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All嘉]难免此生 #4

前文走这  



07

林在范花了五个时辰,终于放出了让金有谦稍微满意的剑气。
“少盟主,这种程度刚刚够弄伤它。”金有谦道,“对着他的左颈项后面刺,记得用气,做得好的话一击必晕。”
“嘉嘉,解开守式。”
“好的。”
“金无念!!!”金有谦喊道,瞬间吸引了那只异兽的注意力,林在范手哆嗦着,对着金有谦交待的那个部位狠狠刺过去,并放出了剑气。
异兽马上就发现了,但却已来不及躲开,回头对着金有谦怒嚎了一声,然后倒在了地上。
“…谦米,它这是在流血?它的血为什么是金色的?!”嘉尔低下身去查看异兽的伤势,伤口处流出金色的血液。
“是。你把它的血抹在无刃上。”
“……”嘉尔疑惑的看一眼金有谦,“他真的是坏的吗?”


“当然——”金有谦被嘉尔不含杂质的双眼看得一愣,然后不由自主躲避他的眼神,“抹在无刃上拉,我灵力恢复对你们有好处的,到时候我的预知和读心能力也不会这么弱了。”
“好嘛,我相信谦米。”
说着嘉尔把无刃放在异兽的伤口上,异兽的血接触到无刃就像被吸收了一样消失了。

须臾,本暗淡的无刃开始散发耀眼的的光,然后一个人影从里面走出来,他伸了个懒腰,声音还奶奶糯糯的,“唉,憋屈死大爷我了,这破刀真不是灵待的地方。”
“有…谦米??”嘉尔拼命仰着头看着那个从无刃里走出来的人,“你不是半透明的了!”
“当然!我现在有七成功力,人形化自然不在话下。”
金有谦一脸得意,他把手放在嘉尔脑袋上,“小崽子,你好矮哦,手和腿都这么短。”
说着又转头看了看林在范,骄傲的扬起了下巴。
林在范抱着剑冷笑。
这种幼稚的脾气,感觉就是个个头高一点儿的婴儿,和他置气自己才是真的愚蠢。


解决掉这只异兽以后,他们再往下走的路就没那么艰辛了,基本上没有遇到更强的生物。
三人找到了一个山洞,准备在这里露宿一晚。
吃了点干粮,嘉尔递给有谦,“谦米,饿不饿?”
“不饿,我无需饮食。”
“对哦,我都忘了谦米是个守护灵,你现在的样子太真实了。”
“乖,吃饱了便睡觉吧。”金有谦给他擦了擦嘴边的碎屑。
“嗯,在范哥哥也是,我睡了。”
林在范温柔的对嘉尔点点头,然后他抬眼,略微防备的看着金有谦。
金有谦能读心,此刻怎么会不知道林在范对他的防备和抗拒,顾及嘉尔,小声在林在范识海里说,“无需多虑,我要害人早就动手了。且安心睡觉罢。”
林在范垂眸,背对着他躺下了。

又是那个人,血衣迎风飘舞,还有他那一头墨黑的长发,他看清了那个人的脸,一双剑眉下,如星光闪耀的双眼带着尽极的哀愁,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旧木扇,他摩挲着腰间悬挂着的一个竹箫,远眺的眼神里都是绵连的思念。
那个不似人间的人看向了这个方向,悲伤的表情竟变成强烈的恨意。
惊醒。
他又梦到那个红衣人了…
嘉尔头疼欲裂,可最可怕的是那个人带着恨意的表情看向他时,他内心一阵刺骨的冰凉。
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看着他呢…还是其实他是在看别人…

一旁没有睡的金有谦看着小破孩的样子,擅自就读了他的心。
“嘉嘉。你做噩梦了吗?”
“是…谦米…我感觉很难受,感觉有人在拿刀戳我的心脏。”

即使知道,金有谦还是问,“嘉嘉梦到什么了?”
“那个红衣服的人有一把好看的扇子,他在看着远方,他好像很讨厌我,而且我好像很难过…”
嘉尔说着声音也小了下去。
这心疼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金有谦摸摸自己心脏的部位,叹了口气,把嘉尔抱在怀里,“只是梦。”
“说的也是!”不过胸口还是闷闷的…
嘉尔强笑了一下,看了看外面天色大亮,“谦米,等在范哥醒了咱们就走。”


“嗯。”






08



林在范不久便醒了,嘉尔去小溪边打水了。

“林在范,”金有谦看着武林盟主,神态不同以往,一脸严肃。
“?”
“我看到了今后的事,出了血色森林我们会遇到朴珍荣。”金有谦顿了顿,“林在范,请你保护嘉尔。”
“我?可是金有谦,你更强。”
“我动不了朴珍荣。”金有谦低下头不甘心的咬紧嘴唇,“可我动不了他。”
“这…从何说起?”
“言灵之术的束缚…”
“言灵术?你说的是那种传说中的神之术?”
“……是。”
林在范看看金有谦,要在以前他肯定嗤之以鼻,可现在守护灵活生生的在他眼前,他怎么还能不信?
“动不了朴珍荣?你被谁下了的言灵?”
“……不能说。”


所以他才有些话说不出来,有些事想做却做不了…现在连想保护嘉尔,都不行…
“所以林在范,我们在此多待两日,你按我的方法练气,朴珍荣内力深厚但没有武功招式,到时候相遇我们只要全身而退即可,必要时你要用剑。”

林在范闻言抽出自己的剑,拿衣角细细的擦拭起来,这把剑跟着他好久了,杀过恶徒宵小之辈,不久前还刺过异兽。不知是否因为沾染过异兽的血,此刻更熠熠生辉起来。

嘉尔打好水回来看到林在范坐在那儿拭剑。
“哇,在范哥,你的剑好生威风。”
林在范对他笑,“是么。”


他把剑贴近用手细细摩挲,剑铁质冰凉的触感令他心安,“他陪了我十多年,现在想来,这柄剑还没名字。”
嘉尔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林在范怔怔的看着王嘉尔,“便叫…刃心吧。”


好一个刃心,金有谦冷笑。
忍?
林在范你就忍着吧,忍到最后又能怎么样?

于世这么久,他看的太多了。人总是喜欢下意识的选择逃避来保护自己,可是通过种种结局来看,这种保护真的能称作保护吗?只不过是一种无能为力和放弃罢了…
金有谦摇头不语,万事万物皆有因果,他不能干预也不想干预。

林在范把剑收回剑鞘,端坐身体 ,按照金有谦教的方法练气。
他没有太多时间了。

按照金有谦的说法来,他最多只能练三天,然而这点儿时间并不能让他有实质性的提升。
可是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只要能保证带着嘉尔全身而退便好。
他稳住心神,屏弃一切杂念。



嘉尔看着认真练功的林在范,在识海里问金有谦,“在范哥哥练功在?那我们可得晚几日走了。”
“是呢,嘉嘉现在也打坐冥想吧,基本功万万不可落下。”
“知道啦…谦米好像有点儿焦躁?我这就打坐。”
金有谦但笑不语,这小鬼,如此敏锐可如何是好。






tbc


铺垫的都差不多了

下章 

珍荣 马克 斑 都该出来了,要开虐了……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