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晦暝 ⅩⅨ.

给难熬的下午……

是第三部分了,快完结啦。

那个……如果想出本,有小可爱有兴趣吗=U=


预警看前文啦→[森]传送门


     ⅩⅨ.

  


  神界万万年来,联合人界想要共同铲除却又无法铲除的存在,只有一个。

  他的力量太过强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上天入地,主宰苍生。他又很随性,杀伐肆意,但他却出乎意料的不嗜杀。

  他不常出现,只是偶尔在神魔大战时出来逆转一下战局。神界知道他们暂时没有消灭他的能力,在了解了这个空前绝后强大的恶魔的秉性之后,与他达成了和平协议。千年之内,停止战争,他不扰其他两界,而神人两界也不会再来扰他。

  魔界的一切生物都信奉以力量说话,他,是魔界万年以来的最强,自然而然得到了其他恶魔的俯首称臣,敬他为王。他是跨越世纪级别的魔王——Beelzebub,是万恶之源,是至邪至秽。

  而百年前,和平协议破裂之夕,魔王却甩手离开魔界,将烂摊子丢给他亲手驯养的一条远古邪龙。邪龙充满了智慧,虽不及它的主人,但力量也是空前的强大,魔界的生物尊他为魔君。当年的魔君是在魔王之下的魔界最强。

  而如今的魔君呢。他的儿子夜鸦在人界销声匿迹。他的孙子晦暝在战争中受了重伤。这几千年,他为了魔界,为了他的孙子耗损了太多力量,因此他不得不陷入沉睡之中。

  魔君告诉晦暝,他无论如何都探测不到夜鸦的位置,这太过蹊跷。除非他被藏了起来,而藏他的那个生物,实力远高于他,甚至对他所使用的能力了若指掌。魔君说这样的存在普天之下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的主人,魔王,Beelzebub。

  魔君似乎带了点笑意,“吾的孩子。试问,魔界最强挡住了你要去寻找的路,你会如何?” 

  

  王嘉尔看着自己的手心,对着月光。

  手里那股灰黑色的能量,源自于他的祖父——魔君(邪龙)紫水晶。这股能量代替他分-裂出去的【先知】,使得他体内失衡的能量趋于平稳。

  王嘉尔稍稍使了一点力,房间内立刻无端卷起一阵微风,荣宰的荷叶床和桌上翻开的书本被吹的微微晃动。

  王嘉尔立刻打住,发现自己的力量比以前更强了。

  他是大恶魔,是不需要睡觉的,不像旧友冰瞳,会把睡觉当作一种兴趣爱好。

  他放了个迷你的杯子在荣宰的床边,以方便他醒来之后接露水,然后给荣宰盖好被子,出了门。

  王嘉尔要去的地方是图书馆。

  他首先要弄清魔君,也就是他祖父给他的这份力量,到底是什么。

  他推开古旧的图书馆,图书馆的墙壁是古老硬厚的石砌的,光线几乎难以透进来,魔界里面是没有“灯”这一说的,有能力的恶魔不需要光,单凭他们的“眼”便能看清许多东西,没有能力的恶魔只能依附于其他恶魔,或者优胜劣汰。

  王嘉尔有几分之一的人类血统,正好属于需要光线的那一类,但是魔界常年无白昼,他没有学过照明系的法术,于是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带个蜡烛过来。

  王嘉尔在门口站了片刻,突然馆内亮起一束紫光,王嘉尔凝神看过去,一身黑袍的恶魔在馆内正中央的木质大桌子上坐着,手里拿着一本古籍。

  他手里捏着一个法杖,法杖顶部的紫水晶微微发着光。

  是堕天使,朴珍荣。

  

  “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那你又为什么在这里?”

  王嘉尔向来是“说”不赢朴珍荣的,几乎也没“打”赢过,不然他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个家伙为所欲为了。

  他此刻非常需要他点亮的那团光,于是走进去,“我……找书。”

  朴珍荣把法杖轻轻一抬,法杖顶部的那团紫光就升到了半空中,变成了类似人界“照明灯”一样的存在。

  朴珍荣眯着眼睛看他,“你找书?问过我没?”

  王嘉尔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人是不折不扣的魔界掌书司,还是魔君亲自任命的。

  他一阵头疼,不得不说明来意,“我想找关于我祖父魔君的书。”

  朴珍荣盯着他,勾着嘴角,“你想找?”

  王嘉尔很明白他的意思,于是改口,“请……帮我找一找。”

  “嘉尔。你难道没有更好的求人之法吗?”

  朴珍荣把手里的书放下,王嘉尔不经意扫了一眼,书名是《晦暝轶事》。王嘉尔无语凝噎,这种书,到底是哪个无聊之辈写出来的?

  王嘉尔比谁都清楚恶魔之间交易的准则,“等价交换是吗?未尝不可。”

  朴珍荣靠近他,鼻尖几乎就要挨上鼻尖了,“也可以不等价交换的,亲爱的嘉尔。我不是土生土长的恶魔,我不来你们那一套。”

  “你只用给我一个东西和我交换,你就可以得到我无数次的帮助。”

  “很划算对不对?”

  朴珍荣的手黏上他的腰,手也不安分的攀上他的唇角,“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王嘉尔不懂朴珍荣的这种执着。他迷惑的看着朴珍荣,“是……什么?”

  “你。”

  “我要你。”

  王嘉尔看着堕天使,他眼底的光像星夜,不像魔界的那一片混沌,却像人间的夜。他在人间游离那短短日子里的星夜,漫天幕的紫,里面盛满了时明时灭的星星,入了他的眼,就像是一切都充满着希望。那曾是他叹为观止的光景。

  王嘉尔这一刻才又懂了一些朴珍荣。

  他或许知道了。

  父亲为何心倾于一个有着低劣血族血统的人类女子,也就是母亲。是【感情】在作祟,是【感情】控制了他的父母,他们虽然都是他人口中血统不纯的怪物,却又都是有血有肉的怪物。

  而他们此时此刻,无论是朴珍荣,还是自己,都不想摆脱属于人类的【感情】的控制,甚至可以说是甘之如饴。

  王嘉尔拽着朴珍荣宽大的长袍,使了力,一把狠狠扯下,“朴珍荣。”

  这在朴珍荣听来更像是一个咒语,也如同一个讯号。他好像一个接受了圣恩的信徒,连着指尖都是颤抖的,他任王嘉尔除去他的外袍,抚摸他隐藏于其中的骨翼。

  朴珍荣在堕天之前,那美丽、丰满圣洁的六翼,如今只剩下一对贫瘠的骨翼。

  朴珍荣低着头,不看他。

  王嘉尔知道他是刻意隐藏,也许别人都难以相信,但是他知道,朴珍荣对于此是感到耻辱和难以启齿的,他也许非常讨厌自己的骨翼,那是他因为“背叛”而被打上永世不可磨灭的烙印。

  翅膀于天使是极其敏感又脆弱的位置。

  王嘉尔轻轻抚摸着,朴珍荣颤抖着忍耐。

  “朴珍荣。你没有必要。”

  “轮谁感到自卑,都轮不到你。”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朴珍荣猛地抬头看他,眼里又仿佛变成一汪深潭,他定定的一字一句,“我要你。”

  王嘉尔没再说话。

  朴珍荣比他稍稍高一点,他搂着他的脖子把自己送上去。恶魔向来忠于自己的欲望,食欲、求胜欲、亦或者是情欲。

  今时不同往日。

  圣洁的炽天使早已堕天,他们之间的交缠不再会伴随着种族相斥而带来的剧痛。堕天使背后的骨翼张开紧紧包围着眼前的大恶魔,把他牢牢收入怀中,就好像为了防止他逃走似的。堕天使没有用法术,而全凭着一双手,缓缓除去了晦暝的衣物。

  朴珍荣的凑到晦暝的脖子处,轻柔的啃咬。晦暝仰起头,发出一声叹息,晦暝受不住的闭上眼,微颤的睫毛都能让他一阵悸动。他把人放在图书馆内正中央的大桌子上,在暗紫色法术光的照耀下,晦暝白皙光洁的身体仿佛一件饱满色-情的艺术品。

  堕天使充满虔诚的覆了上去。

  这次,仿佛才是他们的第一次。他情难自禁的吻着大恶魔微合的眼皮,手一路向下。

  魔界长夜不尽。

  而他的意难平。

  

  -

  

  王嘉尔推开图书馆的门,冰瞳……不,应该说是林在范,抱着镰刀靠在墙上,侧过脸来望着他。他身后的的墙面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霜,说不上来是待了多久了。

  林在范微微叹息,空气中划过一道冰气,“晦暝。”

  林在范开了口,王嘉尔都已经感觉到他的探寻之意,他却又话锋一转,“我听到魔君的话。你要找你的父亲。”

  王嘉尔点头。

  林在范沉默片刻,“我曾听我人类的弟弟提过,段家有召唤术通天者。也许能帮到你。”

  王嘉尔凝眉,召唤术通天?

  段家是神选出来的神界守门人,因而赐予他们上古圣器使徒的黎明。但是召唤术通天者,他还未曾耳闻。

  他想起段家的下一任族长段宜恩,段宜恩擅长的绝非召唤术,他体术、剑术惊人,是传统的猎魔者后人。而段家那个召唤术通天者……仅仅只是一介人类吗?如果果真有此人,为什么神魔大战时这人不出现呢?

  “我可以让我的……人类弟弟,帮你问一问。”

  “比你直接出现在段家要好得多。”

  王嘉尔点头,他说的不错。

  “谢谢你,Icecho。”

  林在范摇头,“晦暝。叫我林在范吧,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我……也叫你王嘉尔。”

  林在范抿出一丝笑,这是林在范入魔界以来,王嘉尔第一次看到他笑。

  “说来,这样直接喊你的名字,显得双方关系亲近,也不失为一件趣事。”

  林在范背过他,冲他摆手,“我去一趟人界。等我消息吧。”

  

  话刚说完,图书馆门里又伸出一双手,紧紧的抱住王嘉尔。

  “又准备一声不吭就走?”

  朴珍荣扣好袍子,“那冰瞳也真是可笑,说什么与你显得双方关系亲近。”

  朴珍荣冲着他的唇咬了一下,“也不看谁才是和他最亲近的。”

  王嘉尔有些无奈。

  “昨夜也够了吧。”

  朴珍荣笑,“当然不够。嘉尔。”

  “不过你想要知道的事,我可以告诉你。用你送给我的【先知】之力。”  





tbc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