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不夜谈 #1



赛博朋克风背景+一点儿间之楔paro
all嘉|主cp不是范二就是Jinson
ooc+狗血
没啥预警…无大纲跳坑请谨慎…
文风一向狗血不喜请点叉



#1


00


王嘉尔窝在贫民窟的唯一一家酒吧里,喝着劣质的鸡尾酒。

于贫民窟的贫民而言,这种程度的消遣已算是奢侈。
过两天在主上城区,中心智械Uranus会为他新培养的纯种贵族开展加冕仪式。

届时所有区域的人都可以进入上城区,也包括他们。
他盘算着到时候如何从那些衣冠禽兽那里狠狠的搞一笔然后买一身好的,这样他兴许能混进平民区,而不至于刚走进去就被遣送回来。

王嘉尔出生于这个星球被遗忘的一个角落——暗无天日的贫民窟,从小就没见过他的父母,他知道自己是混血,却从来不知道自己混的是哪种生物。

他将手里的银币打了个转放在吧台上,“嘿,哥们,再来一杯。”

酒保似乎是新来的,不太熟悉一些常客的习惯,他抬起头来,低声询问,“先生,你要喝什么?”

王嘉尔突然感觉兴味索然,“不是Kevin?换调酒师了?”

“…嗯。Kevin找平民区的女人结婚了,辞职了。”
酒保擦拭着高脚杯,神情淡漠,在灯光下,眼角的一颗泪痣让他的整张脸变得生动异常。

“……那个混小子,也不和我道个别。”
王嘉尔看上去有些失落,“好吧,那小兄弟,给我来杯带劲儿的,血族之泪。”

“……”
酒保闻言放下手中的反光的高脚杯,言辞间带着一点儿莫名的冲撞“那你可得当心了,我不是Kevin,不会往里面使劲儿加水,既然你点了这招牌,我保证,你绝对一杯就倒。”

“有意思。”
王嘉尔又加了两个银币,“但凡我倒了,多的都算你的。”
酒保嘴角划过一丝志在必得的笑意,不消片刻,端上一杯猩红的液体。

他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不太相配,细细的嗓音,带着一股鼻音,感觉还像未长大的孩子,“请喝。”

王嘉尔是个不服输的,他挑衅的看了一眼酒保,然后一口干了下去。

他把手里的玻璃杯口朝下抖了两下,以示他喝完了,“你说我会倒?”

然后凑近他,“哥们,怎么称呼?”

他感觉眼前晃了一下,酒保一直冷着的脸扬起一丝笑意,“有谦……”

这两个字,是王嘉尔醉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两个字。



金有谦走出吧台,蹲着看地上被鸡尾酒放到的男……孩?
他不确定他的年纪,不过他其实见过他很多次了。

第一次看到他是在贫民窟的地下赛车场,王嘉尔为了一件毫无观赏性可言的皮衣和人堵车。
在处于不利条件的状况下,最后还是王嘉尔赢了,拿着那件皮衣,如获至宝。

第二次又在别的场子的赛车局看到他,他没钱,于是以命赌钱,然后得到了三袋银币。

赛车上中王嘉尔似乎很享受那种出格的感觉,他或许可以从中得到至高的快感,那种写在脸上的兴奋和专注自然呈现,让他整个人熠熠生辉,仿佛那一刻,世界是他的。

放荡不羁的王嘉尔,却被他调的一杯血族之泪放倒了。
这种反差……还挺有趣的。

金有谦看了一会儿,把人架起来,放到员工休息室。






tbc

“为什么这么短?”

“………😱😱😱”

评论(3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