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All J]绮思难平

xxx


预警:AU/OOC/私设/没R/慎入X3

绮思系列  [瑜嘉]绮思漫卷   

前篇:01 [JJJP]绮思无边  02 [JJJP]绮思绵连 (每篇都可当成单独的来看)

其他文            [森]传送门


一句话:emm……混混们以前的一些故事,医大生团出场。

范二,微markson 微有尔(其实都挺微的




    绮思难平

   ——人生得意须尽欢

  

  


  段宜恩依稀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那小孩儿,他正在咬一根棒棒糖。用咬来形容是没错的,因为他没有用舌头,就是在那反复用牙齿碾磨,圆形的棒棒糖被他咬了好几个坑,嘴里嘎嘣嘎嘣的响。

他那嘴唇被他自己舔得亮晶晶的,像刚撕开包装还水盈盈的果冻。

  他不懂为什么一个小孩儿会这么吃棒棒糖,是跟棒棒糖过不去呢,还是跟自己过不去呢。段宜恩毫不自知自己看他的时间有点儿久了,小孩早都注意到了。他一个回头过来望他,眉毛还皱得紧紧的,“看什么看!”

  年纪不大,脾气不小。

  

  段宜恩被他那嗓音惊了一下,又奶又磁,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他就觉着自己整个人为之一震。

  他摇摇头无奈笑,现在的小孩子,一个比一个冲。就像刚长出牙齿的奶狗,拼命龇牙咧嘴,但一点也不凶。

  段宜恩带好帽子,跨上自行车,准备去学校。

  小孩的眼睛就随着他的动作转动眼珠,先是去看看他那自行车,目光蹭的一下就亮了,再去看看他的脸。


  小孩扭捏了一下,走过来,弯着眼睛,笑眯眯地带着讨好,“哥哥,你好帅啊。”

  段宜恩瞧着他,觉得他言不由衷,于是挑了挑眉,看他要说什么。

  “你这自行车,真酷。”小孩围着自行车转了至少三圈,蹲下来看了又看。

  没有人不喜欢听称赞的话,段宜恩想,这真是个小人精。


  小孩的棒棒糖早都吃完了,嘴里还叼着那根棍子,他带着憧憬看段宜恩,“哥哥,我能摸摸这车吗?”

  段宜恩点点头。

  段宜恩这款自行车是梅花的AC-R 105,是他家人送他的成人礼。车架是碳纤维材质的,耐操,能用很久。

  其实段宜恩是不懂公路自行车这些玩意儿的,但他说了想要辆自行车,家里人就执意要送他一台好的,以奖励他考上了国内顺数第三的大学。


  小孩儿摸了半天才撒手,又扬起笑容,“这车真结实。以后我也要买一辆。”

  段宜恩看他那笑,又纯又真,嫩得就像路边刚刚含苞的小花蕊,眉眼间那股子喜欢都是实实在在的,虽然不是冲着他,而冲着他的车。


  他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那毛茸茸的脑袋,“会的。”

  他塞好了耳机,冲小孩招招手。

  


  小孩站在原地看着那人扬长而去的背影,眼睛里的羡慕堆积的厚厚的。

  “哥,嘉尔哥哥。”

  一个小孩灰头土脸的走过来,身上到处都是脏的,衣服还被扯得破破烂烂。

  王嘉尔一看,气得眼睛都快喷-火了,他吐出嘴里的棒棒糖棍子,凶巴巴的,“金有谦,你又被谁打了?”

  “大胖子和小瘦子。”

  “我去他奶奶的!带我去找他!”

  “哥……”

  金有谦拉住他,小孩子肉肉的脸脏兮兮的,但眼里的光特温驯特柔和,“还是算了吧,他们人多。”

  王嘉尔甩开他的手,“你说你,能不能有点骨气?每次他们揍你你就不知道吱声的,你还一个手试试啊!让他们在你身上占不到便宜,看他们还敢专挑你揍吗?”


  金有谦低着头听着王嘉尔训他,心里却甜滋滋的,他知道这哥哥关心他才会说他,不然才不会浪费时间在他这里呢。他们福利院是附近最大的一个了,但是里面的其他小孩儿都对他不好,除了这个哥哥。


  王嘉尔哥哥是他们这里的孩子王,大多数大人小孩儿都喜欢他,不喜欢他的小孩儿也不敢去招惹他,小王嘉尔灵醒的很,被来这里领养孩子的人看上很多次了,却不愿意跟着别人走。眼看着小王嘉尔13岁了,这年纪也渐渐大了起来,渐渐的没人再领养他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福利院的职工都喜欢他,院长也宠他,但是他们是没法养他一辈子的,小嘉尔得学点东西才行。

  于是他们把小嘉尔连带着才10岁的金有谦一起喊到福利院里的学院,让教工教他们读点符合年纪的书。

  一开始两个小孩学得可乐乎了,王嘉尔聪敏,但他那弟弟脑子更好使,大概是因为年纪小一些,接受新东西的能力更快。


  王嘉尔学了两年,开始觉得自己学的没了乐趣,于是就让有谦自己好好学着,他想办法出去打工挣点钱。他跑到一家网吧,装成人家老板的弟弟,在收银台收银,帮人开机子卖零食和水,一天能拿60块。老板挺喜欢这机灵的小孩子,每天还送他一瓶水一袋零食。

  小王嘉尔拿了钱和东西,回去一股脑的给金有谦。因为王嘉尔的零食都给他攒着了,小金有谦在福利院里的地位一下就高了起来,大家都喜欢围着他转,而随之高起来的,还有小金有谦的个头。

  王嘉尔16岁,金有谦13岁那年,金有谦已经长到王嘉尔齐眉处,两个人相差无几。

  王嘉尔在那个黑吧打了一半年工,老板给他涨了工资,每天90块,王嘉尔省了钱,给金有谦买参考书。金有谦其实不爱看,但是王嘉尔买的,他一本不落的看完了。金有谦实在不想让他哥再给他买书了,鼓起勇气对刚从打工的地方回来的王嘉尔坦白了。

  “哥,书……我都看完了。”

  “嗯?那我看哪天休息再去买新的去……”

  “不要买了。”

  金有谦个头几乎和他一般高了,他平视着王嘉尔,认真又小心翼翼的,“哥,我不爱看。”

  “——但是你给我买的,我都有好好地、认真地看完。”

  “只是……我不喜欢。”

  金有谦的声音越说低,“学习……也是。”

  王嘉尔听了这话,意识到,小孩长大了。也和他一样,不爱看书,更喜欢去外面的世界蹦跶。读书,是一条最简单的路,比在外面闯荡什么的要简单纯粹多了,奈何,小孩不喜欢。

  他挑挑眉,心里那说不上是一股什么滋味。又失落、又庆幸、又无奈,特复杂,他终于知道那些家长,一个个的都为什么这么头疼了。但是,小孩的人生是他自己的,他也该有自己的选择。

  王嘉尔点头,“行,知道了。”


  “你可以不喜欢念书,也可以成绩不好。但是——”


  王嘉尔从兜里掏出一颗旺仔牛奶糖递给小孩,“吃这个。学校呢,还是要继续去的。这学,要上完。”

  “你想什么,要干什么,都可以和哥说说。哥都会好好听的。”

  金有谦大力地点头。

  太好了。

  他这么长时间一直没说,就是害怕嘉尔哥对他失望,但是嘉尔哥没有,反而像是释然了一般。他就觉得自己特幸运,能遇到这么好一个的一哥哥,让他感谢至今的一切。

  

 -


  王嘉尔今年满了十六,其实到了这个岁数大多都不会留在福利院了,但是院长告诉他在他成年、可以合法找到工作以前,可以一直住在他们这里。

  福利院里的大家、院长,都像他的家人。每年他们过生日的时候,院长都会给他们买蛋糕,一群人热热闹闹的,院长说过,生日,是很重要的,总会有人感谢你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如此。


  王嘉尔在黑吧做了快两年的时候,那家黑吧老板说要拆店了,他看王嘉尔这么小就出来打工,还总能早出晚归的,就觉得他是不是那种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但是他熟悉了这孩子的性格之后,觉得他不像,老板心生恻隐,问王嘉尔,店拆了,你要去别的地方找工作,没成年的话也不好混,要不就跟他去C城混吧。

  老板顿了一下,又说,但是这个混,是真的混,你要想好了,要不要走这条路。

  王嘉尔知道老板说的是没错的,因为他这个年纪,没人会雇他的,而且就算用了,钱估计能缩水一大半不说,还非常不稳定。他知道老板是个好人,还会给他善意的提醒。他冷静下来算算,金有谦现在九年义务教育还没完,完了之后他的学费以自己的现在攒的那点儿钱跟本称不上个零头,他想了想,冲老板点头,“行。我去。”

  老板笑了,还有些惋惜,“行,那…跟我去C城吧,C城那边我有一熟人,他刚好欠我点人情。我让他帮帮你。”

  “谢谢郑哥。”

  王嘉尔郑重的冲那人鞠躬,郑哥笑了,揉他头发,“对不起了嘉尔,郑哥也没别的门路,引你们见面后,剩下的得靠你自己了。”



  王嘉尔回了福利院就看到院长外门等他,她站在院子门口的路灯下,影子被拉的老长。深冬的夜彻骨的寒,老院长一边搓手一遍瞧他,眼睛里的光又暖又亮。她拧着眉毛,看到王嘉尔的笑脸,也终于勾起了点笑。老院长眼睛红红地看着他,却没说什么,狠狠地抱紧他,拍拍他的头。


  人无完人,她承认,自己是偏心这个极懂事的孩子的,但这也怪不得谁,这孩子比谁都叫她心疼。他在他这个年纪,负担了许多本不该他负担的东西,她除了对他好一点之外,又能怎么办呢。


-  


  这天正下雪,王嘉尔一向早起,见着天空中飘了大雪,知道大家一定会很开心,于是跑到寝室去喊大家起来。

  小孩子们一窝蜂的冲到院子大门那一块儿,一群一群的开始玩雪。玩了不到一个小时,院长和教工门跑来喊他们进教室,说是有医大和护校的老师和学生来帮孩子们免费体检。

  王嘉尔知道体检那玩意,要扎针、要抽血,自己怵得不行,但一看金有谦那害怕地小眼神,自己也强撑无事,“别怕,哥在呢。”

  金有谦拽住他的手臂,看着前面的小朋友都疼哭了。

  轮到王嘉尔了,王嘉尔见帮他抽血的老师旁边站着一学生,正冲他笑。就在王嘉尔愣神间,那针就扎进去了,王嘉尔都还来不及叫疼。

  王嘉尔拿棉签按着伤口,眯着眼看那学生,那学生走过来,半蹲下来冲他招招手,“嗨,小朋友,又见面了。”

  王嘉尔不爱听别人喊他小朋友,但他认识这人,他知道这人有一辆超级酷的公路自行车。

  “你是……那天那个帅哥哥。”

  “对啊,你好啊。”段宜恩笑着看他,这孩子是少数几个没哭的,还不停的安慰他后面的那个孩子,挺勇敢的。

  “哥哥,你是医大的学生啊?”

  “嗯……是啊。”

  “哦……那可真厉害啊。”

  段宜恩不知道他的称赞是有心还是无心,但是听上去特纯粹,他特受用,于是他眯着眼冲王嘉尔笑。

  王嘉尔顿了顿,回头去看金有谦的情况,发现金有谦也抽完了,正探着脑袋四处找他。

  王嘉尔招了招手,“有谦,这儿!”

  金有谦匆忙跑过来,看到一个人蹲在王嘉尔旁边,愣了,然后躲到王嘉尔身后,“哥,这谁啊?”

  “医大的学生。”

  “哦……哦。”


  王嘉尔抬头看钟,发现快中午了,他回头冲段宜恩招手,“医大的哥哥,我得带弟弟去吃午饭了,晚了的话就没鸡腿了,再见。”

  段宜恩也冲他招招手,然后他走回去继续看老师的实操,他鬼使神差的把那孩子的资料抽出来,看着他头像旁边的姓名栏写着【王嘉尔】。


  半年后,黑吧彻底关门了。郑哥给了王嘉尔一张纸条和一张车票,车票是G城去C城的,而纸条上,则写了一个地址,一个人名,还有郑哥留下的只言片语。

  由于车票只有一张,王嘉尔还特地在黑吧里让郑哥教他,帮他弟弟也买一张。



  郑哥早些年在C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是个痴情种,在娶了老婆之后决定洗手不干。他在退隐前曾经救过林在范一命。那时的林在范不像现在,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嚣张又玩命,惹了一众人。他被几家的人追着杀,郑哥碰巧遇到了,发了话,给他个面子,放过这人一次。其他几派的人对郑哥多少有些忌讳,表面上都应了这话。


  林在范自己也清楚,他这次欠大发了,他这是被人救了一命。今天若不是他姓郑的发了话,以其他几家的做派,自己今天怕是要交待在这里。

  “小伙子,出来混,要放棉条点。”

  林在范满嘴的血,他拿袖子擦也擦不完,郑哥看他那样心里怪难受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清风递给他。

  林在范第一次见一方老大出门还带纸巾的,愣了愣还是接了纸巾,看着那些扬长而去的人啐了一口,眼睛里的光又凶又狠。但是对着救命恩人,他低下了头,“郑哥,今天,多谢您。”

  “我林在范欠你一条命。”

  “今后如果您有难,请告诉我。”


  郑哥笑了。他能有什么难需要这个毛头小子帮他的?他混了这么多年,该搞定的对手和敌人早都被他肃清得差不多了,只是这恩恩怨怨一代又一代的总是没个头的,他也累了,想休息了,现在也是年轻人的天下,他是时候该退出了。

  郑哥笑了笑,“小子。我把我手头的几个堂口和场子交给你。”他拿出一本随身带的笔记本,从里面撕下几页,在上面签了个字,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个印章往上面一盖。

  “你在下面画押就行。林小子,我话说在前头。我的手下的势力分为三派,我给你的这些场子,他们三方都没少动念头的。”

  “你懂我意思吗?”

  林在范点点头,“我知道您意思,您的意思是您就算把场子白给我了,如果我没这本事,一定是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郑哥点点头,“我知道你在C城混的小有所成,但是还差那么点火候。手段、身手固然重要,但是你最不可或缺的,还是你那一票子兄弟。”

  “您的意思是?”

  “义字当头。”

  林在范接了郑哥递给他的东西,“谢谢您。我林在范,绝不是忘恩负义的东西。”

  郑哥交代完手下的一切,隔了几天就去了G城,和他老婆颐养天年去了。


  后来他听说,林在范把他的势力发展的有板有眼的,不仅吞并了他原来手下的三方势力,更是把当初追杀他的那几家人搞得相当凄惨,颇有成为一方大佬的征兆。

  想到这里,郑哥又有些担心。

  人心总是最善变的。他怕王嘉尔这单纯的小孩子去了那边,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担心归担心,林在范这个人,他还是信个六七成的。他把自己的担忧也一并给王嘉尔说了,希望这孩子也能给自己留条后路。



  于是,王嘉尔带着弟弟,拿着条子去了C城。

  林在范在王嘉尔来之前接到过郑哥的电话,他一开始是没想到的。销声匿迹了这么多念的老家伙,竟然开口找他帮忙。林在范当然不可能忘了这一茬,只是在他看来,郑哥从来都不是会请人帮忙人的主。于是难免的,他对郑哥口下的这人充满了好奇心,他倒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稀奇玩意儿,能让他姓郑的开了金口。

  王嘉尔按着地址来到了片区,这地儿鱼龙混杂,王嘉尔和他弟在里面一站,就显得画风特诡异,那街上的人瞧着他们的眼里都带着不屑。


  他和他弟弟走到堂口前,门口俩壮汉挡住了他,当他是走错的,“嘿,小孩儿,你俩走错地儿了吧?”

  王嘉尔也不怵他,拿着条子读了一遍,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人,“林在范,在这里吗?”

  看门的那人笑了一声,“哟,找林哥呢。”他指了指黑乎乎的堂内,“你进去找着试试吧。”

  王嘉尔拉着他弟,对他笑,“没事儿,有谦,哥在呢。”

  俩人进了堂内,正中央的上席上坐了个人,正悠哉悠哉的玩手机呢,看见进来了两个小鬼,挑了一下眉。他把手机搁下,把人从头到脚的扫视了一道,然后招招手,示意他俩先坐下。

  王嘉尔让有谦先坐下,把手里的纸条交给他的手下,林在范扫了一眼就放在一边,笑,“你就是郑哥说的那小孩儿?”

  王嘉尔点点头,“我不是小孩儿了。”

  林在范看他,眼睛里闪着点莫名的光,“怎么就不是小孩了?”

  他讲话带着点逗的意思,王嘉尔不可能没听出来,他有点儿不爽,“我马上就17了。”

  “17?”林在范喝了一口茶,“你想好了,要在C城混?”

       他见王嘉尔点头了,于是放下手里的茶杯,“行。我给你一个小片区,几个场子。一个月之内,让我看到你的能力。”

  林在范的手下听不下去了,低声说道,“林哥……这不妥吧?这外地来的孩子,不知根不知底的……”

  林在范做了个手势让他们闭了嘴,然后他弯着眼睛看王嘉尔,“你看,我因为你而承担了压力。你是不是要做出点像样的,给我看看?”

  王嘉尔拧着眉,脾气中的那股子不服输被他激了出来,他眼里燃烧着小小的火簇,笃言道,“我会的。”

  林在范看他那表情,露出一个满意的笑,“行。你跟着门口左边那哥们走吧,他会把其他的事情告诉你的。”


  等人走了,他低着头,像是遇到什么极为有趣的事情一般,嘴角的笑意也掩不去了。

  “王嘉尔是吧。”

  “酬劳……日后再向你讨。”  

  

  



  

  

  ...emmm  end or tbc


评论(1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