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珍嘉]核子世界 #11

阅前提示:

单机游戏Fallout 4 paro

ooc/剧情向/废土余生/年龄操作/私设/不适勿入

cp: 主Jinson | all嘉 其他cp中后期上线

前文 [森]传送门




#11

 

 

王嘉尔凝视着手里哥哥的哔哔小子,百感交集。

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寻找珍荣,朴珍荣看着他,对他点头。

得到朴珍荣的肯定,他内心的犹豫才消散无踪。

是不是太过于依赖珍荣了呢……

他脑海里犹豫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懈怠,启动这个被尘封已久的哔哔小子。

哔哔小子完好无损,王嘉尔在界面里翻来覆去的找,却发现他好像被人清空过一般,什么都没有。

朴珍荣早就注意到这个情况,他凝眉,怀疑汉考克是不是懂了什么手脚,他就知道,在废土里的不法之城的一镇之长,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如了他们的意?

半个小时之前。

汉考克指着他手腕处青紫的部位,“帮我屏蔽学院的追踪信号。”

朴珍荣答道,“好。”

他顿了顿,“但是你在学院待过就应该知道,信号只能被干扰,不可能完全规避掉,除非你砍了你的手。”

汉考克面色不改,“我当然知道,我亲爱的特殊型号追猎者。我们现在的交易是你帮我屏蔽掉这一时的信号,我把这个王家小子的哥哥的哔哔小子交给你,没什么不对吧?”

确实如此。

于是他照做了。

可是现在的事实却是,这个哔哔小子有等于没有。

看到王嘉尔脸上强掩失落的表情,素来能冷静处事的此刻只感到火气渐渐上涌,是他太天真了,见识过了人的美好,就忘记人的邪恶。

他转过身准备去讨个说法,就见到汉考克半倚着门框,冲他笑,“哟,出什么事了吗?”

朴珍荣强压怒气,“这个哔哔小子……如果您没给错的话,是空的。”

汉考克从口袋里拈起一根烟,“不是空的哦,小子。”

朴珍荣微怔,然后猛地跑到王嘉尔面前,“嘉尔,借我一下可以吗?”

“好……好的珍荣,怎么了?”

“也许有隐藏文件……等等!我看到了……”

朴珍荣输入了一串代码之后,果然空空如也的界面里跳出来一个音频文件,他点开,却发现加了密。

朴珍荣道,“S3级加密代码……不可能的……”

S3级加密方式……是会随机在一定数值内变更密码的加密方式,虽说是随机,但却有规律可循,只是这个规律,会根据每个人加密人编写的程序而变动的。

这么严密的加密方式,是建立在编写人拥有超高智商并且对此研究颇深的情况下才能完成的,采用这种加密方式的人一般都是自负的怪异的天才,一个不慎,试错了的话,文件就可能会被销毁……

为什么嘉尔的哥哥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呢?

难道……里面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汉考克露出一丝的笑意,看起来漫不经心,“是的呢,亏你还知道S3级代码呢,你有一个聪明的脑子。”

“请问您又想耍什么花招?我答应您的应该做到了不是吗。”

“说的没错,但我答应你的,不是也在你们手里了吗。”

王嘉尔知道,面对这种人精的诡辩,他和朴珍荣是无可奈何的,而且他已经麻烦了珍荣太多事情,他不想再……

“既然如此,我们回另寻其道的。”

王嘉尔把朴珍荣拉到身后,“不论怎么样,能把哥哥的东西还我,还是谢谢了。”

“别慌,小子。”

汉考克非常不喜欢急性子的人,更不喜欢凡事都不过脑子的人,他没想到这Daniel的弟弟这一下就占了俩,无可奈何冲上前来急忙道,“要密码,很简单,答应我一个请求。”

汉考克全然没了刚才居高临下的样子,他看着王嘉尔,似乎是在期待他的回答。

王嘉尔忖了片刻,“那还要看我们的能力所及了。”

汉考克叹了口气,“让……请让我去庇护山庄。”

王嘉尔震惊,“庇护山庄?为、为什么?你怎么知道……”

“还能为什么?我和Daniel是旧相识。庇护山庄……是目前唯一不被学院信号覆盖的地方。”

你以为你为什么像个睡美人似的,在那个避难所安安生生地睡200年?又为什么不被学院所知晓吗?

汉考克在心里默默吐槽,还不是因为你哥哥早都把你保护了起来?

从他出来开始,就为你铺好了后路…

Daniel,抱歉,我无法阻止少年武士的决心,也不想看你就这样悲惨的死去……所以……我会帮助你弟弟进入学院,替你复仇的。

Daniel……请不要责怪我。

他低着头,船长帽在面部打下了一片阴影,模糊了他的表情,“只有那里,才是相对安全的。对于我这个体内被装了学院定位器、并且长期被追杀的人来说,想要过点安稳的日子,就只能去那了。”

“庇护山庄?”

王嘉尔吃惊,那这么来说,庇护山庄到真的算的上是一处鲜为人知、废土里非常安全的地方了。

——想必斑斑和壮壮他们在那里也会比较安全了吧。

“你想去,去便是了。”王嘉尔道,“没必要特意问我们……”

“肯定是有这个必要我才会问的,王家弟弟,”汉考克打断他,“既然你同意了,麻烦在我的哔哔小子里把庇护山庄的位置标出来吧,顺便留个通讯方式,日后,你会感谢我的。”

说着,他在他自己的哔哔小子上按了一串数字和字母的组合出来,“我再把解密代码发给你。”

“好。”
王嘉尔收了代码,转头道谢,“谢谢……对了。汉考克先生。”

“嗯?”汉考克叼着一根烟准备离开,有些不耐烦的皱眉看他。

“我只是想提醒你,庇护山庄……现在有义勇军在,请你和他们好好相处。”

“那种事,我早就知道了。”

汉考克转过身去,背着身冲他们摆了摆手,不出数秒,身形就隐匿在废土大陆可见度极低的雾霾之中。

王嘉尔怔怔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珍荣……我突然觉得这个人,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朴珍荣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他提醒他,“Jack……嘉尔,快试试那个密码吧。”

“恩恩,好的。”

王嘉尔把那串繁琐冗长的代码输入之后,果然音频就解锁了。

王嘉尔紧张得吞了吞口水,点下播放键。

“如果……有谁听到这段消息……”

是哥哥的声音!

王嘉尔瞬间集中起来,音频似乎录制的不是很好,又像是被干扰了一样,断断续续的,声音还极其微弱,王嘉尔于是只好把耳朵凑近。

“请周知。杀害我的人……”

“……是学院的现领导……M。”

“不要……给我报仇。”

音频到这里,就像被谁猛地掐断了一般结束了的非常突兀,王嘉尔面色冷凝,手指颤抖着又打开听了一遍,却忽视了朴珍荣及其吃惊的表情。

M?

M?

王嘉尔反反复复的听了三遍,他捏紧了手里的哔哔小子,“珍荣……这个M……珍荣你怎么了?”

朴珍荣一瞬间回神,“没、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嘉尔,你的哥哥……”

王嘉尔闻言,明明眼眶都红透了,眼神却比任何一刻都坚韧和笃定,“我要查出真相。”

说着,他直视珍荣的眼睛,“哥哥从来不做这种没头没尾的事,所以……这个M,我要找到他。”

朴珍荣微微移开目光,不敢于王嘉尔对视。

他沉默半晌,却不像以往那般无条件的支持他了,“嘉尔,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找他呢……你哥哥不是也说了,不要给他报仇……”

“不。这不是哥哥的作风。”

王嘉尔坚决道,“还有这个M……之前我们不是听壮壮说过这个人吗。壮壮……不是给了我们一个芯片吗?”

“这个芯片……必然和学院的领导人M有联系。”

王嘉尔捏紧朴珍荣的手汗涔涔的,却一如既往的温暖,“我们需要找到……对学院技术了解,但却又并非服从学院的人。”

 

王嘉尔神色坚定,就像突然之间长大了一般。

他哥哥……十有八九已经不在了,可他却没有像朴珍荣想象的那样崩溃、痛哭流涕、乃至可能要放弃自己。

明明他一醒来就面对着一个于他而言,落差极大、未知、恐怖、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全新的世界。

他还带着一个……从一开始没有对他坦白所有的自己。

可他看上去,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事物,都要强大。

他像发着光,像废土里常年被霾和阴云遮住的太阳。

他身为一个脆弱的人类,竟然比身为合成人的自己,更加坚强。

朴珍荣轻阖双眼,为了他,他也许可以付出一切——因为在王嘉尔身边的,不是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合成人”朴珍荣,而是王嘉尔的口中的那个他相信的“朴珍荣”啊……

他深呼吸,握住王嘉尔的手,露出一个微笑,“你说的对。嘉嘉。这种组织,在废土大陆倒是有一个,大家都称他们为ROADWAY——铁路组织。”

“什么,你连这个都知道?珍荣,你简直是神仙吧!!!”

朴珍荣弯着眼笑,“嘉嘉,你开的玩笑都过时200年了。”

王嘉尔大吃一惊,“没想到你现在还会吐槽我……”

王嘉尔接着也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不过我很高兴哦,这至少证明——你心里已经和我更靠近,你已经把我当朋友了,不是吗?”

朴珍荣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笑而不语。

——何止是朋友。

如果身为合成人,也配拥有这种美好感情的话……

但是现在,他不敢奢求这些,他只想好好保护王嘉尔,让他完成他的心愿。

“铁路的老据点,据我所知,在一个老旧的教堂附近。”朴珍荣说道,“不过由于是废弃教堂,如今的定位早已丢失,而且据说很多雇佣兵去了都再也没回来过,所以……”

他叹了口气,“可能……也许……大概,要找派普女士帮忙……”

“哈哈哈——”王嘉尔捂着肚子笑,“能让珍荣这么头痛,派普姐姐从某个方面而言,也确实是很厉害了呢!!!”

“……”

朴珍荣无奈,“联系这方面还得你来,我和她讲不到两句话,她就会发火——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王嘉尔凑过来拿肘子怼他,“还不是珍荣说话太一板一眼了,她又是个直性子。她……视你如己出,而你却对她有些冷淡。”

“也许,是这样吧……”



tbc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