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低熟小说番外:2%的未来

低熟小说番外:交代一下以后


预警:AU/OOC 建议老玩家看

自行避雷谢谢


前文 [森]传送门


番外:2%的未来


  

王嘉尔不知道为什么段宜恩可以把许多事情都归咎于珍荣,也不知道他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如果可以,他真想把这个人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自从那天以后,段宜恩对他的态度就变了。

跟以往的颐指气使不同,整个人都没有那么冷冰冰的了,他之前狠话撂了不少,可是实际上却没有怎么限制王嘉尔的自由。

“段宜恩,我……要回一趟G城。”

王嘉尔自个儿提这话的时候,心里都是没数儿的,他不知道段宜恩是否会答应,但眼下他必须回去看一看家人。

段宜恩这厮正在看新接的剧的台本,他抬眸看了他一眼,“见谁?”

“……很多人。”

“也包括朴珍荣?”

“……”

王嘉尔没办法否认这句话,他想见珍荣,他想和他说清楚,他想……跟珍荣还有在范哥道歉。

“你去吧。”

出乎意料的,他松了口。

这回反倒是王嘉尔惊讶了,“……”

段宜恩把眼神收回去,努力让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台本上。

王嘉尔离开一段时间,也好。

他每天在自己眼前,反而是让自己方寸大乱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对待王嘉尔了。

 

就在前几天,他接到了林在范的电话。

“段宜恩,你不想解释一下吗?”

相识六年,难得听到林在范这种类似要跟他动真格儿的语气,段宜恩愣了一下,试图思考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事情。

林在范知道他那个性子吐不出几个字来,索性自己开口,“嘉尔哥哥公司的事情,是你插的手?”

插手?

段宜恩很奇怪,为什么林在范要用这个词,“插手?我这是在帮他,”他说出自己的想法,“公司里冗复的职位过多,还留着一些只吃饭不做事的所谓元老、过于柔和的处事手段,各种原因导致王董的公司经营不善,严重的资金断链,我买他一点股份、帮他打通银行那边的关系,难道不是在帮他吗?”

他隐瞒了那一段自己以此要挟王嘉尔的剧情。

——这在段宜恩自己看来,也是不齿的,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要用威胁的手段,才能留下一个人。

“段宜恩,”林在范深吸一口气,“你说……你在帮谁?”

“王嘉尔。”

——不是为了他,他怎么回去管这一个小公司的破事?

“你用你那个考上南加州大学的聪明脑袋好好想一想,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作何感受?”

段宜恩愣住了。

——林在范说的……他从没想过。

如果这些事发生在他身上,他可能会想要弄死那个人,弄到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那种。

他沉默。

“我以前以为你这是比较冷漠,我现在才发现——”林在范顿了顿,“你简直是反社会人格。”

“我他妈的真想骂醒你,你把我的……好兄弟们折磨到什么地步了?”

“昨天我问王嘉尔在做什么,你知道他怎么回我的吗?”

“——哥,我没事。好得很。”

“王嘉尔哪里是会说这种话的性子?”

林在范压低声音,像是发了狠,“段宜恩,我他娘的就问你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王嘉尔?”

——明明他那么喜欢你,藏着掖着的,却还是让我们看出来了。

段宜恩被问得无法回答。

他怎么会……他怎么会喜欢……

他否认不了,他说不出,他不喜欢这几个字。

如果不喜欢,他为什么又要费尽周折吃力地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呢?

如果不喜欢,他为什么会总是想起这个人呢?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在范,我做错了,对吗。”

“你他妈才发现吗?你简直就是个变态!”

林在范的训斥脱口而出,他心疼王嘉尔,所以他恨不得找人做了段宜恩,但是……段宜恩也是他的朋友,他们认识了六年,他知道,段宜恩本性并没有那么的坏。

林在范努力平复自己的暴躁,“总之,我给你接了一部戏,要去山里几个月,你先滚去冷静一下,好好想想你做的那些糟心事吧。还有,你应该如何去对待王嘉尔这件事。”

“……如果你真的在意他的话,你就应该换种方式对他。”

说完,他顿了一下,“但是在这之前,嘉尔先来我们这边。”

听到这,段宜恩心里咯噔一下。

王嘉尔要离开他?

“等等……在范,王嘉尔……”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段宜恩。如果你还喜欢他的话,那么就应该听我的,因为……迄今为止你做的一切,都是错的。”

迄今为止……的一切?

段宜恩的大脑里一片混乱,全是错的?

“在范,我……”

他,只是发现的比较迟……

他的“喜欢”,这么多年来……好像是第一次,能不能……至少让他有犯错的余地和改正的机会?

他……还能挽回吗?

“我……还还能……”

了解段宜恩性子的林在范叹息,“……这要看嘉尔。但是换位思考,如果是我,宰你一万遍都不嫌多的。”

段宜恩这个不择手段、不顾他人的个性,还得怪他父亲和爷爷,幸好他母亲是温柔的……不然,这人现在还得更扭曲了。

挂了电话,他转头看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

朴珍荣在他桌边的沙发上坐着,满脸都是伤神。

“在范哥,段宜恩那边……”

“搞定了。”

“那嘉嘉……”

林在范叹息,充满了不确定,“那得看段宜恩了。”

“林在范,”朴珍荣的语气急促而又激动,就像被逼急了的样子,“什么叫得看段宜恩?嘉尔是东西吗?是他的所有物吗?凭什么他可以对他为所欲为?我们明明这么多年都好好照顾着他……凭什么他段宜恩可以这样肆意的伤害他?!”

“你说的对。”

林在范似乎是真的已经无能为力,“珍荣啊,但你要知道……段家两个字摆在那里。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他们家那个宅子,每天有兵两班轮替巡逻,想靠近一步都难。”

“真他娘的……”

为什么嘉嘉要碰上这样的人?

 

王嘉尔收拾了行李,觉得还是要跟段宜恩说一声,于是去敲他书房的门。

门轻轻开了个缝,王嘉尔就被一把拉了进去。

房间里一片昏暗,他还没适应这个亮度,就感觉嘴唇被人含住了。

“等等……段、段宜恩?”

话还没说完,那个人就疯狂的加深这个吻,就如同寒冬里攫取温暖的人,绝望而又渴求。

半晌,段宜恩放开他,黑暗的房间里一时只剩两人剧烈的喘息声。

王嘉尔摸了摸被亲的发麻的嘴,段宜恩这又闹的哪一出?是不想放他走了吗?

“嘉尔。”

声线低沉嘶哑,就好像很痛苦一样,“你去吧。”

王嘉尔怔了一下,只听那人又开口,“以前的事,是我不对。我只顾着自己,没有设身处地的去想……你的感受。”

“……我很抱歉。”

王嘉尔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只见眼前的黑影靠近,大力的抱住他,“我马上要去山里拍戏了,可能要半年。”

“你哥哥公司的情况已经完全稳定了,我把我的那部分股份转让给了你——过几天转让书应该会寄到G城你家那边。”

说着,他把人推到房门口,“你快回去吧,管家会送你去机场。”

他深吸一口,郑重其事,“等我回来了……我会重新追你的,希望你到时候能给我一个机会。”

然后紧紧关上了书房的门。

房内的人着急的关上门,他只怕听到王嘉尔拒绝的话和抗拒的表情,他没想到,只是一个简单的分离,竟会如此难受,他贴着门坐了下去,试图缓解这种如同被去掉骨肉的痛感。

而被推出房间的人满脸呆滞,他吃惊的看着紧闭的房门,缓了一阵子,摸了摸脸,迟钝的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管家老徐在一层拖着行李,轻声提醒,“嘉尔少爷,该动身了。”

王嘉尔闻言,回头看了一眼严实的木质大门,抿唇,点头。



END

这个是好的开放结局了

想表达他们有未来

然后可能还有团回来的番外,再看吧!


说实话被路人攻击的感觉很不爽= =所以这文我不打tag了

就留给想看的人看好了


后续见番外 

评论(1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