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Jinson]旅行 下

上篇走这(JJJP/微宜珍

下篇 珍嘉

有点儿个人的黑水……不适勿入。

上下篇有点儿歪了,但确实是接着写的T.T

也可以当成单篇来看

传送门v2.0


 下篇


 

 

气氛一时很尴尬。

王嘉尔提着一袋啤酒站着,然后哈哈笑起来,“你们在干什么啊!马克哥!珍荣,快来帮我拿一下啊~~”

朴珍荣急忙过去帮他拿。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开始看球,就好像刚才没发生过一样。

 

 

 

 

王嘉尔酒量很差,吹三瓶啤酒就会醉的那种。

就像现在。

他的脸颊红的不像话,而且安静极了,大大的眼睛也缓慢且没有目标的游弋着。

林在范显然了解他,低下头温柔的试探他,“Jackson?”

王嘉尔看到林在范放大的脸,傻傻的笑了一声,乖乖的也不说话。

林在范抬起头,叹气,对着段宜恩说,“醉了呢。我让他不要买啤酒,他偏不。”

段宜恩略微点点头,笑得有些无奈。

这几个人之间有着不用多言的默契,他有一些羡慕。

朴珍荣定定的看着这样的王嘉尔,被深深地吸引着。

 

 

 

 

几个人又看了一会儿球赛,再看王嘉尔的时候,他竟然睡着了。

林在范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

“那个,马克哥,你等会把嘉尔送下去?教授找我有事我必须得回学校一趟。”

“我来吧。”

朴珍荣说,“反正我等会儿也要下去的,顺便。”

“好,麻烦你了。”说着林在范出门了。

朴珍荣把王嘉尔支撑着,一只手扶在他腰上,“……马克哥。那,我先下去了。”

段宜恩盯着朴珍荣的背影,“…珍荣,我说的,你可以考虑一下吗。”

朴珍荣顿了顿,“谢谢你,但是……对不起。”

他没有回头,“我……有喜欢的人了。”

 

 

 

下楼来,他才发现忘了要王嘉尔房间的钥匙。

于是只好把人先搬进自己的房间里。

王嘉尔看着瘦,但是却还是有些沉,扶在他腰上的那只手甚至感受到了明显的肌肉线条。

朴珍荣的手停滞了一下,隐隐觉得自己的手心在发烫。

他怔了一会儿,把王嘉尔轻柔的放在沙发上。

蹲下来看他。

一头小白毛,被漂染过度的头发有失光泽,此刻被汗水濡湿成束搭在他脸上,视线再向下,被酒精侵染过的嘴唇,乘着房内昏黄的光,让他有些情不自已。

过了今天……

过了今天,也许就没有以后了。

他想起伊恩·麦克尤恩的《只爱陌生人》里那句他一直无法忘怀的话。

旅行可真是野蛮。

它强迫你信任陌生人,失去所有家庭和朋友带给你的那种习以为常的安逸。

你不断地处于失衡状态。

除了空气、睡眠、做梦以及大海、天空这些基本的东西以外,什么都不属于你,所有的一切都像要天长地久下去,要么就只能任我们想象。

 

是啊。

他曾经多么害怕与人深交,可如今谁又想到他会轻易喜欢上一个陌生人?

这于他而言是多么不可能的一件事,甚至如果以前的自己看到了,也许还会嗤笑一声。

 

可王嘉尔一开始就给予他信任。

如果只是把他当客人,又怎么会第一天就邀请他去他们那儿吃饭。

朴珍荣微微抿唇小心翼翼的俯身吻上去,而后勾起嘴角,笑得像个偷腥的猫。

 

即使现在说,他也听不到吧。

“Jackson,我大概……喜欢你。”

朴珍荣自顾自的说着,“我明天就要返程了,我……希望以后的日子能有你。”

他看着熟睡的王嘉尔,“我喜欢你。”

 

胆小如他,却不敢当着他的面说。

他烦躁的揉揉头发,然后去厨房接水。

 

朴珍荣再转过身来的时候,王嘉尔已经醒了,抱着沙发枕坐在那儿看着他。

朴珍荣吓得一抖。

“Jackson……?”

“珍荣。我都听到了。”

朴珍荣心里一慌,手里的玻璃杯就落在地面上。

“啊!抱歉。”

他慌慌张张的找清扫的工具。

王嘉尔呆呆的看着他,“你明天就要离开了吗?”

“……对。”

朴珍荣打扫的动作停了一下,“Jackson你……”

“珍荣。我不讨厌你亲我。”

王嘉尔被酒精麻痹的精神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说话软软的像在撒娇,“……唔,我不想以后都看不到你。可是我该怎么说呢?我也喜欢你。但是……可我确实也喜欢你的……”他说着自顾自的挠头,自己也渐渐地迷惑了。

朴珍荣听着听着就止不住的微笑,如果不是王嘉尔喝了酒,他也许不会这么诚实吧。

“Jackson…”

他走过去坐在沙发上与他对视,“Jackson…”

王嘉尔有些迟钝的转过脸来正对他,朴珍荣用手轻轻抚摸他的脸,然后凑上去细细密密的亲吻他。

原来被接受,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儿。

他按耐不住的把手伸进王嘉尔单薄的T恤里,惹得王嘉尔一惊,“啊…珍珍…荣?”

朴珍荣点到即止,“嘉尔,和我回韩国。”

“可我……在范哥和马克哥他们……还有学校。”

朴珍荣微微皱眉,“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可是我还……”

他把王嘉尔圈在怀里,“学校的事我可以帮你解决,你只用好好和他们道别。”

“我……在范哥……”

王嘉尔嘟嘟囔囔了半天,在他怀里睡着了。

“在范哥?”

听到王嘉尔的话,他不由得重复了一遍。

王嘉尔放不下他们。

他要如何让王嘉尔跟他走呢,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他无法在他身上运用这一套道理。

他害怕王嘉尔一丝一毫的拒绝。

他甚至感觉他的要求对于王嘉尔来说,太过无理。

王嘉尔会跟他回韩国吗,说出这句话的自己也有失考虑。

他低头看看在他怀里的人,一股无法言喻的满足感填满了他。

以后如何还能遇到让他如此动心的人呢……

 

 

隔天。

昨天把王嘉尔抱在怀里睡了一宿。

朴珍荣习惯早起,醒了也只是看着怀里人的睡颜,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王嘉尔转醒,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目光游弋了一会儿,然后看到朴珍荣,捂脸一惊。

“珍、珍荣…”

朴珍荣笑着看他,“嗯,醒了?”

“我我我……”王嘉尔说着说着,脸通红。

原来昨天真不是梦,他和珍荣亲嘴儿了!!

 

真可爱。

朴珍荣笑道,“嘉尔,跟我回韩国,好吗。”

 

王嘉尔闻言脸上出现犹疑,“珍荣……我…这里有我的朋友,我的学校,还有在范哥他们…”

 

还提林在范?

真当他不会吃醋吗。

 

朴珍荣起身把王嘉尔圈在两臂之间,俯视他,“嘉尔,不要提别人。”

说着,他低下头来亲吻他。

 

王嘉尔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珍荣眉目含情的样子,真的好看极了,王嘉尔暗自喟叹,谁能拒绝的了他呢。

可是他……也有必须要去完成的事儿。

就像珍荣不能一直待在韩国一样,他来日本也是为了证明给父母看。

他有能力独自面对生活。

 

王嘉尔主动回应朴珍荣温柔的吻,小心翼翼饱含真情。

 

朴珍荣被这一点儿回应弄的激动了起来,却又被王嘉尔随后的一句话浇灭。

 

“珍荣,我喜欢你,但是我不能和你回韩国。”

说着他又补上一句,“至少现在不能……”

 

朴珍荣闻言像卸了劲儿似的,“嘉尔……林在范哥和段宜恩更重要吗?”

 

“不是!不是珍荣,他们虽然也很重要……但是,珍荣,我……我喜欢你的。”

王嘉尔越说越小声。

朴珍荣忍不住又亲亲他。

王嘉尔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瞅他。

朴珍荣的心就软了。

 

“珍荣,我半年以后也许能回去,我没法给你准话,但是我答应了妈咪的事儿就要做到。”

听及此,朴珍荣没法再说让嘉尔跟他走的话。

他的喜欢不能成为牵绊他的理由。

可他要如何维持他和王嘉尔这并不稳固的关系?

 

他有用不完的钱。

家里的,他自己赚的。

可王嘉尔并不需要这些。

也许他能给他的只有自己的那一份感情了。

他也许有幸能参与他的人生,但却无权左右他的人生。

朴珍荣感觉有些苦涩。

“嘉尔……”他对上他的眼睛,“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建立关系吗。”

建立关系?

 

朴珍荣把王嘉尔再次压倒在床上,由上而下的看着他。

王嘉尔呆了一下,瞬间理解了他的意思,眼睑微微颤抖着看向别处,却没有推开他。

人在想要回避问题和犹豫不定的时候往往都会有惯性的动作,但这绝不代表他是持着否定态度的。

深谙此道的朴珍荣缓缓把手伸进王嘉尔薄薄的衣服里,“嘉尔,请不要忘了我。”

有爱,便纵情燃烧。

 



人,都有自由的灵魂。

来了走了,都是一念只差,能否长久交往,全凭造化。

 

即使日后不再相见,仍保留那一份鲜活的记忆,未尝不是件弥足珍贵之事。






END


啊啊啊,球太太们更文啊,

我的心灵慰藉都没啦QAQ


评论(2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