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 .ⅩⅥ

为了庆祝三喵时隔多届冲进八强,我也努力了一波=A=

希望三喵今年冲亚军。


提问箱


AU/各种OOC/不适勿入

预警看前文 [森]传送门

 TAG

All Jackson/Jinson/自行避雷







ⅩⅥ.  father



“到此为止吧。”


古朴的城堡里传来空旷的声音,熟悉得叫王嘉尔整个人为之一震,“魔君?!是您吗?”


“是。”

“吾的大将军,还有如今的神之怒,朴珍荣。”

“你们的所想,吾都看在眼里。”

“要弄清真相,简单至极。”

“你……”

“只需把‘先知’之力,还给晦瞑。”


王嘉尔诧异,“还?”

魔君用了这样一个词,仿佛那个叫做“先知”的东西,本来就属于他一样。

可是,对于“归还”,他内心前所未有的产生了巨大的抵触感。


“我……”

“我想拒绝。”

“魔君,我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并不想要这个叫做先知的玩意儿。”


“是吗。”

“吾知道了。”

魔君停了片刻,“那么,且让神之怒发动先知能力。”

“你们一同,看看过去吧。”


朴珍荣定定地看他,而后拉紧他的手。


那是……多少年前?

几百年?

还是……几千年?


晦瞑一席黑衣,甚至连他的发都是乌黑光泽的,他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悬浮在半空。

在神界和魔界的交汇处,一侧是神界的万物朝气蓬勃,充满着明亮的光芒,而一侧则完全相反,魔界万物枯竭、萎靡,一幅晦暗破败可怖画面。

他站在两个极端的交接处似乎已经很久了,没有动作,只是微微低着头暗自神思,片刻后,露出一个略带寂寞和索然的表情。


“咯吱咯吱”

伴随着干枯树枝被踩碎的声音,一个少年出现在了魔界的边缘,他穿着不整的衣衫,皮肤白的反光,背后有一对灰白色的翅膀。

灰色的翅膀,对翼,这是个很弱的天使。

最多是个低阶天使。


王嘉尔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移了回去。

反正看到他,也会落荒而逃的吧。


“你是……神吗?”

出乎他的意料,少年天使没有转身就跑,甚至没有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丝毫的畏惧。

他白色的衣服被扯得不像样子,满是脏污和灰尘,眉目如画的脸上也有着不少紫红色的伤痕。


“你……不是神。”

少年没有执着于要他的回答,而是自顾自的给了答案。

——这应该是个被欺凌的弱小天使。


在神界这种阶级森严、重视权与力的地方,这种事情简直太常见了。

王嘉尔用余光看他,很好奇这个弱小的天使,到底想干什么。


“虽然我的共感很弱,但是我也能感觉出来——你很强。”

少年朴珍荣笑了,即使那张脸上有着轻重不一的伤,仍然是好看的。

“强大的恶魔,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王嘉尔转过头来,正视他。

“为什么人们都说神无所不知,而我却一无所知?”

“为什么,同样是神族……大家的差别却这么大?”


一无所知。

这四个字似乎是触动了王嘉尔,他勾起嘴角,看上次去有些嘲讽。


“小天使,你觉得一无所知,是坏事吗?”

“嗯。”


恶魔的脸隐藏在乌黑的发丝之下,看上去模糊不清,“那……无所不知,就是一件好事吗?”

少年天使沉默,而后沉重的点点头。


“是吗。”

看到他如此认真而又笃定,晦暝笑了。

他抬手,将一团明黄色的能量聚集在手心,“你……也许比我,更需要这个。”


聚集能量似乎颇耗费他的体力,他额头沁出一丝丝的细汗,红润的嘴唇此刻变得尤为苍白,“去成为你想成的那一类吧……”


晦暝把那团光芒点入少年天使的眉心,随着黄色的能量从他体内抽离,他头发的颜色也一并褪去,由光泽的乌黑,慢慢褪至暗淡的银白。

光芒猛地变亮,如同永日幻境里的刺目的太阳,一瞬间,一神一魔都陷入昏迷之中。


远方,隐隐传来龙的长吟。



随着画面的转淡,王嘉尔猛地被从回忆里抽离出来。

他大口的喘着气,像快要窒息一般呼吸苦难。

原来,他们第一次见面,竟然不是在春之雪原。

那时候的朴珍荣……仅仅只是一个低阶天使?

那是多少年钱了?

而那团黄色的能量体……


“嘉尔。”

魔君喊他的名字,苍远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怜悯,“那是你的力量,你的‘先知’之力。”


“我的?先知之力?”


“你把你与生俱来的东西强行予于了他人,因此,对你自己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难道就是因此,他才没有以前的记忆?

所以……他才忘掉了自己在遇到朴珍荣之前所有的东西?

变得健忘,时常忘记自己做过的事,自己曾救过的人类都也被他遗忘,不清楚自己的能力,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忘记了魔君与他的关系,甚至连将自己孕育出来的人都忘记——


“你的【先知】之力,让你在出生后不久,就几乎通晓了世间所有的真理。”

“因为这个能力,你很快的掌握了自己的能力,并且能运用自如,也在很短的时间里,读完了魔界的所有古籍。”

“你也常常因为这个能力,时常会预知很多东西。”

“你未成年的时候……”

“预知过的几次神魔大战,一一都发生了。”

“你曾和吾说过……”

“你觉得,什么都知道,才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时间的流逝仿佛都失去了意义。”


魔君停顿了一下,“将【先知】给予他人,是你不悔的选择。吾亲爱的晦暝。”

“那吾现在问你,你想知道……你到底是谁吗。”


朴珍荣紧张地看着王嘉尔,而王嘉尔此刻颤抖着,他抬起自己的双手,那股自始自终萦绕在他皮肤之上的黑色能量依然存在,此刻仿佛也感应到了主人身体的不安,而随着他一并颤抖着。

他闭上眼。

这个答案于他,从来就未曾变过。


“我想。”


“好。”

“晦暝……还有这位神之怒。”

“不妨听听,我给你们讲个故事罢。”




大约万年之前。

混沌之中诞生了一只为害人界和神界的邪龙。

邪龙无比强大,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只是一味地、无目的性地破坏着一切他看到的生灵。


这个时候,一个叫别卜西的恶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邪龙无差别的攻击,却被他轻易的就制伏了。

别卜西并问邪龙,“愿意跟吾走吗,去地狱……去魔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


龙本是暴戾的动物,但是对于一举就将它击败,并且被它认可的生物,会变得忠心而臣服。

于是邪龙跟着别卜西回了魔界。

别卜西是一个极强的存在,但是魔界并没有邪龙想象中的那么广袤。

他不以为意,笑着对他说,这一切都是他的乐趣所在。

别卜西他几乎对世界无所不知,把邪龙带回来以后,也许是兴趣使然,便开始教授他许多东西。

恶魔语、人类语、神语。

各种魔法,还告诉了他许多这个世界演变的历史。

他说得津津有味,邪龙却并不能体会太多。

别卜西看他一副懵懂的样子,突然兴起,“邪龙,吾教你化形吧,顺便再起一个人类的名字怎么样?有了人类的‘感情’,你才能体会到吾所说的那些乐趣。”


说着,别卜西就把化形之术传授给了他,并给他起名Amethyst紫水晶。

紫水晶在得到了“感情”之后,暴戾的性子完全被他收敛,并且他也开始学者别卜西,大量的阅读书籍。

紫水晶有天赋,在短时间内熟练地掌握了非常多的元素法术。

就这样,直到第一次神魔大战。

那时候的魔界,只有魔王别卜西,Amethyst还有一名叫做Freezee的冰霜黑魔法师,才算的上是战力,其他的低阶恶魔都完全上不了战场。


“Freezee?”


王嘉尔自言自语,这个名字……


“他,便是Icecho的父亲。”

魔君说完,接着道。


然而那场战斗最终是以魔界胜利告终的,地狱魔王别卜西太强了,抬手背手之间,大批的神界军队顷刻间就灰飞烟灭了。

期间,被别卜西赋予人性‘感情’的紫水晶却不如神界军擅长战斗,他对受了重伤的天使大军起了恻隐之心,然后不慎被俘。

紫水晶被关期间,受尽了折磨。

而其中的一名女性外貌的座天使,则对他有照顾有加。

她认为紫水晶本性是不坏的,受了这么久的严刑拷打和折磨,足矣抵消他犯下的刑。

于是她偷偷把紫水晶从牢里放了出来,把他带到人界,为他治疗。

刚通晓“感情”的紫水晶,第一次喜欢上了一个生物,却是一名对立的神族天使。

在痛苦之中的紫水晶向她倾诉自己的感情,在神界身居要职的座天使却无法回应他。

百年过去,座天使留下了他们的孩子,带着一腔使命感,又回到了神界。



说到这里,魔君停滞了片刻,“嘉尔,你听说过夜鸦吗?”

夜鸦……

夜鸦……

听到这个名字就和当时听到“先知”时,如出一辙。

有什么在他脑海中被抹去,想要冲出水面却又被强硬的压下去,脑袋一阵一阵的痛。

这必定也是他被尘封的回忆之一。

魔君见状,继续娓娓道来。

夜鸦,DarkCrow,是邪龙的和那名座天使的孩子。

座天使离开之前,给他取名,叫Marlyn Wang。


“Marlyn……Wang?”


Marlyn Wang?


Wang?


魔君点点头,“嘉尔,聪慧如你,你应该知道了。”

朴珍荣字听到魔君的那一句话起,就确信了自己在“别卜西的笔名”的书里所看到的一切。

夜鸦……Marlyn Wang。


是晦瞑的父亲。



tbc


评论(1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