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JS]Give You What You Want 21


预警看前文:传送门 

OOC/AU


21



在王嘉尔面前,他仿佛永远都是那个丢盔卸甲的人。

如果放下自尊心,如果他想要的东西,从一开始就只是简单的那一个,那样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呢?

 “……”

王嘉尔沉声,“珍荣。”

朴珍荣此时此刻也终于知道,他把王嘉尔对他的那份情意,几乎要消磨殆尽。


朴珍荣的血是冷的,他的冷漠深到了骨子里。

这是多年来的挚友段宜恩对他的评价。

也许是出自于领养的家庭,家庭并不和睦。

他常年在其中扮演一个外人、一个寄人篱下者,养父养母对他有礼有数,却少不了提防和提醒,年幼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都“不配”拥有的“多余者”了。

如果他想要得到什么,就要比别人难上千倍、万倍。

渐渐地,他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家人”是、“朋友”是、就连他自己,也是。

朴珍荣对自己十分狠。

他在大学时,终于有了追求,想要成为一名演员,于是他不眠不休、废寝忘食的开始钻研,同期的同学都被他的那股狠劲所折服,导师对他也多半是以劝为主。


然后,他遇到了那个愿意去了解他的人。

坚如磐石的心墙终于被敲开一道裂缝,常年阴暗冰冷的心照射圌进第一缕温柔的旭阳。

没有别人,只是他。

他不会“爱”人。

但是,尝过他的温柔他的美好,他……甚至将无人在意的自己视若珍宝,那个人……仿佛不识他的阴暗和扭曲,待他宛如至亲。

只是,常年置身于冰天雪地的兽,一旦体验过炙热的温度,再不知餍足。


“嘉尔。”

“你知道我的意思的……”

朴珍荣此刻眼里的情绪,就像是过了滤网的凶器,敛去了尖锐刺骨,却还亮着锋芒,王嘉尔为他眼里的直白所惊,微微避开了眼。


朴珍荣不会轻易放弃的。

因为他现在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摒弃了原则和信念,像个疯子一样……争抢而来的。

说来也可笑,他的自尊、他的骄傲和他如同初生的“爱意”,只有到了王嘉尔面前,才有存在的意义。


王嘉尔也很讨厌这样一看他的眼神就读懂他意思的自己。

他那几年来,一直看着珍荣,努力想要靠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然后奴性般的,就渐渐的对朴珍荣的言行变得通透起来。


“有烟吗。”

王嘉尔拧着眉。

朴珍荣怔了一下,王嘉尔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他摇头。

王嘉尔扯出一个苦笑,知道他在想什么,“没什么,就这两年开始的。”

“偶尔来一根。”

王嘉尔的眼神缓缓放空然后又马上收缩,他直视着朴珍荣,“我要缓一缓。”

“珍荣。”

“给我时间。”

朴珍荣眼睛里的光芒凝结成一束水光,呼之欲出,像一汪盈盈的湖泊。

王嘉尔不可置信,他看着眼前人微红的眼角,心脏又一次不可控的被绞紧了。

为什么……事到如今,看到朴珍荣难过,他还是会如此的心痛。

王嘉尔垂下眼眸,深呼吸。


朴珍荣努力控制着情绪,他慢慢挤出一个笑,“……好。”

他的笑不像在笑。

王嘉尔此刻只想抚平他的眉间,拂去他的悲伤,他感到朴珍荣身上传来的一股深深的绝望。

不是那种浅薄的,而是仿佛一直压抑着的,骨子里就自始自终一直存在,而此刻通通爆发了出来。


朴珍荣慢慢站起来,“嘉尔。”

“你走吧。”

“路上……小心。”


王嘉尔也跟着站起来,如同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

朴珍荣看着他冲他点头,转身,开门,离开。

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仿佛他生命里最亮的那束光,也随之离去,而自己,也陷入一室昏暗之中。



王嘉尔漫无目的的走了两步路,在便利店停下,买了包烟。

撕了包装,他抽圌出一根,点燃。

他很少抽烟,一是家教不允许,二是他本身也不偏爱。

但是在那段痛苦不堪的时期,也只有香烟,能让他放松片刻。

他把烟塞进嘴里,微微放空。


朴珍荣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就像魔咒一般,一刻也无法停歇。

他不知道原来在范哥他们还插手过他的事,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没道理去责怪他们,毕竟他们对自己,是出于好的目的,只是或许他们用的方法,是心高气傲的珍荣无法接受的吧。

但是……当初的那个珍荣,又有什么错呢?


隐隐感到烟有些烫手,他回过神来,把烟捻息按进烟灰箱,然后又抽了一根出来。

电话响了。

——是林在范。

王嘉尔盯着屏幕半晌,才按通了电话。

“嘉尔,你在哪?”

“在范哥……”

“朴珍荣说,你走了。”

“嗯……”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

王嘉尔听到这话,一瞬间产生了既视感,林在范这么多年了, 还是如此。

疼他、关爱他,却又常常不以他的立场出发。

他当然感谢,但是……

“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知道。”


“我的事,我自己也能做主的,请你……不要再为我费心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

“朴珍荣跟你说了什么?”

“嘉尔。”


他猜想得到,王嘉尔一定知道了。

原来做过的那些不明不白的事情,他自己现在想来都是略感不齿的。

林在范的声音里透着点不露察觉的伤心,自己看着这么多年的人,现在想要摆脱一切,去他看不见的地方了,他够不到、摸不到,甚至如今连看也不能看到,只能偷偷暗自肖想。

原来的他年少不知事,还是血性的脾气,尚能在王嘉尔的每一段感情里稍微使使绊子。

而如今,他的身份、他的家庭都不允许他做出格的事,他活的比谁都拘束且毫无自圌由,他以为他看着王嘉尔活得开开心心就够了,但是,他错了。

他还是自私的,他看着王嘉尔靠近别人、对着别人露出眷恋,他会嫉妒,他会悔恨。

打着保护嘉尔的头衔,他其实自己比谁都清楚……他,只是想要独占。

他不想看到王嘉尔属于任何人。


“哥。这么多年来,谢谢你。”

“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不能归咎于谁。”

“你自始至终,都是我最敬爱的哥。”


王嘉尔一字一句,说得格外清楚,又仿佛在拉远他们之间的距离。


“最敬爱的…哥……吗。”

他扯出一个无味的笑,心开始沉沉的下坠。

“我知道了,嘉尔。”

林在范艰难的开口,“如果有事……记得来找我。”

“嗯。谢谢你,在范哥。”

挂了电话,林在范伫立在窗前眺望远方,仍是他常年那副不动如山的模样,只是此刻,无端顿生一股悲凉。




TBC

评论(1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