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ⅩⅣ

    

各种OOC/不适勿入/预警看前文 [森]传送门



ⅩⅣ .התעוררות (觉醒


    

-  

      

   

    

这几天下来温度极寒。


明明正値入春之际,却恍若严冬一般,吹着一阵一阵冰冷的风。


王嘉尔在自己的卧室里看着窗外,蹙紧眉头。


“嘎嘎,我总有不好的预感……”


说话的是小精灵,他正坐在荷叶里喝着露水,“而且我也觉得……这露水感觉不太好喝,就好像被外面的那阵阴风给熏坏了似的。”


王嘉尔失笑,捏了捏他鼓鼓的脸,叹,“大概吧,这种莫名其妙气候的转变在这里并不常见。也许……是有什么要发生了吧。”


小精灵又啜了一口露水,不以为然,“反正嘎嘎再大的事也扛过去了~~嘎嘎总是如此的!”


小精灵语气里的信任十足,王嘉尔自己却迷惑着。


也许,在旁人看来他似乎是强大、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可是……他连自己的身世都不曾弄清。


他不知道自己诞生于何处、因何而生,又是为了什么……会成为大恶魔的?


自他有记忆以来,所见到的第一个生物,就是魔君——那个常年不出现,只用声音伴随着他的恶魔。


他活了多久了?


少说百年,多则千年。


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他无数次想要追寻答案,却都在魔君的劝阻下不了了之,他至今——仍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他甚至除了那几次大的战役之外,忘了很多事,比如最近找上门的那些人类。


那么——他是不是也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明明只是一介恶魔,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名字。


其中一个是召唤名【Jackson】,用的是当今世界流行的语言,这尚且还说的过去,写召唤书的人,必然是对他了解相当详细的人或者魔?


他对那个写下他召唤本的人充满了疑虑和好奇。


——而另外一个,则是自他有意识以来,魔君就一直叫的名字,然而这个名字,却很奇妙的更接近人界的起名方式。


他也曾试探着问过魔君,但魔君也从没正面回答过他。


        


王嘉尔少有的陷入纠结之中,小精灵看到了,扇动翅膀飞到他耳边,“嘎嘎!你看外面!”


“不得了了!太、太厉害了!!”


他被这声音不轻不重的惊到了,颇为无奈的揉耳朵,他真不理解,月族小精灵为什么嗓音都那么洪亮的。


    


王嘉尔顺势抬眼看去,一时失语。


下雪了。


漫天的大雪。


整个魔界白皑皑的一片,仿佛在顷刻之间被银色包裹。


他吃惊的站起来看着窗外。


这……不正常。


    


他推开窗,接着是一股寒意袭来,冰冷刺骨,仿佛一瞬间被拉入极寒地狱里。


雪?


王嘉尔想到了什么,连忙起身去找那个人类。


     


“晦瞑将军——不好了!!”


“那个人类的房间……”


一个奴役者慌张地跑过来,浑身上下一股寒气,哆哆嗦嗦道,“那个人类的房间结了霜,打不开,一直在往外冒着寒气……”


  


结霜?


冒寒气?


难道……是冰霜之力?


王嘉尔凝眉。


难道说……


难道说——


王嘉尔匆忙走到那个人类的房间,意料之外的看到堕天使竟然也站在门外。


他见他匆匆走来,笑,“这是……莫不是我想的那回事吧?”


王嘉尔摇头,“我不知道。”


朴珍荣不语,眼神里分明是不愉,他一手持着紫宝石手杖,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颇有黑魔法师的风范。


他沉默半晌,举起手杖,紫宝石隐隐散发着光芒,似乎是想强行破门。


如果他意料的没错的话,里面那个不人不魔的东西……

  



看出了堕天使的意图,王嘉尔站到他面前拦住他,“等一下,朴珍荣。你做什么?你想伤害我的子祠?”


 “嘉尔,我好伤心呢。你们认识几天了,你就这样护着他?”朴珍荣佯装委屈,“还有,我很讨厌‘子祠’这个叫法,而且……区区一介人类,最多只能叫后代吧?”


朴珍荣走进一步,“——而子祠……我们之间,才可以有。”



“认识?几天?你在说什么?”

忽略朴珍荣后半段似是调侃的话,王嘉尔不理解朴珍荣的重点,“朴珍荣,你不要告诉我你没发现什么不对。”


两人相视,朴珍荣勾起嘴角,“我亲爱的嘉嘉,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呢。”


“如果里面的那个人类要是转生成Icehco,那我可就要大吃一惊了。”


朴珍荣盯着他,一字一句慢慢的吐出,“对你的能力,大吃一惊。”他抿唇一笑,“这样,你会让我怀疑,你是不是什么都做得到?——包括孕育子祠?”


        


月族小精灵听到他的话又惊又怒,“你这混蛋堕落神族在说什么呢!!嘎嘎才不会生小孩儿呢!!”


“还有……为、为什么这个家伙会知道Icecho?”




朴珍荣放下手里的手杖,言语促狭而又恶意,“因为……我在你之前,就遇到过嘉嘉和他的朋友了啊,你这个像扩音兽一样的小精灵。”


“你……你……你凭什么叫他嘉嘉……”


月族小精灵被朴珍荣气得小身体直抖直抖的,连嘎嘎都没说过他像扩音兽,这个该死的堕落神族!!!


“仔仔,不要和他吵。”


论唇舌功夫……他是说不赢的。




“嘎嘎……你竟然早都认识他了,还不告诉我关于你的事……”


小精灵似乎生气又委屈,就像被夺走了最好的朋友那样,整只都焉了。


王嘉尔戳戳他的脸,“仔仔,我记不清的事情太多了,并不是刻意隐瞒。”


“那Icecho……”小精灵就势坐到大恶魔肩上,“为什么……嘎嘎,为什么那个人类会转生成冰瞳……?”


王嘉尔又何尝知道这些呢?

他盯着被被冰霜冻结的房间,回忆起那段他不愿再次去想的回忆。


     


冰天雪地里,那只人形恶魔常持一柄巨型的雪色镰刀堪堪而立。


他唤它“霜之哀伤”。


银色的眼,惯着一袭白衣,他爱好在春之雪原上那颗参天古木上独坐,脚下的生物因他而结了一层霜,成为满眼春色里的一抹冷色。


身为一个恶魔看上去分外肃净、淡泊、不好斗也不爱杀戮,不喜和人类交易,厌恶神族更讨厌吃生灵。


他活的就像个自虐的苦行僧,连带着自己也一度只吃素灵度日。


记忆里的冰瞳总是不苟言笑,是了。


像他们这样活了千年的大恶魔,总是这样波澜不惊的,看过了世间的种种,最后只剩虚度的时间,和尚在身边的伙伴。


两个人是战场上背靠背的战友,更是平日里的知己。


冰瞳似乎比他小几百年,他们似乎很年幼的时候,就已经相遇了。


——他是唯一一个,陪他度过漫长岁月的魔,也是最不像魔的那个魔。




接着又一个画面一闪而过。




银色的圣剑上镶嵌着一颗碧绿的宝石,熠熠生辉。


随着圣剑的发动,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在神魔界交界处召唤出了剧烈的日光。


圣剑朝着晦瞑而来的,杀意十足,却是刺穿了突然飞身而来,替他挡住那一下的好友的心脏。


终日冷漠的大恶魔痛苦地捂着嘴,吐出冰蓝色的血液,王嘉尔惊慌地扶着Icecho倒下的身躯,不知所措。


他试图用魔力治愈冰瞳的伤口,却发现毫无效果。


为什么、为什么是“使徒的黎明”?


——为什么偏偏是这把让他束手无策的神之圣器?


——为什么?这个人类胆敢做这样的事情?


    


他狠厉的看向持剑的人,白发苍苍的人有着一张年轻的脸,他丝毫不惧怕 面前的这两个魔物,缓缓闭上双眼,一脸虔诚,仿佛完成了最后的使命一般。


——那是段家的先祖,使徒的黎明第ⅩⅢ代守护者。


王嘉尔愤怒到无以复加,他聚集起一团地狱火,想要将那个把他好友生命夺取的人类抹杀,却被冰瞳拦了下来,“晦瞑,不要动手。”


“为什么——?”


“那个人类,大限已至。”


“冰瞳、Icecho……你……”


“将我葬于春之雪原吧,那里……”冰瞳虚弱道,“适合我……”


王嘉尔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知道了,你……不要说话了。”


冰瞳看着他,扯出一抹笑,“几百年了,总算看到你有些动容了。”


王嘉尔闻言盯着他,过于深刻的愤怒和悲伤将他的思维搅得一片混乱,他此刻恨不得将那个人类千刀万剐。


   


Icecho吃力地抬头看向天空,刚才还算晴朗的天此刻已被乌云层层遮挡,大有风雨欲来之势,“天……变了呢。”


“是你吧……晦瞑。”


“不要多想、不要动怒。要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Jackson,你知道的……以我的能力……这等小事……”


“我……明白。”


“你……要相信我的……能力。”


“Icecho,我等你转生。”


“嗯……在那之前,”他指着地面上静静躺着的那把雪色巨型镰刀,“霜之哀伤,帮我保管好它。”


“好。”


   


讲自己从回忆里抽离,但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至今犹在。


这才百年不到,Icecho要回来了吗?


他……用什么做了代价?


王嘉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微微握紧,睫毛微微颤抖着。


小精灵担忧的看着大恶魔,用小手轻轻的拍他的脖子,却没能等来大恶魔的一个反应。






   


   

   

   

   

tbc


评论(1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