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Jinson] 予尔一梦

+Jinson only+


 年龄差设定2-3岁*

ooc


 

 

00

    他当然知道这样很难。

    但他已经决定要去追逐那个人的脚步。

    那个……予他以梦的人。

 

 

 

01



    有些事情总是那样言之不尽,感之不弭。

    比如他随着家庭辗转来到江城,再比如他遇到朴珍荣。

 

    王嘉尔住在旧城区。

    狭窄的街道,阴暗的巷子,每家每户挨得特别近,街坊之间的关系也好到出奇。

    王嘉尔一家才从外乡搬来不久。

    隔壁家有一个长得很好很帅他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小哥哥,就是那种帅到……平常走在路上总会引起路人侧目的那种程度。

    嘉尔住在他隔壁,偶尔在阳台上发呆的时候,就能透过窗户看到那个帅气的小哥哥,用他那破旧却质量良好的留声机放着一些爵士音乐,音乐里的女声低沉磁性,还唱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英语,小哥哥会听着听着然后沉醉在里面,也会偶尔拨动自己的吉他,低声的唱着些什么。

    王嘉尔第一次和他说话,是因为自己新班级的班长让王嘉尔帮忙把情书递给那个小哥哥。

    初一左右的年纪,刚来到江城的王嘉尔,转到了新的班级,初来乍到,新班级里的人显得不怎么友好。

    而现在班长大人发话,于是年纪尚轻的他选择了屈从。

    他抿着嘴把情书捏在手上,心里其实是不愿去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差事的,同时他在心里担心如果没成,他在新班级里是不是会被百般刁难混不下去。

    到了下课放学的时间,王嘉尔背好书包,满带着压力,踟躇着走到隔壁帅气的小哥哥家门口。

    由于他是初中生,按理来说放学的时间相对于刚刚高二的小哥哥时间更为早一点儿。

    王嘉尔在他家门口来回转,有些焦急也有些害怕,心中思绪太多。

    “你好,你是……隔壁家的孩子。”声音温柔如水,低沉细腻。

    王嘉尔受惊的抬起头,来人眉眼带笑的看着他,无端的从中看出一股宠溺之意,王嘉尔摇头甩开这些莫名的思绪,捏紧了手里班长的情书,期期艾艾说不出一个字。

    “如果你是女孩子,我大概都要以为你是来送情书的了。”那个人调笑道,还用手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

    “是情书——”王嘉尔终于挤出来想要说的话,抬手把班长的情书猛地递到朴珍荣面前,“我、我们班长的……”

朴珍荣看着他这个样子失笑,“是吗。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因为…因为我怕——”怕你拒绝啊。

    朴珍荣会意,“看来你在班上的处境不太好呢。”

    朴珍荣一边掏出钥匙,一边打开了门,“我认识你,隔壁的嘉尔对吗,进来坐坐吧。”

    王嘉尔不由自主的就跟了进去。

    朴珍荣在玄关处脱了鞋,也递给了王嘉尔一双拖鞋,“喝水吗。”

    “不…不喝……”

    王嘉尔小心翼翼的看朴珍荣,又把手里的情书塞给他。

    朴珍荣接了情书,“嘉尔。这情书我先收下,你就和你们班长说我收下了。如果她还问了别的,你让她直接来找我吧。”

    “……好、好的。谢谢你。”王嘉尔紧绷的肩膀松懈了下来,他看着这个帅气的小哥哥,拿着他给的温水抿了一口。

    真好看。

    他不知道恰不恰当,但这人当真就像自己今天刚学过的诗句一般,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王嘉尔突然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朴珍荣似乎是一个人住的,他听左右的邻居街坊们说过,这家的孩子在这里一个人住了有些年了,平常都是自己打工养活自己,读书成绩优秀的紧,靠着学校的奖学金读书几乎都不花钱。

    王嘉尔脑袋里闪过这些邻居们带着同情的话,就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珍荣哥哥……你很孤独吗。”

    朴珍荣在案头上切菜,被问的顿了一下,然后笑道,“嘉尔,知道什么叫孤独吗?”

    王嘉尔诚实的摇摇头,“我不太懂。但我知道我来这个城市之后,没了之前的那些好朋友,每天都不开心了。”

    “是呢。”朴珍荣闻言低头继续切菜,“这也算是一种孤独吧。”

    王嘉尔看着朴珍荣突然的沉默,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许自己说错了话?

    王嘉尔害怕自己说错了话惹得他讨厌,于是着急道,“珍荣哥哥,如果你每天很无聊我可以来陪你的。”说着他还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角。

    朴珍荣停下手来,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温和一笑,“乖,去坐着,我弄点吃的出来。”

    “哦……好。”

    王嘉尔听话,便乖乖的坐到桌子旁边把作业拿了出来。

    朴珍荣端着菜出来的时候,看到埋头写作业的嘉尔,心脏有些微热。

    他上前,把还带着香气的家常菜放在桌子上,敲敲桌子,“今天多炒了一个菜,为了嘉尔。”

    王嘉尔肚子里的饿虫已经在咕咕直叫了,他兴奋的拍手,“哇!好香哦!”

    “吃吧,吃完了我教你写作业吧。”

    “真的吗?”

——刚才他想破了脑袋,却一题都没做完。

    “嗯。”

    朴珍荣看着他笑,然后把筷子递给他。

 

    晚上回去的时候王嘉尔被妈妈教训了。

    朴珍荣站在他家门口对王家妈妈问好,“王阿姨你好,嘉尔他作业有一些不会的地方来问我了,所以才这么晚。”

    “哎呀,原来是珍荣啊,真是给你添麻烦了。”王家妈妈招呼嘉尔回屋,对朴珍荣点头感谢。

    回到家后,王妈妈看着王嘉尔,“你什么时候和隔壁的那个小哥哥这么熟了?还跑去人家家里蹭饭吃?”

    “就、就这几天……”

    “也好,这孩子聪明伶俐的还有礼貌,不过你也不要总是去他家蹭饭,知道吗,人一个孩子自己过活也挺不容易的,别给人添麻烦。”

    “知道啦——”

    王嘉尔撇撇嘴,拿着书包回房间了。

 

 

 

 

02


王嘉尔和班里的人关系就那样不咸不淡着,可和朴珍荣却日渐熟悉了起来。

他知道了珍荣哥哥大他约莫两岁,是初三的时候从家里出来的。

王嘉尔懵懂的问,“珍荣哥哥,为什么要从家里出来?”

他顿了一下、低声回答道,“因为……我想要自由啊。”

“自由?”

“对……”他眼神中带着缅怀,“也因为我有想做的事……”

“珍荣哥哥想做什么事?”

朴珍荣叹了口气,“嘉嘉怎么不去写十万个为什么?”然后他从房间里拿出一把吉他,“想听哥哥唱歌吗?”

“嗯!想听!”

珍荣哥哥唱歌超级好听的——他在自家阳台上偷听了好多次了。

他轻轻地拨弄琴弦,声音低沉而又缠绵。

 

      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ing?

  Why does the sea rush to shor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Cause you don't love me anymore?

 

  Why do the birds go on singing?

  Why do the starts glow abov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It ended when I lost your love

 

  I wake up in the morning and I wonder

  Why everything is the same as it was

  I can't understand, no, I can't understand

  How life goes on the way it does!

 

  Why does my heart go on beating?

  Why do these eyes of mine crying?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It ended when you said goodbye

 

  Why does my heart go on beating?

  Why do these eyes of mine crying?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It ended when you said goodbye……

 

一曲唱完,朴珍荣看着听呆了的王嘉尔,又忍不住揉他柔软还有点儿韧劲的头发。

王嘉尔呆呆看着他,“珍荣哥哥……这是你总用留声机放的歌……”

“对哦,嘉尔怎么知道?难不成你总是偷偷在家看我?”朴珍荣心知肚明,却还是开玩笑,“ 这首歌是Skeeter Davis的The End of the World,1963年出的一首歌曲。”

他又感叹,“过去的歌手的歌曲基本没有经过调音,是最纯粹美好的声音……总是能让人陷入深深的情绪之中。”

王嘉尔知道自己偷看他被发现了,有些懊恼,“啊……珍荣哥哥你长得这么好,还唱的这么好,应该去当大明星。”

“唱的好……吗。”

“当然好!和收音机里放的唱的一样的好!”王嘉尔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真诚,“我从来没撒过谎,14年以来!”

“嗯。”朴珍荣被王嘉尔这与年纪不甚相符的打包票的气势逗乐了,回答道,“我当然相信嘉嘉说的话。”

 

03

 

朴珍荣要从他的高中毕业了。

朴珍荣似乎要被保送去别的国家别的城市读大学了。

王嘉尔听到这个街坊们在传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匆匆跑到朴珍荣家门口,着急的敲门。

“珍荣哥——珍荣哥——在不在!”

朴珍荣过了一会来应门,看着一身汗的王嘉尔,以为他出了事,急急忙忙把人拉过来,然后蹲下看看他受伤了没有。

“珍荣哥哥,你是不是要走了——”说着说着,王嘉尔委屈得掉了眼泪,他搂着正蹲着的朴珍荣的脖子,“你都不和我说——”

朴珍荣看着平常活力四射总是挂着笑的孩子,现在哭的惨兮兮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他把王嘉尔的头按进自己的怀里,“嘉嘉,别哭。”

王嘉尔却哭得停不下来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伤心。

“嘉嘉。”

朴珍荣捧着王嘉尔的脸,温柔的为他拭去眼泪,王嘉尔双眸满是眷恋的看着他,他感觉自己的心因为眼前这个人都要化成一滩春水。

他觉得自己不该再忍。

“嘉嘉,你是舍不得我走吗?”

“嗯!”王嘉尔用力地点头。

“那,嘉嘉,你知道……你为什么舍不得我走吗?”

朴珍荣循循善诱。

“我……”王嘉尔愣住了,他歪着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嘉嘉,你看看我。”

朴珍荣的眼眸里像是塞满了被揉碎了的星光,他笑的样子带了一丝含蓄的味道,灼灼辉光。

王嘉尔看着他,失了神。

朴珍荣捧着他的脸,轻柔的吻了上去,朝思暮想,终有所得。

“嘉嘉,你喜欢我吗。”

“……喜欢。”

王嘉尔紧紧的抱着他,也不肯撒手,心里满满的胀胀的,心脏还跳得特别快。

他就觉得这个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是他最不想离开的人。

 

 

 

 

04

 

朴珍荣当然还是要走。

他要去追逐自己的梦想了。

那个他一个人出来过着穷苦生活的原因,那个他就算孤独也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To be a singer。

王嘉尔牢牢的记着这句英语,还有朴珍荣给他唱的那首好听极了的英文歌。

王嘉尔在同龄人里算是很懂事,也很会看眼色的类型,良好的家教将他养育成了一个单纯善良却知事的孩子。

朴珍荣如此的决定的时候他内心必然是很难过的,可他隐隐的知道自己不能去阻止,也没有资格去阻止。

 

临走前的一个晚上,朴珍荣把王嘉尔搂在怀里,两个人躺在床上,谁也睡不着。

王嘉尔咬了咬嘴唇,“珍荣哥哥,你唱歌吧,我想听。”

朴珍荣于是缓缓的哼起了歌,好听的旋律从他的喉咙里流淌出来,王嘉尔紧紧拉着朴珍荣的手臂,慢慢的就睡着了。

 

再醒来时,朴珍荣就已经走了。

 

 

 

王嘉尔看着空荡荡的床,默默地流泪。

他难过,却并不惊讶。

起身走到桌子边,看到朴珍荣留下的一张信。

「亲爱的嘉嘉,

  我是不会说再见的。

  房间里的留声机和The End of the World的这张黑胶唱片,都送给你作为礼物。

  这个房子也暂时交给你保管了,我多交了几年的房租。钥匙就在书桌上,要记得好好学习好好考大学哦。

  我们会再见的。」

 

真的好过分。

连再见都不说就消失了……

王嘉尔捏着信,哭得更伤心了。

 

 

 

 

 

05

 

时光飞逝。

王嘉尔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考上了朴珍荣之前上的艺高。

 

 

这几年,手机也流行了起来。

性子活泼开朗的他,也有了许多好朋友。

王嘉尔这天在练歌房里,一直关系很好的一个女性朋友突然拿起手机花痴的叫道,“哇,朴珍荣!他拿到金曲奖了!”

王嘉尔猛地抬头,然后跑到朋友身边,“朴珍荣?!”

“……对。”朋友惊讶的看着过于激动的王嘉尔,“朴珍荣这两天要来我们学校参加校庆日的活动,据说还有公演呢。”

“要来我们这吗?”

“对啊……之前海报都贴在学校公告栏了,还广播了的,你怎么就没听到呢。”

“我这不是一直呆在练习室嘛。”

“是哦,我都忘了,”好朋友开着玩笑,“你就像装了个小马达似的,都不知道累。”

“哪天来?”

“你是他的fan?具体哪天,我记得好像是这周周五,我看看哈,嗯。就是明天下午五点,在学校的大礼堂里有公演。”

“知道了……谢啦。帮我搞一张票。”

“切,你这家伙,学生会长是给你这么差遣的吗?!”好朋友翻了个白眼还是答应了,“记得请我吃饭!”

“好好好。”王嘉尔答应着,又回去练习了。

好朋友看着明明很优秀还这么努力的王嘉尔,也放下手机练习了起来。

 

 

 

06

 

周五的学校,人多了起来。

由于是校庆日,学校公开一天,许多不是本校的学生也混了进来。

王嘉尔捏着手里的票,心里十分忐忑。

珍荣……

珍荣……

他会不会看不到自己?

他……会不会忘了自己?

他……会不会已经变了……

 

拼命说服自己,没必要这么胡思乱想。

可是如果万一是真的如此……

万一当真如此……

 

他想自己大概也不会恨珍荣的吧,因为他是那个向往自由,追求梦想的朴珍荣啊……

有些人,生来就把一些东西比情看的更重要。

只是自己喜欢他的心情,从未变过罢了。

 

 

到了公演前几分钟。

王嘉尔随着人流走进大礼堂,找到位置静候舞台开始。

 

过了一会儿,嘈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舞台上打着聚光灯,一个帅气挺拔的身影拿着一把吉他走上了舞台。

他比原来更帅气了,英气的眉毛,挺拔的鼻梁,还有那含着星光的眼神。

朴珍荣拿着话筒,腼腆的笑了一下,“大家好,我是朴珍荣。”

台下掌声一片。

“很高兴能回到我的家乡,我的母校。”他坐在舞台上唯一的椅子上,“江城……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也是我的最初。”

说着他把话筒放回话筒架上,然后拨弄了一下吉他的琴弦。

“我开始了。”

朴珍荣缓缓开口,摄人心弦。

他唱的是The End of the World。

他的声音……也比以前更动听了。

 

王嘉尔闭上眼睛,让自己沉醉在这美好的歌曲之中。

他做到了,To be a singer。

他现在开心吗?

还是不是像原来一样,会不会孤独?

王嘉尔再睁开眼睛,发现歌曲已经结束了。

 

 

朴珍荣是校庆日公演的主角,却不是唯一的角色。

他退场了之后,王嘉尔也默默的离开了礼堂。

 

 

珍荣现在过的很好……

这样就够了。

 

 

 

 

 

07

 

王嘉尔有些失魂落魄的回了练歌房。

他坐在钢琴前,毫无头绪的弹着The End of the World,然后满含感情的唱了出来。

掌声突兀的响起,王嘉尔惊讶的看着从黑暗处走出来的人,瞬间眼泪就毫无预兆的掉了下来。

“嘉嘉,唱的真好。”

“不愧是——我的嘉嘉。”

那个人看到他哭了,又慌张的上前来替他擦掉眼泪,“我怎么记得,我好像总是把你弄哭呢。”

王嘉尔紧紧的抱着他,让他想起多年以前的自己,“我好想你。”

朴珍荣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一只手拍着他的背,“我也是。嘉嘉,我说过了,我们会再见的。”

 

王嘉尔拼命点头,目光不肯从眼前这个人身上一开一丝一毫。

这个人于他曾是一梦,也予他一梦。

当他微笑着,用他一如当初的样子深情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其他所有一切的都尽在不言之中。


人生若只如初见。





关于文中不明显但确实存在的设定*

荣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嘉嘉也是

你荣是腹黑





END


就…很尴尬,错别字特别多,改了几道了…



评论(1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