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All J]好好说话 2

 

绮思后续,想不出名字了捂脸/。

总之是阔以接着看滴。

具体预警和前文一样撒 点进来看之前先看合集的第二篇里的预警啦(•̀ᴗ•́)و ̑̑




一句话:小日常 段医生朴警官都出来溜达了一下







 好好说话啦 2




 




  王嘉尔睡眼朦胧的起了床,看到朴珍荣大剌剌的躺在他的床上,睡在他的被窝里。他动了动身体,浑身那一个酸痛连着烦躁把他的起床气拉到了一个临界点。他拿起枕头砸朴珍荣,“你丫还好意思睡。”




  朴珍荣揉了揉眼睛,眉宇间的不耐在看到眼前不着寸缕的人之后软了下来,笑,“一大早的,不好吧?”王嘉尔见他背心裤子都整好的在床里窝着,而自己呢,昨天被他乱捅了一通,最受累的是他,他还能就这样把他光溜溜的插在被窝里。想到这儿气就不打一处来,王嘉尔拿眼珠子瞪他,朴珍荣摊手,“昨晚你睡得太可爱,我不忍心打断。”




  去尼玛的可爱。




  王嘉尔站起来套裤子,但顶不住朴珍荣那热辣辣的视线,“你赶紧出去,出去。”




  朴珍荣扬着眉露出一个颇为无赖的笑,靠在门框那儿又看了一阵,“我去弄点吃的。”




  没脸没皮的。




  王嘉尔穿好衣服,推了门,一阵香气就冲着鼻尖而来,诱得他吞了吞口水。王嘉尔尝过甜头的,他知道朴珍荣做饭好吃。那几年这人为了照顾他的胃,总能给他弄出点养胃又好吃的东西来,自己也总是想着心思去人家家里蹭饭。他那小他三岁的弟弟看了都忍不住吐槽他哥,“哥,这朴珍荣要是个女的,你四舍五入就能把人娶回家了吧?”




  他当时还认真考虑了一下,竟然还觉得他弟这话是可行的。但现在想想又觉得可笑了,这人确实心热,体贴,但是恶劣起来简直要人的命。他也确实如有谦所说,撑得住台面、顾得了大局,还能干。不过现在这些词儿在他这里全变了味道。他确确实实能干,只不过经常被他干的那个人,是自己。想到这儿,他就笑不出来了。没一个能给他省点心的。




  前几天班导才来电话,有谦那货在学校里和另外一个孩子起了争执还是什么的,闹得还不小。




  自己这才隐身了大半年,就又被那几个麻烦给他拎出水面了。只要他不出这个C城,不管是朴珍荣还是林在范,他一个都躲不掉。




  他找了件外套,嘴里塞满了朴珍荣做的炒饭,他得去有谦的学校一趟。




  王嘉尔拿了钥匙开了自行车,朴珍荣在窗户那儿露出个脑袋瞧着他,笑意晏晏的。王嘉尔联想到有谦曾经说过的话,打了个寒颤,脚下猛地一蹬自行车踏板麻利地溜了。




  段宜恩骑上他那用了好多年还没坏的梅花自行车上,一路蹬着去母校附近,顺便去看看他那个不省事的弟弟。上班了这么多年,他虽然有足够的财力买车,但还是更爱骑自行车,觉得舒坦。




  他蹬着自行车,看见路边一人在停着的自行车旁边捣鼓着什么,那毛茸茸的脑袋怎么看怎么眼熟。他按了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形成了尖锐的声音,那人敏感的很,皱着眉抬头来看他。




  “段、段医生——?”




  王嘉尔那点儿不耐烦去的也是很快,他弯着眼睛,看看他,又看看他的自行车,“你这是自行车——梅花的AC-R 105?”




  “AC-R 105?”




  他愣了一下,似乎琢磨出来点什么,再看看段宜恩,然后瞅瞅他身后那所大学的名字——C城第一医科大学,一拍脑袋,“你——是你?!”




  段宜恩咧嘴笑,露出嘴角的一颗虎牙,点头,“你想起来了。”




  说着,他又添了一句,“我以为你故意的呢。”




  “怎么会——我那几天不是眼睛伤着么,看什么都不太清楚,而且我还有闪光……”




  “其实吧,”段宜恩看他在那捣鼓他那小破自行车,扯出一个笑,“我也刚刚才想起来。”




  话说完了,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两人尬尴了一阵。段宜恩这人不会找话题,他那两片嘴皮子开开合合了半天,也磨不出个什么来。王嘉尔挠挠头,“唔、呃——我得去旁边的大学找我弟了。下次见啊。”




  段宜恩点头,王嘉尔踩着车走了。那车似乎年岁已久,王嘉尔刚一动腿,那嘎吱嘎吱的声音就止不住似的,段宜恩憋着嘴角的笑,就看到王嘉尔一脸尴尬的回头望他,然后挤出一个笑。段宜恩看那人骑远了,那车的声音还老大老大的,轻声笑出来。




  王嘉尔这车是二手市场买的,也没骑多久。大几个月前骑个摩托车遇到了朴珍荣,他觉得倒霉透了,于是就去买了这么辆老爷车,以备不时之需。话又说回来,这段医生,他终于想起来了这人是谁了。几年前那个医大的学生,他那辆AC-R真的骑了这么久了。看看人家那高端公路自行车,再看看自己的,想到段宜恩那个玩味的笑,觉得脸都丢干了。




  王嘉尔到了学校,一路问着人,才算找到了金有谦班导的办公室。办公室半开着门缝,王嘉尔透过那点儿空间,就只能看到金有谦低垂着的脑袋顺着老师的话在那儿一个劲点头。




  挨训呢。




  活该。




  金有谦还算是没有反叛期的,但他随着年龄的增长,个头猛蹿不说,那脾气也是见长,偶尔还怼他,没大没小的。想到这儿王嘉尔就觉得特解气。




  王嘉尔站在原地自个儿乐了一会儿,这才推开门。




  班导停下来,看了他一眼,发现也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愣了愣,“找谁的?”




  王嘉尔眯着眼冲老师点头,“老师您好,我金有谦的家长。”




  那班导愣了一下,看了眼金有谦,点头,“行。您稍微过来一点,让我来给您说说你孩子最近犯的事儿。”




  王嘉尔走过去,看见金有谦旁边还站着一孩子呢,知道这一定金有谦那旗鼓相当的对手了,不禁多看了两眼。那孩子染着一头银毛,还抹着发胶,身上有一股子香水味,微微朝他这里看过来的两只眼睛还是不同颜色的。王嘉尔吃了一惊才会过来那应该是戴了美瞳。




  “这事儿也不全赖你家有谦。”班导开口,字里行间还带着点对有谦的照顾,“我知道您家的情况。有谦呢,平常特乖一孩子,听话也不闹事,就是这回,斑斑这孩子说了点什么话,有谦就先动手了。”




  “我问他们,他们也不说。怪急人的。”




  王嘉尔愣了愣,第一反应是金有谦这孩子出息了,还知道打人了。小时候谁欺负他他都不知道还手的,没自己在的话完全就只有挨打的份,现在终于硬气了?王嘉尔差点没忍住拍手叫好。他咳了一声,严肃道,“金有谦,怎么回事?”




  金有谦转过头来看他,眼底都是阴暗的怒气,他瘪着嘴,愣是不说话。




  他被小孩眼底的怒意吓了一跳。这……还真是头一遭。他抬眼望望另一个孩子,那孩子一脸不屑,一看就是个惹事的主。王嘉尔无奈,对老师投去无可奈何的目光。老师也叹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事儿都耗了我几天了。”




  说着,微阖的门又被推开了,别说王嘉尔了,就连金有谦和斑斑都瞪圆了眼睛开着来人。




  班导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你、你又是?”




  “老师你好,我是斑斑的哥,他父母在国外,来不了。”




  段宜恩看着办公室里的一席人,大概知道了情况。他冲王嘉尔挤挤眼,掩去嘴角的笑意。




  得。这算是凑齐活了。




  班导点点头,“那行吧。事情是这样的……”




  班导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段宜恩听着眉头越皱越紧,他严肃起来的样子颇有气场,看上去很瘆人。刚才还很不屑的那孩子明显慌了,他低着头,不敢看段宜恩。




  “斑斑,你说了什么话?”段宜恩冷着脸发问。




  被点名的斑斑一个激灵,他皱紧眉头,憋了半天,终于还是抗拒不了那个压力,“我……我就说他和他哥有娘生没娘教嘛!”




  这话一说出来,站在原地的金有谦猛地一个转头揪住斑斑的领子,“我说过什么,让我听见一次揍你一次?你TM是不是欠揍?”




  被揪着领子的斑斑举起双手,“你撒手!我哥让我说的啊!”




  王嘉尔皱眉。这小孩子,还真是欠教训。都这么大了,还不会好好说话。但别人家的孩子也轮不到他管。




  班导在一旁拉住金有谦的手,“有谦啊,老师还在这里呢。这事的确是斑斑不对,你也不能再动手了。”




    班导使力把有谦的手卸下来,然后拍拍斑斑的肩膀,“斑斑,这事儿你不对。都大学生了,还不懂最基本的尊重?快跟金有谦同学和他家长道歉。”




  斑斑一脸不情愿,整了整领子,不说话。




  段宜恩在一旁木着脸,“斑斑。道歉。”




  斑斑听了那话,不清不远的上前了两步。看得出来他相当怵他哥。他转身对着金有谦,“对……”




  金有谦抬手指着他哥,“你去给我哥道歉。凭什么我哥来了无缘无故被你骂一顿?”




  斑斑试探着看了看段宜恩的神情,憋着一口气,走到王嘉尔面前,“对不起!”




  王嘉尔摆摆手,心里膈应这孩子却还有点感谢这孩子,至少他能把有谦血性的一面激发出来,他一个当爹的真的还有点窃喜。




  段宜恩一把拉过斑斑,带着歉意的笑压着斑斑的脑袋两人一起对他鞠了个躬。段宜恩抽出手,掏出手机,“王……先生。这事儿是我们家斑斑不对,很抱歉。留个电话吧,下次我请你们吃个饭。”




  金有谦低下头,嘀咕了一句,“又不是段医生的错……”




  段宜恩听到了,微微笑起来,露出嘴角的一个虎牙,“他是我弟,他来C城这么这几年没太管他,我总要负点责任。”




  王嘉尔只能应了,然后领着有谦出了学校。




  王嘉尔笑眯眯地看着他家孩子,高高瘦瘦的,还长得帅。想到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颇有成就感,“诶,你丫……”




  “不错啊,现在还知道还手了?”




  金有谦缩着脑袋,以为他哥要教训他,抬眼却看到他哥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只差没仰天大笑了,迷惑,“咦?哥。你……”




  王嘉尔立马变了脸,佯装严肃,“但我可没说你整的这事儿是对的啊?再怎么样,先动手的都是傻子。现在不是我们那时候了。你是在学校,要遵循学校的那一套。”




  金有谦点点头,“哥,但他说话太难听了啦。我实在忍不了别人那么说你……”




  王嘉尔伸手揉他脑袋,才发现自己要达到那个高度已经有点儿费力了。他收回手,“这样也不是没好处,至少让别人知道你不是好惹的。”




  “但是,你要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好吗?”




  金有谦点点头。




  他才不想惹那些是非呢。他只想安安静静的上学,只想好好的跳舞,他不想看到他哥对他失望。他和斑斑是舞蹈系的同学,两人是系里的前一、二名。斑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看他不爽,还总喜欢找他麻烦,拿话挤兑他,挤兑他也就算了,他还骂他哥。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哥说要弄清自己的底线在哪,如果说自己有底线的话,那一定就是这儿了吧。别人怎么骂他都无所谓,他如果波及到他哥,他准和那人急。




  王嘉尔拉着金有谦去奶茶店,替他点了杯巧克力奶昔,“谦呐,想吃什么和哥说吧。”




  金有谦摇摇头,“我吃过了。”




  家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虽然还有以前的老本在,但是大多哥都帮了交了学费还有请那些个老师领导吃饭。这大半年他哥换了不少工作,还没能稳定下来,自己都没跟自己买过好的。




  王嘉尔叹息。自己要是再有点本事就好了。他揉揉孩子毛茸茸的脑袋,“哥先回去了啊,晚一点要去打工。”




  金有谦挤出笑脸冲他摆手,“哥,路上小心点呐。你那车,慢点骑。”




  王嘉尔回了家,发现朴珍荣已经自觉的走了,他舒了口气。家里的东西都被清扫过一道,就连他昨晚被扒下来的内。裤都好好的晒在窗台上。王嘉尔脸上发烫,坐在床上缓了半天,觉得朴珍荣的登堂入室的功夫真是练到一定段数了。




  这天王嘉尔刚下了班,手机就响了。知道他现在号码的没几个,他掏出来看了看,是段宜恩。




   王嘉尔犹豫了下,还是接了电话。




  “王先生。”




  王嘉尔对这个称呼是颇尴尬的,他应,“段医生。”




  “今个儿,有空不?”




  王嘉尔刚下班,哪能没空?他想了想,道,“啊,我刚下班……”




  “行,那正好。出去吃个夜宵吧。我在你家楼下呢。”




  王嘉尔闻言摘了电话,看到自家楼下果真有个人影,那正人踩着辆自行车,远远看到他,冲他招了招手。




  王嘉尔放下手,也挤出笑脸回他,心里却有点踟蹰。这段医生,跟林在范熟识的很。他算是怕了,这不会是又惹上了一个麻烦吧? 




  







后续就是一个喵喵喵





评论(1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