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瑜嘉]Come Back Home (下完)10-12

预警瑜嘉/微量猪尔

关键词:AU/OOC/ABO/架空/星际/微虐

一句话:回家

自行避雷


上篇

中篇


所有文归档




OK的话👇








正文:



10 讯息



宴厅内的众人看到黄景瑜和王嘉尔进场了,纷纷端着酒上前道贺。

“黄少将,这就是您的夫人?”


黄景瑜搂紧他的腰,“是的。陈将军。”

“当真般配极了,祝贺您。”

“谢谢。”


 

大致的被众人敬过一轮,黄景瑜拉他到角落小声,“你自己去逛一逛吧,我这边估计还没完。”


“嗯。”


王嘉尔靠在墙角,索然的看着众人谈笑风生。

他深深的感受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他从不属于这里,越置身于喧闹的浮华中,他越发感到不真实和孤独。

他到底,还是个异乡人,毫无归属感,只剩空虚。


 


“王嘉尔。”


“你想离开这里吗?”


惊讶于有人喊出了他的名字,他转过头去,那人压低帽檐,手持着一杯香槟,看不出长相。

王嘉尔自然是无法轻信陌生人的,他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那人轻笑,“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朴珍荣在哪。”


“你说什么?”


轻扣着帽子的人没有看他,“我也是掠星人。”


王嘉尔闻言,停住了脚步。


“你听说过炽河系吗。”


“什么?”


“宇宙有五大星系——绿河系、银河系、黯河系、沉河系、凡河系、 裂河系。”


“地理教科书上是这么写的吧。”


那人接着喝了一口香槟,“但是五大星系之外还尚存一个星系——炽河系。”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朴珍荣和你的家人在炽河系首都星猎日星。”


“炽河系一直隐秘的存在着,他们靠着发达的科技,隐匿在拟态保护罩下方,不被外界所知。从而避免了许多战争。”


“……你,叫我怎么相信你的胡言乱语?”


那人微微抬起被压低的牛仔帽,露出单边的眼睛,眼下的一颗泪痣引得他怔住了,这熟悉的长相……



“Jackson哥。”


“金、金有谦!?”


王嘉尔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和声音,让自己不要显得那么激动。


“哥,我很想你。”


“有谦……你怎么出现在冰星?珍荣当初没带你一起走吗?”


“这里,太危险了。你怎么能来冰星?”


“我怎么会怕呢,哥。你知道的,我可是掠星无所畏惧的战士啊。”


金有谦斜倚着墙,一如当初的语气让他一瞬间感慨万千。


“前不久,珍荣哥在猎日星探测到了你的所在地,叫我过来的。”


“有谦,这里太不安全了,你必须快点离开。”


“哥,我自然有离开的办法。这次来是告诉你,去猎日星的路线,还有这个——”


金有谦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给他,这是小型飞船,我藏在Johnny Huang房子的后面那个森林里了。


“去猎日星很简单,从绿河系掠星一路向西,穿过极光层和,就能到达。”


 


“这个飞船很小巧,是猎日星的科技,趁着夜色飞走,几乎是完全无声的。”


“但是只能容纳一个人。”


“哥,你要选好时机,我会用别的方法离开。”


“我们在炽河系猎日星等你。”


金有谦站直,向他微微点头,泰然自若的走出了宴厅。


 


王嘉尔捏着那串钥匙,思绪难以安定。

他把做成手镯状的钥匙扣在手腕上,“咔哒”一声,钥匙立刻成为了隐形的状态。

这闻所未闻的高科技,着实叫他惊呆了。


 -


黄景瑜这边总算是搞完了,端着酒杯过来,看他独自一人站在那儿,心里一时间有些酸涩。


他走过去,“嘉尔。”


“你还好吗。”


王嘉尔点点头。


黄景瑜忍不住把人搂进怀里,他开始思考,王嘉尔跟着他,究竟是不是对的。


他好像从没关心过他的感受。

王嘉尔好像一直在隐忍着。

他跟着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受委屈?


 

 

11 心的深处


时间总不回头。

一晃三个月又过去了。


“嘉尔,你在想什么?”


“嘉尔,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嘉尔,你,喜欢我吗?”


这是王嘉尔最近常常听到黄景瑜说的话,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问题变得越来越多了。

他以前的独断专行和霸道就好像被他又藏好了似的,他变得渐渐柔和,恨不得天天和王嘉尔贴在一起。


 

“嘉尔,和我说说你的过去吧。”


发圌情期刚过不久,王嘉尔就被医师确认有孕,他一脸疲倦,也不作答,只是往他的怀里凑。

懒洋洋骄柔的样子,惹得黄景瑜心圌痒。


他捏他的脸颊,“怎么,还撒起娇来了?”


“黄景瑜,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分开的话……”


“为什么要分开?”


“谁管的着?”


他反问,理所当然,似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王嘉尔内心波澜全无。

这个人,活的太自我了。

他习惯了指挥别人,他可以在战场上统率众人,唯我独尊。

可是他不会爱。


人都是不完美的。

他站在人群之中,眼里都是光芒的那一刻,才是最夺目的。

那样才是黄景瑜他本身。

他现在肯为他一点点的改变,是不是就够了?

他不知道。

他无法去做那个教会黄景瑜爱的人,他没有那个能力,

……也没有那个资格。


他们,始终是敌对的。

他们,是不相称的。


黄景瑜拥有的是使命和荣耀。

而他渴望的是,自圌由和归属。



由于黄景瑜对他态度日渐柔软,他早都可以在不受他人监视的情况下走出冰房。

王嘉尔并没有遮遮掩掩,他只是如常的穿了衣物,如常的走出了大门。

他按照金有谦的说法,走到了不远处的森林,果然看到一艘圆形的小型飞船。

他对着天空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走进飞船。


 

黄景瑜半夜转醒,发现王嘉尔不在身边,床上余温犹在,可放在床边的衣服却不见了踪迹。

他莫名的心慌,草草地套上衣服,奔向未被关上的大门。


前几天王嘉尔刚刚度过了发圌情期,空气中残余着单薄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他循着气息,来到了他鲜少踏足的森林。


大半夜的,他来这儿干嘛?


 

当他看到一艘型号不明的小型飞船徐徐升起的时候,他的心猛地一凉,然后,是一股猛烈的背叛感和恐慌感。

他透过飞船的玻璃,看到了那个人。


 


“Jack!Jackson!王嘉尔!你想去哪?”


“你他娘的,给我回来——”


飞船里的人回过头来,打开舱门,站在那儿凝视着黄景瑜,久久。


“家……”


“我……回我自己的家。Dear John,那颗如今贫瘠而又破败不堪的星球,那颗亲手被你毁灭的地方——才是我的母星啊。”


“放屁!”


“你说走就走?你……”

“你问过我没有?”

他甚至从那语气里听出了意思委屈,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王嘉尔满眼的泪,他努力­抑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内心一阵绞痛,“John、不对……黄景瑜。”


“我……喜欢的。”


不喜欢你,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会毫无理由的救你?


不喜欢你,又为什么会乖乖的跟着你来到冰星,任你宰割?


不喜欢你,又怎么可能甘愿居于你身下,甚至愿意为你孕育生命?


 

黄景瑜看着他那去意已决的样子,又急又难受,恨不得拿能量炮一炮轰烂那艘来历不明的破飞船,然后把人死死的困在手心,让他哪都去不了,“你别走——”


王嘉尔转身进了飞船舱,“掠星人和冰星人……”


他顿了顿,哽咽道,“灭族之仇,将永世为敌——”


 

黄景瑜听到这句话脸色惨白,他恶狠狠的看着王嘉尔,整个人像是被圌逼急了,“草!放他娘的屁!你们掠星人杀我双亲、掳我妹妹,害得我家圌破圌人圌亡,差点把我们灭星的时候怎么不说这种话——”


王嘉尔仿佛整个人被抽去了灵魂,他的目光黏在那人身上,然后又强硬地逼圌迫自己撕裂开来,“……对不起。”


“再见。”


“Jack……Jackson Wang!王嘉尔——!!!”


 


黄景瑜失控的脸渐渐的离他越来越远,王嘉尔坐在飞船里,眸子里神采全无。

他知道,黄景瑜一定会振作起来,他了解他。

自己不过只是他生命里的一个插曲,没有彼此,他,会更好。


 



12 尾声


“Daddy,为什么……我没有PAPA?”


“……嗯?你当然有的,我亲爱的Tom。”


孩子天真无邪,此刻却也因为Daddy失落的样子而难过不已,他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懵懵懂懂地去看演讲台上那个光辉瞩目的人。


“是吗……那为什么……Daddy,我们不能去找他?”


“……因为”


“……Daddy恨他。”


“是吗?恨?是超级超级超级讨厌的意思吗?”


“……那Daddy为什么要来偷偷摸圌摸的看他呢?朴叔叔说了,让我看好Daddy的。”


“因为——”


“Daddy也爱……他。”


Tommy怎么会懂这些错杂的感情,他只看到他最喜欢的Daddy哭得很伤心,以为他很疼,于是他抱紧他的脖子,“Daddy不哭,痛痛呼呼~~~”


王嘉尔把Tommy搂紧,不安的心才感到一丝温暖。


 

Tommy长得像Johnny Huang,他的性格里有天生的温柔和善良。


Jackson的飞船飞往猎日星半年后,他就生下了Tommy,实际上,他第一次被标记的时候,就已经有Tommy了。


Tommy一岁的时候,炽河系和猎日星被外界所发现,正式暴露在了其他五大星系的视线之中,但是由于炽河系远远先进与其他星系的科技,五大星系纷纷与之建交,并派了不少科学家前来交流学习。


黄景瑜是Tommy四岁的时候,代表银河系首都行冰星前来交流军事知识的。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那人仍然是一身军装,他的脸、他的声音透过各种全息影像投送到大街小巷。


过了五年,岁月却好像仍然未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只是那一双眼,变得更加犀利和坚韧了。


 


朴珍荣关掉一屋子的全息影像,看了一眼金有谦,然后笑眯眯地,“Tommy说今天想和你去游乐园的。”


王嘉尔一时回不了神。


那个人来了。


他,果然,还是那么耀眼。


他……


结婚了吗?


他知道以他当时那个不包含本星名,只有宇宙通名的入籍方式,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是不被任何星际法典承认的。


他和黄景瑜的婚姻,只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戏剧。


 


朴珍荣叹息,把Tommy Wang拉到他Daddy面前,“景年,快去让Daddy兑现承诺。”


Tommy乖巧地点头,走过去用小手拉王嘉尔。


王嘉尔捏紧Tommy的小手,努力挤出一个笑,“走吧,景年。”


 


游乐园里的孩子都左手牵一个,右手也牵一个,一家三口,看上去格外幸福。


孩子瘪瘪嘴,“Daddy……我的PAPA呢。”


王嘉尔怔了一下,捏捏他软软的脸,“你的PAPA啊……”


 


“我来陪你们玩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王嘉尔僵住了,他害怕了,他不敢回头。


 


Tommy看到一个帅叔叔从身后走过来,他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宽肩长圌腿,直直的盯着他的Daddy,像是挪不开视线似的。

Tommy感到什么了似的,抬起像藕节一样粉圌嫩的小手臂拦在DADDY身前,“你是谁,你想干嘛!”


 


来人笑了一声,“小小年纪,就知道要保护爸爸了啊。”


 


“你把景年教的很好,嘉尔。”

“这几年,辛苦你了。”


黄景瑜站在他身侧,逆着光,向他伸出手,“王嘉尔,我来接你和王景年。”


“回家吧。”



 


 




END

 

摸走……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