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Give You What You Want 18

AU/OOC/勿上升

前文:传送门 


[十八]

18.




“进来。”

王嘉尔闻言进了书房,看到闭目养神的朴珍荣,一时间又忘了自己要说的话,他试图理顺一见到他就紊乱的呼吸,然后艰难的将一寸一寸地把目光挪向他。

一时间四周的空气都好像凝滞了下来,他们互相对视着,仿佛就快要看到彼此眼底的最深处时,却又被什么迷雾层层遮挡,再难探寻。

——他们的心早已背道而驰了。

王嘉尔不是不知道这回事,但是每每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总是会毫无骨气的难过和后悔。

他的白月光,他的满目星辰,他躁动岁月里的一涓静流。


朴珍荣也看着他,一遍又一遍地、仿佛永远也看不倦似的。

他知道王嘉尔心里有事,他的情绪从来都写在脸上,简单又好懂。

但他不急,他会等他开口。

“珍荣……”

他踯躅半晌,下定决心, “请不要为难斑斑,他还是个孩子,没做错什么,而且……错不在他。”


——他听到了那通电话。

朴珍荣惨笑,他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可悲。

他有求于他,所以他才会主动来跟他说上两句话,低声下气的求他,仿佛他们是最远、最不靠近的关系。

事到如今,他们之间已经是如此的剪不断理还乱,他还有闲暇去考虑别人的事情。


“不为难他?”

朴珍荣看着他,眼底是一场暗沉的风暴,“那你告诉我,我能得到什么。”


王嘉尔怔怔的看他。

除开心与心的距离,他们之间曾经无比亲密,所以他一瞬间就懂了他的意思。

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可他站在原地,脚就如同被钉死在地上,难以挪动一步。


朴珍荣只是凝视着他,不发一语,看着他因为这件事自我挣扎。

嘉嘉,你会怎么做呢?

那个斑斑,就这么值得你去牺牲?难道他在你心里就如此的重要?

如果可以,他真想把那个叫斑斑的小少爷直接弄熄火,让他滚出他们的世界,让这个人再也不要出现在他和王嘉尔的面前。

——如果不是这个人,至少……他和王嘉尔的关系不会恶化得那么快。


可是他不能。

他害怕他们的关系会更加恶化。

没错……他怕了。

他曾经以为没有任何事情会让他却步,他曾经认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挡住他前进的脚步,他曾经以为,连王嘉尔都不能。

段宜恩说的没错,事关王嘉尔,他情难自持。

王嘉尔这个人早都在自己注意到一切之前,变得越来越……占据他的生命。

也许,这么做很卑鄙,可是他无时不刻的渴望能更靠近他一点,就算用尽任何方法和手段。


王嘉尔僵在原地,实则脑海里的想法已经过了一道又一道。

到了这种时候,他反而出奇的冷静下来。

他……他现在、唯一还能做到的事。

不过如此。


王嘉尔抬头看他,方才的犹豫不决早已销声匿迹,眼睛里此刻已充满坚定。

他走到朴珍荣的书桌前,自上而下的看他,仿佛他不是当下那个有求于人者。

朴珍荣目光随之而动,见他一步一步走过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紊乱。


王嘉尔的眼神在朴珍荣身上游弋逡巡,然后抬手猛地扯过他的领带,仰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照着唇吻了下去。

大胆的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的人,却又在吻完后慌乱地离开,眼神飘忽,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


朴珍荣轻抹嘴角,回味这一吻,浅笑。

他纯情而又诱人的嘉嘉,像一颗饱满多汁、半熟的果实,又仿佛是世界上最酸甜、最可口的一粒糖果。

这一吻看似粗鲁莽撞、但却着着实实传达出了王嘉尔的决心。


朴珍荣抬手扶住王嘉尔乱糟糟毛绒绒的脑袋,得寸进尺,“嘉嘉、还能给我更多吗?”

王嘉尔连耳尖也跟着红了起来,他此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状,朴珍荣怎么还能不起坏心思,凑到他耳边轻轻吹气,“满足我,我就答应你那件事。”


王嘉尔的身体紧绷着,微微颤抖。

他……要的不过就是这些罢了。

他沉声道,

“好。”


-


WJE跨坐在PJY的腿上,看似颇为主动,实则早已失了主动权。

事情总是这样。

但凡他想要稍微在这个人面前少一些狼狈、少一些难堪时,却总是让自己更陷入被动之中。


PJY的手透过衬衫层层深入,他仰头啃噬着WJE形状美好的下颌线,只恨不得能将人吞进血肉里。

他深陷其中动情不已,而另一个人却是心事重重。

他一颗颗解开他宽松衣衫的纽扣,如同悉心拆开礼物包装的孩子,引入眼帘的,是他魂牵梦绕的人,这么久了,数百个昼夜。

此刻,他又屈身于他,仿佛在聚光灯中为他绽放。

朴珍荣温柔地抱紧他站起来,把他放在宽大的书桌上,俯身而去。


-


拉灯了拉灯了,没车啦写不动车啦~~~~~

PS,FWW里有多出来的几句话……不过也不是很重要啦。。。

我在想,我好想把这个文快点完结啊!!!


tbc

评论(2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