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All嘉]难免此生 #2



前文




04


听到这个名字,嘉尔心中猛地一动。

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挠挠头,在识海里问金有谦,「谦米,你不是可以读心吗?你能读到刚才那个人的想法吗?」

「无法,他周身有极强的结界。」

「切,谦米也没那么厉害嘛。」

「你说什么——?」

无刃刀激动的抖了一下,嘉尔没拿稳然后掉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在一旁的林在范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嘉尔。

“嘉尔?”

“啊!谦…我我没拿住…”

「你是笨蛋吗!」金有谦用神识骂他,「暴露我于我们都没好处的。你今后和我说话只需在识海里交流,不要发声,呆子!」

切,知道了啦。
嘉尔撅嘴,翻了个白眼。




贪玩了一段时间也该上路,嘉尔算了算时间,决定启程。

师傅交代过,要尽快将手里的七字卷轴交给南国的王。
嘉尔向林在范辞行。

林在范有些意外,“嘉尔,你要去哪?现今魔教教主重出,天下必不太平。”

“在范哥哥,我必须要完成师傅交待的事。”

“你要去哪?”

“我…我要去南国。”

“南国?”

林在范微忖,“嘉尔,南方地区危险更甚,你还是不要去的好。你师傅是何人,你让我与他说。”

“不可。”嘉尔倔强的看着他,“师傅说了,我可以独自完成便是没有错的。”

林在范无奈,他竟拗不过这个小孩子。

“南国位于东南部,就在大名鼎鼎红怜教的据点红莲墓旁。”叹了口气,“嘉尔,我同你去,也刚好探查一下魔教的动况。”

“真的吗!”

听到有人陪,孩子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嗯。”林在范揉揉他一头软软奶奶的短发,笑容扬起。
「笑的真恶心呢——这林盟主怕不是有所企图吧。」金有谦又在他识海里瞎嚷嚷,吓了嘉尔一跳。

「你故意吓人。」嘉尔不开心。

「嘁,我可是在提醒你。你知道什么叫做无事不登三宝殿吗,小屁孩。保护好你师傅给你的卷轴,还有,不要落下我,不然咱俩都玩完。」

「知道啦,谦米真啰嗦。」

知道小屁孩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有谦一个转身便消失在嘉尔的识海里。

和在范哥哥说好了,明天就动身。



「嘉尔,醒醒。」

「?」嘉尔揉着眼睛还为睡醒。

有谦浮在半空中,「该练功了。」

「练功——」嘉尔猛地惊醒,“师傅?!”

「是有谦拉有谦!」无刃转了个圈儿,「你这小屁孩,大爷我教你可得感恩戴德。赶紧给爷起来,打坐一个时辰。然后我们练刀法。」

「真的吗!什么刀法?」嘉尔开心的尖叫,「原来师傅都只让我练基本功。」

「基本功当然重要。不过你现在也可以练练守式了。」

「守式?」

「对,守式是○○和我闲来无事时创造出来的。」金有谦疑惑的歪头,又说了一次「○○」

像是被生生抹去一般,他无法说出这个词,金有谦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咬紧了嘴唇。

「你?」嘉尔呆呆的,「有谦米原来这么厉害。」

「…嗯,你知道就好。打坐吧,记住要心无杂念。」

「好的。」

掐着时间,嘉尔打完坐后出了一身汗,他兴致冲冲的拿起无刃,「谦米,练刀。」

「知道了,小崽子。」金有谦打了个哈欠,「你按着我的感觉来。」

说着在嘉尔手里的无刃兀自动了起来。

「记住这个感觉。」有谦说道。「我可懒得教第二道。再说了,守式十分简单,你若学不会只能说明你蠢。」

林在范刚起床来一会儿,走到院子里看到嘉尔在那儿练刀。

怎么说呢,一种言之不尽的违和感。

小小的身体,却使着一把和身体差不多高的长刀,这把黑色的钝刀不仅没有开刃,甚至有许多历经岁月的划痕——似乎在彰显它曾有过的丰富经历。

他觉得,嘉尔更适合使剑,翩翩少年更应锋芒毕露,肆意张扬,而不是说出“刀无需伤人,保护人无刃之刀足矣。”这样老气浑秋的话来。

他很想领教一下嘉尔的师傅是何等高人,具有这样的自信,在这样险恶的江湖竟能说出只守无攻的话来。







05

「怎么样?」嘉尔把有谦连着教的的三套守式架势全部给记住了,抬着头求表扬。

「还不赖吧。」有谦看着他那小得意样儿,失笑,小屁孩动作记得倒挺快。

「熟记这三套招式,虽然你现在有招式的架子了,但内功略显不足,要继续练基本功,基本功练好的话,我再教你守式最后两式…自我保护足矣。」

只是…金有谦又摇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



“嘉尔。”林在范背后负着一把剑,腰间还吊着一个酒葫芦,整装待发,“我们动身吧。”

“好的在范哥。”说着,嘉尔把刀随意的别在腰间,拿起放在地上的行囊就动身了。

从北国到南国是一段很漫长的路,虽说是武林盟主,但也是涉世未深的少年,他们在到了中心城之后便失去了方向。

在范有些困扰,“唉,我们身上的碎银也不多了,先找个客栈吧,听闻中心城鱼龙混杂,安全起见我们先住下为妥,稍后再出去打探消息。”

“好的。”

说罢,他们在小摊贩的指引下来到了城内中心处的一件客栈。

林在范看着所剩无几的银两叹气。

“一间天——”

“地字号的客房就够了。”嘉尔睁着大大的眼睛,“在范哥我今天要打坐冥想三个时辰,晚饭我就不吃啦。”


“行…那这段时间我就在在外面探查一下吧。”

“嗯。我开始修炼拉。”

林在范回来的时候接近子时,嘉尔的修炼似乎已经告一段落,平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林在范不由笑了出来。

突然他感觉到有人靠近,还带着极强的杀意。

躺在床上的嘉尔也猛地惊醒了,握紧了无刃从床上跳起来。

人似乎得有十来个,而且还很强。

林在范暗自心惊,他得想办法护嘉尔周全。


几个穿着夜行衣的人破窗而入,全身上下唯一露出的眼睛里带着凶狠的光。

「嘉尔,用守式第三式!」有谦在无刃里喊。

嘉尔闻言摆出招式,将刀立在地上,用内力生成一个屏障来。

黑衣人却对这种招式相当有经验,几波攻势打下来嘉尔自是撑不住的。

林在范在一旁以一对三已经应接不暇,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嘉尔的守式被打破,眼看一个黑衣人从背后就要刺中嘉尔,突然围攻嘉尔的几个人全都倒在地上。

王嘉尔怔怔的看着大开的窗户那儿,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身白衣的男子,飞眉星目,表情淡漠,犹如神祗。
白衣男子将右手两指并在一起,对着剩下的几个黑衣恶徒做出一个一刀划过的动作,那些刚才还在剧烈攻击的人霎那间全部倒在了地上。

那个人稍微侧头,定定的看了嘉尔三秒钟,然后转身就消失了。

嘉尔揉了揉眼睛,以为这是幻觉。


“这——这是什么鬼?”

林在范小声惊叫,指着床边。

嘉尔顺着林在范的手指看过去——附在无刃上的金有谦不知为什么从无刃里出来了,没有维持他人都无法看见的透明状态,现在竟然是半透明的状态,就这样坐在地上抱着腿不停的颤抖着。

嘉尔出声叫他,“谦米?”

“不,我我错了!”有谦失声大叫。

有谦这是在害怕?

难道他怕刚才那一堆黑衣服的坏人吗?

“谦米,坏人都死掉了。现在没人了。”

“没,没人了?”微微漂浮的金有谦小心翼翼的抬头环顾四周,半天才放下心来。

“小爷我被吓得都半实体化了…”他唉声叹气,“现在让这武林盟主看到了,这武林盟主也不能秘密处理掉…毕竟嘉尔你打不赢他。”

一旁的林盟主一愣一愣的。

嘉尔第一次见有谦吓成这样,“谦米,在范哥哥知道你也没关系啊。他又不是坏蛋。”

金有谦叹气,“唉——你懂什么,我怕的才不是那群一无是处的黑衣人…刚才那个白衣人…他太强了,灵压完全压制了我,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灵力,所以——才会这样不由自主的半实体化…”

“哇——那个人到底是谁?而且我看到他的侧脸了,感觉甚是霸气。”

“是…神。”

“神?神仙吗?”嘉尔双眼放光,“第一次见到仙人,不知道是他厉害还是师傅厉害。”


金有谦没有再说话,默默钻回无刃里。

林在范目瞪口呆的看着金有谦钻回无刃,对着嘉尔,“嘉…嘉、你…他这是……”

嘉尔冲他笑,“这是我的守护灵,谦米。他不是坏人。”
“灵?”

“嗯!就像你家的那只大黑一样。”

大黑?他家的狗狗吗?这明显不同…

嘉尔蹲下来检查这些黑衣人的身上,“在范哥哥你看,他们是来雪中送炭的吗?每个人身上都有好多银子哦。”

林在范失笑,摸摸他的头,“词儿可不要乱用,嘉嘉,”说着,他拨开一个黑衣人的面巾,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红莲标志。

又是红怜教。

朴珍荣。
你到底有何打算?





有谦自从那天起情绪就十分之低落,一直缩在无刃里不言不语。

嘉尔便主动和他说话,“谦米,我之前学到了新的成语,你听听看嘛。我好想对你投怀送抱,并抚摸你的一头杂毛。怎么样?有没有很棒?”

一脸骄傲。

林在范在一旁憋笑。

金有谦也不隐匿在识海里说话了,反正林在范都知道他的存在了,“小屁孩不会用词儿,听着可像在骂人。你待我休息两日,恢复后出来定找你算账。”

“嘻嘻,谦米开心就好。”

“……嘁。”








TBC

评论(5)
热度(50)
  1. 二郎未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MARK用博客
    下班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