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markson/番外]段巨巨的苦情故事 01-02

    


此为低su小说番外 预警也在前文里。

请看了之后再确认看这篇,总之慎入。

前文:低su小说

番外00:2%的未来


所有文归档





番外篇:段巨巨的苦情故事 01

 

段宜恩的新电影上映了,段宜恩在其中,饰演了一个相当具有人格魅力的反派型角色。

知名导演和大热编剧联手打造,而林在范的公司又是主要投资方之一,强强联手之下做出来的商业大片,着实为段宜恩吸了不少粉。

出道将近六年,在国内出道刚刚一年多的段宜恩,随着这部热门电影的夺冠,一举在年末大赏里也拿下了最佳男配角奖。

一时间,段宜恩这个名字在各种传媒渠道上火了起来。

 

林在范整了整西装和领带,检查了一下仪容,然后推开办公室的门准备出去。

门口的朴珍荣正欲推门而进,两个人就碰了头。

朴珍荣看着他,顿了顿,“哥,这是……要去庆功宴?”

林在范有点无奈,“嗯,我代表公司去一下。”

“所以说……那个人,回G城了?”

林在范点头。

朴珍荣的面容猛地狰狞了一下,片刻后又被他的一个笑容带淡,“多给他安排点行程,别让他有时间……找嘉嘉。”

林在范叹息,要是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他拍了拍朴珍荣的肩,“我先去了,回来再说。”

 

 

林在范到酒店的时候,宴厅里已经一片热闹。

导演陈听举着酒杯周围围着许多人,他一脸微醺之意,看到从正门进来的林在范,忙打招呼“哟,小林来了!”

林在范见状走过去,不卑不亢,“陈导好,恭喜得奖。”

“哈哈,哪儿能啊,还不都得靠你们支持,我们才能制作出这么好的作品吗?以后还要多多照顾啊!!!”

林在范点头,笑而不语。

陈导也是见好就收,“行,小林。既然来了,就好好去玩一玩吧。”

说着他举着酒杯就走开了。

林在范叹口气,他其实也不喜欢这种应酬,但是,没办法的事儿。

他凝着眉,看着人群里一个个儿的,哪一个不是需要他去打招呼的大人物?

他认了命,端起一杯酒,就走入人群。

贺了一圈下来,他嘴皮子都快磨干了,但是好歹是完了事儿。

他舒口气,走向人群零散的角落里,左下,拿起一杯橙汁慢慢啜着。

 

“在范。”

听到熟悉不已的声音,林在范一下子又绷紧身体,得,麻烦又来了。

林在范抬眼,果不其然看到段宜恩。

大半年没见,人消瘦了不少,不过那脸,还是依然光彩照人的。

林在范要笑不笑的看他,“戏掇得挺好。”

 “嗯。”

“恭喜你,年度最佳男配角得主。”

也许是角色需要,段宜恩下巴上冒了些青色的胡茬,金色的头发梳在脑后,看上去规规整整的,和他平时不太一样。

他走过来,靠在林在范身侧。

段宜恩怎么会听不出林在范话里的嘲弄,他们毕竟也认识了这么多年。

他苦笑,迟疑半晌,开口,“他……最近还好吗。”

他还好吗?

林在范丝毫不意外会听到相关的问题,但他还是不免觉得可笑。

好不好,他段宜恩会不知道吗?

他想到王嘉尔自回来那天起,那个消沉的样儿,对眼前人的火气就又冒了出来。

别的他尚不能说什么,他能肯定的是,嘉尔是不好的。

林在范嗤笑一声,没有作答。

段宜恩看了一眼他那个样子,心中也是多少有数的。

他抿了一口酒,本想就此作罢,但偏偏这次就控制不住自己似的,又追问,“他……知道我回来了吗?”

林在范挑眉瞥他,气不打一处来,“段少爷,我不知道。”

说着,他离开的脚步定住,又添了一句,“就这样吧,别再……找他了。”

林在范拿起酒杯单方面和他碰了碰杯,“恭喜你,据说这次年度歌手也有着落了。”

段宜恩呆滞的看着杯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多少能懂林在范的情绪。

错的人是他。

他在山里,无数个与日月为伴的日子里,他对他的思念从来有增无减。

他好好想过他们的关系。

他一开始的确是没有把王嘉尔放在眼里的,他认为他只是一介纨绔子弟,什么都不动,却还要硬凭着自己狭隘的思维去理解和擅闯他人的世界。

所以他一开始,很抵触他,也很看不上他。

但是他思考后才发觉,自己何尝不也是那个明明身在局中,却自诩为旁观者的局中人呢。

简直可笑。

王嘉尔,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肤浅的人。

所以,才会在交际之中与他有来有回,所以,才会总是莫名其妙的对他心软和纵容,所以,才会在不知不觉中挑衅他激他,然后他们开始了一场“游戏”。

他从来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去玩什么游戏,更没有那个必要。

而那一天,就如同鬼迷心窍一般,然后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重回那一天,在那个高级会所,打醒自己。

如果这样,他们就有好好开始的机会,而不会一手闹成如今的僵局。

 

他晃荡着手中杯子,只觉得眼下这一杯酒,难以下咽。

他深吸一口气,放下杯子,走出宴厅。

 

 

 

 番外篇:段巨巨的苦情故事 02

 

段宜恩看着满满的行程,一言不发。

经纪人站在他身侧,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生怕有一点儿让这个少爷不顺心了的地方。

段宜恩放下行程表,却没说什么,“今天就先这样吧。开车送我回去。”

“好。”

经纪人连声应到,忙把方向盘打转,“段少,你是想去哪儿?”

——去哪儿?

他愣了一下,是了,他回G城了。

这里是……有他在的地方。

酒气上头,段宜恩脑袋一阵一阵的抽疼。

自从当了演员,他便再也没有戒酒了,虽然说以他的身份,即使他不愿意也没人能逼他,可是……

酒确实能消一时愁,尤其是在他的思愁难得其解的时候。

段宜恩看着车窗外面寥无星光的夜幕,轻阖上眼,“回…酒店吧。”

到了酒店,段宜恩解开领带,把拘束的西装随意甩开,一股脑栽进床里。

经纪人一声叹息,退出了房间。

 

 

时值年末。

正是各大颁奖典礼聚集之际,段宜恩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许多颁奖礼都想邀请到这位事业横跨国家的明星。

林在范、段宜恩和他的经纪人坐在办公室里,相视无言。

林在范受不了事情毫无进展,拧着眉头,“Mark,所以说你想去哪个。”

他手里的平板上开着一个表格,分别记录了几个音乐类颁奖礼的时间和说明。

见段宜恩还没开口,经纪人上前一步,详细说明,“X Music Awards说的是,你只要去,一定拿的到相应的奖。”

段宜恩接声道,“那这个Golden Music Awards呢。”

“这个就……”经纪人犹豫了一下,“他们是实名投票、歌曲排行加销量判定的。”

“很正规,也相对透明。”

林在范了解段宜恩,对于那种没意义的东西他向来是看不上眼的,“接受这个的邀请吧。”

段宜恩点头,这正是他的意思。

 

等人都走了,段宜恩坐在酒店里,对着手机屏幕,嘴唇紧抿。

房间内窒闷粘腻的空气,让他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心烦意燥。

一直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联系人通话的界面,段宜恩对着那个名字发呆。

王嘉尔。

他来来回回的在触屏上戳动,指尖却始终隔着那个拨通按钮跳跃着。

片刻后,他似乎是泄了气,侧按锁屏键,随即仰到在床上,任黑暗和孤独吞噬自己。

 

-

 

年末了,他们总是会聚一聚。

王嘉尔提着她哥哥嘱咐他拿来的老干红,边抱怨着边走进了朴珍荣的家。

“珍荣啊——我哥非让我拿给你,明明你家的更好喝——我说了他也不听。”王嘉尔拉长着尾音说话,又像埋怨又像撒娇,“喏、拿着。”

王嘉尔不经意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盒子,状似随意的递给他,“上次你说你喜欢的那句话,我叫人定制成手链了,给你。”

他们几个人每到年末,总会聚一聚,互相赠送点礼物联络感情,几个少爷又都是不在乎钱的,总会挑着别出心裁的、独一份的东西整。

朴珍荣看着王嘉尔的眼睛带笑,接了过来,“嘉嘉。谢谢,我很喜欢。”

说着,他拉他进屋,“在范哥说他在路上了,斑斑还没出门。”

“斑斑他还没出门?”

王嘉尔进了屋子探头探脑,“有谦呢?”

“楼上背书呢,他这个月底的补考再不行,父亲就要跟他算总账了。”

“哈哈。”王嘉尔眯着眼笑,“活该,叫他整天怼天怼地,没点儿正形的。”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王嘉尔却没上再上楼了,“珍荣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吗?”

朴珍荣刚准备卖个关子,门铃又响了,王嘉尔连忙冲过去开门,“嘿!在范哥!!!”

林在范脑子疼,伸手作势要去捂他吵吵得不行的嘴,王嘉尔敏捷的避开了,“在范哥!礼物!”

林在范刚从段宜恩那边过来,西装都没有换下来,他解开两颗纽扣,从內荷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给他,里面躺着两枚耳钉,“不谢。”

“咦——这不是我之前搞不见的那款吗……”

林在范推他进屋,“好生坐着。”

“哦、哦。等会儿,这是我给你的。”

王嘉尔指着桌面上放着的纸袋,然后冲到朴珍荣那儿一顿炫耀。

林在范无奈地摇头,把纸袋子打开看了看,笑。

是一颗袖口。

还挺有心的,这小样。

他把东西还原放好,不动声色的坐下看手表。

“啧。”

“怎么了,在范哥。”

朴珍荣端着几杯红茶上来,“斑斑吗?”

林在范脾气有点儿上来了,“那混小子,每次都不准时。”

“听说他跟有谦一样,刚考完。”

“哦,是吗。”

林在范挑眉,明显是不太相信。

王嘉尔走过来,“珍荣,电视机的遥控呢,今天有颁奖典礼,好像斑斑也有入选候补名单来着。”

“嗯…是的。在茶几那儿,自己去拿。”

王嘉尔这头刚拿到遥控,门铃就响了起来。

朴珍荣应门,只见斑斑拿着一堆还冒着冷气的生鲜进了屋子。

他抬眼看到红酒,兴奋不已,“哇,谁带的红酒,真带的太是时候了吧!”

林在范拿眼珠子戳他,语气听上去既认真又促狭,“迟到了半个小时。”

斑斑把东西往地上一放,“行,我错了。”

朴珍荣走过去,把他带来的东西一个一个拿出来放在案台上,“差不多就行了,你买这么多吃得完吗?”

斑斑大笑,“当然是为了庆祝我今天拿最佳新人赏啊。”

王嘉尔摁开电视,“是是是,你人都不在现场呢,真是。”

“没办法,谁叫我今天学校有考试,我爹非让我去呢。”

 

朴珍荣在厨房边料理,斑斑拿出开瓶器把王嘉尔带来的红酒开了,几个人说说笑笑的,贼开心。

 

金有谦一个人在楼上对着学习资料,脑袋都快炸了。

他推开房门,冲着楼下抱怨,“哥!”

一个字被他叫出来三个转折,“能不能安静点!你们在下面这么开心,我在楼上都快疯了!”

斑斑看金有谦那一脸苦逼的样子就想笑,“哈哈哈,金有谦,你活该。”

“你可闭嘴吧,斑斑!”

“嘉尔、在范哥你们也来了……”金有谦看到来人欲言又止,“算了,你们真是太过分了!”

说着,转身过去大力关上房门。

林在范听着那巨大的关门声,不爽道,“都这么大的个子了,青春期还没完吗?”

朴珍荣一边切青菜一边嘲讽,“自己心都飞了,集中不了,怪谁呢。”

王嘉尔笑,“行了,我们小点声就成了。”





tbc

番外 

随缘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