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森 —

[markson/番外]段巨巨的苦情故事 03-04

此为低su小说番外 预警也在前文里。

请看了之后再确认看这篇,总之慎入。

前文:低su小说

番外00:2%的未来

番外01:段巨巨的苦情故事 01-02

所有文归档




番外篇①:段巨巨的苦情故事 03


等朴珍荣摆好了一桌子菜,几个人围着电视而坐,颁奖典礼也差不多开始了。

楼上学习学得头发都快被自己抓光的金有谦也被喊了下来,一起吃饭。

金有谦可怜兮兮的,“嘉尔哥……太偏心了吧,他们都有年末礼物,我的呢……”

王嘉尔装没听到,“什么?你说什么?”

朴珍荣知道王嘉尔肯定以为金有谦年末不在G城,所以没有准备,于是使唤金有谦去拿杯子,“有谦,去拿杯子,在范哥自己开车来的,不能喝酒。”

说着他看了一眼王嘉尔,“嘉尔……就给他拿个小的杯子吧,少喝点。”

王嘉尔听了冲着朴珍荣挤眉弄眼,惹得他又是一阵笑。 

王嘉尔大半年前患上了顽固性的头痛症,每当喝多酒了或者太晚睡眠,就会发作。

医生的诊断是出于心理因素,这话一说出来,几个人瞬间都懂了。

因此,他们不难猜测到那件事对王嘉尔的影响有多大了。

大概,这是王嘉尔至今以来,最认真、最刻骨的一次。

每当朴珍荣看到王嘉尔发作却又自己强忍的时候,就会无比的怨恨段宜恩。

他们长久以来悉心呵护的人,被他弄得如今像是易碎品。

他会为了他的朋友和家人而在明面上强撑着自己,然后到了夜里,想必是独自承受着那些堪称阴影的东西。

叫他怎么不难受呢?

他和林在范都明白得很,王嘉尔的性子,他们了解到不能再了解了,而正是因为如此,为了保护王嘉尔的自尊心,他们无法直言的东西太多了。

朴珍荣拿着酒杯微微出了神,脑子里全都是关于王嘉尔的事。

一旁一直很嗨斑斑突然噤了声,然后在旁边轻轻推了推他,小心翼翼地喊一声,“珍荣哥……你、你看看电视……”

电视屏幕里此刻出来了一个人,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如同发着光,他手捧着奖杯和鲜花,微微开口,“谢谢导演、谢谢编剧……还有所有的工作人员,经纪人和我的公司,当然,还有我的粉丝们。没有你们,我是拿不到这个奖的。”

“这部电影,给了我诸多启示。”

“此番受益良多,感谢。”

获奖辞说完,那人抬步走出了屏幕,主持人接着开始控场,“恭喜段宜恩获得年度最佳男配角……接下来有请颁奖嘉宾XXX和XXX为我们颁发下一个奖项……”

一室的人都僵住了,异常的安静。

金有谦用手肘子怼斑斑,小声逼逼,“靠……怎么有他……?你怎么不早说?”

斑斑一副冤枉的表情,“WTF?!我真不知道啊……”

林在范不动声色的拿余光瞟旁边,王嘉尔此刻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视。

于是他迅速拿起起遥控转台,“你调错台了。”

“啊!是吗……我没注意。哈哈哈。”

斑斑尴尬的笑,几个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落向捏着小酒杯的人。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奇异起来。

王嘉尔敏感地察觉到了,放下酒杯,挤出一个笑容,“怎么了?大家突然安静了……金曲赏不是要开始了吗?”

朴珍荣把手里的红酒放下,“嗯。确实,是这个点开始。”

林在范也接话,“大概谁得奖我都知道,需要我剧透一下吗?”

“别——别——!”

金有谦大喊,“那我还看他做什么!拒绝剧透!!”

“——不过我还是挺希望斑斑拿奖的。”

斑斑笑,“义气。”

气氛似乎一瞬间又回温了。

朴珍荣眼里带着冷意,他站起来,“我去准备甜点。”

他停滞少许,语气软了一点,似乎是带着哄和宠的味道,“嘉尔,想吃什么?”

王嘉尔双眼无神的盯着酒杯,似乎陷入了自己思绪之中,恍然听到有人在喊他,他稍稍回了神,“哦、哦——我想吃芝士蛋糕……”

朴珍荣皱眉,“嘉尔。”

他坐到他面前,平视他的眼睛,“看着我,看看我们。不要胡思乱想,好吗。”

“……好、好的。”

王嘉尔呆滞的看着他,迟钝的点头。

朴珍荣拉他起来,“来,告诉我,想吃哪一种Cheese?”

林在范抬头看两人走向厨房的背影,心里刺刺地难受。

他轻声叹息,被两个小的听到了,金有谦走过来,“嘉尔哥……他还好吧?”

斑斑的注意力也转移了过来,“我感觉嘉尔哥他好像……”

林在范只是摇头,不想再说什么。

他也累,他也难受。

他们都陷入了可怕的漩涡。

将近一年了。

他当时虽然跟段宜恩说的是大半年,但是……

他以为段宜恩会回来的更慢一点,毕竟那部电影是一个耗巨资的商业大片,再加上他是演技的新手,他以为他起码要花上一年多的时间,才能让那个口碑刁钻的导演满意的,没想到……

导演不仅满意他,更是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把他的戏份拍足了。

这部电影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制作完毕,然后最近才上映,就一举拿下了诸多大奖。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段宜恩回归大众视线的动作格外迅速,而王嘉尔……显然还没有走出来。

他害怕了。

如果段宜恩想要继续介入王嘉尔的生活,甚至还可能继续伤害到他,那么他和朴珍荣……将束手无策。




番外篇①:段巨巨的苦情故事 04


已经数不清这是王嘉尔喝的第几杯了。

朴珍荣虽然嘱咐金有谦给他换了小号的杯子,但也禁不住王嘉尔这样猛灌自己。

“嘉尔。别喝了,待会儿又要叫头疼了。”

“……没事的珍荣,我只是觉得……这酒还真不错。”

林在范一手夺过他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行了,都别争了,我这喝了酒今天也别想开车回去了,所以,叨扰一晚,珍荣。”

“嗯,没问题的,你们干脆今天都住下吧。”

朴珍荣把在沙发上软塌塌的王嘉尔拉起来架住,“还得照顾这个祖宗。”

把王嘉尔架到床上,朴珍荣这才舒口气。

“真折腾人。”

林在范从门后走进来,“他怎么样。”

“……看不出来。”

两人对视露出一丝苦笑。

“也是。”

“嘉嘉他……变得了内敛了不少,情绪,也没那么外露了。”

“更难办了。”

两个人叹息,然后一前一后的踏出了房门。

等人都出去了,王嘉尔睁开眼睛,手机屏幕亮着,显示刚收到一条短信。

他静静望着屏幕出神。

-

段宜恩结束了这个月的所有行程,勉强有个一天半能休。

前不久他让助理帮他去看G城的房子,现在手头的选择不少,但无一例外都是距离市中心偏远的独栋别墅。

草草看了几个地儿,段宜恩都不满意,他累了,掏出电话,“喂,帮我查点东西。”

电话那头的人嗤笑了两声。

“又查小情儿呢?”

段宜恩皱眉,“赶紧的。”

“行,查什么。”

“他现在的……家庭住址。”

“敢情你现在还不知道呢?我还以为你早都查过了?”

“行了崔荣宰,不要废话。”

“知道了、知道了,大爷。”

挂了电话,段宜恩让助理给他开回酒店,长时间的缺乏睡眠,他太累了,不好好睡一觉的话,脑子里又会胡思乱想。

回了酒店他直接扑进宽大的床里,闭上眼睛却睡不着。

豪华的酒店里的灯光柔和暗淡,空气中散发着熏香的味道。

他看着天花板,孤单感来势汹汹。

哪里,才是他的家呢?

他拿起手机,打开相册。

那个人的脸马上就出现在手机屏幕上,他将照片放大数倍,弯成一道桥的眼睛,高高扬起的嘴角,活力四射,似乎连太阳都要比他逊色三分。

连着看照片的人,都被感染着露出了一丝浅笑。

他把照片收回去,一阵又一阵的心悸。

他把手机捂在心脏处,片刻后,下定了决心。

-

“我……想见你。”

多么简单、直接的一句话。

王嘉尔却是鼓足了勇气,才点开了这条短信。

天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删掉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甚至让他静静的躺在通讯录最顶端未曾动过。

我想,见你。

这代表了什么呢?

这难道就是他当初说的让他等他,然后再重新开始的讯号吗?

——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做到这些?

忽视过去发生的种种,然后妄图用这半年的时间一带而过吗?

王嘉尔坐立难安,刚才上涌的倦意早都消失无踪,此刻他对着这四个字,心里一阵焦躁。

他回来了。

他回G城了?

——他为什么还要回来?

而自己,又在这里害怕些什么呢?




TBC


评论(4)
热度(49)

2018-06-08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