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ⅩⅦ

三狮赢了!更爆!!!!(并不

今天也是哼小队差点吃黄牌的一天


提问箱 



AU/各种OOC/不适勿入

预警看前文 [森]传送门

 TAG

All Jackson/Jinson/自行避雷



-



朴珍荣字听到魔君的那一句话起,就确信了自己在“别卜西的笔名”的书里所看到的一切。

夜鸦……Marlyn Wang。

 

是晦瞑的父亲。

 

“那是……你的父亲。”

“我的……父亲?”

王嘉尔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夜鸦……父亲,爷爷是邪龙……紫水晶?”

不对……紫水晶?

Amethyst?

那不是……那不是魔君的名讳吗?

“魔君……Amethyst,不正是您吗?”

魔君没有回答他,但王嘉尔却确信了这个答案。

他无数次在魔君的大殿里看到紫水晶的装饰,无数次看到Amethyst的字符。

魔君……是他的……爷爷?

“这么多年了……”

“几千年了,您、您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一切?”

“孩子。”

魔君,也就是Amethyst道,“是你选择放弃过去的一切,孩子,我尊重你的选择。”

“但是现在,你又渴望知道你的过去,所以,我仍然会尊重你……我的孩子。”

 

MarlynWang出生起,便是堕天使的样貌,只是,他长着一对龙翼。

魔君紫水晶最擅长五种元素法术,风、雨、雷电还有火和暗法。

而Marlyn仅仅继承了紫水晶的火法和暗法的天赋,其中以暗法尤为突出,夜鸦这一称号也是因此得名。

也许由于Marlyn是两族混血,也许是他继承了来自他“母亲”的一些特点,他对待在魔界没有很大的兴趣,更偏爱总是游走人间。

而魔王别卜西,对Marlyn有着出乎意料的关心和照顾,总会伴之而行。

 

在一次短途旅行归来后,Marlyn告诉我,他爱上了人类的一名女子。

我当下就想,这难道就是座天使、他母亲口中的“宿命”吗。

我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看法,而奇怪的是,吾主……魔王别卜西,相当的反对。

我的儿子夜鸦,视别卜西如己出和至交,觉得他不能理解自己,非常生气,于是独自一人离开了魔界。

五年后,由于第二次神魔大战爆发,夜鸦回来了。

夜鸦和他母亲一样,肩负着“荣誉”和使命感,无法抛弃自己的故土。

他因此为魔界而战。

此次,仍是魔界的胜利。

有魔王别卜西在,魔界基本所向无敌。

而夜鸦在凯旋不久后,却接收到他妻子被血族的不受约束者杀害的消息,匆忙赶回人界。

再见他是数月之后。

夜鸦抱着一个孩子,也就是你,我亲爱的孩子,来到魔界。

我的儿子憔悴不堪的抱着我的孙子的那一幕,至今吾都无法忘记。

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和绝望。

夜鸦把孩子交给了吾,“这孩子叫Jackson Wang、人类的名字是王嘉尔,她取的……”

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

我知道,他定是要去寻找杀妻仇人了。

我抱着襁褓中的婴儿,感慨万千。

这个孩子,人类的样貌,这么弱小,身上却负隅着强大的力量。

幼儿时的你,离开了父亲的怀抱,日日哭啼,随着你的哭声,外界也是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就连魔和人界常年休眠的火山也随之喷发。

吾主别卜西笑着看你,就像在看这世间最有趣的东西一般,说,“最大的神不敬,出现了。”

“神族,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着实有趣。”

吾主说,“Jackson Wang。”

“你从父亲那里继承到了【荣誉】和使命感,从母亲那里继承到了【慈悲】,从爷爷那里继承到了【力量】,而从奶奶那里,继承到了【先知】和【繁衍】。”

 “不如,我再给你点东西吧。”

于是他抬手,两指上分别是两个不同颜色的光点,“其一,是你缺失的,恶魔本该通有的【诱惑】。”

“其二,除了你母亲,恶魔与生俱来就缺失的【感情】。”

“这孩子身上的风、雨、雷电之力均来自于你,Amethyst。”

“姑且,就叫做晦瞑吧。”

别卜西兴致盎然,“吾倒要看看,这多族的混血产物,以后会变成个什么样?”

“有趣至极。”


在这之后,别卜西也离开了魔界,并把魔界交给了自己。

临行前,他问别卜西,“您为何要离开,何时回来?魔界没了您,几乎少了三分之二的战力。”

别卜西狡黠的笑,“无碍。”

“吾……也不过是去旅行。”

“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

“大家,万事万物皆是如此。”

至那之后,无论是你的父亲Marlyn,还是吾主别卜西,都再也没有消息。

但是……我总觉得,关于人间的那本你的召唤书,也许就是吾主别卜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间遗留的。

 

然后,你渐渐的长大了,亲爱的Jackson。

在你天生具备的【先知】之力的影响下,你550岁那年,便熟练的掌握了风、雨、雷电之力——也就是熟练的掌握了继承与吾的【力量】。

而在你1500岁成年那年,你就读完了魔界所有的藏书,堪称神界、魔界、人界、三界外无所不知值。

你从书中、还有儿时记忆的碎片里知道了自己所有拥有的七个天赋。

【先知】、【力量】、【荣誉】、【慈悲】、【感情】、【诱惑】、【繁衍】。

七个天赋是相互守恒,又微妙的契合着的。

一开始,你还非常有兴趣的钻研在其中,但还是过了几百年,你渐渐的因为强大【先知】的副作用开始痛苦,并且感到索然。

神性的【先知】可以让神族无时不刻的预知,感应他们想要的知道的东西,他们可以通过这个能力快速的学习、成长,过目不忘。

由于你过度的发展了【先知】,导致【先知】比其他六个能力更强大,失去了平衡,神性和魔性不相容的副作用,便出现了。

你会不受控制、无时不刻的接受到预知片段,并且无法杜绝这一情况,经常性的头痛,因此而饱受折磨。

你2000岁那年,跑来跟我说,你并不想要预知未来,也不想要通晓世间万物,不想要过目不忘。

你只想简单的去探索世界,去接触万物,不想翻手为云覆手雨,只想拥有足够保护自己和在乎的一切的能力。

那时候……吾知道,你的人性【感情】和【慈悲】在作祟了。

——因为,身为恶魔,从来只知道要做什么,不用做什么,却从来不会去思考为什么。

那时的你,人性早都觉醒了。

我……也是被赋予过【感情】的,于情不忍,无法去阻止你追寻你想要的东西。

你说,想要寻找一个答案,也只身踏上了旅程。

你一出去,就是800年。

你2800岁的时候,回来了。

乌黑柔亮的头发变得雪白,身体内的能量紊乱,神性的【先知】不见了。

我不知道这于你是不是件好事,但是我知道,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没有了【先知】,你开始变得健忘,记忆出现了断层,忘记了如何控制自己的其他六个能力,甚至让【力量】伤到你自己,最后,你开始失忆。

而此时,我又预知到百年后,第三次神魔大战必将爆发……为了魔界,便不得不开始做准备。

我用自己的【力量】,填补你身体里【先知】的缺口。

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无法在你面前化形。

 

王嘉尔怔怔的看着身上那团黑色却温暖的能量,原来这个一直在保护着他的能量,是魔君的。

 

魔君似乎是微微笑了。

 

在你2900岁的时候,你回来告诉吾,你交到了一个好朋友,叫Icecho。

而后的一段时间,你们互相视对方如己出。

在你3000岁那年,第三次神魔大战爆发了。

在战场上,神界大军节节溃败,你和冰瞳一战成名,你成了世间口中的“晦瞑大将军”,而他则成为了“恶魔冰法战士,冰瞳”。

战后,你们一起离开了魔界,说是要去世界上的各处去看看。

直到……你4700岁那年。

你独自一人回来了。

一脸落寞、悲伤、甚至还很愤怒,你说你的朋友,被一个拿着圣器的人类杀害了。

这种太过激烈的感情,于恶魔而言已经十分异常了。

当时我告诉你,作为大恶魔,他可以转生的时候,你变得开心了一些。

其实……轮回和转生,是不够强的恶魔习以为常的事情。

不够强,就会被淘汰,而够强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再度降临。

冰瞳他还不够强,才会被人类暗算。

 

然后,到了第四次神魔大战。

你和你一父亲一样,被【荣誉】的使命感束缚着,撑着能量紊乱的身体,捍卫魔界。

说来也微妙,你被你亲手造出来的——

 

魔君看了一眼朴珍荣。

 

——造出来的,强大的对手,所伤。

他用圣光之力……扰乱了我给你勉强梳理好的能量,你的伤变得更加重了。

我……对于有【先知】加持的圣光之力毫无办法。

神性的【先知】在本身就是神族的神之怒身上自然融合的极好,唯一不足的,便是没有在原主你的身上那么强大了。

而他,虽然失去了和你初次见面的那部分记忆,却依然凭着本能对你无比的执着。

——也许是他本人的执着,也许,是能力对重回原主的渴望。

我知道,无论冲哪一个方面来想,他必定不会想要彻底杀掉你。

于是,我便去和他谈了一笔交易。

我给予他别卜西赠予我的最强紫水晶骨杖,而他,则要留在魔界,留在你身边。

只有【先知】在你身边,会让你体内的能量趋于安定,你才能真正意义上的恢复。

 

期间,你碰到的月族小精灵,无意拯救的那几个人类,都是你的【慈悲】之心,让你无法弃置他们不顾,无意识的发动【繁衍】之力,救了他们的命。

而也是因此,他们和你,再也断不开联系。

除却拥有你赠予的【先知】之力的神之怒朴珍荣,其他被你拯救的那些生物……人类,他们——都算得上你的后裔。

包括转生后的冰瞳。

没有你,冰瞳转生少说还需要500年。

圣器“使徒的黎明”的封印堪比恶毒的诅咒,不是那么容易破除的。

 

听到这里,一直萦绕在王嘉尔脑中的疑惑又浮现了出来,

“那……魔君,冰瞳他、不对,人类林在范的身体为什么会被我转化为血族?”

“孩子。”

“你的母亲,是个尚未被完全转化成血族的人类。”

“至于为什么未被完全转化,多半是Marlyn……你的父亲帮助了她吧。”

 

“原来如此……”

“Jackson Wang……是母亲起的……”

“我是……晦瞑。”

 

朴珍荣目光深沉,他面前,这个于他而言可恨…又可爱的恶魔。

如果可以,他只盼能看进眼里,看进心里。

他终于明白,自己那不知缘何而起的执着和苦苦的追寻,并不是无端冒出来的。

即使背神堕天,也想留在他的身边,原来竟是这么这么一回事。

那一天,那个少年,和那个美丽的恶魔。

少年被那个静止的像一幅画的恶魔所吸引,即使他们的力量天差地别,即便他身形瘦弱,满身是伤,饱受同族的欺凌,却还是小心翼翼地靠近,只想和他说上一句话。

恶魔转过头来看他,眉目如画,眉见却染着化不开的忧郁和悲伤。

他看向天使的双眸像星辰大海,似乎可以盛下世间万物,却在看到他后溢满了怜悯。

他开口与他交谈,声音低沉磁性,胜过他在天堂里听过的每一首圣曲。

恶魔尚只微微苦涩的一笑,他就感同身受,如饮劣质苦酒,尝到满口的艰涩。

他明明是个恶魔,却对身为神族的自己没有杀心。

他……像他在画册里看的缪斯。

也许,晦瞑在某个程度上认可了他,他们于某些方面而言,是一类的。

他才会把【先知】给自己吧。

也许在那个时候、那个地方,某一个一瞬间,他们想到了一起。

然而阴差阳错,彼此的命运却又背离。


  


 

tbc


blah~~~~


评论(1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