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Give You What You Want 17

   

本章预警:微宜→珍

前文:传送门 


-


[十七]

17


“嘉嘉。”

朴珍荣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他抑制住心头一阵一阵的刺痛感,“我们,先吃饭好吗?”

王嘉尔迟钝地点头,在金有谦没头没脑地闹了这么大之后,他怎么能拒绝?

朴珍荣看着王嘉尔坐在那里,一点一点往嘴里送着饭,乖巧地样子。

但是他知道,如果有一丝机会,王嘉尔都不想呆在这里,想到这里,他突然就觉得又火气上涌。

朴珍荣转身走进书房,调节自己的情绪,生怕自己再吓到王嘉尔。

这些日子,他把他不曾付出的真心、不曾用过的耐心都给了他。

以前……是他没有给,而现在,却是王嘉尔不想要了。


在他胡思乱想期间,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

看清了来电人的姓名后,朴珍荣深呼吸,调控情绪武装自己,按下接通键,“喂。”


电话那边传来低沉的声音,“朴先生。”

朴珍荣嘴角下坠,然后又缓缓上扬,“真是稀罕呢。林少尉。”

“听说我的部下刚才去你那里大闹了一通。”

通过话筒传来的林在范的声音冷静自持,但是朴珍荣知道,这只不过是个 表象,思及此,他觉出一点胜利的喜悦,“想必你的部下听闻了什么毫无道理的小道消息,来我这里作客,比我这个主人的排场还大呢。”

“他道过歉吗?我替他再说声对不起。”

与刚才不同,林在范声音里带着一丝隐忍,朴珍荣瞬间意识到这不是他这通电话的主要目的。


果不其然,林在范开口了,“也烦请朴先生,你……不要为难其他人。”

朴珍荣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其他人?我不知道林少尉在说什么。”

林在范沉默半晌,“……我相信朴先生知道。”

朴珍荣瞬间变了表情,不语。

“那劳烦朴先生了。”林在范说完单方面挂了电话。

烦请?为难?劳烦?

他们这语气、这遣词用语,仿佛他认定了他一定会虐待王嘉尔一样——仿佛王嘉尔是他的人?

可真太他妈有意思了。

他拼命忍住,才没有爆出粗口。

——来惹他?他不会让他好过的。


朴珍荣一时间无法控制上涌的怒气和恶意,拨通电话,“喂。Mark哥。”

“是你。珍荣。”

“马克哥。我想搞一下林在范的那个便宜弟弟,给他找点麻烦。”

电话那头的人安静了片刻,开口的声调颇为严厉,“珍荣。你冷静下来告诉我,你现在的想法是在感情用事,还是理智思考后的结果?”

“……”

朴珍荣听到这接近训斥的话,发热的头脑如同瞬间被浇了一盆冷水。

他突然间有些颓然,苦笑。

“对不起……哥。是我不冷静了。”

“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又和王嘉尔有关,对吗?”

“……”


电话那头传来沉沉的叹息,“……每次遇到他的事情,你就失了冷静思考的能力。珍荣,你扪心自问,这是好事吗?”

朴珍荣垂下眼眸,细密浓黑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你说的对。可是……你说我该怎么办?哥?我——”


他从他话语里听出了相当的无助,还有那被他时常掩饰的很好的脆弱。

段宜恩心疼了。

他一直看着这个人,从少年时节到现在。

身为他唯一的朋友,他或许是最理解朴珍荣的人也说不定。

这个可怕的圈子和他身边地位相差太多的人,让他变得敏感、多疑、理智、冷血、扭曲还有暴躁,随着时间他曾有的温柔、细腻、感性都渐渐被抹消。

可这也不能全怨别人。

朴珍荣想要的东西太多,他不知足,所以……这是他的选择,因此,他就要承担和得到的东西相对应的失去。

谁能说……王嘉尔是一厢情愿呢。

他为朴珍荣铺好了路、斩去一路的荆棘、把许多难以得到的东西简简单单的送到了他的面前,珍荣尝到了苦头,也尝到了甜头。

许多珍荣该品一品或许才更好的苦,也一并被王嘉尔以爱之名给拭去了。

心思单纯、长得好看、爱起来就没底线。

多么便利的人啊,换作是他,在那种情况之下或许也会好好地利用一把。


王嘉尔这种性子的人,能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圈子里混,真的是多亏了他那个哥哥和他那几个好朋友。

他图什么呢?

他……图朴珍荣?

答案一瞬间就能得到。

“喜欢”这种无用却又让人难以挣脱的东西……

是毒,毒害了王嘉尔,也毒害了朴珍荣。

谁能说……王嘉尔是一厢情愿呢。

看看如今的朴珍荣,还没他当初大学时期的十分之一快乐。

他如今的样子如同被扯碎灵魂,日日魂牵梦萦、夜不能寐,就连他这个旁观者都感到恐惧。


何以至此?

段宜恩不禁想。

要不是……

要不是王嘉尔的那个朋友……

如果不是位高权重的林大校的儿子……

如果朴珍荣没有选择把王嘉尔这里当作起点、没有做后来那么多不可挽回的事,是不是就不会存在后面的这些被珍荣看作报应的果了?


——是不是这样……他段宜恩也有一丝竞争的机会?是不是这样……他就至少还可以向朴珍荣表达自己的心意,至少、不用在每次看到他痛苦之后,自己更加难受?


他明白,他们各自都有很长的故事,不是一日之语。

他依稀记得朴珍荣隐晦的提过,他和王嘉尔还有林在范荣,上学时期就有一段渊源。

这两个人是不是已经变成了死结?

被其他太多因素所影响,以至于他们已经难以再解开。

他们解不开了,而其他人,也再难参与进去。


电话两端的人久久的沉默,段宜恩打破沉默,终是只能道一句,“珍荣……”

——事到如今,我只能帮你我力所能及的了。

朴珍荣阖上双眼,把所有的不堪、所有的脆弱都收拾回去,“……谢谢你,马克哥。”


挂了电话,朴珍荣脱离地坐在沙发上,仰着头想要清空心里所有的思绪,脑海里却难以平静下来。


-


王嘉尔吃完饭,战战兢兢的在楼下坐了一阵子。

他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但他觉得珍荣看上去……很痛苦。


他缓步走到书房,书房的门微开,里面隐隐传来珍荣低沉却略含激动的声音。

他犹豫了一下,靠着墙。

“哥。我想搞一下林在范的那个便宜弟弟,给他找点麻烦。”

王嘉尔瞳孔微张,他捂住嘴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小心翼翼地走开。

这次是有谦还是闯祸了。

——可是要为他付出代价的人却是斑斑?

这未免太不应该。

珍荣……

珍荣那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又想起那年夏天,学校里篮球场边的树荫下,朴珍荣面朝着他,略带腼腆的笑容。


到底是从哪一刻开始扭曲的的呢?

到底……

他们该怎么办?

越想,越不安。

他说要动斑斑,到底会对斑斑做什么?

那个充满梦想、努力拼搏的少年……

王嘉尔坐立不安,他没办法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做。

他站起来,又回到书房门口,迟疑地叩响了书房的门。



tbc

评论(3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