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JJJP]绮思绵连

xxx


预警:AU/OOC/私设/没R 233

绮思系列  [瑜嘉]绮思漫卷   [JJJP]绮思无边 (算作这篇的前篇)

其他文            [森]传送门


一句话介绍:大混混在蹦、小混混嘎嘎和条子荣后来的故事。





  绮思绵连

——春风不渡离人愁。







  王嘉尔腿伤了。


  在骑摩托的时候,这次他吃一堑长一智乖乖戴了头盔,生怕又遇见什么牛鬼蛇神,却在路人闯红灯时,不得不一个急转弯,把自己甩到了路边,至少滚了三圈。


  眼前一片猩红,他就在想,啊,这就是命吧。




  王嘉尔醒来的时候,身体到处都很疼。


  眼睛被绷带蒙了至少五圈,眼前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


  金有谦在旁边紧紧握着他的手,带着鼻音,也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他,“哥,没事的,没事的啊。”


  王嘉尔反倒是很冷静,他手伸到半空中,想揉他弟的头发,“给我说说,这眼睛,怎么回事儿?”


  金有谦吸了两下鼻子,“我找段医生给你说去。”


  过了一会儿,房门又被打开,金有谦似乎是带了那医生进来,“段医生……麻烦您,给我哥说说。”


  那人顿了一下,“嗯。”


  “你因为车祸,眼底和玻璃体出圌血,造成了暂时性失明,属于外伤,通过治疗可治愈。”


  “脚上的伤不算严重,固定一下,定期换药就行。”


  说完又是门开关的声音,那人似乎走了。


  “这……就完了?”


  “嗯……”


  金有谦坐下来捏住他的手,“段医生是这样……说话只说重点,不过他医术、口碑是一流的。”


  “哦?”


  王嘉尔笑,“你又知道啦?”


  金有谦沉默了。


  这沉默让王嘉尔觉得奇怪,这小孩一般有什么都会直说的,但他刚才半开玩笑的话,这小孩却古怪的沉默。


  以王嘉尔多年当家长的自觉,金有谦有事儿瞒着他。


  “金、有、谦。”


  王嘉尔一字一句,这语气,是个鬼都能听出来他现在有些生气了。


  金有谦握住王嘉尔的手紧了紧,深深地叹气。


  “行。哥,我说,但是……你要保证你不会生气。”


  “你先说。”


  王嘉尔才不会被小屁孩糊弄过去,他倒要看看,这孩子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医生,是林……林在范介绍的,这个单人病房,也是林在范出的钱。”


  “林在范?”


  王嘉尔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那个小孩说错了,他又重复了一遍,“你说,是林在范?”


  “是……哥。是林家的那个——”


  “叫我呢?王嘉尔。”


  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床边一阵动静,王嘉尔感觉到空气之中传来一阵海洋的气息,是熟悉的香水的味道,有人靠近了他。


  “这么久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嗯?”


  说着,有人用指尖摩挲他眼部绷带的边缘,“一天到晚,可劲儿折腾。”


  手又落到脸颊,捏了捏他的腮帮子,那人发现自己已经揪不起来那团他爱不释手的软圌肉,有点儿不爽了,“瘦了不少。”


  金有谦站在角落,他明白拿人手短的道理,但他哥哥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当个面团捏来捏去,换谁谁都看不下去,“喂,林在范,你放开我哥!他是病人!”


  “金有谦。”林在范现在是意气风发人模狗样,但是还是改不了骨子里那番匪帮做派,他抬手拍了拍金有谦的脸,“怎么对你的再生父母说话的呢?”


  他眯着眼睛看金有谦,眉间的不耐被他刻意遮掩着,却还是泄露了不少出来,他指着王嘉尔,“他——要是你哥,我就是你哥夫。”


  林在范似乎被自己逗笑了,又添了一句,“他要是你圌妈,我——就是你爹。”


  “你放屁。”


  开口的是王嘉尔,他此时腿被几层绷带和夹板固定着,不能动,眼睛也看不见,但是护犊心切,“你别动他!”


  “说什么呢,王嘉尔。要不是我,你弟能进C城艺大?”


  王嘉尔怔住,“不是我塞钱给理事长——”


  林在范嗤笑,“你那点儿钱。得了吧。”


  他不以为意,似乎重点也不在此,“其实这都是小事儿。”




  王嘉尔感到床铺微微一沉,应该是林在范坐下了。


  “我要跟你算算账。”


  说着,林在范招招手,示意他手下的把金有谦拉出去,金有谦挣扎着,却还是拗不过那些身强体壮的保圌镖,大喊道,“林在范!你别太过分!你要是敢做什么——”


  “闭嘴吧。”


  林在范说完,保圌镖就捂住金有谦的嘴,把他拖出了病房。


  王嘉尔看不到发生了什么,急了,“你把有谦弄哪儿去了?”


  “放心,让他在外面坐着呢。不会拿他怎么样的。”


  林在范把话拉回正题,“王嘉尔,来,跟我说说。”


  他盯着那人的脸上和腿上的绷带看了半天,笑,“你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谁进来都能把你干翻。”


  王嘉尔被他这句话激得血直往脑子冲,林在范不喜欢说废话,每次都喜欢挑别人痛处说,又直接又堵人。王嘉尔不想和他逼圌逼,因为他占不到什么便宜。


  林在范也只想捉弄捉弄他,看达到了效果,脸上的笑意愈甚,“我说,你当初就那么走了,还把你恩客送你的手机也扔了?”


  恩你MB客。


  可去你MD吧。



  王嘉尔在心里骂着,面上也看不出来,毕竟还有一层绷带给他打掩护呢。想到这里,他又觉得自己这样挺好。以前林在范那家伙,自己的一点微表情都能被他看出来,害得他每次见到林在范,都在努力练铁面功,生怕自己那些将他辱骂了无数遍的内心活动,被他看瞧出一星半点来。


  林在范见他不说话,也不点破,捏着他的下巴,对着那还破了皮的嘴唇,又啃又咬。


  王嘉尔疼得不行,“嘶——”


  他疼得崩不住了,“林在范,你他娘的属畜生的吧?这样你也下得去口?”


  林在范被骂笑了,“对,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我不仅仅是畜生——”


  “还是流氓、混-蛋、大傻-逼呢。”


  林在范专挑以前王嘉尔骂过他的那些话说,看到王嘉尔气得脸和耳朵都发红,心里总算解了点气。


  想当初,王嘉尔明明可以来投奔他的,却没有。


  不仅没有,还躲着自己让自己找不到他。


  他的选择让林在范很生气很生气,就是那种想把他关进屋子里,锁在床上,干-他十天半个月还不解气的那种生气。


  但冷静过后的他仔细想想,如果小混混真的来投奔他了,那也就不是小混混了。


  小混混之所以是小混混,是因为他永远都不受别人摆布,执拗得像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野犬。


  不过也没事儿,他现在又找到小混混了。


  只不过他还是像当初那样,总爱把自己弄得辛辛苦苦的,还不懂得保护自己。


  这次,得把他攥在手心,捏紧了。还得把那些讨厌的苍蝇都赶跑了。


  林在范一边想些有的没的,一边手就伸进小混混的衣服摸了个遍,摸着摸着觉得再这样下去他要忍不住了,就收了手。



  再一看,小混混整个人红的像个煮熟的虾子。


  他露出促狭的笑,“怎么?期待了?”


  小混混狠狠扭过头去,由于使得力太大,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骂人的话也被扼杀在痛呼之中。


  房里除了他俩没别人,林在范再也忍不住,捂着脸笑,一边笑一边抚他的脸颊,“乖。待会儿我还有事,下次……”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语气暧昧又缠圌绵,“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啊。”


  小混混反应激烈但是碍于伤口幅度不得不变小,“你赶紧滚!滚!”


  林在范笑,拉开门走了。


  林在范前脚刚走,金有谦就冲进来,他在王嘉尔身上摸来摸去,“哥,他没把你怎么样吧?啊?”


  王嘉尔拍拍他弟,“没事儿,有谦,几点了?”


  “嗯……晚上8点过一点。”


  “行了,赶紧回学校去吧,明天还有课的吧?”


  “可是,哥你不要我陪吗……你这眼睛、腿都不方便……”


  “没事儿,又没断。”


  王嘉尔推他,“快去,好好念书。”


  “好吧。”


  “哥,有事儿你按床头那铃,”说着金有谦把按铃放到他手里,“按了护士马上会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赶紧去。”


  金有谦拿了背包关了门,王嘉尔才松下口气。



  哎。



  灾星一号和灾星二号都找上门了,他是扫把星吗?


  王嘉尔决定不想这些事儿,船到桥头自然直,他放松身体,准备好好睡一觉。



  又是门开关的声音。


  王嘉尔觉得可能是护士,也就没管,可当嘴里被硬生生地塞了一根像布条一样的东西之后,他终于觉得林在范说的那句话是对的了,真的是谁想进来搞死他,都轻而易举。


  是林在范吗?


  他嘴巴被堵着出不了声,那人也是不出声,只是周围传来静物之间的响动,衣料之间的摩擦声,使得他更加紧张。


  那人掀了他的衣服,他的皮肤接触到冷空气,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那人的鼻息洒在他的腹部,他敏感地收紧腹部,只听那人一声,“呵。”


  然后手就落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色-情而又旖旎的抚摸,从胸圌部到腹部。


  王嘉尔整个人都快炸了,关键他还不知道这人是谁,要是嘴没被绑着他早就用牙齿去咬这牲口了,连伤圌残人士他也下得去手。


  林在范?


  不会。



  这人身上没林在范那股子腻歪的香水味,反倒有一股木调的气息,像草木和森林。


  而且如果是林在范,也没必要遮遮掩掩,要是他,只怕恨不得广而告之了。


  那人低着头对着他的腹部又舔又咬,王嘉尔被搞的浑身战栗。


  他是冰棍吗?能舔出个花儿来吗?王嘉尔奋力挣扎,手扯到他脖子上的链子,摸圌到一个硬质的吊坠,他愣了一下。


  这坠子很特别,说是坠子,其实他是个指环,中间是个菱形,指轮周围是流线型的。上面应该还有两只狗的纹样,他兼圌职熟到不能再熟悉,因为这是他亲手送给人家的!


  “干-你-娘,朴珍荣!”


  嘴巴被堵着的人含含糊糊的叫骂,但那发音依然能勉强辨析。身上的人停了,低声笑了起来,取走堵住他嘴的东西。


  “发现了?”


  那人一点也没有被看穿的惊慌,王嘉尔都能想象到他一脸堂而皇之的坐到床铺上,掀开他的衣服,毫无自己在强迫别人的自觉。


  王嘉尔顺了口气,告诉自己眼前这人你说不赢他,他只要一开口,自己定会被这人绕的团团转,就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一次都没跑的。


  装装可怜说不定更有效。


  “朴珍荣,我都这样了你还搞我,你是狗吗?”


  他又听到一串低笑,“没错,我是狗。你的狗。”说着,他凑到王嘉尔耳边,还恶意的对着他耳朵吹气,“汪汪。”


  王嘉尔是真的累了,他说不赢他认输,“行啊,你们今天一个个的都来折腾我是吧?”


  却不想朴珍荣听了这话,语气顿时冰冷下来,“还有谁?”


  王嘉尔不想搭理他,“朴警官,我累了,我要睡觉。”


  其实朴珍荣自己也能猜到,他在警局里调了王嘉尔的资料,以他现在的经济水平,不可能住得起这家医院的这种单人病房。


  “你见了林在范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


  王嘉尔只管装睡,朴珍荣也不想打扰他,叹口气。其实也不必问,无非就这两天的事儿,毕竟上次他见王嘉尔,这人还活蹦乱跳的呢。


  他只不过想和这人唠嗑两句,逗逗他罢了,但现在看他惨兮兮的。而且他也啃了个够本,大不了这次先放过他。


  但朴珍荣心里那根刺总拔不掉。


  林在范的存在于他如鲠在喉。


  他是刑事部缉毒队的,刑侦案圌件这类都不属于他的范畴,反腐、贪、黑这一部分他也插不上手。


  最开始遇见王嘉尔那会儿,他被林家帮的人堵巷子里,本意是混进林家帮当卧底的。


  他们缉毒一队早就就怀疑林在范手下有毒圌品生意,但是这么多年了派去的几个卧底都空手而归,翻不到一丝证据。林在范这个人鸡贼的像狐狸。



  而他被王嘉尔带走了,也是将错就错,明明当时可以拒绝这个小混混的。



  他扯出一抹笑,这都是命啊。


  小混混当时看他一身凄惨的样儿,那关切、真情流露的小眼神,他到现在还记得。他不觉得一个小混混能有这样的眼神,温暖,发着光、发着热,他好像不会嫌你辱你,不会抛弃你,会待你至亲至真,会尊敬你甚至懂你,好像能包容你的一切似的。


  朴珍荣当时就那样跟着他走了,被小混混勾了魂似的,什么计划、什么安排,都一股脑的抛到了脑后。


  即便是跟在小混混身边,凭着朴珍荣的本事,他要查、要捉的那些人还是一个也不落下。


  小混混是没看走眼的,朴珍荣即便是做一个混混,也能做的有声有色,不比别人差。


  不过朴珍荣毕竟是那个世界的人,他终要回去的。朴珍荣临走前,把小混混犯的那些事儿都看了一遍。


  小混混没做什么太反社会的事儿,赌博、斗殴,伤人,许多事儿都由林在范给他挡了,几乎可以用“干净”来形容。


  朴珍荣把小混混的账本改了,销毁了他小打小闹犯事儿的那些证据。


  他知道林在范从小混混这儿讨到了什么,那也正是他想讨的,在离别前的最后一刻,他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




  朴珍荣看着小混混身体有规律的起伏,知道他是睡着了。


  看这人睡了四年,早都知道他的一些小毛病。


  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上挂的指环。


  这是小混混和他认识第一年生日时送他的,不贵,但也说不上便宜。


  当时小混混没多少钱,他花了大把的钱供他那个便宜弟弟上高中,剩下的一点钱,还要给他买礼物。


  朴珍荣这才觉得,小混混不适合当混混,他第一次认同林在范的做法,只有把他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能保护这人,不然他一蹦哒,又能惹不少人和事儿来。


  当时俩人去手下的一条街收保圌护圌费,收完了在回来的路上,小混混进了一家礼品店。他疑惑,觉得小混混怎么会看这些女孩子爱看的玩意儿。


  隔了十分钟,小混混出来了,拿着个小袋子,袋子上还喷了不少香水,小混混嫌弃兮兮的递给他,“艹,那店员傻-逼,以为我送女朋友的,使了劲喷香水,真腻歪。”


  王嘉尔给他的动作爷们的不行,怎么看都是个钢铁直男,怎么会搞送礼物这种女孩子的事儿?他想不明白。


  王嘉尔见他眼神诡异,不耐烦的解释,“生日,是很重要的。朴珍荣。”


  “我家人说过,生日,是要重视的,每个人都一样。”



  “你的也是。”


  他的眼神里所有的光都聚集到了一处,一闪一闪的,前所未有的认真。


  朴珍荣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这是第一个对他说他生日很重要的人,他到现在还记得那袋子上那股劣质的香水味。


  这叫他怎么放得下小混混呢?


  光看着小混混躺在那儿,呼吸着,他都觉得自己在起反应,脑子里一片混沌,心里软成一汪春水,连带着身体……也变得灼热。


  他甩甩头,告诉自己,不行。


  小混混受着伤呢。


  而且吧,他更想让小混混用他那双眼看着自己艹他,他想听小混混喊他的名字,想小混混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脚还会勾住他的腰。


  他大约是没救了吧。


  朴珍荣从自己随身带着的包里取出一本书,只能以此来转移注意力。


  -


  段宜恩例行查房,发现房里坐着个他没见过的人,正静静地读书。


  由于他经常值夜班,出于礼貌,他走路一向很轻,那人却很敏锐,马上听闻到响动,抬眼来看他,看到他穿的白大褂,眼睛里锐利的光芒瞬间又掩了下去,安上了一股客套的笑意,小声道,“医生?来查房了?”


  段宜恩点点头,“他怎么样?”


  “他睡着了。”


  “你是……他家属?”


  那人犹豫了一下,点头。



  段宜恩也没什么话要说了,“行。有事按铃。”




  他走出病房,给林在范发了个短信。


  【段- 病房里来了个没见过的,也许是你说的那个。】


  【林- 知道了。】



  金有谦第二天一大清早来给他哥送早餐,看到趴在他哥床边睡着的人的脸后,整个人都惊了。


  “朴珍荣……你、你怎么在这里?”


  朴珍荣被他吵醒了,拧着眉头。


  他显然有起床气,不耐的瞥一眼金有谦,然后揉了揉头发,走进洗漱间。


  王嘉尔也醒了,听到金有谦的声音,“有谦,这……几点了?你怎么来了?还不去上学?”


  “才6点呢哥,我是准备来喂你吃了早饭就去的。”


  “6点了?从这儿到你学校,赶得赢不?”


  朴珍荣这头一边擦脸一边从洗漱间走出来,“给我吧。”


  金有谦不说话,也没轻举妄动。


  王嘉尔半晌才开口,“给他吧,你快去上课。”


  “知道了……”


  金有谦把东西给朴珍荣,狠狠瞪他一眼,扭身离开。



  朴珍荣就这样照顾了王嘉尔大半个月,期间少不了上圌下圌其圌手,到了最后,一有人碰他衣服,他就反射性的先给对方面门一拳头,当然每次朴珍荣都接得稳稳当当,完了后还要在那拳头上啵一下,故意膈应王嘉尔。


  王嘉尔就快出院了,段医生来给王嘉尔取眼睛上的绷带,他拿着病历嘱咐,“一个月内不能吃辛辣,不能吃发物,芝士、芒果、生鲜什么的都不行,含酒精的饮料也别喝。”



  王嘉尔笑眯眯地看段医生,“段医生,相处这么久了,第一次看清你,可真帅啊。”



  朴珍荣站起来,挡在王嘉尔面前,“行了,段医生,我来签字吧。”


  朴珍荣和王嘉尔刚到医院大门口,门口几辆车停下来,拦住了他们。


  车门打开,一个人穿着西装下来,歪着头瞟了一眼王嘉尔,然后去看朴珍荣。


  说看也太委屈了那眼神散发出来的气势。


  双方的眼神就像刀一样射了出去,恨不得把对方的肉一刀一刀剜下来的那种。


  王嘉尔眼睛还没好透,看得不太清,几个人站在医院大门口,还挡着了道儿,实在太丢人。



  “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



  听了话,两人转过头来,都把眼神投射在他身上,王嘉尔只觉得自己快被那两道目光射穿了似的。


  王嘉尔从小到大都没这么难堪过,在一家人来人往的大医院门口,四周停着林在范带来的几辆车,众人的目光几乎让他都快要抬不起头,始作俑者的两个人却像没事人那般,只是盯着他。


  “你跟谁走?”


   

  

  



  

  

  END


  

溜了溜了TUT

手动给小红心、评论、小蓝手的小可爱们比心TVT

文里跟外伤有关的东西大家不要考究😂我就是随手查了查找了比较符合的


 

评论(20)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