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Give You What You Want 19

AU/OOC/勿上升

前文:传送门 



[十九]

19.


斑斑只觉得今天简直比他活过的二十多年加起来的总和还倒霉,倒霉透了。

几个早就谈妥通告接连被下,然后今天是上午刚刚敲定的网播剧男二号也在刚才被告知,注资方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似乎有换人的需求。

换人?

怎么可能?

经纪人愁眉深锁,打电话给负责人那边一直未接通,他着急地侧过头来问他,“斑啊,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投资方?”

哼,稍微动一下脑子就能想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还他妈能是谁?

经济人见他不讲话,以为他也不知道,于是着急的拿起电话推门而出,准备亲自去跑一趟了。

——得罪投资人?

根本不存在,还不就是他现在公司的两个顶头上司搞得鬼吗。


归根结底,还得怨金有谦那个混蛋玩意儿,没头没脑地闹的什么破事儿?真他妈糟心,感觉就是一吃三聚氰胺长大的脑残儿童。

想到这里,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掏出手机。

电话被接通,斑斑二话不说直接狂飙脏话,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怒。

“……”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不语。

斑斑狐疑,平时他说一就能怼回来十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安静?

他摘过电话看看了通话人的姓名,是金有谦没错啊?

“喂?你是……金有谦本人?”

“呵、不是我还能是谁?。”


电话那头的人嗤笑了一声,果然是金有谦的语气,他接声道,“你骂完了没?嗯?”

“我劝你最好牢牢地抓住这次机会,因为这次的确是我犯混了,就这件事,我不会回你一句。”

“没有下次了。”


这句话里仿佛有双重含义,搞的斑斑一时间接不上话。

斑斑脑袋转得快,他顿了顿、“你倒是好,现在想清楚了,当初我劝你,你怎么一句话听不进去?你看看你自己多少岁了?还很小吗?能不能成熟一点?随便一点儿事就激得你失了智?”


金有谦冷笑,觉得斑斑也没资格说他不成熟,“为了当明星耍性子要和家里断绝关系的人没资格说我。”

“你他妈说什么呢?金有谦!?草拟大爷的!”

斑斑被戳了痛处,气不打一处来,更何况他这个什么不知道的局外人,凭什么来评判他的人生他的梦想?

“……”

金有谦意识到自己的毛病又犯了,停滞了数秒,低声,“……对不起。”

“草。”斑斑低啐,“我真的觉得你是个智障,你他娘的赶紧多吃点奶粉,重新滚回去读幼儿园吧!妈的!!!”

说着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和金有谦吵了一架,只让他心里的火气又上涨了三分。

他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拼了老命地终于爬上了三线明星的位置,其中还少不了Jackson哥的帮助,而如今可能就因为这个傻缺货要毁于一旦了。

思及此,他唤醒手机屏幕,滑动着通讯录,他把手指悬停在命名为【林少爷】的联系人上,迟迟点不下去。


斑斑把指甲送进嘴边厮磨着。

如果可以的话,他实在不想找林在范,他甚至都能想到林在范对他冷嘲热讽的样子,还有那自以为是、趾高气昂的态度。

更何况,他自己对自己发过誓,不要靠再靠家里的任何帮助了。

——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能找的人,也只有他哥了。

斑斑无意识的咬着指甲,他生性就很纠结,而此刻,更是陷入纠结的反复循环之中。

当经纪人和助理推开他家大门的时候,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

助理小声疑惑,“咦,斑斑先生今天因该是没通告的啊?人跑去哪里了——哇啊!!!!”

助理被沙发上的人影吓了一大跳,他眯着眼仔细一看,才松了口气。

经纪人按开电灯开关,责备道,“天色都这么黑了,怎么不开灯?”

斑斑对着茶几上的手机,不语。

经纪人无奈的叹息,然后又露出一抹喜色凑到他身边来,“斑啊,有好事告诉你。”

斑斑闻言,这才迟钝的转过头来看他。

经纪人眉飞色舞,“投资方那边说要换人的消息被证明是虚假的了,我向他们确认了,他们说就男二已经决定是你!不会再选别人!!”

斑斑愣了一下,预想之中的喜悦却没有降临,“是吗?”

经纪人看着他毫无反应的样子,迟疑、“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看看……”

说着去探他额头的温度。

斑斑矢口否认,“我没事……就是可能太累了,你们今天先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嗯……好吧。”

经纪人无奈,“那你好好休息。”


等人都走了,他才能静心下来好好思考。

说那个消息是虚假的,他不信。

毕竟他之前的几个通告都被下了可不是虚的。

他想到朴珍荣和段宜恩,那两个人一旦做了,绝不可能自己松口。

那么……是谁帮了他?

林在范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更何况他都还没有通知他这件事,林在范不可能、也没有时间去知道这些事。


那么是谁……

——还能是谁?

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油然而生,他猛地站起来,然后又脱力地倒在沙发上,他多么希望自己想的不是真的,但是,却又很绝望的无比相信自己的推测。


只能是Jackson哥了,不是吗?

那个人……虽然看上去很粗心的样子,实际上比谁都要心思细腻。

那么、他是如何说服朴珍荣的?

Jackson哥……还能用什么说服朴珍荣?

明明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帮别人。

他的……傻哥哥。

斑斑此刻也终于明白,金有谦和林在范曾说过的对他放不下心的含义。

原来是这么难受。

让你坐立难安,而此刻更因为害怕他是否做了傻事,而担心的要命。

他手心紧攥,想给他打一个电话,哪怕只是一个关心的短信也好,可是……

一想到朴珍荣,他只觉得为了Jackson哥,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tbc


我知道我很短T-T

以后努力当个每更5000字的写手(xd

评论(1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