

朴珍荣瞧他,吐出一个字,“又?”

简简单单一个字,真实的暴击了王嘉尔的玻璃心。

“喂,朴珍荣!你怎么专挑我不爱听的说?”

朴珍荣抿出一个笑,“我看你喜欢的那一个个,每次搞得声势浩大,最后都草草而终。”

“……我可能,吸引渣男的体质吧。”

王嘉尔的理想型从来就那一款,酷、帅、身材好,还有,一定要比他年纪大。

但往往这种人都是高傲的,王嘉尔性格小可爱,幽默风趣,能快速和别人打成一片,但是在一起之后又是一回事儿了。

朴珍荣戳戳碗里剩下的米饭,沉默片刻,“……我不是渣男。”

王嘉尔又气又丧,“是啊…珍荣你要是不是跟我同龄该多好啊!!!”

朴珍荣拿纸擦了擦嘴,把吃好的碗筷收拾好,“不然……我去派出所改一改出生年?”

王嘉尔坐直了瞅他,“怎么,为友情捐躯?”

朴珍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看得王嘉尔都没办法认为这是玩笑了,他才开口,“没什么……开玩笑的。”

王嘉尔马上接到,“哈哈,真是的,吓我一跳……”

朴珍荣站起来,拿出一张干净的纸巾递给他,“快擦擦,午休快结束了。”

王嘉尔看着朴珍荣先行一步的背影,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嗯,马上了,等等我。”

 

 

 

-

下班了,朴珍荣应邀一道回了王嘉尔的家。

在王嘉尔恋爱同居以前,他经常会来他家给他打理伙食,听他发牢骚。

“所以呢,是真的分了?”

王嘉尔双手抱腿,无力地点点头。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似的,跳起来拿水壶就要去给那株植物浇水。

朴珍荣系着围裙正在擦手,看到王嘉尔死命的给那珊瑚棒浇水,连忙拦住了。

“浇这么多水,他会死的。”

“嗯……?”王嘉尔疑惑,“植物不就需要浇水吗?”

朴珍荣叹气,“你看看,他的根都烂了,明显是给水过度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只是以为……”

“行了,就这样放着吧。”朴珍荣端起多肉把多余的水倒掉,嘱咐道,“不用管他,他自己也会好好生长的,生命力顽强的很。”

“哦……”

王嘉尔有点茫然自失,他看着那株在他过度照顾下快要死去的植物,一时间眼神失了焦。

“嘉嘉。”

朴珍荣揉他头发,“是一个道理的。”

“嗯?”

王嘉尔的大眼睛里灰蒙蒙的,失了光泽,朴珍荣看得心里一紧,他坐下来,又是一阵叹息。

“你付出,也要看对方需不需要。有的时候,可能什么都不做,反而更好。”

“你就是做的太多了,多到别人都不堪负荷了,连着那份感情都一起慢慢被溺死了——就和那株多肉一样,嘉嘉,你知道吗?”

王嘉尔的眉头皱起来,低下头,不语。

王嘉尔少有沉默的时候,现在他是真的伤心了吧。

 

朴珍荣把他抱紧,现在……正是他脆弱的时候。

简单、不堪一击,只要稍微动点手脚,他……有过无数次动手的机会。

但是他就是舍不得下手。

王嘉尔是个意外的例外。

在他之前,他一直喜欢柔和的、温润的人。

王嘉尔有柔,却又坚忍、有温,更多却是炙热。

但他的存在打破了那些条条框框,仿佛粘腻的变形物般完美地契合着他每一个基点,死死的贴合着,想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让他硬生生的陷落。

他没办法对他冷、对他疏离、对他视而不见。

他失去了自己的心。

朴珍荣眼睁睁的看着他,谈了又分、分了又谈,然后再分,自虐似的一直以朋友之位陪伴。

“珍荣……果然,我是错的。”

朴珍荣低头,“没有对错,只有合适不合适。”

“……嗯。”

闷闷地鼻音传来。

……怕是很委屈了。

他抱紧他,连着自己的心也一并满足,他不想再感受随着他松开手的那刻,一并涌来的令人窒息的空虚感,“嘉嘉,我们,不行吗?”

他怀里毛绒绒的脑袋动了两下,仰起头来看他,似乎在确认他是否是认真地在说这番话。

朴珍荣早都已经忍耐到极限,于是他回应他的目光,深情、温柔、炙热全部浓烈的融合在一起,变成一汪化不开的深潭。

 

 

王嘉尔看着他的眼睛,感觉自己要被朴珍荣卷入风暴的正中心,连渣都不剩的那种。

但是此刻无比认真、温柔的珍荣,却又比哪一刻都不同。

他想要好好回应他,他在认真地思考,如果没了珍荣……

他会感到恐慌……

他……不想和他分开。

“珍荣……我……”

“我不想和你分开。”

朴珍荣笑,这个人就是这么狡猾,明明在追别人的时候热火朝天,到了自己这里,连一句确认的话都说不好了。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

朴珍荣轻柔的拍他的背,甘之如饴,“我知道了。”

王嘉尔眼睛亮晶晶的,又纯粹又诱人,朴珍荣终归还是忍不住,轻柔地附上一吻,然后站起把那盆植物端到阳台上放着,“这种东西,让他自生自灭就好了。”

说着,牢牢地关上阳台的门。

 

 

-

同居三个月。

朴珍荣把王嘉尔随处乱丢的袜子丢进洗衣机里,然后看着沙发上睡得流口水的人,宠溺的笑。

这种不真实的幸福感,让他每时每刻都能自顾自的笑出来。

洗衣机隆隆作响,王嘉尔挣扎了一下,转醒,迷迷蒙蒙地看珍荣自己在那笑,呆了一下,“珍荣,你傻笑个什么劲儿呢?”

“没什么,吵到你了?”

王嘉尔,“没有,睡够了。”

“那既然起来了,和我一起去晒衣服吧。”

“唔……好。”

王嘉尔揉着眼睛,跟在朴珍荣屁股后面进了阳台,朴珍荣把王嘉尔的袜子一对一对的夹到衣架上,然后是五颜六色的内裤。

王嘉尔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呐,珍荣……我自己来呗。”

朴珍荣起了调戏的心,“你的内裤都是我帮你买的。”

“……”

王嘉尔只好把话都憋回去,乖巧的去挂衣服。

朴珍荣一晃眼,看到那盆珊瑚帮。

他拍拍还在不好意思的王嘉尔的屁股,指着那株珊瑚棒,

“喏,你看。”

阳台角落被遗忘许久的植物,疯长一般,足足有原先的两倍大,

“又活了吧。”




END


希望每个孤独的好孩子都能找到自己的守护天使

悄咪咪改一发题目🌚


评论(9)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