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All J]好好说话

还是绮思系列的后续

预警:AU/OOC/私设/勿上升/R(Maybe)/慎入X3

绮思系列  [瑜嘉]绮思漫卷   

前篇:01 [JJJP]绮思无边  02 [JJJP]绮思绵连  03 绮思难平(每篇都可当成单独的来看)

其他文            [森]传送门


一句话:今天的荣荣用苦肉计吃到了嘎嘎




 好好说话

  


  疾风骤雨的日子里总是有人会忘记带伞,恰巧呢王嘉尔更是没这个习惯。他不喜欢外出的时候手里拿着东西,背个包包都嫌多余。经常两手空空的原因,无非是他习惯了身边有个人帮他打理一切。

  还能是谁。不就是那个在他身边甘愿当老-二,快把他变成三等残废的朴珍荣、不就是打破他的信任,把他掀了个底朝天还在墙上摩擦的朴珍荣、不就是现在在医院大门口跟林在范两人对峙,怪丢人的朴珍荣?

  他看到这俩货就又羞又愤,羞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而愤是真真的,愤得他牙痒痒。不知道他们怎么还能好意思在他面前搞这一出,眼见力怕是早在出生的时候就喂了狗。

  林在范吊着个眉,那细长的眉眼亮着精光,他瞅瞅朴珍荣,再瞅瞅他,脸上强扯的那抹笑和煞气融合在了一起,是王嘉尔看多了的皮笑肉不笑的经典表情。那表情浮在他那皮相表面上,看得他直起鸡皮疙瘩。

  王嘉尔受不了,他俩不嫌丢人他可嫌,“你俩继续啊,别停,我走了。”

  朴珍荣转过头来盯他,没说话,但那动作明显是要跟着他的意思。

  王嘉尔才懒得理呢,爱谁谁。


  林在范眉头一皱,长腿一跨整个人就杵那儿,高高瘦瘦,跟个晒衣杆子似的,他把路拦着,脸上那表情,看得叫人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王嘉尔有点来气了,“怎么?还有不让人走的道理?”


  林在范笑了,这一笑,兴许别人看不出点什么来,他可熟悉的很。王嘉尔心里想这下完了,这人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林在范走过来,贴着他耳朵,“行。你走着,别摔了啊。”


  他眯起眼睛,语气里那股玩味都快能具现化了,“摔了,我心疼。”


  王嘉尔一把推开他,狠狠瞪了他一眼,想要大步潇洒的走,但是这腿  还没好透呢,显然达不到这个要求。


  朴珍荣和林在范对了个眼神,两人没什么可说的,只能互相用眼神挤兑对方。


  朴珍荣赶上王嘉尔,想扶着他,被王嘉尔推开,“行了,别。”


  “我可受不起,朴警官。” 


  朴珍荣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又跟上去,“你现在去哪儿。”


  他其实知道王嘉尔现在的家在哪儿,但他还是想和他多说说话,随便说点什么都好。


  “关你什么事儿吧?”


  王嘉尔对谁都可以不摆脸子,但对着朴珍荣,不行。他拿他当兄弟,他视他如己出,可他干的叫什么人事呢?他有对不起过他朴珍荣吗?每次想到这里,他就又伤心又难过,朴珍荣在他心里早都被剜过几万次了。他从小到大,在福利院长大,只会面对温暖和冷漠,却第一次面对背叛。这个中的滋味当真不好受,院长说得果真没错,他恨透了这种感觉,如果谁还想对他来第二次,那他宁愿选择永远不要再见到那个人。


  “嘉尔。”


  嘉你大爷。


  如果可以,他只恨不得把“离我远点”这四个字写脑门儿上,那样可真就省了他不少功夫。



  “还和我生气呢?”


  朴珍荣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完全赖他没跑的,可他没办法放王嘉尔一个人走。


  “谁跟你生气?你也太给自己脸了吧?”他厌恶背叛,并且不想再尝第二次。


  朴珍荣一路跟着王嘉尔到了他家楼下,王嘉尔烦得要命,他从来不知道这人还会这样。朴珍荣跟了王嘉尔四年,他一直看着这人,看了这么久。他吃软不吃硬,你要刚,他就能比你更刚,你要软,他那心也是软的不行。王嘉尔这人的心呢,又浅,又深。他吧,心思浅,什么都能给你写脸上,暴脾气来也快去的也快,对你好的明明白白。但是他的心也深,他能记住好多小事情,就好像什么都能包容你似的。他太好弄懂,却也太容易被别人惦记了。


  段宜恩今天不用值晚班,他收了东西走到医院大门口,就瞧见林在范那辆车子停在大门,那标志叫一个又大又醒目。他溜达过去,就看见他盯着他刚出院病人的背影,眼睛里炙热的温度,就快把那人的背后烧出两个窟窿来。


  “干嘛呢?”


  林在范听见声音,眼神迷蒙了一下,转头来看是段宜恩,“哟,段科长啊。”


  段宜恩摇头,无奈道,“好生说话。”


  “嘿。”他笑了笑,“他那腿,好透了吗?”


  段宜恩知道他指的王嘉尔,他点点头,“没大碍了,只要不折腾。”他顿了顿,揶揄道,“你这今天开着这破跑车来,干嘛?”


  林在范眼睛一弯,“当然是来看看我家宝贝儿的。”


  段宜恩被那几个字给腻歪到了,眼睛眉毛皱到一处,“行。你看好了。我走了。”他抬了腿,想了想,又收回去,“在范,你这样不是个事儿。”


  他不是多话的人,但他和林在范是发小,家里吧,也算世交。林在范那家庭环境有点儿特殊,小时候,也就他跟林在范玩得到一处。


  “别说了,老段。”


  林在范的眉眼都变得僵直,他按捺住怒气,“那便宜爹,怎么能给他添堵我怎么来。”


  段宜恩叹了口气。


  林在范,算是个私生子,他亲生母亲呢,至今没能进林家的门,林老爷子的正妻接连生了两个女儿,没人能接林老爷子那一手庞大的生意。

  林在范从小时候起,就没怎么见过他爹,爱他的母亲终日以泪洗面,他是爱他母亲的,但他心里有些厌烦这样的母亲,却更恨那个欺骗他母亲感情的男人。也许是报应吧,那男人想要儿子,却一个也没有。林在范被叫去林老爷子那里,和他说了一堆,卖了苦画了饼,最后无非是跟他说他归根结底姓林,他留着林家的血,他该认祖归宗。


  可去他MLGB的吧。


  他不仅不回去,他还要恶心他,恶心死他。


  段宜恩知道他的心思,“在范,我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你了,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你不要因为想报复谁,就搭上了你自己的人生。”


  林在范脸上的狠戾褪去些许,“我知道的,老段。我有分寸。”


  “我才不会因为他,毁了自己。”


  段宜恩叹了口气,他想起那个叫王嘉尔的,那个人是少有的能让林在范开怀的人,他默念着这个名字,想着那人的长相,总觉得有点眼熟。



  

  这头的王嘉尔拿钥匙开了门,看着跟在头后面几步的朴珍荣,卯足了力关门。朴珍荣就是看准了这一刻,故意把手伸进门缝,让王嘉尔夹到他。


  剧痛从十指传到身体各处,激痛使得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闷叫一声,缓缓蹲下来。这他妈,也太大力了吧。这下子这么狠,以他对嘉尔的了解,他肯定又心软又心虚。


  王嘉尔看朴珍荣一声不吭的蹲下去了,心里一惊。相处四年多,他知道这人的,吃了苦受了伤都不会说,只是忍着扛着,每次都被他发现才让他知道因果,就好像不会痛似的。


  “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这关门呢你伸什么手?你以为你金刚石做的吗?你下次再伸,看我不给你夹断!”


  王嘉尔皱着眉,他腿还疼着呢,“赶紧滚进来,我给你揉红花油。”


  朴珍荣低着头,嘴角抿出一点笑意,慢慢站起来,进了门。


  王嘉尔拿手给他搓,搓到痛处,朴珍荣“嘶”地一声。


  王嘉尔不看他,“这个时候知道卖惨了?刚才怎么不知道不伸那手啊?”


  朴珍荣笑,嘉尔心软了,只是还在那儿一个劲儿磨嘴巴,手上的力道轻柔得很,生怕再弄痛了他。


  王嘉尔给他把五个指头都揉了,“过会儿要青。”他叹息,“你说你,为什么呢。”


  朴珍荣收了手,看他,眼睛深邃得像黑洞,随时能把他吸进去,他动了动嘴唇,“我为你。”


  王嘉尔的脸僵了一下。他盯着朴珍荣,两人相视许久,他终于感受到,朴珍荣这是认真的。但正因为是这样,却更可笑了。


  他又叹了口气,“那你的心可真扭曲。”


  朴珍荣知道他指的什么,他背叛他,也伤害了他。


  “嘉尔,我没办法的……我终归是个警察。”朴珍荣垂下视线,“我……在你这里耗了四年,再不回去,上面对我的信赖度就会大打折扣。我……”


  “行了。”


  “别提了。”


  王嘉尔摇摇头,他不想听。他不想知道那么多复杂的事儿,他知道谁都有难处,朴珍荣也一样,只不过刚好他必须伤害的那个人是自己罢了,他不是玻璃做的,但也是肉做的,那种感觉至今犹在心头,哪能那么轻易说让他过去,就马上给忘了的?他又不是神仙。


  朴珍荣是闭了嘴,可那眼睛他没法叫人关上。那眼神里带着灼热的温度,他直直地看着王嘉尔,目光火辣辣的,就好像能烧光了他全身的衣服似的。王嘉尔被他看得有些坐立难安,他忍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你……别看了。”

  这句话听上去像是害羞,又像是无奈,朴珍荣心里一动,带着点笑意,深情款款的。


  王嘉尔心里一咯噔,“你,你好了就赶紧走吧。我,我要睡觉了。”


  “不走。”


  朴珍荣另一只手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拉近了一点,王嘉尔撇开头,“你、你手不疼了?你撒手。”


  “如果我说不呢。”


  王嘉尔很无奈。


  如果可以,他真想把人赶出去,但是如果闹得动静太大,那他和有谦在隔壁邻里就真没法要面子了。朴珍荣辛辛苦苦来一趟,上赶着被门夹,不就是想X他吗。


  行。


  他强挤出一抹笑,觉得这人还是那个德行,有什么话都不明说,就算EQ一千万的人跟他在一起也得受累。但是他那眼神,简直就像赤-裸-裸的在放20禁级的A片,他挑眉,“真有够闷-骚的。”


  朴珍荣听了,毫不在意,他又靠近王嘉尔一点,把手放在他裤腰带上,“我还可以明骚。”说着,他也不嫌那手疼了,迅速的扒了他的裤子。


  王嘉尔被他抱到沙发上,一个多月下来,他瘦了不少,皮包着骨头,硌得慌。想到他一年前紧致有肉的身材,朴珍荣有点不爽,用力捏了捏他大腿肉,也只能在这处找到一点他以前的嘉尔。


  王嘉尔被他捏的一声痛叫,“啊!你TM神经病啊?”


  朴珍荣看王嘉尔这种时候还能分出嘴皮子骂他的样子,和他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心里暖呼呼的,于是咧嘴一笑,“乖,好好说话。”


  王嘉尔还没来得及抗议,就被进入了。


  王嘉尔又疼又爽,眼睛里一片迷蒙。他看着朴珍荣动情、汗水淋漓的脸,心想,啊。这是珍荣啊。


  他以前一直以为朴珍荣是个出尘脱俗、看破红尘的人,跟着他的那么些年里,不近女色不近男色,不赌也不贪,无欲无求。到了今天才发现,他也是一颗人间烟火,就和他一样,和每个人一样。然而此刻,他无力也无心再去想。至少这一次,他是甘愿的,即便朴珍荣曾经那么混-蛋,但是对此刻来说,不用再提。

      自己心也真够大的,他自嘲的笑。




end



台风走啦,把小混混放出来晒晒太阳


悄咪咪补上,七仔生日快乐呀(´⌣`ʃƪ)


评论(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