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All嘉]难免此生 #5


前文





09

林在范身边围绕着一股半透明的气。

金有谦在一旁看着,感叹这个少年盟主的天生潜质。如果长此以往修炼下去,这少年盟主前途不可限量,如有贵人相助也许可以位列仙班。
仅仅两天而已,气已化形,随然此时气量很薄且密度低,可是,关键时刻够用了。
金有谦适时的打断了他,“林盟主,切不可急于一时。”
他也想让林在范继续下去,可他的凡人之躯必然受不住两天的不眠不休不饮不食。
“你且吃饭休息罢,明天我们该动身了。”
林在范听罢阖首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隔日。
三个人出了血色森林后,走了一段路,便到了南国都城。
他们看着繁华的街市感叹不已。

林在范找了路边摊主询问了一番,热心的小贩回答,“南国的皇城还要往南走一点儿,不远的。看到那宏伟壮观的红色宫殿便是了。外乡人,你们找我们的王是想要预言吗,那你们可不会空手而归,别国的王一般难见不说还一堆架子,我们的王文王是相当容易觐见的。”说罢,小贩得意道,“我们的王绝非那种习武的粗鄙之人,和善而又贤明。”
“知道了…谢谢。”林在范被这长篇大论弄的有些无语,金有谦也是相当不屑,“什么王文王,估计就是个赢弱书生罢?还预言呢,能有我厉害吗?”
嘉尔在一旁笑嘻嘻的,“那是,普通人哪能有谦米一半厉害。”


“乖。”金有谦相当受用。
林在范翻了一记白眼,“继续走吧,听他意思是快到了。”

三个人走了不过半个时辰,便到了王宫。
这王宫称不上金碧辉煌,整体看上去非常简单大气,而且莫名的有一种清冷之意。
宫殿门口站着两个护卫,稍微看了他们一眼,也没有要上来询问阻拦的意思,似乎习以为常。……


于是一行人竟然就这样毫无阻隔的进了王宫。
他们走进门扉大敞的内殿,一个纤瘦的人背对他们而立。
“你们来了——”
那个人转过头来,银色的头发,浅灰色的眸子,清朗俊逸,不似凡间之人。
他看着躲在金有谦身后的嘉尔,“嘉尔。金有谦,还有林盟主,我恭候多时了。”
“你是——”
“我是南国的王,王文王,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斑。”
“你是王却自称我?”林在范无法理解。
“这种名头上的称呼,本就无足轻重。”他说道,“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把东西交于我且快点离开罢…否则——”
他的哥哥就要来了。
说着他一顿,闭上眼。
已近晚了。
他已经在脑海里看到朴珍荣片刻后即将到达宫殿的样子。
他的预知从未出过错。
他的脑海里出现一些画面。
斑斑复又看向嘉尔,眼神里带着同情。
金有谦却把嘉尔牢牢的护在身后,他竟无法读这个王文王的心。
不可能…除非他比自己更强,可看他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难道——这个王文王真的是那些百姓口中的大预言家,预知能力远远超过自己?
他不可置信的摇摇头,除非他不是凡人,否则怎么可能如此天赋异禀?
林在范闻言,赶忙将七字卷轴递给王文王,然后知会两人速速离开。



10


才出内殿,就闻到空气中那似曾相识的异香。
金有谦深深地叹口气,还是没能逃掉。
朴珍荣身着他那件标志性的红衣,缓缓落在三个人面前。
他目光阴鸷的看着三个人,“谁,拿走了那个卷轴?”
谁?
朴珍荣一把揪着嘉尔的衣领,直直的盯着他。
嘉尔的脸吓的惨白,小手小脚都唯唯哆嗦着,害怕的不敢正视朴珍荣。
“放开他——”
林在范和金有谦见状同时起身,作势要攻过去。
朴珍荣单手一挥,用内劲生生把两人震开。

岂有此理。
林在范啐了一口血,自己被这一下震出了内伤,堪堪起身,观察着朴珍荣的行动。
“你身上——有令人讨厌的气息。”朴珍荣一把将嘉尔丢在地上,看向金有谦,嘲讽道,“怎么,段神守出不来,就派他的狗来了?”
“……”金有谦抬头恶狠狠的看着朴珍荣,眼神恨不得要将他生吞活剥,可人却定在一动不动。

“哼,金有谦,你动不了我。”朴珍荣笑的有些癫狂,“而且,我就算在这里杀了这个孩子,你也没有办法!”
说着,他抬起手,狠狠朝嘉尔劈过去。

“不——”

金有谦和林在范想要阻拦却来不及。

一道屏障兀自生成在嘉尔和朴珍荣之间,朴珍荣凌厉的攻势全无。
“段宜恩——”
朴珍荣转头。
那个曾救过他们一次的白衣男子,骑着那只被他们砍伤的异兽,从天而降。
金有谦看到来人,腿软了一般跪坐在地上,语气间带着臣服,“……主人。”
一旁被他们伤过的金色异兽——金无念,看到金有谦这副颓败的样子,解气的打了个响鼻,然后缓缓化为人形,得意洋洋的看着他。
段宜恩面无表情的紧紧盯着朴珍荣,“东西,还你了。”
说着他又看看倒在地上的站不起来的嘉尔。

嘉尔听到他的声音,这个白衣人,渐渐地和光梳山谷里那个永远都带着面具,养他教他识字练功不苟言笑的人重合在了一起——
他惊叫出声,“师傅——”

“师傅?”朴珍荣轻飘飘的一笑,似癫似狂,“所以,段宜恩神守,你是派他来杀我的吗?”

段宜恩看着他,摇头。
“那就给我滚——”故作的笑容消失殆尽,朴珍荣整个人都充满着杀气。
“你不能杀嘉尔。”
“不能?与你何干?”

朴珍荣嗤笑,“段神守下山来送还我七字卷轴,我自万分感谢,不过别的事你也管不了。”





tbc…

不知道大家看懂没,

此文大概率会有每个人的视角的番外,嗯。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