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All嘉]难免此生 #6


ooc






11



一直在旁观的斑斑看着这个浑身是伤的孩子。

他又记起这孩子上辈子比现在还更惨。

其实他没做错任何事。

究其根源,是段宜恩的错。

斑斑身为神之子之一,身为大预言家。

他通晓过去和将来。

但是过去是既成的事实,而将来…却可以在没发生之前因人生变,凡人被太多事牵绊,也正是如此才会因各种情况而有所不同,他身为局外人旁观却乐在其中。


他们正在对峙,而忽略了这边。

如果他不插手,他闭着眼睛看到了以后,林在范死,金有谦伤,段宜恩被崔神使带走…而王嘉尔…最终也会死在失去记忆的朴珍荣手里…


至悲结局。

他怜悯的看着王嘉尔,这个孩子何以如此苦命两世?他的命能不能更好一点呢…

斑斑将气聚集在嘴唇,将段宜恩抹去的姓氏还给了嘉尔。

“「王」嘉尔。”

他轻轻喊到,言语间带着自己都不曾感受到的柔和。

大殿外,站着的朴珍荣和跪着的金有谦猛地一振。

一些他们丢失的东西顷刻地都回来了。

朴珍荣抬头间满脸都是泪,撕心裂肺痛恨不已,大吼道,“段宜恩——你竟夺我记忆——”

他什么想起来了,他的嘉嘉——

他最珍惜,最爱的嘉嘉。

他竟然还想要杀他——

幸好,幸好……

朴珍荣捂着脸,痛苦的蹲下去,想要上去拥抱一身是伤的王嘉尔。


段宜恩蹙眉,“斑。”

似乎是在责怪斑斑的多此一举。

斑斑对他摇摇头,没有言语。



刚刚还瑟瑟发抖的王嘉尔也想起了一切,包括前世的那些回忆——

他挪动小小的身躯,缓缓抱着朴珍荣,柔声道,“珍荣,我在这儿,没事了。不要哭。”

朴珍荣将人死死的搂在怀里,不肯放松一丝一毫。
“嘉嘉,嘉嘉。”


段宜恩看着这一幕,几百年没有出现的那种感情又袭上他的心头。

他一向冷淡缺乏感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12

“神帝曰,段宜恩神守,擅离职守,看管不当,有罪。”
伴随着隔空之声,一个人脚下踩着祥云出现在凭空中,淡漠的看着众人。

他略微对斑斑阖了阖首,然后看向王嘉尔,“王嘉尔,你也有过——私自移动段神守看守的圣物七字卷轴,并将卷轴封印的罪兽金有谦释放了出来。”

王嘉尔心如止水的看着神使崔荣宰。

朴珍荣有点急,“神使,此事并非嘉嘉个人之意,是段宜恩一手策划——”

“嘘,”王嘉尔捂住珍荣的嘴,温柔的凑上去亲了一下,“珍荣先别说。”


崔神使继续道,“守护灵兽金有谦破坏封印,还擅自教予凡人神界功法灵气器化。”

“神帝视众生平等。”崔神使拿着他的拂尘,顿了一下,“必有人——”

“我知罪——”
王嘉尔抬着头,坚定的对崔荣宰说道。


“嘉嘉——??”

“嘎嘎…”

“嘉尔!”


王嘉尔眼神清明,“因我而起,由我而终,最好不过。”

他安慰的摸摸震惊的珍荣的脸颊,怜惜不已,又看了一眼段宜恩,“段神守,只是向往自由与人间真情罢了,该当何罪?至于有谦米…一时淘气和贪玩又算的了什么大过?”

“嘉嘉——你不能——”

朴珍荣看着这个刚回到他身边就要离开的人,觉得他怎么如此残忍。


“珍荣,神罚对凡人从来都宽容。”

朴珍荣死死的抓着王嘉尔的衣服,不肯松开。

金有谦被段宜恩限制在了原地无法动弹,心急如焚。

而一旁被颠覆了世界观的林在范,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无法插话。



斑斑在一旁阖上了双眼。

正是如此…人间才最是令人向往的啊。

他感谢神父派他来到凡间,没有一天不是如此。

他也感叹王嘉尔是一个如此非凡超俗之人,面对如此爱恨情仇是非纠葛,他竟看得这样透彻。

他此刻却再无法预知王嘉尔的将来,神帝之事,他没有资格和勇气窥探。






13   完结章

“我已知你心意。”

崔神使点头,轻轻甩了甩拂尘,王嘉尔就缓缓漂浮起来,然后也站到了他的祥云之上。

“嘉嘉,你又要抛弃我吗——”朴珍荣仰头泣不成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已经等了两百年…”

“珍荣,相信我。我们会再见面的。”

崔神使看了一眼蓄势待发的段宜恩,道,“段神守,以你现在对我动的杀意来看,你无法动我一丝一毫。你也救不了他。”

说完,崔神使就带着王嘉尔消失不见。



段宜恩抿着唇,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

他解开对金有谦的限制,然后坐在兽化的金无念身上,“无念,有谦。”

语尽,三人化作流光一并消失了。


受了伤的林在范站起身来握紧剑,下定了决心般转身离开了。

朴珍荣跪坐在地上,感到万念俱灰。

斑斑走过去,“哥。回去罢。一切皆有因缘…王嘉尔…命不至绝。”

况且,神帝向来悲天悯人。

朴珍荣幽暗的眼神染上了一点希冀,“是…斑。你说的是…嘉嘉他和我说了…我们会再见的——”



神帝当真待苍生真的平等吗?

你有罪就得还,不论时下还是日后,这个才是真理吧。
同身为神之子,他神之使者崔荣宰、神之守护者段宜恩还有神之预言者斑斑。

神帝却更宠爱武力无限的武神段宜恩,他甚至派神之子斑斑到人间来助他,以防他一错再错,可那个孤高目空一切的武神段宜恩,却忽视这一切…

崔神使对王嘉尔似乎动了恻隐,不由多言道,“王嘉尔……你为人两世与太多人情愁纠缠,难免有如此的一生。过深的执念本非益事,于守护灵兽金有谦,于段神守,于朴珍荣散仙,于你…皆是如此。忘记一切,你便能释怀。”

“我不愿忘记这一切。”王嘉尔面带微笑,丝毫不像是要去接受神罚的普通凡人,“痛苦的,美好的,刻骨铭心的,风轻云淡的,都是如此的真实,是我王嘉尔存在过的痕迹。唯有经历过痛苦才知何为幸福。试问…崔神使,你的拂尘为何名为「人间」?”

“你…竟还记得?”

“当然,当然记得。其实你也向往人间真情和人世浮华罢。没有感情活着的每天与死了又有何差别?永久的生命让岁月都变得廉价,我相信,崔神使——荣宰,你定能懂得这个道理,并且也想不顾一切的去投入一次不是吗。荣宰…大胆的去试一次又何妨,那种刻骨铭心,一次便够,就像我和珍荣。”

对。

王嘉尔,你才是看穿一切的那个人。

所以王嘉尔,这次你的神罚我会帮你。

200年后,神使的无忧谷内涅槃树下…

你必将重生。








正文END

之后请看番外(*/ω\*)旅游出发之前多更一点儿…
大概一个人视角一篇吧……( •̅_•̅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明白…有不清楚的地方我在番外里写清楚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