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森 —

[Jinson]关于你们的事情

AU/OOC

复健

FLOWER FLOWER - きみのこと

预警: 有伪伉俪



概要:一个虐心的小故事


心软的人总是先输。

王嘉尔每次和朴珍荣斗气,都是最先按耐不住道歉的那个。

朴珍荣生起气来会非常绝情,他从来不会先低头,拧成僵直线条的眉头里藏着勃发的怒气,黑亮的瞳仁也随之冰冷凝结,每个眼神都仿佛是可以刺伤他人的利刃。


朴珍荣太擅长自我把控和拿捏他人,而王嘉尔明知如此还是被吃的死死的。

曾经他们也为谁上谁下的问题争执过,朴珍荣不会直接拒绝他,只是会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微垂着眉眼,看似委屈和苦恼,惹得人无端心疼,最终是让却退步。


是啊……谁让他喜欢他呢。

连他自己都这么想,那为人处世皆细致入微的朴珍荣就更加了解他。

所以他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所以他才会在外面和别的男人亲吻了以后,回家仍然对着他一脸温柔、恍若无事的笑。

而自己又是有多可悲呢。


王嘉尔望着眼前似乎非常陌生的人,感觉自己如同从这个场景中抽离了开来,只是机械的在开合着嘴唇、灵魂早已陷入深渊,“珍荣,你刚才去干嘛了?” 

而他的朴珍荣不愧是优秀的演技者,表情在微微的停顿凝滞之后,又行云流水的一带而过,面若清风,丝毫不见浑浊,“嘉嘉不是知道的吗,我出去和剧组吃饭。” 

哦。

剧组。

说的倒也没错。

只不过是……只和剧组里的那位导演罢了。

朴珍荣也真擅长玩这种文字游戏了,三下两下就把他带进沟里,他也从没怀疑过,傻的可以。

那个……叫林在范的导演。

他多少知道,这个界内赫赫有名的导演,他以前也打过不少照面。

“是吗。”

王嘉尔一如往常的应着,情绪低落,心脏刺刺的疼。

是这样了。

朴珍荣最终还是欺骗了他。


脑海里闪过他无数次露出这种笑容的场合,突然就觉得,原来自己并不了解他。

他了解的是,会腼腆的对他笑,生气了会瞪他,擅长控制情绪,却在他面前并不经常控制自己的那个。

那张熟悉的脸,到了现在,竟然是如此的陌生,陌生到……他已经无法再信任他了。

他转身走进了房间,选择结束对话。

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



“我喜欢的——是一个比我大一点的人。”

王嘉尔盯着电视,一怔,心想,自己倒的确比他虚长几个月。

“他虽然只比我大一点,但是,心思超越岁月的成熟。”


超越岁月的成熟……吗?

营词造语,雕章琢句,他的每一句话都经过他那颗细腻的心,尽其粉饰,看来全无瑕疵。

他狠狠的盯着电视里那个人的脸,忍不住捏紧了遥控,他害怕继续听下去,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听。

人总是如此,在真相和自我蒙蔽中挣扎,却总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而往往,他心里早都已经有了正确答案,却只差那临门一脚。

“他——平常看上去很冷漠,处事严肃真挚,有时候还有点不近人情,但是……”屏幕里的人婉转一笑,他生生从中看出几分甜蜜出来,此刻于他却仿佛是最致命的一击。

“我很喜欢他。”

他只感觉头晕眼花,毫无还手之力,仿佛狠狠地坠入深海之中,瞬间暗无天日、氧气稀薄。


朴珍荣从不轻言喜欢,至少从未都对他说过。

原来的自己总爱缠着他说一些情话,那些甜腻的辞藻从朴珍荣嘴里吐出仿佛就带上了与众不同的味道,直击他的心,让他欲罢不能。

可他说了喜欢。

却不是对他。


脑海里响起朴珍荣曾经的话,“嘉尔,如果我迷失了我自己,请你将我拉回来。”

拉回来?

拿什么拉?

他连自己疾速下沉的心都已经无法拉回。

他连自己最心爱的人离自己远去,都束手无策。

王嘉尔捂着胸口。

他是不是该退场了。

认怂从来都不是王嘉尔的信奉之道,可是,再这样无意义的纠缠下去,只会更难看。


王嘉尔离开公寓的时候,把房间打扫了一遍。

他努力把自己的痕迹从朴珍荣的房子里消除,既然已经选择了退出,就彻底一点,决绝一点,就……不要再让彼此互相折磨。


就,不要再见了吧。


王嘉尔最终回了香港。



王嘉尔所不知道的是,当他离开的他的那天,回到家里的朴珍荣如临深渊。

面对黑漆漆空无一人的房间,面对着房间里那个人仿佛被消除了的痕迹。

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控力也变得毫无意义。

他反复的拨打着王嘉尔的电话,却只有忙音。

他试图用各种社交软件联系他,却没有回音。

这个嘉尔如此的决绝,不像是那个曾经黏黏糊糊的嘉尔,不像是那个一看到他双眼就如同被点亮的——他的嘉嘉。

他怎么舍得放弃呢。

他怎么舍得离开自己呢?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最珍贵的宝石。

有的人也许会恨不得广而告之,尽极炫耀,生怕谁不知道他的好。

而有些人也许则会把它藏在保险柜的最深处,层层加密,怕人觊觎,从不昭告天下。

他们也许会克制自己,不会表现出对它的在意,甚至你完全看不出来那是他的至宝。

——也许只是因为他们害怕,害怕被人察觉到他们致命的弱点罢了。

王嘉尔就是朴珍荣藏得最深的那一颗宝石,是他心海里恍若沉船的秘密,是在繁杂表面下最简单最直接的答案。


深不及底,害怕任何人触碰到……他这唯一的弱点。

深到——他以为全世界只有自己和他知道。

可是他却偏偏忽略了,宝石仍然想要的是光彩照人,沉船也一度向往的是驰骋海面。

他以为王嘉尔知道他真实的内心,从来都只为他一人所有。

无论他在外面怎么做,怎么说,怎么用演技营造他的人生。


他以为王嘉尔是知道他的。

他以为……他知道。



其他 [森]传送门


- END -

评论(3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