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瑜嘉]Come Back Home (中)06-09

预警瑜嘉/微量猪尔

关键词:AU/OOC/ABO/架空/星际/虐

一句话:回家

自行避雷


上篇

所有文归档



 

OK的话👇


 



正文:



006 俘虏


几轮的昼夜的交替,已经让他分不清是此时是何年何月了。

他的发圌情期比正常分化的Omega更加长,仿佛要把这些年积攒的一次性爆发出来似的。


而更可笑的是那个分明是过来发动战争的人,竟然硬生生的就在床上跟他耗着。

——简直像只食髓知味而不知倦怠的野兽。


Johnny Huang慢慢扣好军装的扣子,床上的人除却身体呼吸的起伏,看上去毫无生气。

就像被折腾坏了的玩偶。


他对副官吩咐道,“给他弄点吃的,再弄点穿的。”

“是,少将。”

说着,他继续询问,“哥哥……总帅那里怎么说?”

副官小心翼翼地看了床上的人一眼,有些顾及。

Johnny Huang扬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


“黄总帅说……五日后全面开战。”


“是吗。”

他扣好袖扣,戴上手套,“战况呢。”

“掠星的首都思危已攻陷下,第二大城市漠关和第三大城市路之北攻占大半。”

“呵。”

低声嗤笑,他走到床边坐下,“Jackson Wang,你听到了吗?”

“来和我见证一下,你的家乡倾覆的样子吧?”


床上的人抖动着,“你……这个、骗子。”

“我当初……要是……没救你……该多好……”


断断续续虚弱的语句并没有削弱他语气里的恨意。

眼前这个银河系冰星人,和一年前,大大不一样了。

一年多之前的他,还有着少年的稚气和叛逆,像发育半熟的狮子,但也是颇具人情味儿的。

而现在——

目光里都是冰渣子,仿佛看一眼就能把人给冻坏似的。

那之前眼里星星点点的火光,变得锐利刺骨叫人不敢直视,眉宇间的冰冷刻骨、整个人都被戾气笼罩着。


——他被仇恨蒙蔽了自己。

那个当时还能和他拌嘴的有趣少年——也许已经被眼前的这个人杀死了。


Johnny刚才还淡定的脸为之一变,“你这张嘴,还是那么不会来事儿。”

他俯下圌身去在他耳边一字语句,“但是——事到如今,你也只有被我玩的份儿。”


“你不是讨厌掠星讨厌的要死吗?”


他恶狠狠地,“在这儿装个什么白莲花呢?嗯?”


“话又说回来。我还真得谢谢你那会儿救了我。”


“——要不是你,那些重要的情报,我还真带不回冰星。”


明显感到身边的人一僵,他生出一丝攻击的快圌感,“掠星如今沦陷的这么快,还真得感谢你呢,虚。伪。的。爱。国。者。”


Jackson闻言,面色苍白的别开脸。


Johnny看不得他这副焉了吧唧的样子,撒了手。

“但是,你的恩情我还了,Jackson Wang。你的那个姘头,完好无损的出了掠星,去向不明。”

听到最后那几个字,王嘉尔刚松下的一口气又提了起来,他咬着嘴唇,忧心忡忡。


“把他送到临时据点去,顺便……给他做个全面的检测。”

“还有,详细的资料交一份上来。”

“黄少将,那个……送去临时大本营,怕是不妥……”

“我说送就送。”

“……好的,少将。”

说完,他大步踱出了收容所。



 


007  战势已定



公元3777年。

时值第一次宇宙大战爆发,五星之战打响的那一年,也是宇宙联合重建的元年。

银河系·冰星·四星讨圌伐军的总帅黄岐臻运筹帷幄,而其表弟少将黄景瑜则身临战场,立下了赫赫战功。

短短数个月攻下宇宙间最盛产“战士”、号称“不败”的掠星,并且解放了数十个曾被掠星占领的星球。

之后解散了腐朽的绿河联,重整宇宙联。


王嘉尔这数个月如同笼中鸟,被关在掠星上四星讨圌伐军的大本营——方尖塔里。

也许是初见时的印象所致,黄景瑜喜欢看他穿超长的白色的低领衫,又吩咐下人不要给他内圌裤意外的裤子。


而他……也从抗拒到麻木,渐渐地习惯了这副打扮,毕竟以前在收容所里,不着寸缕也是常态。

黄景瑜不在的日子里,他便在方尖塔的最高层,日复一日的俯视着这个逐渐腐坏的星球,而自己的心,似乎也跟着故土渐渐的死去。



他想起三个月前,黄景瑜拿着他的资料,一脸兴趣盎然的端详着他。

“宇宙通名,Jackson Wang。”

“掠星名……王嘉尔。”

“性别:暂无”

说话的人抬手捏他的下巴,揶揄,“现在可是个Omega了呢。”


“20岁。家有一母一兄。丧父。”


黄景瑜顿了顿,自顾自的乐,“真是奇了怪了,爸爸是A,妈妈是B,怎么生出你个O来的?”

他说完又毫不在意的略过,“体内Alpha素极强,但略逊于Omega素。”

“分析结果:分化晚的根本原因:心里因素使然,内心极其渴望分化成Alpha,但是身体构造里的Omega激素最终是略胜一筹。”

“真厉害,Dear Jackson,真想为你拍拍手。。”

“不过,你最终还是只能在Alpha身边摇尾乞怜,不是吗?”

“王嘉尔。”

——那是他第一次喊他的名字,如同在念一句咒语,惹得他无端生出一阵酥圌麻酸涩的感受。


“王、嘉、尔。”


他又念了一遍,掷地有声,“我,叫黄景瑜。”

黄景瑜的眼里都是大仇将报的快意。

“你看,王嘉尔——”

他拉他在落地窗前,于塔顶俯视整个将死的星球,四处硝烟弥漫,宛若人间炼狱。

“你看看你的家乡,你看看——这就是你们掠星人四处为害的下场。”

“绿河联也是一群吃软怕硬的家伙们……连保护你们的骨气都没有。”


他嗤笑一声。


“要我看,比起那些坐在高位的官僚,你们掠星……只有那些在战场上的战士,才算的上是血性了。”

“真可悲呢。”


王嘉尔被迫坐在他腿上,看着窗外的景象,无法反驳。

他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是手下败将。

但是……掠星的战士从不服输,输的只不过是那些虚伪的政治家罢了。

而那些政治家屈承婉转,牺牲的却是战场上那些一腔烈骨的战士们。

他想到也曾是那群战士其中之一的他的父亲,顿起的悲愤之情将他吞没,“战士们……是无辜的。”


“他们只不过是听从指挥……然后为国奋斗罢了。”

黄景瑜沉默了片刻,贴近王嘉尔,语调轻柔像在吐露情话,“王嘉尔……跟我回冰星吧。”


“冰星?”

——银河系冰星?

黄景瑜点头,眼睛里是对家乡自豪又思念的光芒。


“没错,我的家乡。”



王嘉尔怎么可能会想去那里,他摇头。


“黄景瑜。”

吐出的三个音节让他产生奇妙的感受,他抑制住内心的那些莫名的情绪,


“就到此为止吧……留我在这里。”


黄景瑜搂着他腰的手微微收紧了,他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王嘉尔就全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不同意。


多么神奇啊,他们不过认识了几个月,却仿佛比谁都能读懂对方的意思。

王嘉尔垂下眉,又把目光投向窗外。


 


008 心与心的距离

 


没有什么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故土被毁灭更让人悲伤绝望的。


而到了此时,他愈加的发现,他未曾讨厌过生他的故土,他厌恶的从来都是故土上那些如同魔鬼的人。

3778年。

黄景瑜亲手带兵攻陷了掠星最后一个殊死反抗的城市,四国讨圌伐军终于在掠星上插下了胜利的旗帜。

自此,掠星正式成为以冰星为首的四星联合殖民地。

王嘉尔被带到少将的专用飞船里一并带走,看着那个将死之星,离自己越来越远。


黄景瑜站在他背后,只是凝视着他。

王嘉尔在窗边待了一会儿,眺望的目光晦涩难辨。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很难过吗。”


“……没有。”


黄景瑜凑过来,捏着他的下巴凝视他片刻,动情地啃咬他的嘴唇,却又堪堪止步于此。


王嘉尔当然读懂了他的意思。

他微微仰头看他,抱住他的脖子,嗓音低沉磁性,“……来吧。”


这就出乎了黄景瑜的意料,他顺势把他推倒在床铺上,褪圌下他单薄的衣物,“王嘉尔。”


“接受我。”

王嘉尔不说话,只是凑了上去,他主动地吻他,轻柔地、拘谨地,小心翼翼地。


他抚摸着黄景瑜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一时失了神。


黄景瑜失笑,“怎么?”


“心疼了?”


此刻的王嘉尔与往日都不同,仿佛被揉进了蜜糖里,黏黏圌腻腻,他缠着他,不去回答他的话,四处煽风点火,“你还在等什么?”

黄景瑜的脸扭曲了一下,把人压在身下。


“这是你说的。”


他的唇抵着王嘉尔的耳,发着狠,“这次不把你Cao熟,我不姓黄。”


与第一次粗暴的交圌合不同,王嘉尔无比的主动和顺从,两人的身体仿佛就是为对方而生的那般契合。


这样的王嘉尔简直叫黄景瑜欲罢不能,然而无论怎么进入他的身体,无论如何交缠、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气息,他好像都无法满足似的。


——无论他怎么抱紧他,他好像都没能完全拥有眼前的这个人。


“黄景瑜。”

“嗯?”


黄景瑜看着他的眼神里都是温柔。


他移开了眼睛不与之对视,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沉溺在其中。

 “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说。”


王嘉尔不惯于求人,此刻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说话。”


“我想问问……珍荣和……”

“不知道。”


他霸道的打断,“你的那个姘头,还真是神通广大。冥星的人都查不出他们的去向。”

“你放心,我说放过他,就是放过他,只要他不要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王嘉尔闭了嘴,身体微微凑近黄景瑜。


“快到了吗?”


“对。”


“冰星——银河系最美丽的蓝色星球。”


王嘉尔从飞船的玻璃窗看向外面,满目的冰蓝色几乎将他吞没。

冰星周围有不少的五颜六色的卫星,它们或快或慢有规则的移动着,乍眼看去是一道五光十色的美景。


“确实很美。”

王嘉尔情不自禁的走到窗边,被黄景瑜一把拉回怀里,“穿衣服,外面冷。马上要着陆了。”



王嘉尔披着厚重的皮草披风跟在黄景瑜身后。


冰星四季如冬,寒冷却又极端美丽,终日都有极光,此地盛行皮草,保温圌相关的科技也比其他星球更加发达。


他们下了飞船,迎接他们的是拉长的号角和如雷动般的掌声。


是啊。

——他是凯旋归来的战士,是冰星人民的英雄。


随着寒风飘荡的悠扬号角停息,黄景瑜站定,然后在众人瞩目之下走向了冰星的现任领导人,也就他的表哥——四星讨圌伐军的总帅,黄岐臻。

“哥,我回来了。”


总帅拿着手杖,目光里都是自豪。

“欢迎回家,景瑜。”


黄岐臻总帅瞟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王嘉尔,微微皱眉,他转过身去走向人群中心。


“欢迎少将归来,还有伟大的士兵们——”


拖长的后半句话被淹没在掌声和欢呼声中,黄景瑜置身人群的中心,此刻仿佛是聚光灯下的主人公。

年少功成,万众仰视。


王嘉尔透过重重人群去眺望那个修长的背影,这一刻,他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堪比光年。


 


009 预兆

 


“景瑜。”

“那是个掠星人吧。”


“怎么回事?”

黄岐臻端着杯热茶,站在宽大的桌子旁,他望着窗外的冰天雪地,一脸肃然。


“就那么回事儿。”


 

黄景瑜眼神里坚定让黄岐臻愣了一下,

“就那么回事儿?”

“掠星人,不妥吧。”


 “哥,两年前在掠星上,是他救了我。”


 


“是吗。”黄岐臻放下茶杯,松了口“是他啊……”

“那就瞒着吧。”


“嗯。”


“你特地把他带回来了,那就要看好了,景瑜。”


“别让那帮老顽固知道了。”


“必须的,谢谢哥。”



王嘉尔被安排到了黄景瑜名下的一个房子之下。


冰星地广人稀,气候比较恶劣,每个冰星人都有两到三套以上的房子。

冰星造房运用了沉河系的先进工程技术和冰星上常年不化的特殊冰作为基础材料,建造起的一座座冰房,他们称之为IceHouse。


身为掠星人,到了极端仇视掠星的冰星上,只能掩人耳目的用宇宙通名,黄景瑜用【Jackson Wang】这个名字给他入了籍,并对外解释他是裂河系人。


在冰星上,入了籍的意思,就等同于成为了一家人,也等同于,缔结了婚姻关系。


黄景瑜把星籍本交到王嘉尔手上,脸上的表情相当不自然。

“用裂河系苏帕星人的身份给你注册了冰星的身份,你是籍主,我是……”

他半句话没说完,见王嘉尔盯着那个本子一脸呆滞,笑了,捏捏他脸颊,“傻了?”


“黄景瑜……”

这是除了珍荣以外,第一次有人愿意信任他、甚至把他当作了亲密的家人……


可是——

他是纯种的掠星人,要是被别人发现了,那黄景瑜的处境——


“你一定是疯了。”

“这里是冰星,要是其他的人知道了,你……要怎么办?”



“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王嘉尔在担心他。

黄景瑜扯着歪着嘴笑。


“谢谢你。我亲爱的嘉尔。”


桀骜不逊在他的身上变成了一种难言的魅力,“不过——他们可管不着。”

他凑到他脸上,停了一下,吻在他的额头。

王嘉尔水润的眼睛,还有里面未曾熄灭的星火,他好像永远看不倦似的。


“现在,你属于我了。”



这如同一句誓言,也像一句禁咒。


王嘉尔沉默,顺从地由他抱紧。


-


四星讨圌伐战大胜,冰星首都雪城内连续三日开设庆功宴。

黄景瑜眉头紧蹙,坐在足有半面墙的镜子前,让造型师给他的头发定型。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不耐烦,他目光跳跃着,心思也早都脱离。

“我说,还没好?”


造型师从善如流,“黄少将,等不及了?”


“你——”


“如果指的Jackson先生的话,他已经换好衣服了。”


话音刚落,人就被带到他跟前。


王嘉尔穿着一身欧洲中世纪宫廷诗人的服装,蓝色和金色刺绣的搭配,一圈褶领把他的脖子显得更为修长,高腰的灯笼短裤下一双圌腿又直又白,额前留着两束黑亮的发丝,其余的被抹至脑后,又干净又俊朗。


在他们的星球上是从来没有这种装扮的,王嘉尔对陌生的东西显得局促不安,“这衣服,怎么这么奇怪?有的地方好松……有的地方又好圌紧,是不是不合身。”


黄景瑜定定的看着他。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王嘉尔穿这一身,太好看了。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个被关在恒温室里的小王子,不着寸缕却看上去比谁都高贵。

如同发光体,让他移不开视线。



黄景瑜走上前,微微低头俯视他,专注而又深情。


“Dear Jackson.”

他单手搂着他的腰,

“我们去成为众人的焦点吧。”

“那一群小O们……估计要羡慕死你。”



王嘉尔任他牵着自己,走向华丽的会场,却感到举步维艰。

宴厅华美高调,人群里洋溢着喜庆的氛围,他们是真实的快乐着的。


看到他又走了神,黄景瑜拉住他,低声细语,“你在想什么?”


王嘉尔沉默。


“嘉尔,只看着我就好。”

“其他都不重要。”


跟着他走进大厅的那瞬间起,他们便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对象。




tbc


大概下篇能完结吧 苦笑.jpg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