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Jinson]Give You What You Want 24[END]

可看可不看的置顶

前文传送门TAG

预警:狗血/OOC/AU/勿上升

  

完结了!!希望大家……喜欢这个结局(小心翼翼



正文:


24



  王嘉尔冲到段氏别墅群的大门口,门卫却不给放。

  

  他就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门口转来转去,门口的门卫在接了个电圌话之后,拍拍他,“你是王先生吗?”

  

  王嘉尔拼命点头。

  

  “我们段董说让您进,请吧。”

  

  听到这句话的王嘉尔身圌体比脑子先动了。

  

  念头在脑海里形成了就演化成不可阻挡之势,他一向如此,头脑发圌热便再难顾其他,此刻的心境也简简单单纯纯粹粹,只是想要见到他。

  

  说来也挺可笑,他们之间,像两个握着利器的人,一边互相渴望着温暖和拥圌抱,一边将刀子往对方血肉里越捅越深,似乎要较出个深浅来。

  

  他大抵现在还未曾想明白,但是当段宜恩跟他说了这一切之后,他已经无法去计较单纯的错或对了。

  

  王嘉尔按响了门铃,他从段宜恩的车下来在街上狂奔而来不修边幅的样子,也一并印入了电子眼当中。

  

  眼看着铁质的大门顷刻间就开了,与之而来的是迟到的紧张感。王嘉尔攥紧手心,缓缓走入这幢熟悉的别墅。

  

  朴珍荣站在门口处等着他。

  

  他浅披一件薄外套,脚上还是那双室内拖鞋。

  

  他微微看着王嘉尔,面色上带着点笑。

  

  刚看到这个人,王嘉尔的一腔勇气霎那间就烟消云散,他只顾回看他,却是一个字都挤不出来了。

  

  朴珍荣上前一步,“嘉尔。”

  

  还是那把嗓子,还是那双眉眼。

  

  王嘉尔拧了一下眉,恶狠狠地冲上去抱住他,爱恨交织,却难以言辞。

  

  他想说,你这个人!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恶?你简直是个混圌蛋,你为什么一个人闷不做声的把一切都做完了?你以为这是独角戏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

  

  可是话到了嘴边,都转变为声声叹息。

  

  他轻叹一声,个中的心疼却丝丝缕缕的透露圌出来,他心疼。心疼这个人自食恶圌果,心疼这个人咽下一腔苦涩却不发出一声呐喊,心疼这个人自虐般的独自承受折磨、更心疼这个人本该光芒万丈却自甘卑微。

  

  朴珍荣抱紧他,闭上眼,感受这恍若错觉的一刻。

  

  有多久没有这样了呢,王嘉尔主动抱紧他,向他敞开怀抱,将他视作值得“珍惜”的人。

  

  一分一秒,都难能可贵。

  

  “嘉尔,进来吧。”

  

  他侧开身让出位置,眼中的眷恋细细密密重重叠叠,看得王嘉尔心悸。

  

  “珍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朴珍荣的视线落在他脸上,“段宜恩都跟你说了。”

  

  “我不想怎么样的,嘉尔。”他挤出一点苦笑,“如果你愿意接受,这大概可以叫做……补偿吧。”

  

  “我不敢轻举妄动了,我只是怕了。”

  

  他移开目光,声音有些颤圌抖,“我怕我稍微再做点什么——哪怕是正常的想约你吃饭看电影,你都可能会觉得我别有居心。”

  

  “我犯了错,所以……我只能竭尽全力,求得一丝……被谅解的机会。”

  

  “第一步是把公圌司还你…哥圌哥。”

  

  “我料到你大概不会签,所以,也送了一份到你哥圌哥那儿。你来没多之前,秘圌书已经跟我确认过了。关于公圌司的归还问题。”

  

  朴珍荣停了,抬眼看王嘉尔的表情,似乎希望从中寻找到什么。

  

  王嘉尔猛地站起来,一把抓圌住他的领子,“你!你!你既然如此,当初又为什么?!!”

  

  朴珍荣轻柔的拍王嘉尔的手,像是在安慰他,却没再解释什么。

  

  是了。

  

  太多的阴差阳错使他们或多或少的都走了歧路。王嘉尔松了手,低下头,“珍荣,对不起。”

  

  “我没有考虑过你真正的心情,被冲昏了头脑。”

  

  “还有在范哥他们对你说过的那些话,我……不会让他发生的。他们也……并非坏人。”

  

  “嘉尔。”

  

  朴珍荣郑重道,“我并不在乎林在范他们如何。我只是希望……”

  

  “能拥有一个机会。”

  

  -

  

  最近父亲那边的事儿忙完了,林在范总算得了空,在金有谦的万般怂圌恿下,总算是王嘉尔打了个电圌话。

  

  王嘉尔接了电圌话,语气一如当初,“喂?在范哥?你怎么有时间打电圌话?忙完了?”

  

  字里行间都像以前一样。

  

  林在范面色微微柔和下来,嘴角染上点笑意,“是啊。你最近还好吗。”

  

  “当然啦。公圌司的情况也很好。”

  

  “是吗。那就好。替我向你哥圌哥问声好。”

  

  “好的,在范哥你自己也注意身圌体,不要老是板着脸。”

  

  他放下心来,又嘱咐了几句,挂了电圌话。

  

  林在范又坐下办公,脸上的笑意却是不减,金有谦在旁边看着,也低声笑了出来。

  

  是啊,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呢?

  

  一切,都会变好的。

  

  他也希望,他们都像以前一样。

  

  王嘉尔最近顽固失眠症的好了不少,他曾心有千千结,而如今大多数已经化为尘埃不足一提,也很少再做些莫名其妙的梦了。

  

  而王家哥圌哥从新掌握了公圌司大圌权,又将公圌司的规模上了一个台阶。但他并没有急着让自己的弟圌弟干什么,而是让王嘉尔随便去哪里玩一玩,玩到心宽再回来。

  

  他想了想,现在的自己也帮不了哥圌哥什么忙,于是打了声招呼,就真的两手空空、单一个人买了机票飞到外地去了。

  

  临走之前,斑斑和金有谦还把他重点保护对象似的对待,说要来送他,被他一口婉拒了。两小孩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一个送了他一个相机,一个给他发了十几份城市攻略。

  

  王嘉尔随意的很,买的经济舱靠窗的位置,身上挂着斑斑送的那小胶片机。他入了座,开始折腾这相机到底怎么用。

  

  飞机临起飞,空圌姐走过来让他收起挡板,王嘉尔应了一声,发现自己旁边的座位是空的。他没怎么在意,拿出眼罩进入睡眠。

  

  一觉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飞机下降的途中了,他摘了眼罩,耳朵里传来耳膜鼓鸣的声音,他从遮光板边缘偷偷看向窗外,发现窗外一片夜色,到了。

  

  从机场大厅走出来,他这才想到今圌晚要先找个旅店。

  

  他此行毫无计划,更没有目的性,只是想放松一下心情。

  

  从团购软件里随便选了一家距离近的青旅,便匆匆踏上行程。

  

  C城是一座夜色撩人的城市,灯红酒绿,高楼层峦,看上去又立体又生动。

  

  他站在湖边,被微风吹拂着眺望远方,似乎什么烦恼都被一扫而空了。

  

  他看着眼下的景色,总算理解了斑斑和在范哥口圌中所谓的“摄影的欲圌望”是指的什么了。

  

  他勾起点笑,抬起相机,透过摄像孔,去找寻美好的角度。

  

  他拿着相机来回移动,一个突兀、静止的人影进入了镜头。

  

  王嘉尔愣了愣,不自觉的拉近了焦距,发现那个人脸朝着他的方向,脸上挂着笑。

  

  王嘉尔手中的相机蓦地落下,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

  

  那人慢慢上前来,笑意晏晏,谦谦有礼,冲他伸出一只手,似乎两人若初见,“你好。”

  

  “我叫朴珍荣,来自G城。”

  

  “第一次来C城观光,请多多关照。”

  

  王嘉尔眼波流转着,回望他,半晌,牢牢地握住了他的手。

  

  他曾仅仅只是沧海一粟。

  

  从未曾意识到自己的短浅和荒芜,而那个人仿如太阳和雨露,昼夜予他温暖和活力,赐他一颗缓缓复苏和世界终有所链接的心。

  

  而他却似乎还嫌不够那般,毫无知觉的付出,让他就快想要倾尽一切,为其野火燎原,难以自持,让他就快要忘了自己曾经的野心和溯源。

  

  可偏偏他的明亮、他的无私,又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赝品,是如何的卑微。

  

  他是如此的难堪、屈辱……又甘之如饴。

  

  被困于其中,却又不愿逃离,自甘堕圌落却毫不羞愧。

  

  他一面如同狂圌热的信圌徒仰望着那个人,又恨不得把他拉进自己所在的这边世界,让他能读懂他的色彩,让他、让他们成为一类人。

  

  然后倾尽自己,予他所想予他所愿

  



  END




后面的废话:

纠结了许久,终于还是完结了,还有许多不足,请大家谅解。这是我最早的一片姑且算故事的连载,还是挺有感情的。

在这篇文里其实这两人,是相互需要的关系。

朴珍荣需要王嘉尔的“光热活力”,王嘉尔需要朴珍荣的“稳柔细腻”,他们吸引了彼此,却走了歧路。是双向的喜欢和不够成熟的爱,但怨我没有成熟的笔力表达出来,许多地方交代的不好,现在回顾来也是尬的,文章跨时  太长,也没有大纲,要改又有些无从下手,算是一个教训吧。

这篇文过了这么久,总算能在年前完结了。

谢谢一直以来在看这篇文的小阔爱们,没有你们我大概不会写下去,坚持也是一种爱呀。

以后有什么建议,小阔爱们请提出来(不好意思的可以去匿名提问箱),我才能更好的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谢谢你们,爱你们。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