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Give You What You Want 20

  


预警:AU/OOC/勿上升/自行避雷

前文:传送门 





20




王嘉尔是被一阵香气诱得转醒的。

他迷糊着睁开双眼,首先印入眼帘是朴珍荣放大带笑的脸。

王嘉尔神志还没完全清醒,他下意识的嘟囔,“珍荣……?”

朴珍荣眼睛一亮,“我在。”

他这语气,倒是很像他们之前还在一起的日子。

王嘉尔对他这样撒娇,真的好久没有过了……

朴珍荣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他抚着半睡不醒的人的头发,像正在给困觉的猫咪顺毛。

他嘟囔了两句,抓着朴珍荣不放手,不消片刻又睡过去了。

 

朴珍荣看着被王嘉尔紧握的手,只觉得连着心也一起温热了起来。

要是……他醒来也依然如此的话,该有多好呢。

 

朴珍荣小心翼翼的抽出手,把笔电拿到书桌上,开始办公。

王嘉尔只要在他身边,他就会安心。

心里那缺失的一块,才会是被填满的。

他,才有身为而人的感觉。

 

王嘉尔再醒来的时候只过去了一刻钟,还是清晨。

朴珍荣做好的早餐仍然飘着香气,放在床头柜上。

他微微睁眼,看到那人背对着他坐在书桌上办公的背影,一瞬间恍如隔世。

曾几何时——他们也是这样相处的呢。

朴珍荣会给他做好早餐,也会陪在他身旁,一切都是美好的假象。

 

-


太阳穴胀疼胀疼的,他忍住那些强烈既视感带来的负面情绪,坐起来。

他现在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

他很累。

他只想逃避。

他觉得自己快要到极限了。

 

朴珍荣听到动静,摘下眼镜,挤出一个笑,“嘉嘉,你醒了。”

“早餐做好了,吃一点吧。”


王嘉尔仿佛没听到,数秒后,他认真地看他,不再向以往那样,躲避他的视线。

“朴珍荣,我……”

“我们需要……谈谈。”

朴珍荣嘴角的笑意褪去,“谈什么。”

“我知道……我没有资本跟你提这些。”

“但是……我们这样,真的还有意义吗?”

“我很累,朴珍荣。”

“我感觉自己就像个一无所成的废物,害了所有人。我帮不了朋友,帮不了哥哥,甚至像个——”

“……像个附属品似的,毫无自由的被你关在这里。”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到底哪点对不起你?”

朴珍荣听着他的话,一字一句都是对他的声讨,都是对他犯下的错的……指责。

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表情,也可以控制自己的语气,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神和微颤的手。

“我真的好累。”

王嘉尔长期忍耐的的痛苦,一次性的爆发了出来,他看着他,眼里失了光泽,像一汪干涸的湖水,死寂而又消沉。

“放过我吧。”


一句话,仿佛最终的判决。

他仍然没有给他机会,他……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朴珍荣站起来,狠狠地抱紧他,他身上散发着绝望的味道,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嘉嘉,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朴珍荣低声道歉,脸庞隐藏在阴影之下,“原谅我……”

被抱的太紧,他只觉得窒热,不由得微微挣扎。

朴珍荣却没有松手,“嘉嘉,你听我说好不好。”

“我一开始……”

“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

“但是……”

“我还没能说出来,就——”

他想到大学时光里,林在范和他朋友们对他说的话,更多的是带着不屑和轻蔑。

朴珍荣此刻已经无法再掩藏他那些肮脏不堪的心思,他只有通通说出来,才有可能得到眼前人一丝谅解的机会。

“我……嫉妒你,也嫉妒林在范他们……和你的关系。”

“你们从一开始,就拥有很多东西,可以站在高处,也可以随意地瞧不起别人。”

“甚至不需要努力,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你甚至还对你的朋友那么好。”

“嘉尔,你也许不清楚,一开始跟你在一起,虽然我的自尊一点点被践踏,但是——我甚至在那种卑微的关系里,还能找到一丝幸福。”

朴珍荣把头靠在王嘉尔的肩上,他感到一阵灼人的热度,“很可笑对吗?”

“可是,你知道吗?”

“当我以为我还有那个斑斑,都是你‘包养’的其中之一的时候,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报复——”

“报复你们所有人。”

“如此轻蔑我梦寐以求的东西,践踏我的尊严,还……欺骗我的感情。”

“我在你们、在你这里,尝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

“嘉尔……”

朴珍荣歇斯底里,“所以我,当时只是疯狂的想着如何去报复你们——让你后悔这样对我。”

王嘉尔的心仿佛被朴珍荣的这一席话一点一点的捣了个粉碎。

他……从不知道,珍荣内心是走过这种极端的。

他不知道,珍荣口里的“你们”,是不是他想的那些人……

——朴珍荣。

他这么骄傲、这么要强的一个人。

在答应被他“包养”的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呢?

他是不是,也因为自己,受了很多委屈和痛苦?

王嘉尔颤抖着抬起手,想要抚摸他、却又看看停住了。

——他们到底,也不过是互相伤害罢了。

 

“……可是我也错了。”

朴珍荣语气里的苦涩、懊悔、执着还有别的什么通通杂糅在一起,变成浓烈沉重的感情,让王嘉尔仿佛瞬间又被按进深海里,透不过气。

“你……没有做过那种事。”

“我知道的太晚了。”

“被嫉妒和憎恨蒙蔽了双眼,最终……却独独是我伤害了你。”

“嘉尔……”

“对不起。”

话说出来,他自己内心的负担似乎稍微松了一点。

但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此刻就在眼前,他的每一句话,都能让他一瞬间被拉进天堂或者跌入地狱。

朴珍荣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他甚至不敢想象他的表情。

这是他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低俗戏剧,像个小丑一样,,没有观众,连其他的演员都毫不知情。

但是——那些人,那些自诩为他朋友的林在范、金有谦,他们也有责任,他们凭什么以朋友的身份自居,却去干涉他和王嘉尔?

他没法不憎恶他们。

如果不是他们——

如果当初,没有林在范的百般阻挠,没有那个斑斑跑来恣意挑衅,如果不是金有谦擅自闯入他的房子,想要抢人……

他和嘉尔如今至少不会举步维艰。

他讨厌他们,讨厌这些自以为是的人做的自以为是的一切。

 

房间里的光线变得黯淡,半拉的窗帘在两人的身上打出一个倒影。

两人久久无言。

王嘉尔无法轻易推开他。

“珍荣。”

他叹息,“我……”

他咬紧嘴唇,“你说的没错。”

“当时……无论是你,还是我。”

“都太不成熟了。”

“我……那时候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就想强行闯入你世界的,自以为是的家伙。”

“我,没能用正确的方式去接近你——”

“我的确,像个白痴。”

“但是——”

他自嘲的笑,眉毛微微下垂,“你说的……你所受过的一切。”

“无论如何,你都讨回来了,不是吗。”

 

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朴珍荣抱着他的手猛地收紧,“不是的,嘉嘉。”

“我只是……”

“希望你,原谅我。”

 

王嘉尔疲倦的闭上眼睛。

“原谅……”

他低声,“我们……都需要原谅。”

“我原谅你。”

 

听到这话,朴珍荣眼睛仿佛猛地被点亮了,他松开王嘉尔,“嘉尔?”

——他却没能在王嘉尔脸上,看到属于他的希望。





tbc



提问箱(有想问又不好意思的话……

评论(1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