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All嘉]难免此生 #1

纯脑洞 ooc

古风AU

狗血慎看




01

师傅说过,光梳山谷是个隐秘之地,不能为世人所知,一旦暴露必有大祸。

嘉尔从光梳山下来的时候,牢牢记着师傅告诫他的话,不能和别人说自己师承哪一派,更不能说自己从哪儿来。

他虽然调皮,但是也是知道轻重的,不然师傅也不会把重任交予他。他把师傅给他的这宗要送往南国的重要卷轴放进行囊里,充满向往的启程了。


嘉尔开开心心的哼着小曲儿,走到最近城镇的客栈,要了一碟小菜慢慢吃着。邻着几桌的人都在热烈的讨论着什么,嘉尔略微侧耳。

“你知道吗,这届武林大会昨个儿刚完,我的老天爷,上届武林盟主被一个毛头小子十招给拿下了!”

“什么?十招?”

“对啊!简直让天下人看了笑话。”

“后生可畏啊,这小子得是下一任盟主了吧。”

“那可不,据说来月在七龙山庄就有交接仪式呢!”

“七龙山庄的后生?难怪如此少年英才了。”

来月?

嘉尔捻着手指头粗略一算,这不就是后天了吗。

丢了最后一颗花生米到嘴里,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心想七龙山庄他可顺路呀,去看看也没什么妨碍。

把铜板儿丢在桌上,嘉尔整理了一下,走回房间。

依照师嘱打坐半个时辰,然后安安心心的睡了。


那个人一袭红衣,站在绿意盎然的森林深处,衣袂飘舞,美丽却不真实。

他在后方伸出手,极力想要触碰那个人,就快要要喊出他的名字。

“……”无声的口型,他的声音卡在喉咙里。

那个人转过头来,却逆着光,看不清脸 庞。

梦惊醒了。

他流了一身虚汗。

这都是什么?

他依稀记得血红的长衫,挺拔的背影,那看不清面目的侧脸,还有这种十分陌生的感情……他摸了摸湿润的眼眶。

这是师傅所说过的泪吗?

他怎么会流泪呢?

嘉尔疑惑的歪了歪头,决定重新躺下睡觉。


第二天一早嘉尔起床先伸了个懒腰,除了昨天那个怪怪的事情一夜无梦,这要在平时早就给师傅训了。

他把重要的行囊背好,出门准备往七龙山庄的方向走。

走了一天的路,终于到了七龙山庄所在的小镇,七龙镇。

嘉尔喘了一口气,先窜到附近的小摊小贩那里看看从没见过的一些新奇玩意儿。

小糖人,纸灯笼,还有一些面具。

他看着小摊上的面具,想到师傅带的那个面具,就觉得眼前这些都不好看了。

他刚准备站起来,就被一个冲击力撞倒在地,手里刚买的小糖人也摔碎了。王嘉尔倒在地上气冲冲的看着撞他的人,“你你你——赔我小糖人!”

那个人有些不知所措,把他拉起来,然后领着他新买了一个小糖人。

嘉尔赶了一天的路,脸上身上都脏兮兮的。那个人忍不住开口道,“孩子,你——你住哪我送你回去罢。”

嘉尔脑子里都是问号,觉得这人一定有病,撞了他不说,还要送他回去,那他不是白跑到这儿来了吗。

于是他敷衍的回答。“我现在没住的地儿。”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小糖人。

那个人似乎误会了孩子的意思,眉眼间带了一丝怜悯,“要不,你先来我这儿住?”

“哪儿?”

“我家在…七龙山庄。”

“什——好!”

本来心不在焉的嘉尔眼睛都亮了。

那个人不好意思的笑笑,“你叫什么?我叫林在范。”

“唔…我叫嘉尔。”

林在范带着孩子进了山庄。

门口守着的人见到林在范恭敬的喊了一声少爷。

嘉尔被山庄里漂亮的景色吸引了注意力,惊讶的四处张望。

嘉尔拉拉林在范的袖子,“在范在范,他们一群人站在那干嘛?”

“练武。”

“诶?一群人一起吗?”

“对。”

林在范不由得摸摸嘉尔的头。

“我练武从来都只有自己一个,他们可以一起,真好。”

林在范闻言挑眉,“嘉尔也练武吗。”

“对啊,你看,我的专属武器,师傅送的。”

嘉尔指着自己腰间的那把长刀骄傲的说。

“嘉尔,你这刀怎么没有刀鞘?”

“因为没有开刃,所以不需要刀鞘的。”嘉尔舔着小糖人,好奇的看着山庄里盛开的花花草草。

“没有开刃——”林在范疑惑,给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没有开刃的刀,这是什么师傅?

嘉尔继续说道,“师傅说过,刀无需伤人,保护人无刃之刀就足矣。”

林在范顿了顿,没了言语,他领着嘉尔到了客房,“明天有武林盟主的交接仪式,嘉尔可以来看哦。”

“真的吗?”

“嗯。明天会有丫鬟来引你去,不要乱跑,晚上外面不安全。”

“知道了,谢谢在范。”



02

嘉尔睡着了。

这时他的行囊开始剧烈的抖动,然后那宗卷轴掉了出来。

过了片刻,卷轴又抖动了起来然后发着微弱的光,卷宗上的红绳因为剧烈的振动猛地断裂,然后卷轴发出耀眼的光芒。

那束耀眼的光从卷轴里窜了出来,然后在房间里一阵漫无目的乱飞,最后飞到了嘉尔别在腰间的长刀里,没了声息。


“喂!快起来快起来啦!”嘉尔以为自己在做梦,翻了个身。“

再不起来一分钟之后你就会被捅死的!”

嘉尔猛地惊醒了,然后就听见窗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嘉尔下意识的捏紧了刀,防备的看着窗外。突然一个黑影破窗而入,拿着匕首对着嘉尔的位置狠狠的刺了过来。

他早有防备,抽出长刀用刀背狠狠打在那人的勃颈处。

嘉尔吓出了一身虚汗。这时门口嘈杂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林在范提着个灯笼从外面冲进来,“嘉尔!!没事吧??”

“没——这个人突然冲进来要刺我,我把他打晕了。”

林在范用灯笼的光照了照躺在地下的人,看到脖子处血色红莲的标记,凝重了表情。“在范,怎么了?”

“是魔教的人——”

“魔教?”那是什么教?嘉尔不是很懂,但也没有追问。

林在范揉揉他的头,“没事了,你好好休息。”然后叫人把人抬了出去。

人都走完了,嘉尔才想起来刚才有人把他从梦中叫醒的事。

是谁?

嘉尔一下子害怕的不得了,腿也软了。

“哼,真是没用呢。”一个声音从他脑子里传了出来。

“你好蠢,没有我你早就是一具尸体啦!!”

谁在说话——?

“看看你的刀!”

嘉尔瞪大了眼睛,发现他的长刀微微抖动着,还在发光。

“你你你——难道是传说中的剑灵?”

“闭嘴!本大爷才不是那种肤浅的玩意儿!”似乎很生气,刀身剧烈的抖了抖,“我是守护灵!守护灵!那个独一无二的七字卷轴里出来的独一无二的守护灵!”

嘉尔听着双眼放光,“哇!好帅哦!”

长刀抖得不那么厉害了,缓缓浮起来似乎颇为得意,“那~那是当然,我可是上古守护灵,你身边连个像样点儿的武器都没有,我就只能勉为其难住在这个破刀里——”

“才不破!”嘉尔十分不满,“这可是师傅送给我的无刃!”

“哼,还不破?”守护灵懒得和他计较,“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虽然不想承认,但好歹你算我的主人。”

嘉尔气呼呼的,“我叫嘉尔。”

守护灵也不开心,“我是上古守护灵——金有谦。算你走运小破孩子,你捡到宝了。”

说着,嘉尔的眼前浮现了一个半透明的身材修长的人影,正抱着胸一脸不屑的瞥他。

嘉尔第一次被人这么气,心里也没有能骂人的词儿,只能恨恨的看着他。

金有谦转过脸来正眼看他,“心里想什么我可都听得见,小崽子连骂人都不会呢。”

“你——”嘉尔被气的脸和脖子都红了,一把把长刀无刃丢在地上作势要踩上去。

“别别别——你师傅送的你就这样对待?”

孩子生生住了脚。

“对待救命恩灵也得好一点儿啊。你以为你刚才怎么能跟得上那个黑衣人的速度?还不是有我帮忙。”

切。

不听不听。

嘉尔以为捂着耳朵就能听不到他说话,气冲冲的上床背对着他。

金有谦被逗乐了,然后也缩回无刃里去了。



03

今天是盟主交接仪式,嘉尔兴奋的一大早就醒了。

金有谦浮在空中,一脸见怪不怪的看着他。

嘉尔背着行囊准备冲出门去院子里看盟主的交接仪式,金有谦才急了,“嘉尔,你不带我?”嘉尔对他吐舌头然后转头就跑。

金有谦无奈的叹口气,缩回刀里,小心翼翼的浮起来然后飞过去自己别到了嘉尔的腰带上。

嘉尔被丫鬟领到了较为近的位置,可以看到整个场地。

嘉尔在脑海里对着金有谦说,“我想好了,要给你起个小名儿。”金有谦愣,“为什么要小名?本大爷名字足够艳惊四座。”

“在范哥说他家的狗狗都有小名儿。”

“…”

“就叫谦米。怎么样?”

金有谦一口气不顺,“我叫有谦——”

“谦米。”

“有谦……”

“谦米。”

“我说了我叫有谦——”刚爆发完,有谦发现自己在这跟个十五岁的孩子置气,简直可悲。

他长舒一口气,“你喜欢就叫罢。”

嘉尔稚气的笑,然后期待的看着台子正中央的位置,等着仪式开始。

先是有个人大声吆喝了什么,然后就看见一群身着黑衣的人走了上来,里面还有在范哥。

他开心的对林在范挥挥手。

这时有谦在他的脑海里说话了,“嘉尔,看来你那个在范哥哥就是下任武林盟主呢。”说罢,他好像是预知到了什么,笑了一声,“待会儿,有好戏看咯。”

“什么?”

嘉尔不解。

“你等着看便知。”

上届武林盟主读完一长串话以后,把盟主令牌交到林在范手里。林在范拿起令牌对着众人鞠躬,然后人群中掌声渐起。


空气中忽然散发着一丝异常甜香还带着浓重的血腥之气,嘉尔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猩红之色。

一个人身着红衣,缓缓落在仪式台上。

他面带微笑的看着新一任盟主林在范,“希望新盟主,能带给我一些乐子。”说罢他转身在老盟主额头上轻轻一点,老盟主片刻之间便七窍流血的瘫倒在地上,尖叫声响了起来,人群四散而逃。

红衣男子低声,“这个便没用了。”

嘉尔牢牢盯着那个人,似乎和自己梦里的人重叠了。

他目光不由自主追着那个人的身影,问道,“谦米,那个人是谁。”

“他是——”有谦还没说出口,红衣男子突然看向嘉尔的位置。

嘉尔被红衣人的眼神狠狠的刹住了,定在那里不敢动一丝一毫。红衣男子足下轻点,就着轻功飞到了嘉尔在的位置,然后用手抬起嘉尔的下巴,看着他额心上一抹朱红的胎记,眼神森冷,“你是谁。”

嘉尔眼中带出一点儿泪光,“我我我我叫嘉尔——”

小孩子吗?红衣人略微思忖,放下手来,转身离去。

林在范慌忙过来,仔细检查他,“嘉尔没事吧?”

“没没,在范哥哥,他是谁?”林在范蹙眉,“他是红怜教教主——朴珍荣。”





起名废。

猪猪嘉嘉和妹子跳舞了T T

又挖了一个坑.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