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何日君再来 上

何日君再来


民国AU/略微一代宗师PERO。
每个人都有代称,但并不是很隐晦,
我虽然查了资料,但无法避免的BUG有点多,考据党千万勿入。
文比较俗气,慎看。 
文中的一些地名人名等均为捏造,请勿上升现实。
本故事纯属本人虚构臆想,请切勿代入现实的一切。

BGM:
李香兰——何日君再来
李香兰——夜来香



cp  珍嘉/宜嘉/All嘉



+++




王嘉尔是个私家侦探。
师父曾说过他不适合做侦探,心不够细腻,太容易相信旁人,不够谨慎、容易被周围的环境所影响,一言一行过于引人注目,而且外貌也太为出众。
这些放在一名侦探身上都是致命的缺陷。
为了能让师父放下心,他特意买了一顶鸭舌帽,并把厚重的眼镜戴上,且努力改变自己说的方式,甚至于平时的坐姿习惯他都努力的调节了。

他做侦探有一段时间了,察言观色,低调行事,观察环境自是不可少的,他一直以来也奉此为行动的宗旨。
例如今天唯一的这位顾客,他细细观察。
这个人身形高挑,头顶着一顶压得极低的毡帽,身上披着做工良好的黑色风衣,甚至于里面的长衫都是暗色调的。
而且浑身散发着肃冷的气息,风尘仆仆,远道而来,必定有大事。
王嘉尔不由得摸了摸他的鸭舌帽,感觉有点儿棘手起来,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师父才去香港不久,小活儿还好说,他一个人完全没办法干大活儿的。
那个人拿下帽子,犀利的眼神直直的看着他,“在下有事相托。”
王嘉尔有点畏缩,给客人倒了一杯热茶,道,“您还请说。”
黑风衣缓缓坐下,却并没有喝茶,“听闻贵侦探社的七咫鹰师傅在道上十分出名……敝姓林,有一事相求。”
王嘉尔恭恭敬敬的坐着,完全被这个人压倒了气势。
“林先生……实不相瞒,师父已经出外勤了,短时间内无法回来。”
林先生闻言眉头猛地一皱,让王嘉尔无端出生出一股惧意来。
他思量片刻,“请问阁下是否也是……?”
王嘉尔立刻答道,“是的……虽然实力不如师父,我好歹也是个侦探。”
林先生把手在桌子上敲了敲,颇有决策者的风范,“事情比较紧急,还烦请……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王嘉尔想起师父的告诫,每一次接一个活儿都要换一次代号,于是道,
“叫我十文钱就好。”
十文钱……
林在范又把眼前的这个人来回打量了一番,尔后眼神里带上了一丁点而威胁的意味,“那还请十文钱先生,帮帮林某了。”
这个人讲话如此强势霸道且势在必得,机灵如王嘉尔知道这个活儿已经是不能不接,不然他可能今天便要交代在这里了……
“洗耳恭听。”
林在范满意的勾起一个笑容,“你可以暂时称呼我为林二。”
林二说他要查一个教书先生,他对他的一切都存疑。
林二拿出一张黑白照片递给王嘉尔,“十文钱先生,这个人姓朴,在上海旧桥区附近开着一家教书馆,一般大家都叫他朴四。”
照片上的人剑眉星目,穿着一袭浅色的长衫,带着一顶毡帽,手里还持着一把扇子,看起来颇为自肃且文质彬彬。
林二继续说,“旧桥区遍地都是武馆,你说他一个教书人,把私塾开在那是为何?十文钱先生不感到疑惑吗?”
这且是疑点之一。
王嘉尔在心里默默做着标记。
林二似乎说完了,“在下尚且只有这些资料,其余的,就麻烦十文钱先生查一查了。为了以往万一,下次希望我们换个交接地点,”他顿了顿,“下次,就在临街的香兰酒店吧。一个月之后晌午,请十文钱先生莫要失约。”
如果只是查人还好说,王嘉尔胸口的一块大石头落下了,只要这个人没什么大问题的话……
林二站起来带好了毡帽,然后离去。
室内清冷的气氛一如既往,那个林先生就好像没有来过一样。


莫名其妙被suo的我只好选择了链接


tbc

————————————

看一代宗师的脑洞……

想着要是他们真的在这那个年代又会是什么样子

一代宗师真是一部值得细细品的好作品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