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森 —

不夜谈 #4


这一章不知道怎么打TAG……

前文 传送门v2.0


#4

11

不夜城。

还保留着原来地球村居民遗留的样子。

水泥钢筋的复古式建筑,附在建筑物上时闪时灭的彩色霓虹灯,还有路上每个行人都充满着防备、审视和不怀好意的眼神。

有谦看了一眼通讯仪,现在是宇宙时间正午12:00,通常是不夜城的居民一天开始的时间。

他要找的人是Rocket帮的二把手,一般而言,那小子没在外出任务,就一定会在堵赛车的场子里。

他按了一下通讯仪上的号码,拨通。

“喂。”

“我日!!金有谦!?!?”

通讯仪那端的人大叫,“卧槽!!!一年半了,你总算给我来了个电波???”

“……你先别激动,我在不夜城。”

“你他妈好样的我艹@%&#&……”

“斑,你消停会儿,我有点事要你帮忙。”

“……”斑斑骂人的话猛地一停,“稀了奇了,你们两兄弟同时找我?”

“……我们?你的意思是段宜恩也找你了?”

“对啊,他让我帮查个人。”

“王嘉尔?”

“……你知道?”

没想到段宜恩会找斑斑帮忙,不过以斑斑的情报网来说,确实会有所帮助。

“你先等我一下,我来找你,你在哪?赛车场?”

“没呢,这不才12点吗,刚起来,你来我哥的Missing酒吧吧,好久没见了,调杯血族之泪我爽爽?”

“当然好。”

 

 

12

“有谦啊,果然血族之泪这酒,只有你们血族调出来的才好喝,之前一个浆果族的小妞给我调的我喝了差点吐出来。”

他说着用手比划起来,“你能想象从胃部深处涌上来的那种她身上的那种……那种什么来着?Youknow what i mean,man.”

金有谦把手里调好的血族之泪递给他,“浆果族的妞儿?那不得是水果酒味儿的吗?”

“对对对!!妈的快甜死我了。那还能叫酒吗?说是葡萄糖果汁兑米酒还差不多。”

斑斑接过酒来干了一大口,“啊,爽快,要的就是这个冲劲儿!对了,你刚才说找我帮忙?”

“嗯……先不忙,你先着手我哥的事儿吧?对了斑,问你个事儿,你哥最近在忙什么?”

“他啊,前几天被那个刚上任的纯种贵族叫去谈话了,估计是想拉拢他。”

“刚上任的?”

金有谦仔细想了一会儿,大概知道是谁了。

“你有王嘉尔的线索吗?”

“有啊,”斑斑蓦地笑了,“有个线人,说他上个月在上城区中心广场看到该特征的人了。”

斑斑凑过来,“大眼睛,白头发。”

他目光如炬牢牢地看着金有谦的眼睛,全无刚才嬉皮笑脸的样子,“你们为什么都找他?嗯?金有谦?一年半没见也没个联络,你告诉我,我还能不能信你,你和你哥有什么目的?”

金有谦直视他的眼睛,“我没变,斑斑,我以为你会懂我离开的原因。”

两个人对视了很久,斑斑用审视的目光看他,金有谦毫不心虚的回视。

斑斑最终叹口气,摆出一个投降的姿势,“好吧好吧,论固执谁又比得上你?但我是把核实过的消息都告诉你了,这就是我目前知道的全部了。”

“金有谦,不要告诉我你离家一年半是因为和你哥哥吵架?”

“谁和他吵架?我出去……是得到了我妈妈的消息。”

“什么!?确认吗?!属实吗!?”

斑斑非常激动,不愿意相信,“谁……谁能查到我都查不到的消息?我猜那个消息一定是个烟雾弹!!”

金有谦垂眸,确实是烟雾弹。

他在贫民窟呆了半年多,没有任何发现,不过…倒是遇到了王嘉尔。

“金有谦,我问你。你们为什么要找王嘉尔。”

斑斑一脸正色。

“他是……我朋友。”

“你确定?”

“斑,你为什么这么奇怪,难道……你认识他?”

斑斑沉默了。

 

 

13

他……

当然认识。

儿时和哥哥在贫民窟避难时碰到的小哥哥,就是王嘉尔。

他虽然穿着脏兮兮的衣服,住着破烂的小屋,但是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好像连同情都是对他的侮辱。

他和哥哥在他那住了一个礼拜,那是他这一生见过笑的最好看、最不食人间烟火的人……

现在他们说他失踪了。

斑斑皱着眉,自从段宜恩打了那个电话给他以来,他就一直挂着心。

其实王嘉尔不论是在贫民窟、平民区或者不夜城失踪的,他都可以给他翻个底朝天,可是他为什么偏偏要去上城区呢……那个他们难以触及的地方。

斑斑烦躁的揉头发。

哥去上城区和纯种贵族会面了,他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不然,他大概会马上抛下一切飞回来吧……

他看向金有谦,“认识。”

金有谦拿杯子的手顿了顿,“喔……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呢。”

“……”斑斑挑了挑眉,没有回答。

金有谦聪明的选择绕过这个话题,“斑斑,最近悬赏榜上有任务吗,我和你一起出,赏金分我四成。”

“有,多的很,又碎又杂,我还没接。”

斑斑拿出一枚印着Uranus形象的上城区金币在手中把玩,这是他完成SSS级任务后才能获得,经上城区猎人协会颁发的超稀有猎人勋章,是强大实力的象征。

“前几悬赏榜上天还有个特别好笑的任务,暗杀新上任的纯种贵族Eusux,这他妈不开玩笑吗,除非那台破中枢机械Uranus本人或者他的同级动手,不然就他自杀,不然谁干的掉那个被Uranus培养出来的人间兵器?”

“这种任务也能发在榜上?野榜吗?”

 “就是不是野榜才奇怪,关键还是平民区的榜,那些破机器一定哪里出问题了。最可笑的是,我现在看还在上面挂着呢。真可笑——送死的任务谁会接。”

说完斑斑又在自己的通讯仪器确认着什么,“啊,这个猎杀怪兽的任务不错,S级。金有谦,这个任务很适合我们,他的报酬不高但是可以提供上城区消息屋的位置。”

“上城区的情报屋?”

金有谦暗自思索,斑斑和他哥再怎么通天,也难以触及到上城区,这个报酬的诱惑力确实很大。

“对……哎,卧槽,任务被接了!!妈的。”

斑斑啐了一口,然后惊讶道,“卧槽,你哥接的。”

他看着接受人一栏的名字写着段宜恩的猎人代号“M.T”,颇为无奈。

那……也一样。

反正他哥答应了的事情,就会做到。

“没事,接点别的狩猎怪兽的任务吧,我手头差钱。”金有谦说罢,也自己在通讯器上确认任务。

 

 

14

段宜恩接到任务,勾了勾嘴角。

其实他知道这个情报屋是谁,但是这个人流动性太大,没有固定的地方能去找他,不过干了这单,有确切的情报都好说。

这次任务完成了,金有谦可就欠他一个大的了。

毕竟能让他那个倔得不行的弟弟开口求他的事儿,基本是没有过的,他也很好奇,那是个怎么样的人,能让金有谦这么挂心。

还有这个怪物狩猎任务的发布人——“JB”,他怎么看怎么眼熟。

抛开这些杂念,段宜恩动身去不夜城外。

 

区区猎杀S级怪兽的任务,对于段宜恩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他在通讯器里交了任务,然后获得了任务奖励。

一条消息传送到他的邮箱。

【上城区情报屋——CYJ,现在位置:不夜城地下赌场。坐标:X:1239,Y:777 ,Z:13】

果然,崔荣宰那个披着贵族皮的小赌棍。

段宜恩挑眉,不夜城地下赛车场?离他简直不要太近。

他单脚跨上悬浮摩托,朝着指定坐标去了。

 

 

15

崔荣宰好久没来不夜城的地下赌场来爽一把了。

不夜城的妞火辣,赌博也比上城区爽快多了,贵族的赌桌上从来都是礼仪至上,赌完一局还要相互行礼,甚至输了的时候想说个草都得憋着,贼他妈难受。

崔荣宰玩转着手里的筹码,冷不丁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吓得他大叫,“呀!”他转头去看,发现是熟面孔,深呼吸然后埋怨道,“马克哥?你怎么总是这样一声不吭的出现?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他可是没跟谁说的啊……

段宜恩摇头,然后指着通讯器完成的那栏任务给他看,“是这个,然后,我有事问你。”

“唉,又被卖了…”他唉声叹气,“都被你找到了,你问吧。”

“我在找一个人,他叫王嘉尔。”

“……王嘉尔?”崔荣宰愣住,然后挠着头想了一会儿,“卧槽……你等等。”

他打开通讯器翻找了一番,然后找到一张图片,通过通讯终端发给段宜恩。

“是这个人吗?U星上无居民ID,C星名王嘉尔,A星名Jackson Wang。”

段宜恩盯着自己通讯器里的那张照片,出了神。

“王嘉尔是Jackson Wang?……嘎嘎?”

他认识这个人。

 

 

两年前,贫民窟。

段宜恩刚完成一笔暗杀的任务,想着要放松一下,便转向去贫民窟里唯一一家酒吧。

他坐在吧台的位置上,喝着贫民窟掺了不少水的鸡尾酒,这个看似贫穷实则自由的地方,别有一番风味。

一杯酒喝完,他把银币放在吧台上准备离开,一杯名为妖精语的鸡尾酒被推到他面前——这种妖精族的酒充满了暗示,尤其对他们血族来说。

血族的人几乎没有天敌,在宇宙间也少有种族能与之匹敌,但是血液纯度高的妖精族对于他们来说就像禁果一般,充满了诱惑力。

那个人有着一头白色的碎发,眼皮上方微微带着点粉,“请你的。”

段宜恩向来不屑于这种搭讪,转头便要离开。

那个人似乎急了,追上来,“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请你帮个忙。你是有名的赏金猎人M.T,对吗?”

段宜恩这才驻足看他,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非常着急,眉头纠结在了一起,他那双灿若星辰的大眼睛还带着祈求和紧张。

——原来他刚才的那些看上去成熟搭讪的技俩,都是强行装出来的。

白头发的人看他没有表态,咬着嘴唇,“我……有个东西不见了……你能帮我找一找吗。”

这人举手投足间还冒着一股稚气,竟让他觉得有些……可爱?

段宜恩迟疑了一下,“你先说。”

“我有一件很珍贵的皮衣…可是上个星期,它不见了。”

“你要找一件皮衣?”

段宜恩不敢相信,这种小事也来找他,他是被小看了吗……

“对……报酬的话,我会尽全力达到你的要求!对了,我叫Jackson Wang。”

段宜恩闻言,不知为什么不忍拒绝,最终答应,“好。”

 

那件款式复古的皮衣在贫民窟的黑市里找到了,在他的一顿威胁之下,黑市商人低价卖给了他。

段宜恩把皮衣收进虚拟空间里,慢悠悠的去地下赛车场找Jackson Wang。

他进去的时候,Jackson正忧郁的看着天花板,他看到段宜恩进来以后,眼睛亮晶晶的猛地冲过来,像个可爱的小狗。

“找到了。”

“真…真的吗?”Jackson Wang开心的样子都完完全全写在脸上,“你果然像全息广告里说的那样,厉害极了。”

段宜恩勾起嘴角,“那…我们来说说报酬?”

“哦…好,好。”他愣了愣,“我不会别的,只会赛车,我和别人约了比赛,赢了的奖金,全部给你。”

赛车吗?

他倒挺想看一看Jackson Wang赛车的样子的,段宜恩微微低头,“那我也和你打个赌吧?”

“嗯?”

“如果你输了,我也有可能拿不到报酬,不是吗?”

Jackson Wang恍然大悟,“是…是的。”

段宜恩继续说道,“如果你输了,陪我一晚上,皮衣我照样会给你。”

“陪……陪你?”

“嗯。”段宜恩冰冷的脸上带出一点微笑,“于你不亏哦,dear Jackson,我的本事很厉害的……嗯,我指的各个方面。”

王嘉尔三秒后才反应过来,脸涨的通红“……输了,输了的话。”

“但是,我不会输的。”

段宜恩看着他自信的样子,有点移不开眼,“嗯。”

他当时多么希望他输掉,可是JacksonWang一上赛车眼神就变了,好像一只小猎豹,撩人又性感。

最后他赢了,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耀眼夺目。

段宜恩把皮衣交给他,“你很棒,我们有缘再见。”

Jackson接过皮衣宝贝的抚摸着,然后冲他笑,“好的,谢谢你,下次如果有机会再见你……可以叫我嘎嘎。”

 

段宜恩收回思绪。

为什么金有谦会要找他……他怎么失踪了?

Jackson Wang竟然还有C星的名字……他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段宜恩咬着嘴唇,一时间有些混乱。

崔荣宰却没看出来他的情绪,“这王嘉尔……最近被朴珍荣弄去当pet了。”

段宜恩听清他的话,大吃一惊,“你说什么?Pet?珍荣?珍荣的pet?”

“……对,怎么了马克哥,难道你认识这个王嘉尔?”

“难怪找不到……原来在珍荣那儿……”

段宜恩内心剧烈的翻涌着,Jackson Wang……

成了朴珍荣的pet……以他的观察来看,王嘉尔绝不是那种愿意被束缚自由的类型……

 

 


tbc

评论(23)
热度(73)
  1. 沫🐳汐一森 转载了此文字
    很有趣的样子

2017-05-10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