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All嘉]难免此生 #3

前文走这  



06




林在范花了点儿碎银在老板那儿问到了路,两人决定即刻启程。

“在范哥哥,客栈老板说让我们小心最好不要去,是因为什么?”

“他说是因为那个血色森林。”

“血色森林?听名字就感觉好气派!”

林在范闻言笑了,这小孩子也当真天不怕地不怕,他瞟了一眼嘉尔,总觉得他这眉心的一抹朱砂痣越来越鲜红,随即又摇摇头,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背好行囊,“嘉嘉,我们走吧。”

“嗯!”



去南国,血色森林是必经之路。

而就是因为这血色森林,使多少人打消了去南国的念头。
听客栈老板说,血色森林中有珍奇异兽,凶猛异常,很多英雄豪杰有去无回。

他知道嘉嘉定是不怕这些的,而他自然更不该畏手畏脚,他五岁拿剑,苦练剑法十四年年,也无非是想仗剑江湖,看看自己能否改变已故父亲口中这腐朽不堪的世界。


两人没多长时间就看到了老板口中的血色森林。

光从外面看就足够阴森诡异。

嘉尔不由自主的捏紧了腰间的无刃。

“干嘛,破小孩你怕了?”

嘉尔被有谦突然的发声吓得一抖,咽了咽口水,“才…才没有。”

“哼。”

林在范安抚性的揉嘉尔的头,“没事嘉嘉,我们走吧。客栈老板说,森林里危险但路程较短,我们走快点定是没错的。”

“嗯!”




两人踏进了森林。

树大林深,即使是正午太阳的光线也照不进森林里,脚下一堆厚厚的落叶彰显此处的人迹罕至。

他们使用内力尽量减轻自己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走了约一个时辰,他们看到一个林深处有一条潺潺的溪流,不由自主走了过去,两个人同时睁大了双眼。

那是一只异兽。

通体金光还散发着白色的光晕,头上长着两只长角,生有四条腿,身上还有一对羽翼。

一路上没有再说过话的有谦突然就嚷嚷出声,“小崽子!杀了他!杀了他我可以恢复三成灵力!”

本来似乎在休憩的异兽猛地看向他们的方向,然后站起开,对着天空仰天长啸。

“嘉嘉!撤退!”林在范审视形式,觉得两人定打不过这异兽。

“不许!”金有谦咬牙切齿,“杀不了它也要它的血!我可以恢复三成功力!你们想办法!”

嘉尔不知道有谦米怎么突然这么固执,但此刻已经错过了逃跑最好的时机,那异兽已经向他们冲了过来。

嘉尔只好先立个保护屏障将两人护在其中。

“在范哥,我们这会儿走不了了。”

林在范有些恼怒的看着半实体化从无刃里冲出来的金有谦,“你怎么这么能遭事?”

有谦翻了个白眼,“少年,不懂就不要多问,只能体现你的愚昧无知。”

林在范看了一眼嘉尔,把不好的话生生忍了回去。

“谦米,我们打不赢他。”

“知道,本大爷在想办法。”金有谦飘在空中,抱着胸。
那异兽看到了他们身上的保护屏障,攻击的姿势反而停下来了,就一动不动的蹲坐在他们面前直直的盯着他们。

“放心,只要嘉尔能撑住守式的这个屏障,那牲口就攻不过来,毕竟,这个防守的能力是远远大于它进攻能力的——所以它才会放弃攻击,守株待兔。”

说着,金有谦转头看林在范,“林家小子,你剑使得不错,内功也勉强成气候,我教你一招剑法,如果你使得好,照着他的弱点打的话那牲口顷刻便会晕过去。”


林在范似信非信的看着他。

“——当然,如果你没成功,说明你真的就是徒有其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别浪费时间做个名头上的武林盟主,放弃练剑去街上卖艺才更适合你。”

嘉尔听不下去了,“谦米你不要太过分,在范哥可是靠自己的实力才当上武林盟主的。你可别乱说。”

“小崽子,刀法谁教你的,竟然站在他那边?”

“什么那边,我们不都是一边的吗。”

“知道了,你教,我学。”林在范从背后抽出剑。



这一招是他闻所未闻的方法。

金有谦让他做的是,要他把内力的气聚集起来,然后再聚气于剑身上,最后使出剑气,这说来简单,但做起来却难之又难。

这一招,使他蓦地想到那一天救了他们的白衣人,难道他也是使用的气,才手指一挥所有人都应声倒地?

看他那么轻松随意的姿态,再看看光是聚气就难成功的自己,才知道那人有多强。

如果真的用好了气,剑不过也是媒介罢了…那万事万物不都可以用作武器?

他似乎有点懂嘉尔师傅的说过的那句,无刃之刃足矣的含义了。



真的太难了。
但林在范当然不会放弃,他反复练习金有谦说的方法。

嘉尔也在林在范练习聚气的过程中,开始打坐来调息自己的内力。

金有谦默默盯着那异兽不说话,脸上还带着一丝得意。 

那异兽似乎感应到了,睁开眼,狠狠的盯着他。







ps设定,

 嘉嘉的屏障也是气生成的,嘉嘉能简单生成屏障的原因是因为他师傅从小就教他开始练气,再加上有谦的帮助,但嘉嘉没有用气的意识,在范盟主不弱,只是小时候练得的武功招式多余内功,而且不会用气。


这种设定解说起来好中二,😂😂😂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