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相偕

人物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一篇自不量力的贺文 | AU | 慎入

寥寥数字,以表心意 817快乐



本来想分开的但是我应该是不常写的所以还是不分账号发了



+


吴邪被带进大厅里,白日青天,大厅里却阴阴冷冷的,光似乎都透不进来。

管家面无表情,苍白着一张脸,看都没看他一眼。

吴邪局促的站在诺大的厅堂里,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这才发觉正席上坐了个人,他姿势周正、纹丝不动,似乎与这晦涩莫辨的气氛融为了一体。

管家轻声开口,“先生,人带来了。”

那人不答话,做了个手势,管家退了下去,片刻后又端了个什么上来,被布蒙着,他个子还矮,也看不清。

“吴邪。”

他愣了数秒,这才发现有人叫他,声音清透空灵,好像是从别的地方传来的似的。

吴邪定定地去看半个人都隐在阴影之中的族长,怯懦道,“在…在。”

“多大了?”

“回先生的话,十…十五。”

张家族长又沉默片刻,他对管家挥了挥手,道,“麒麟竭,给他罢。”

管家把东西送到他眼前,“小三少爷,您请。”

管家见他情怯,挤出一个笑,“小三少爷莫怕,此乃可遇可不可求的佳品,能治百病。”

吴邪点了点头,二叔说的就是这个黑乎乎的东西吗?要怎么吃?

他皱着眉头,拿起麒麟竭硬生生的往嘴里塞,味同嚼蜡,没有丝毫可口之言,却没有停下。

张家族长看他吃完了,“随我来。”

吴邪闻言跟了上去。

 

---------------

 

吴家小公子,自幼体弱多病,似乎着了魇一般,大病小病从不间断,吴家一家子都为他操碎了心。

吴家老三常年在外,上个月叫人带了话给吴家老二,说张家这里有能救小少爷的法子,叫他们想办法让张家族长帮个忙。

吴邪不知道这个中的缘由,但他从小到大就没好生生过,更是见了太多父母和亲人的眼泪,于是他也比哪家的小孩都心性成熟,也懂事。

二叔凝重的看着他,语重心长,“吴邪,听二叔说。”

“你此番前去,可能要数年才能回来。”

“张起灵……张家族长说什么,你都要听着,那都是救命的,知道吗?”

“是,二叔。”

“乖孩子。”

二叔摸他的头,挤出一抹苦笑。

 

 

吴邪跟着张家族长——张起灵在张家庞大的后院里行走。

张起灵面无血色、一语不发,走路的时候也是脚底无声,简直像个活脱脱的幽魂。

吴邪却不知怎地,不是很怕他。

他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先生,刚才那个……东西,是药吗?”

张起灵脚下慢了些,他微微侧过头来,颌首。

“……谢谢先生救我一命。”

吴邪还没说完,上前两步,冲着张家族长深深鞠了一躬。

吴邪半步在前,跑到了张家族长前面,本是大不敬之事,管家想要上前呵斥,却被张起灵一个动作制止。

“无妨。”

他看着孩子纯真的眼神和真挚表亲,觉得“无邪”这名字,起得倒是妙不可言。


吴邪尚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张起灵。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先生的正脸。

一双剑眉,目如朗星却黑得看不见底,丝毫没有人气,让他瞬间打了个寒颤。

张起灵瞥了他一眼,又继续前行。

吴邪亦步亦趋的跟上去。

先生是非常好看的,和死胖子说的完全不一样,他忽地想起数月前王胖子跟他说的话。

 

“嗨,小娇花!”

吴邪由于体弱多病,被王胖子戏称为小娇花。

“你今天好点没啊?”

吴邪坐在自家院子里,翻着白眼,心想再好的都能被你气坏了。

王胖子见他不理,笑嘻嘻的挤进门,“我听霸王花说,你家三叔那边有法子了?”

霸王花是小花,解雨臣,还是胖子给起的绰号,他的竹马。

“不知道。”

“嘿,你这脾气。”

“我也从我叔这儿听说了,说是有东西能救你。”

“是吗。”

吴邪不抱希望,从小到大,他这样的话听了太多了。

“行啦,不要泄气。胖爷我还在呢。”

“你还自称爷?你才几岁?胖叔听到不教训你?”

“哈哈……我跟你说,那个救你命的药,在张家呢。”

“张家?”

那个神秘又庞大的家族?

“对。”

胖子道,“知道吗……听说张家的族长……非常可怕的!”

“走路没声音,能瞬移、还能一秒之内取他人首级!”

“据说是个妖怪,长得非常可怕!”

吴邪知道他的话多半是危言耸听,却还是有些害怕了。

 

他路过张家府邸几次,门口冷冷清清的,连个护院都没有,从院内吹出来阵阵冷风,吹得他直发抖。

 

现在看来——

胖子完全就是在胡诌。

张……先生是好看的,而且好看到他难再寻第二个与之媲美。

 

想着想着,就到了。

张家族长停下脚步,看着他面前那扇门。

虽然他没说话,吴邪也会了他的意,缓缓走过去。

管家开口,“自今个儿起,这就是小三少爷的房间了。每日我会为您端上药和日需的东西,还请小三少爷不要乱跑。”

“是。”

吴邪的手捏着衣服,半晌才挤出一句,“那,日后……”

“还能见先生吗?”

管家愣了一下,看向族长。

张起灵幽深的眼睛盯着他,片刻后微微颌首。

“我在书房。”

 

 

---------------


 

吴邪自幼起就听话,先生让他乖乖在房间待着,他就真的乖乖在房间待着,一待就是大半年。

这些时日,除了吃就是睡,简直像个坐等喂食的宠物。

吴邪毕竟还是少年,怎么耐得住寂寞?

 

 

书房里,先生对着本书,不动如山。

吴邪犹豫了,到底是上前还是不上前。

 

张起灵这边却早都发现了那个探头探脑的小家伙,他连走过来的步调都是带着活力的,叫他很难忽略。

 

吴邪在书房门前犹犹豫豫,张起灵这边却是开口了,“进来罢。”

 

“先……先生。”

“我是不是……打扰到您了?”

吴邪把手捏成一团放在胸前,期期艾艾的不敢抬头。

张起灵摇头,可那孩子没看到。

“有何事?”

吴邪瘪了瘪嘴,“先生,我可以出去吗?”

“出去?”

张起灵顿了一下,“不可。”

看到孩子瞬间灰掉的眼神,他又加了一句,“……在治病期间。”

吴邪眼睛一亮,“先生的意思是?”

张起灵把书搁下,站起来,“目前,只能在后花园里逛逛。后花园里空气洁净,于你的病是多少没有妨碍的。”

“好、好的先生!”

吴邪跟在先生后半步的位置,眼观鼻鼻观心。

“先生。”

张起灵停下,似乎在等他说话。

“刚来那一阵子,我……夜里梦魇的时候,是您在我身边吗?”

“……”

吴邪见他没答话,自顾自地说,“我感觉好像是您,有一股冷冷的书香的气息。”

孩子冲他挤出一个笑,“除了父母、二叔三叔,没人这样悉心得待我了。”

说着,他把手抬起来,捏住了张起灵的手。

“先生,您的手好冰。”

张起灵怔怔的看着他。

“谢谢您。”

吴邪的手紧了紧,似乎是想把手心的温度传递过去。

张起灵看了他许久,勾了勾嘴角。

现在的吴邪想起来才发现,那也许是个笑。

 

---------------

 

吴邪的命是张家现任族长救的,他那肺病在当时基本上是无药可医,却还是被神乎其神的张家人救了。

但是小三少爷在他那儿待了三个年头,还是没有放回来的迹象。

吴家就这么一个后,自然是急的不行。

托人三番五次的带话,都没了音讯,吴家二叔只好亲自带了人上来。

大厅里,张家族长稳稳地坐在那处,吴二白也不废话,直奔主题,“张先生,请问我家小侄子,如今还在贵府吧?”

管家立刻答道,“是。”

“是这样,您救了我家小侄子的命,我们一定会记住这份大恩大德,只是——我家小侄子也该回家了。”

张起灵抬手,“叫他过来罢。”

吴邪满脸倦容的走上来,似乎是刚睡醒,他看到自己的二叔,怔了片刻,“先生,你要赶我走?”

吴二白听了这话,马上明白了,不悦道,“吴邪,在别人家叨扰了这么久,你也该知道分寸。”

吴邪低下头,眼神却还是放在张起灵身上。

“先生……您怎么说?”

语调里带着点失落。

他今年也才十八,还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

 

就在他以为先生不会说话了的时候,先生却开口了。

“这宅子,冷清了太多年。”

“但自你来后,热闹了许多。”

 

吴邪笑,“先生这是寂寞了吗?”

张起灵没说话。

吴邪早都习惯了他这个样子,又自顾自的开口,“先生不说,那便我说了,我觉得先生还是寂寞了。”

“也许先生原来是习惯了,但是如果不在了,您定是会不习惯的。”

“我这条命都是先生给的,如果先生需要,我定是可以陪先生一辈子的。”

一辈子?

张起灵不知道吴邪知不知道,他的这个一辈子,和别人是不同的。

 

吴二白哪里能同意,“吴邪,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张家族长——”

 

“我知道的,二叔。”

他说完这话,两个人同时看向他。

“张起灵……先生的事,我都知道。”

“先生从没阻止过我……我看过他的书、他的笔记。我知道,先生如果不想我看这些,我是看不到的。”

“但是我看到了。”

“先生没有阻止我了解他。”

吴二白愣住,“吴邪,你陪不了他多少年的。你的一生,对于他而言也只是其中一部分,你知道吗?”

“二叔,我知道。”

“我想对先生报恩……”

“二叔,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

“我想陪着先生。”

吴二白深深叹气,“我过段时间再来。吴邪,你父母担心得不得了。”

“二叔,替我报个平安!”



人走远了,吴邪转过来对着张起灵,“先生,对不起,今天大言不惭了。”

“但是我那些话……都是作数的。”

“都是……真心的。”

张起灵站起来,即使岁月变迁,他那张脸仍然不会变似的,他凝视着吴邪,与初见时不同,那眼神深处似乎在剧烈的燃烧着。

吴邪迎着他的目光,感受到的是如同三月的春风,那里面有眷恋也有缱绻,是独属于张起灵的温柔。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