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逆旅


嘉七/七嘉

想改变一下画风,于是…

友情提示 ooc








逆旅 



 王嘉尔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出来。 

外面下了点儿小雨,他稍微抬头任雨飘洒在脸上,这种太感性的情节不常出现在他的世界中,只是… 他想起朴珍荣和林在范。

 他们其实早都已经在一起了吧,他还像个傻瓜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一意孤行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朴珍荣是他的天地光阴,更是他的逆旅过客。 


爱情不是无端的忍受和盲目的等待,所以他选择放手。 


 他抬手拦了出租车,回到多年未归的老宅。 

放下行李,王嘉尔临时起意,决定去逛一逛记忆中的街道。 


推开稍微有些年头的金属制大门,王嘉尔抬头便见到一个人半蹲在那里,给路边的花花草草浇水。


 门嘎吱作响的声音似乎吓到了那人,那人猛地转过脑袋,看见他后一脸不可思议嘴巴张大指着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没说上一句,然后甩下水壶跑开了。 


那人看上去与他年龄相仿…还更小一点才对,匆匆忙忙跑了,也没看清正脸。 王嘉尔摇摇头,只当是场意外。




 老城的小店,人烟稀少但人情味十足,王嘉尔刚进店里,儿时常照顾他的老板认出了他来,免费招待了他一顿他原来最爱的芝士甜品。 


老板边擦着吧台边笑,“嘉尔你这么多年都在外面,辛苦了吧。” 

“还行,我年轻。”

 “别说你当年走的时候,我还真是时不时就想起你。” 

王嘉尔喝了一口咖啡。 


老板稍微儿上了年纪,变得喜欢怀念过去,“嘉嘉,你还记得那个孩子吗?你们原来老是一起调皮捣蛋…把我家的盘子碟子摔碎了不少,名字叫…就你家隔壁那个…仔仔,对!” 仔仔? 他蹙眉,脑海里响起儿时奶糯的声音和爽朗的笑声。


 “嘉尔哥哥。”


 “哈哈哈…”


 “嘉尔嘉尔哥!!” 



 那个小鬼吗。 


王嘉尔笑着对老板点头。


 “那孩子现在可厉害了,当音乐老师,又教人唱歌,又教人玩乐器。” 


是吗。 




吃完免费赠送的甜品和老板道别。


 回到老宅,王嘉尔看到下午那个男孩小心翼翼的在他家门口探头探脑。 


王嘉尔上前拍他的肩,询问的话还没出口,便被高分贝打断。 “啊——!” 


王嘉尔听到熟悉的声音,皱着眉笑,“永在,你还是这么吵。” 


“荣宰!是荣宰!”


 “仔仔^ ^” 儿时的王嘉尔吐词稍微不清,发音崔荣宰的时候,王嘉尔硬生生喊成“永在”,然后种种原因下发展成了仔仔。 


想起了一些之前的事儿,崔荣宰稍显局促,然后一把拉过王嘉尔,“嘉尔…哥,来大院吃饭吧,三婶听说你回来了,让我一定要来喊你。” 

王嘉尔其实并不饿,但是眼下盛情难却,他点点头,崔荣宰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拉着他就跑。 

这种穿梭在道路上飞驰的既视感令他不禁想起以前,填满那些记忆的,都是欢声笑语,还有眼前这个…小鬼。 

“仔仔你长高了。”——比他还高一点儿。


 “哈哈哈当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嘉尔哥你就是因为中途逃走逃才长不高的!”他越发挺直了腰板。 

这小鬼,不但幼稚还记仇…除了身高就一点也没变。


 “三婶这些年可还好?” 

“好得很,我都当老师这么久,她还把我当小孩子训。” 

听罢王嘉尔莞尔,那是因为这小鬼始终就是没有变过啊。 





 三婶看到王嘉尔来了,让荣宰招呼人坐下,“嘉尔,还好吗?” “挺好的。” 

“我看不是吧,你原来也是这样,一受了什么委屈就往老宅里跑,也不来见见三婶?”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三婶,这个硬朗的老人家一如当初的犀利。 

他停顿了一下,“三婶,久疏问候,实在抱歉…” 

“好了,不要刻意拉远关系,吃饭,都是你们当年爱吃的,嘉尔,你不想说我便不会再问,希望你知道…还有三婶和仔仔关心你。” 

是三婶收养的他们,在他们尚是婴儿和幼儿就被抛弃的时候,然后靠一己之力养大了他们。 

15岁年级他无以回报,心中悔恨,于是攒了打工的钱留下一封信离开小城,去大城闯荡,只为减轻三婶经济上的负担。 


王嘉尔看着一桌子菜,眼泪终归还是模糊了视线。 

崔荣宰被这一幕惊到,他手足无措的去拿纸巾慎重的给王嘉尔擦眼泪,想说点缓和的话却无从下口。 

对啊,毕竟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七年的时间他崔荣宰不曾参与王嘉尔的人生,还比不上一个擦肩而过的过客。 

失落了片刻,他夹了一些芝士排骨放到王嘉尔碗里,“三婶牌!好吃的紧。” 

王嘉尔收住了失控的情绪,对着崔荣宰笑,然后把肉塞紧嘴里。 

好吃,不仅好吃还能让人暂时忘却烦恼。


 饭后两人逛街消食,崔荣宰还是喜欢走在他左侧,他拉王嘉尔的衣袖,一副提起勇气的样子,“嘉尔哥…你这次不走了吧。” 

王嘉尔看着眼前稍显瑟缩的人的眼睛,眼神里仿佛有星光在跳跃,“仔仔不想我走?” 

崔荣宰皱起眉,再也忍不住大声道,“哥我不管你之前遇到了什么…人,这次你…我…” 


王嘉尔歪着头等他说下去。 


“哥,你明明知道的…” 


“仔仔…”王嘉尔意识到了什么,想要阻止他说下去,崔荣宰却仿佛预见般狠狠抱住上来打断王嘉尔的话。


 “嘉尔哥,你不能剥夺我表达自己心意的权利,就像当年一样,这太不公平了……” 崔荣宰把他整个人搂进怀里,让王嘉尔不得不意识到这个小鬼真的长大了。 

“哥…哥不要走好不好,你又想让我等多久?要走带我一起走…”总是开朗的声音带着哀求和悲伤,王嘉尔心猛地疼了,他忍不住揉了揉搭在他肩上人的头发,他…怎么让他曾经最疼爱的仔仔如此难过了呢。

 “哥,不要推开我…我的勇气已经快消耗殆尽了…” 崔荣宰的头依依不舍的离开王嘉尔的肩,然后与他对视。


 王嘉尔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心疼。

 崔荣宰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鼻子嘴巴,他一直想念的人就在眼前,怎么还忍得了,凑上去浅尝即止,然后满足的笑出来,眼睛都弯成一条缝。

没有失落,没有拒绝。 


“哥…不要抛下我。” 


“好。” 也许,朴珍荣并非是他的过客,恰巧自己才是他的逆旅之人。 








嘎嘎被在蹦ntr,嘎嘎跑走了,然后珍荣又被小七ntr,猪尔还没分手来着…

此文中小七该是个抖M…

应该是完结了。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