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Jinson]廉价的汽水

预警:OOC/AU/R15(大概)

点意识流吧

请您慎入咯



一句话瞎扯:要喝武汉二厂的汽水吗?荔枝味的真的不错哦~


一个朋友的生贺。

希望她永远岁月静好,福至心灵,不被社会所欺,更不要被自己压倒。



正文:



  他坐在路边上的靠背长凳上,拿着一瓶的波子汽水。


  朴珍荣看着他用透明的吸管一点点吸入彩色的液体,最终消失在那艳丽的唇里。

  随着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瓶子里的液体慢慢变少。

  透明的玻璃瓶看上去成色不清,汽水颜色很鲜艳,亮的几乎要刺痛他的眼,水里却没什么气泡,一看就是廉价的汽水。


  这种水加香精加白砂糖再加色素毫无健康可言的东西,有什么好喝的?


  他不懂,也不懂王嘉尔这个人。


  王嘉尔是他家对门的租客,比他早来这里很久,他养了一只猫。


  猫也和这个人一样奇怪,对人爱理不理的、尾巴少了半截,而王嘉尔却还给他的猫起名叫尾巴。


  “尾巴呀,我跟你说……”


  王嘉尔蹲在他家门口,拿手指逗那只猫,那只猫懒洋洋的半眯着眼,似乎习以为常。


  “……不然我就不给你吃的,还不让你去跟母猫交配。”


  尾巴那少了半截的尾巴晃了一下。


  王嘉尔顺着猫尾巴,看到朴珍荣的皮鞋,然后抬头看他,拉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嗨,邻居,你好。我……是你对门,我叫王嘉尔。”


  朴珍荣那时还拖着行李箱,管家给他物色的这间房子是距离他公司最近的了,就是条件差点儿,他本来也不想看这一人一猫在这儿演话剧,但这楼道太窄了,他们挡住了道。


  朴珍荣只好勾起一个微笑,冲他礼貌的点点头,然后去开自家的门。他把行李箱拖进房门,再一个回头,刚才那一人一猫已经不见了,剩下的只是对面紧紧关闭的大门。



AO3




有段时间没写了,手生谅解,溜了溜了。

顺便之前的文我还没弃,hhh。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