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Give You What You Want 13

前文传送门v2.0


13

 

王嘉尔拒绝了朴珍荣来接他的提议,拖着行李站在朴珍荣的别墅门口。

这个别墅在G市的二环内,是寸土寸金的地区,价格也可想而知。

他不想进去。

——这以后也许就是束缚他的牢笼,想到要日夜面对朴珍荣,他就难以忍受的心悸。

王嘉尔坐在别墅前的台阶上,抱着腿,从白天到黑夜。

 

朴珍荣把车停好,从停车场走出来,看到王嘉尔一个人坐在台阶上,街灯打下来的一束光仿佛将他整个人揉进了一幅画之中。

王嘉尔的头发染回了黑色,也剪短了不少,整齐的一排刘海乖巧的贴在额前,露出了英气的眉毛,朴珍荣站在原地看着他微微仰头的侧脸,只希望能把那好看的弧度牢牢的刻在心中。

他按耐不住的走到他面前站定,“嘉尔,你来了。”

王嘉尔一惊,转头看他,又低下头去。

 

朴珍荣不想追究他动作之中包含的逃避,他起身来打开门,“进来吧。”

 

 

“嘉尔……”

朴珍荣长期在演艺圈混迹而练就的口才此刻却毫无作用,他看着王嘉尔,斟酌着用词,却找不到恰当的话。

他想抱抱他,可他知道他大概是不愿意的。

他想亲亲他,可他知道他大概是很抗拒的。

 

 

朴珍荣以为自己是无所谓的,可是他的心却还是被狠狠刺痛了。

 

“嘉尔,饿了吗。我做点东西给你吃。”

王嘉尔拖着行李箱,放下,摇头。

朴珍荣露出一个局促的笑,“还是吃一点吧,不然对身体不好。”

说着,他脱下西服,挽起衬衣的袖子,在厨卫开始忙活起来。

 

王嘉尔坐在沙发上,有点恍惚。

他们怎么会这么相处?

明明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为什么朴珍荣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是他太懦弱了吗。

王嘉尔捏着出汗的手心,可是看到朴珍荣他就疼,他的一腔怒火就像被浇熄了一般,无法宣泄。

他看着朴珍荣在厨卫里忙碌的背影,觉得恍如隔世。

如果,如果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好了……

那样,他也许会满心期待的等待他为他做的一餐饭,也许会偷偷的从他背后缠上去索取一个吻,无论如何,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倍感煎熬。

朴珍荣,事到如今,你到底想怎么样……

 

 

=

 

 

“嘉尔。”

朴珍荣小心翼翼的坐在他身侧,“……和我说说话好吗。”

王嘉尔低着头,不看他。

朴珍荣转过王嘉尔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嘉尔……和我说说话吧。”

王嘉尔无法再忍耐,猛地扒开他的手,“说什么?还有什么可说?朴珍荣!你怎么不滚的远远的?你已经拿走你想要的了不是吗,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朴珍荣挤出的一点儿笑意僵在脸上,他捏紧拳头,却无法反驳王嘉尔的每一个字。

王嘉尔说完了整个人虚脱般站起来,拖着行李箱要外门外走。

 

朴珍荣慌忙站起来拉住他,“王嘉尔,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

是啊……他怎么能忘,他有一堆把柄捏在他手里。

王嘉尔整个人僵住,拉着行李箱的手松了下来。

朴珍荣从背后抱住王嘉尔,用嘴唇摩挲着他的颈项,“嘉尔,我很想你。”

“我可以亲你吗?”朴珍荣问得礼貌,可言行里却透着却不容拒绝,他把王嘉尔转过来,捏着他的下巴,温柔的亲吻。

单单只是一个吻,朴珍荣就感觉自己不能自已。

他把微微颤抖着的WJE推倒在沙发上,缓缓覆上去,他能看出来WJE脸上的抗拒和屈辱,他知道他心里有多么不愿意……

但是,他……

他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更需要他。

 

可是他却一手造就了最糟糕的情况。

朴珍荣看着身下逃避般闭着眼睛的人,眼神慢慢变得偏执起来。

 

=

 

第二天WJE中午才起来。

全身酸痛,他先去洗了个澡,然后把手机打开看。

林在范的10通未接,斑斑和有谦发来了一堆消息。

他给林在范拨了回去,电话几乎是马上就被接通,“喂,嘉尔?你在哪?怎么衣服和行李箱都不见了?”

WJE努力用轻松的语气说道,“在范哥,我偷偷跑出去完了,哈哈。”

“你尽胡闹。”

WJE听得心里微微难受,他又让林在范操心了。

“在范哥,我过一段时间回来,这次要玩好几个地方呢。”

电话那头的林在范叹息,他向来拿WJE没有办法,“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WJE深呼一口气,对林在范说谎,竟然这么难受。

 

他穿好衣服,走出房间,门口不知何时出现的保镖恭敬的跟在他身后,也不说话。

WJE有些厌烦,“你干嘛跟着我?”

保镖不卑不亢,“王先生,朴老板吩咐了,要时刻护你周全。”

呵。

WJE笑的嘲讽。

怕他跑了吗?

他明明脖子上被牢牢的栓着狗链,他朴珍荣还不放心,还要给他再加个院墙。



==

过渡章……

(*/㉨\*)


评论(2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