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不夜谈 #2


预警请看前文
all嘉|最终cp珍嘉or范二

赛博朋克风

#1就当个楔子看吧,
传送门v2.0

#2


01

自那以后,王嘉尔就迷上了金有谦调的酒。
他似乎喜欢那种断片的感觉。
他兴致勃勃的和金有谦说,“这种感觉真带劲儿,有更烈的吗?有谦弟弟?”
在酒吧昏黄的照明之下,王嘉尔开开合合的嘴唇就像是被什么染过,红的晃眼,不由自主吸引着他人的视线。
他喊他弟弟,带着一点儿装出来的成熟,但却不世故,也不尴尬。
金有谦对于这种类型的challenger一向欢迎至极,况且无一例外的,他次次都能把王嘉尔放倒。
酒量太差,还是说他以前喝的酒掺了太多水分?
那个叫Kevin的前任酒保,多少是有照顾着王嘉尔的自尊心的吧……
金有谦看着又一次被他放倒趴在吧台上的人,摇摇头笑。
他的休息室,都快成王嘉尔专用的了。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认识王嘉尔并和他熟悉起来。


而王嘉尔在某一个时间点突然就不来酒吧了。
最开始,他以为他只是有事忙不过来。
等到他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
金有谦实在按耐不住,跑到他的住处和常去的场子去翻了一通,问遍了所有认识王嘉尔的人,楞是没找到那个人的蛛丝马迹。
他突然间想起来,王嘉尔曾提起过要去上城区做一笔买卖。
金有谦不禁皱眉。


上城区,权力和欲望的中心。
在贫民和平民眼里是天堂,而身在其中的人却觉得是地狱的地方。
他把戴在手腕上的通讯仪按了一下,然后接通。



02

王嘉尔在出发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行囊。
去上城区本来也不是做什么正经买卖的,可是贫民窟太不安全,不论是钱财还是重要的东西,都不能放在家里。
他爱惜的抚摸着他用命赌来的那件皮衣,虽然之前被人偷了一次,不过他还是找回来了。
这是一个人在五年前送给他的,他的救命恩人,他……十分憧憬的人。
王嘉尔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那个人现在在干嘛呢?
他和他的弟弟,还好吗?
五年了,他还记得自己吗
好想…好想再见他一面。


记忆中的他有着硬挺坚实的面部线条,看上去遥不可及,却被一个笑容柔和软化,充满着不可思议蛊惑人心的魅力,“嘉尔,想见我,就来平民区第七街吧…随时欢迎你。到时候报我的名字就行。”
那个人用手揉他的头,把自己身上的皮大衣脱下来给他穿上,“我叫林在范。天冷,多穿点,夏天到了再把这件皮衣卖个好价钱吧。”
说完,他往前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他,脸上是还未散尽的温柔的笑,“我会等你,再见。”
失神了片刻,他又猛地想起来要规整行李,拍拍脸颊,然后把那件宝贝皮衣叠好,放进他花了两袋银币买来的空间戒指里。


他从旧木柜子里拿出帽子戴上出门,跟着人流混入上城区。


03

上城区。
其中又以凯瑟街最为繁华。
王嘉尔淹着路边走,一边观察路边停着的机械摩托和悬浮汽车。
距离他上一次来已经过了五六年,他已经看不懂这些高级车子的品牌了。
他压低帽沿,仔细观察车子的外观,并透过车窗观察内部。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等加冕仪式进行的时候,才是最适合下手的时候。
王嘉尔随着人流,来到了中心广场,看着广场正中央的全息影像。

画面中正在介绍伟大的智能机械Uranus如何控制了这个星球,并将他完美的管理和运行。

接着说道到了中心智械Uranus每过五年就会培养出一批优秀的纯种贵族,这些人无论是在智商体能学识,还是在外貌比例等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他们会协助Uranus管理这个星球,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王嘉尔看着屏幕,觉得十分滑稽可笑。
被连感情都是由代码来理解的智能机械打败,他们就已经够可悲了,现在还要被这些机械培养出来的玩意儿控制管理和划分阶层?
纯种贵族?

是哪一种物种的纯血?
机械种吗?
王嘉尔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估计也只是一堆缺乏感情、冠冕堂皇的玩意儿罢了。
他往后退了一点儿,屏幕上的宣传片放完,加冕仪式正式开始了。
人群中响起一阵掌声。
王嘉尔四处观察,发现今天机械警察的数量很少,电子摄像头也只看到两个,距离他的目标位置非常远。
天时,地利,人和。


04

有一段时间没有干这个活儿,王嘉尔手有点生。
他最习惯的谋生方式其实是和人押注赛车,不过最近用了一大笔钱去买空间戒指了,现在急需用钱。
他看准一辆非常低调但看得出做工上乘的车,再伺机而动。
现在广场上人群的注意力都锁定在中央的全息影像上。
王嘉尔不由得也看了一眼,现在是介绍新纯种贵族的环节,影像里有两人仪表堂堂的人站在一个大厅里,在听Uranus发表着什么宣言。
王嘉尔听了一会儿觉得无趣,转头去打量那辆车,思考着应该如何攻破,毕竟现在的车载安全系统已经不为他所知。
但是据他所知,现在的贵族都不屑于甚至耻于安装防盗系统,觉得在自己的地盘还丢了东西是一种相当丢脸的行为。

呵,无用的自尊心。
看了半天,他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性子比较急的他于是决定赌一把,干脆直接把车窗砸碎。
虽然不是道自己是哪种物种的混血,但是他天生就有着缓慢的恢复能力,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辆上等的悬浮汽车,弄到它只不过是流点血然后疼一下的事情罢了。


如果时间能回到这一天,他必定不会选择这一辆车,那个轻率的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



05

王嘉尔直接用手大力砸坏了主驾驶位置的车窗。
巨响混入在嘈杂的人声之中,变得极其微小。
全息影像中仪式还在进行,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人们一时间发出了惊叹。
王嘉尔置之不理,从车窗把手伸进去,打开车门。
做了这一笔,就可以去见……他不由得露出笑容。


“咦。似乎有个小毛贼……在动我的车呢。”

全息影像里传来声音,说着话的那个人似乎带了一点笑腔,“Uranus,我去去就来。”
王嘉尔听到这里,已经感觉大事不好了,此时他正打开这辆车的车门,他关上车门,走为上策。


但是,一切都没来得及。
王嘉尔一转身,就看见穿着一身白衣服,面容精致,姿态端正的人站在那儿,冲他礼貌的微笑。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车。”
王嘉尔猛地退后一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纯种贵族,他们,似乎只要站在那儿,就会自主发光。
那个人似乎看出了他畏惧,微笑扩大了一点,他上前一步,仔细的看着他,“平民?还是贫民?”
王嘉尔被他身上散发出来莫名威压弄的止不住后退,说不出来一个字。
“呵。”
那人放弃了与他对话,然后对着身后凭空冒出来的机械警察道,“抓起来。”




TBC

偷偷发文(›´ω`‹ )
大家可以猜一下这个装叉的贵族是随><



评论(1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