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Markson]亲爱的人

+  Markson  +

哭包A×老司机O /檀香A团X红酒O嘎 对应之前那条

信息素味道歧视设定/AU/看文需谨慎 不适误入


听这两首歌写完的:

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 - 今晩はお月さん

高鈴 - すこしずつ


TO: @Chérie   柯子宝宝双11生日快乐哦=3= 

 爱你(。・㉨・。)ノ♡ 我这次准备不足……希望你能喜欢。



- -


概要:小可怜马克团暗恋老司机嘎嘎的故事。又名:小可怜也要翻身。


- -




从家里到楼下的那家便利店,大概得花三分钟。

穿衣服要两分钟,而选衣服却要花上一刻钟,如果还要理一理发型的话,又要多花十分钟的时间。

每天傍晚卡好时间点出门的他,一定会在五点三十分到达。

每当此时,那个那个散发着红酒味的男生一定会坐在便利店里吃关东煮,甜不辣、魔芋丝、鱿鱼卷、海带结再加上味增汤,总是这几样的固定搭配。

于是他也会偷偷摸摸买一份一模一样的,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一边吃,偷偷摸摸地看他。

他吃东西的时候表情总是很丰富。

非常好吃的话,眉眼会缓缓聚拢,形成一个非常幸福的表情、眉头紧蹙,单边的眼睛微微眯起来,那他一定是被烫到了,如果他满头大汗,嘴唇嫣红,那么他一定是被辣的不行了。

每次看着他吃,都会觉得非常的开心,十几块钱的关东煮就好像是全世界最美味的东西一样。

片刻后,他低垂下眉。

然而……他却没有告白的勇气,只敢偷偷的看他。

谁叫——谁叫他是不被认可的那一类人呢。


-


“好生生的孩子,怎么是这种可怕的味道啊。”

“对啊对啊,听说是檀香呢。”

“就是说啊,这味道对旁边人身体伤害多大啊。”

“谁说来着,还是个Alpha?”

“白可惜了一张好脸蛋儿。”

“怎么不是个Omega呢?”

“是Omega也没救啊,他那信息素的味道,还不吓跑一排A?”

“说的也是……”


从小时候开始,四周的人就一直在说他信息素的味道,太具有刺激性、太浓重、让人难以接近、不被社会认可。

他生来信息素就是这个味道,所以从小开始就没有朋友、周围的人都对他近而远之,因而他也比同龄人更快的学会收放自己的信息素。

毕竟,他的信息素是被社会认定的“不受欢迎类信息素”。


十六岁是法定的成人,明明早已经能收放自如自己的信息素的他,却好像不甘心似的,刚满十六岁的那年第一时间跑去商店买了信息素香水。

他把香水从纸袋里拿出来,当整间小房子都充满了橙子味的香气时,他第一次流泪了。

他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怎么去哭了。

他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咬着被角,拼命忍着哽咽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以后一切都会更好的,毕竟——这么多年,他都一个人撑过来了不是吗。


橙子味的信息素香水随着他一起搬到了另一个小城市。

五层的小楼,阳台上还栽种着植物,下楼就是几家门可罗雀的小店,静谧而深幽,树木和花草都让人倍感惬意,他也许能在这里抛下一切也说不定。

那个人就是这几家小店的常客。

他每次来,楼下安静的气氛就会变得生气蓬勃。

先入耳的是他和店长们热情的打招呼声,然后是清爽得像初夏的风一样的笑声,如果这时段宜恩打开窗户往下望去,必然看到他头顶上可爱的发漩,而往往此时,那个人会抬起头来,对他挤着眼睛笑,然后丢上来一个大大的橙子,“嗨,今天怎么样,小帅哥?”

每逢此时,他总会紧张得难以吐出一个字,那些溢美的词语被他生生卡在唇舌之间,仿佛只要一破口而出,就会暴露他那些不敢告人的秘密。

段宜恩从未如此感谢过这种巧合。

他一手拿着那个人给的橙子,一边看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信息素香水,不由得回忆起刚才他的笑容,某些感情逐渐升温。

每天他的到来变成了他最期待的一件事,如果能跟他有一个对视,更甚者能看见他的笑容,那么那一天都不一样了,沉浸在内心的甜蜜如同被糖果洒满的星夜,一个个被剥开,破茧而出,满溢而又黏稠,浓得化不开一般,将他整个人一圈一圈的缠绕。

段宜恩终于是忍不住,打开网页,追加订购了橙子味的信息素香水后,又挑选了几件好看的衣服,付款。

想……去见他。


段宜恩在等身镜前照了十几分钟,抬头看一眼时钟,楼下果然准时响起那个人热情磁性的声音,他赶忙打开香水瓶盖,让自己沐浴在香水的喷雾之中,然后匆忙开门下楼去。

那个人应该是刚和花店老板打完招呼,他习惯性抬头看了看楼上,发现紧闭的窗户后作罢,朝着便利店走去。

段宜恩探出脑袋,偷偷的跟了上去。


他坐在角落这样看他,少说有半个月了。

这也是他自出生以来最花心思打扮的十五天,原来的旧衣服他全都放在衣橱的深处,然后换上了颜色稍微鲜艳一些的新衣服,每天出门他一定会用定型水把头发抹成网络教程里的样子。

——却一天又一天止步于此。

他是在没有勇气告白。

他能嗅到那人身上浓醇的红酒味,微微吸气,就仿佛走进了葡萄庄园,还没有细品,却已经有了醉酒的势头。

而自己呢。

只是一个用香水掩盖气味的“不受欢迎”类罢了。

他叹息。

他看了一眼手表,六点二十了,那个人还有十分就要离开。

今天,也是无功而返的一天吗。


-


“你好。”

打破他的沮丧的是让他熟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低沉的、磁性的、让人上瘾的声线里,还微微带着一点撒娇的味道。

“你是花店家楼上的孩子,对吗。”

段宜恩紧张得要命,但还是拼命点头。

只不过他说孩子?

他才不是孩子。

他已成成年三年多了,他有稳定的工作,有丰厚的薪资,有车、也有房,他甚至是个Alpha。

“我这一段时间,天天看到你呢。”

他托着下巴看向段宜恩,然后在他对面的座位坐下,“你好,我叫Jackson Wang。”

他第一次和他这么近,段宜恩想,扑面而来的红酒香味引人入胜,他恨不得大口大口的吸入这好闻的味道,可他不敢。

“我……我叫Mark Tuan。”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王嘉尔的眼睛很大,黑色瞳仁的部分特别多,会给人一种纯真美好的印象,此刻他眨眨他那双眼睛,硬生生的划出了一点暧昧的弧度,让段宜恩一瞬间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马克团?你为什么总要跟着我呢。”

王嘉尔的嘴唇殷红,他身上的香味也愈发浓重,“你是不是,对我有兴趣?”


段宜恩整个人一震。

他不会撒谎,他更不善言辞。

他抬眼去看王嘉尔,眼睫剧烈的颤抖着,闪烁的眼神透露着他的心慌。

王嘉尔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却没再说什么,他冲他微微点头,然后站起来。

段宜恩的眼神就像贴在他身上了一般,无法挪开,他看到他的这个动作,又慌了。

他要走了吗?

他要去哪?

他要回去了?

他们今天第一次说上话……

好不容易……

他不要——

他猛的站起来,剧烈的动作导致板凳失衡倒下,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王嘉尔明显是被吓到了,回过头来看他,然后再去看段宜恩紧紧拉住他的手,“小弟弟,你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吗?”

段宜恩破釜沉舟,满脸都是坚定,他点头,“你是O,我是A。”

王嘉尔挑眉,有些意外,“你成年了?”

“成年了。”

听罢,王嘉尔露出一个挑逗的笑容,他反手拉过段宜恩,“你家在哪?”


-


段宜恩带王嘉尔回了家。

一隅之地,却充满了专属于段宜恩,独特的气息。

清冷,却又温暖。

看上去像……低温的太阳。

他被自己无端的想法取乐,微微勾起嘴角。


刚进屋关上了门,王嘉尔就把段宜恩摁到门上,凑到他颈侧,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身上的味道,很特别哦。”

段宜恩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难道他闻出了自己身上的檀香味?

他会不会……

段宜恩突然就害怕了。

他手心里此刻全是汗,一半是因为王嘉尔靠的太近他紧张的不行,更多却是因为他那句话。

他紧闭着眼睛困难的吞咽着唾液,如临深渊,王嘉尔此刻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可能将他狠狠推下深渊,万劫不复。

“感觉是很复杂的味道,嗯……就像香水那样,有前调和后调的感觉。”他带着笑腔,“我很喜欢这种深层的信息素,很好闻。”

说着他在他颈侧落下一个温热的吻。


“谢……”

剩下的一个谢字他却未能说出口,一切的话都和酸涩的眼泪一并哽咽在喉咙里。

十八年了。

十八年以来,第一次有人对他说,他喜欢他身上的味道,说“很好闻。”

王嘉尔手足无措,他看着面前静静的留下眼泪的人,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哪一句话说错了。

——可是他无论哪一句,都是褒美的话没错啊……

“马克团……你哭什么,怎么就……哭了?”

段宜恩又心酸又幸福,他狠狠抱住王嘉尔,“嘎嘎……嘎嘎我喜欢你。”

“嘎嘎?”

王嘉尔迟钝的反应过来,这是花店家的老奶奶喜欢这么喊他,这哭的像个鼻涕虫样的小破孩子倒是给记住了。

“喜、喜欢我……?”

——就因为我偶尔给你几个橙子?你也太好喜欢别人了吧?

他颇为无奈,第一次约PAO约到这种,真他妈倒霉透了。

而他被抱得紧紧的才知道,这孩子看着瘦,力气还真大,是个A没跑了。

孩子长得精致的脸此刻全是眼泪,他看着也有点心疼,于是拍拍他的背,“别哭啦,别哭啦。”

“唔……”

等段宜恩完全平静下来,外面的天全黑了。

他帮段宜恩擦干眼泪,看着他红肿的眼睛,叹气,“好了没,祖宗。”


“我……”

想到自己刚才似乎是表白了,窝在他怀里的段宜恩的害羞来的后知后觉,他一把推开王嘉尔,冲到浴室里。

眼睁睁看着段宜恩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样子和浴室被紧紧关上的门,半天才回过神来的王嘉尔,气的翻了个白眼。

“小兔崽子。”

也不知道刚才哭的像个比目鱼的是谁?

他站起来敲门,没好气的,“喂,没事我走了啊?”

门里这才闷闷的传出一声,“不……不要走。”

“您还有什么事?”

艹,他到底是来干嘛的,他刚才的表情全白费了,这小混蛋玩意儿。 

“嘎嘎……”

嘎你大爷。

“嘎嘎……我……”

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嘎嘎……我是檀香味的。”

“……什么?”

段宜恩深吸一口气,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是……我的信息素是‘不受欢迎类信息素’里的一种……檀香味。”

王嘉尔的表情凝固了,他看着段宜恩颤抖的嘴唇,心脏微微抽痛了一下。

有些人就是这样。

明明自己一个人可以做到坚如磐石、痛苦和悲伤自己往回咽,但是被别人一关心、一安慰,就像被打开了某个开关似的,酸涩和苦楚伴着眼泪一并倾泻而出。

他……明明看的很多了,本应该一如既往的漠然以对,但面对马克团,他就是狠不下心。

“是吗。”

王嘉尔推开浴室的门,抬手去揉马克团的头发,“那又怎么样?”

段宜恩听到这句话,睁大了双眼,眼睛深处奄奄一息的星火此刻已经燃烧了整片草原,整个人焕发着光彩。

王嘉尔失笑,仿佛是为了让他确信一般又重复了一次,“檀香味又怎么样?”

——“我很喜欢。”


段宜恩把王嘉尔推到墙上,捧起他的脸,狠狠亲吻他的嘴唇。

明明不含任何技巧,横冲直撞的一个吻,却让他感受到了无限的爱意。

刚才发完疯的人此刻却又回到害羞模式,他双手交缠在一起,微微垂头不敢去看面前人。

王嘉尔摸着唇,微微疑惑,他觉得自己心动了。

明明他身边有过不少的人,却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悸动,这种仿佛初恋的情绪,像蚂蚁一样细细密密的噬咬着心头,而甜蜜感却被放大了数万倍一般,让他如同被吞噬,却又那么美好。

他抬手,挑起马克团的下巴,凝视他片刻。

他闭上眼睛,用唇去感受他。

段宜恩眼眶微红的看着他的嘎嘎,于是学习着去回应他。

他不会,但是嘎嘎却这么熟练,他感到有些难受。

段宜恩有些生气,他坏心思的咬了一下王嘉尔,“啊——”


王嘉尔皱着眉,看到马克团又红透了眼眶,感觉自己真的拿他没辙了,“马克团,你怎么又哭了?”

“我没有——”

“没有?那我的眼睛是出了问题咯?”

“嘎嘎——你没被标记对吗?”

“没……怎么了。”

“别的我……我管不了了,但是我要标记你。”

“小小年纪,就会说这么涩情的话了。”

“……”

社交、经验都基本为零的马克团又怎么说的过王嘉尔呢,他满脸通红,憋了半天,又冲着他的嘎嘎的嘴巴咬过去。

王嘉尔怕疼,用手挡住他的脸,无可奈何,“知道了知道了,马克团以后不要再哭就好。”

“嗯!”

他从来都不爱哭。

如果不是遇到王嘉尔,他可能会把眼泪埋葬一辈子。

他突然觉得眼泪是个很宝贵的东西。

他可以因痛苦产生、因悲伤产生、因快乐产生、因怜悯产生、因孤独产生。

他也可以为懂你的人而落下,可以为你同情的人落下,可以为悲伤的事物而落下。

但马克团觉得,他以后的眼泪,只为他最亲爱的人而存在。

他的眼泪,因为他最亲爱的人,变得尤为珍贵。






END



爆肝完毕,我睡了……

其他  [森]传送门




评论(23)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