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Give You What You Want 09



阅前提示请走这  








金有谦用了30分钟帮王嘉尔收拾好了一堆行李。 

“谦米啊,你这是要干嘛?”
 “哥,你不是有个长假吗,咱们去在范哥老宅那玩。”
 “可我现在还没到长假的时候——”

 “刚刚在范哥打电话我了,他说你哥马上回来,你可以从今天早上开始放假。”

 “诶——哥都没和我说。还有你早上说的什么风声…” 

金有谦被问得一顿,立马反应过来,“解决了解决了,你还不信在范哥?”

 “怎么会…只是觉得…算,也好,去老宅玩吧,好久没去了,谦米也一起吗?”

 “当然啦哥,我可是等不及了。”

 “哈哈哈,让在范哥也快点儿来,别成天工作都不休息的。”

 “…他说他忙完了就来。”

 “嗯。” 


bambam是在巡回演唱会最后一场完了的时候看到这个消息的。

 手机的推送,满屏幕都是今天的头条。
 “王氏娱乐高层xxx不雅照片流出” 

“王氏娱乐股价暴跌” 

“段氏疑似暗地大量收购王氏股份?!” 

“王氏恐被段氏收购,或段氏早有预谋?”



 斑斑点进消息里一看,照片里的人分明是王嘉尔,另外一个人被巧妙的遮住了面容,但这背影,除了那该死的朴珍荣还有谁?

 是谁?

竟然敢动Jackson哥? 

斑斑心烦意乱的把这些东西都叉掉,然后给他亲哥打电话。

 “喂,林在范。”

 “说。”电话那端声音很是疲惫。 

“Jackson哥的事是什么情况?你怎么不帮他??”

 “帮不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帮不了!他妈的因为你!”林在范摔了电话。


 斑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半晌他拨通金有谦的电话,“金有谦,告诉我怎么回事。” 

“消息已经放出来了?朴珍荣动作真快呢…”

 “朴珍荣?”

 “对啊。如果只是段宜恩一个人,在范哥怎么会搞不定。”金有谦捏着电话冷笑,“可是啊,这朴珍荣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吧,斑斑先生,他连你和林家的事都知道呢。也许他们的目标一开始都是王氏。”

 ——只是可惜了嘉尔哥的一片真心,那个人,怎么下的了手?
 金有谦顿了顿,“嘉尔哥和我在老宅,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是吗。” 那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斑斑深深叹了一口气,“麻烦你,这段时间好好陪一下他。”

 “不用说你我也知道。过两天王氏就要开董事大会,那个之后只怕王氏再也不姓王了。作为董事长的王嘉林哥和股东之一在范哥肯定是会去的。你去吗?”


去。怎么不去。

去看朴珍荣导演的一出好戏如何收场。斑斑眼神森冷。

 挂了电话,斑斑思考起来。

 原来是朴珍荣。

 朴珍荣拿他的事情威胁林在范,所以林在范才束手无策。
 真他妈的一环套一环。 

董事大会,呵。

 他就去看看,朴珍荣真正的嘴脸吧。 




斑斑默默的跟在王嘉林董事长和林在范后面,他今天的身份就是林在范的随行助理。


 今天公司门口停了比平常多一倍的车,斑斑盯了半天,知道该来的人应该都来了。

 进了会议室,就看到十几个人危襟正坐,而段宜恩和朴珍荣竟然就堂堂的坐在主席位上。

 林在范看了一眼,拉着王董坐到他正对面的位置。

 斑斑看着其他的几个股东都坐在了段宜恩的身边,
知道这些人必然已被收买,今天不过就是个交接仪式罢了。 

段宜恩待他们坐定,“王董,我也就不废话了,以后以后王氏交给我们就好。”

 他身边的朴珍荣扫视了他们一遍,“不知贵公司的王总今天为何没来?”


 林在范捏紧了手,“王总有些事,脱不开身。”

 “敢问有什么事比丢了公司更重要呢?”

 “朴珍荣!”斑斑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有些话就要冲口而出,就被林在范按到座位里。

 “还有这位斑斑先生,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朴珍荣字字针锋相对,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

 林在范挑着眉,“这些无需朴先生多虑,我们今天来就只和段董交接。”

 王嘉林叹气接着说,“就省了那些多余的环节吧,段董。”
 说着,王嘉林在文件上签了字。


 段宜恩侧头看了一眼朴珍荣,没说话。

 朴珍荣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在范,对着王嘉林说道,“麻烦王先生通知王嘉尔总经理明天准时来上班,他现在是本司的员工,断没有擅离职守的道理。”


 真他妈的晦气。

 斑斑憋着一肚子的火却无法爆发。

 做事做到这一步的朴珍荣,为什么嘉尔哥会对他念念不忘? 
 




金有谦拿了两瓶啤酒,和王嘉尔一起看买来的电影DVD。
 “有谦米啊,”王嘉尔直打哈欠,“在范哥什么时候才来,真的好无聊!”
 “他这两天忙完后就会来的。”

 “好吧!唉,这休假有什么意义嘛,还不如去旅游呢。”

 金有谦默不作声的灌了一口啤酒观察王嘉尔,他用在范哥给的设备把嘉尔哥的手机信号给屏蔽了,他没有网,也收不到任何信息还有电话。

可是长此下去难免嘉尔哥会起疑心,心里隐隐担忧自己究竟能瞒多久……他只能期望在范哥能快点来改变一下这个局面。 








没有存稿了,咱们来年见(/。\)


tbc

评论(3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