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Markson]暖冬

AU/OOC

复健




BGM:
FLOWER FLOWER - postlude


概要:一个怕冷的小故事





说实话,冬季大概是王嘉尔最不喜欢、最难熬的季节了。

谈及原因,他简直能列举出一堆来。


他非常怕冷,偏偏又是容易生汗的体质,所以常常体温很低,因此他不得不早晨起来就套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直到整个人笨重不堪、步伐摇摇欲坠。


而他更讨厌的是,冬季拥挤的公共交通工具内部,无论是密不透风的车厢,人与人之间触犯到彼此安全区的距离,还是每个人脸上几乎是相同的、失去生气的表情,都令他几乎快要窒息。


明明……可以更暖和一点的,无论是人、还是天气。

他窝在被窝里迷迷糊糊的想着。


“嘎嘎,起来了。”

随着卧室的门被打开,空气里飘来一阵阵牛奶和烤面包的香气。

王嘉尔切切实实的听到了,但是根本不想去理会。

他困。

而且好冷。


端着餐盘进来的人见状,无奈的叹息,他把东西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坐到床边。

“嘎嘎,你上班要迟到了。”

“唔……”听到声音的人把被子盖到脑门上,和外界隔绝开来。


段宜恩隔着被子拍怕那个人,不自觉露出宠溺的笑,“嘎嘎,起床吧,我马上也要去上课了。”

说着,穿着一身学生制服的男孩毫不留情地一把掀开被子。

被棉被隔绝开的冷空气此刻全部侵袭而来,贴着皮肤渗透进身体,床上蜷缩得像个初生婴儿般的人结结实实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卧槽——Mark Tuan!!!”

“嗯。听到了,快吃早饭吧。”

段宜恩对王嘉尔的起床气习以为常,他把被子对折叠好放在床尾,然后拿出梳子整理王嘉尔的一头炸毛。

“快吃,吃完我好收拾。”

——就你那懒筋二十年没拔的样子,我什么都不指望了。


“……你个小屁孩。”

王嘉尔一边念叨,冷空气冻得他直打哆嗦,他站起来,从旁边的沙发椅上拿起准备好的衣服,随意的套上,“你先去上学吧,我自己收拾。”

段宜恩闻言眉头皱紧,带着狐疑的眼神看他,“嘎嘎……你可以吗?”

王嘉尔被这句话怼得愣了半秒,随即火气蹭蹭的又飙上来,“废话!我这点自理能力还是有的,赶紧滚!”


“……”

段宜恩不说话了。

他垂着眉、咬着嘴角,定定的看着他。

王嘉尔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不对了,自己还未消的起床气又支配了大脑,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发火了……于是匆忙道歉,“对不起团团,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他抬手摸他的头,“你可别……啊。”

每次遇见王嘉尔凶他、对他不耐烦,他就忍不住伤心,总是觉得受了莫大的委屈,每到嘎嘎这里,就变得尤其玻璃心。


装可怜这个技能在孩子身上从来都是利器,而在长得尤为好看的孩子身上,就变成杀手锏了。

他瘪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王嘉尔。

他不管,他就是要让他心疼、让他自责。

段宜恩努力挤出几滴眼泪,王嘉尔这个老小孩、没心没肺的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好啊?

每天好生地伺候着他,他还敢凶他?

把他照顾得几乎没手没脚,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每天只用张嘴就够了的程度,他怎么还敢吼自己?


王嘉尔当然非常自责,他怎么就能忘记,这还是一个小毛头孩子,他怎么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起床气呢……

他理亏。

马克团是个好孩子的。

他常常对小孩子没辙,大概是看到软软糯糯的他们,感觉无法接近吧,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碰碎了他们。


段宜恩……也是他实在没办法,才带回来的。

他默默的想,如果段宜恩知道了他真实的想法,又要哭了吧。


段宜恩从来都不是傻白甜。

但是外貌总是可以骗人的。

马克团气呼呼的背好书包,使劲儿瞥了一眼正在啃面包的王嘉尔,转身出门了。


等到门重重落下发出巨大的声响,王嘉尔才终于确信,小家伙生气了。

哎,生气,也是肯定的。

毕竟刚才……是他的不对。

青春期了,马克团比起别家的孩子,算是懂事多了的那类。

他有点烦躁的揉揉头发,哎。

怎么就是控制不了自己这破脾气呢,对着小孩子也能置气,简直太没大人的样子了。

要不是这小东西,哪来每天热乎乎的早点,整洁的床铺,一尘不染的皮鞋,还有充满柠檬皂液香气的衣服?

王嘉尔懊恼的拍自己的脸,想着下班了买点东西回来得哄哄这孩子。

孩子是单纯可爱的,并且还懂事。

他叹息,Mark Tuan是个好孩子。


-



段宜恩又做噩梦了。

梦里的那个人,冷冰冰的背影,还有没有感情的言语,日夜在他脑海里循环着。

“你走吧。”

似梦魇,如影随形地纠缠着他,让他难以从中脱身。


“马克团、马克团,你醒醒。”

段宜恩被熟悉的声音唤醒,一睁开眼,就是那个人担忧的脸。

他用他温暖的手抚着他的额头,“你怎么一身虚汗?我看看,没病吧?”

说着,又凑近他,以额相抵,似乎在确认体温。

段宜恩倏地脸红了。


他挣扎了一下,轻轻推他,片刻后又放下,小声呢喃到,“你怎么骂人呢?嘎嘎,你才有病。”


“hey——”

王嘉尔的圆眼睛瞪着他,一副狗咬吕洞宾的表情,“你个小兔崽子,翅膀硬了?”

——翅膀没硬,但是其他地方可能要硬了。

他在自己的臆想中得到了满足,带着点得逞的坏笑,一瞬间那些如履薄冰般的东西似乎消失不见。


托他的福,刚才的噩梦,那种溺水般的窒息感,此刻全都消散。

他凑上去,搂着眼前人的脖子,“唔……嘎嘎我有点难受,可能是感冒了。”


“嗯…?感冒?还撒起娇来了?”

“我想吃粥。”

“好吧……”

王嘉尔顿了一下,小崽子难得卖一两回萌,平常总是少年老成的板着个小脸蛋儿,像根冰棍儿,想到他平时那一幅神气的样子,再对比现在的,他咧嘴一笑,然后把他塞进被子里,“你给我好生歇着,不许板沙。”


说着,一溜烟儿冲到厨房去了。

这个急性子……挺好的。

这样就可以在他来不及想一些事情之前,把他们全都忘掉。


这个人是父亲带来的。

他从不叫那个人“爸爸”。

因为他们总是保持着距离。



他自一场酣梦中转醒,醒来似乎就见到了救他爱他的人鱼公主。

他在一副天蓝色的背景里冒着泡泡,然后他还兀自展露出他斩获自己心的武器,生怕他人不为之神魂颠倒。

他笑了一下。

在炫目的光影下,在这像个被密封的盒子一样的房间里,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


-


家门口,段宜恩看着家里暖色调的灯大开,从窗缝似乎隐隐漏出食物的香气。

他刚好饿了。

段宜恩勾起嘴角。

今天嘎嘎又做了什么讨好他呢?

他低头笑,浅色的发丝盖住他的额头,痒痒的。

段宜恩把头发捋到一边。


说来……嘎嘎上次就嫌他头发太长了,说要带他去剪的。

等下,如果嘎嘎态度好,那他们周末——就可以去……约会了。

段宜恩努力使自己无法控制的笑意绷住,然后故意垂下嘴角,拧着眉毛,掏出钥匙进家门。


王嘉尔听到门的声响,紧张得睁圆了眼睛。

早上小孩气冲冲的出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消气没,会不会理他。

青春期的小孩……真他妈难哄。


小孩一进门来就板着个脸,把钥匙甩一边,似乎连脱鞋子的声音都带着怒气。

王嘉尔瞧着他,叹气。

“团团,来吃饭?”

段宜恩把书包摘下来,放到地上,沉默。

王嘉尔走过去,平视着他带着讨好,“团团,来吃饭?”

段宜恩抬头瞅了他一眼。

王嘉尔再接再励,“有你喜欢的汤。”


“团团。”

他实在没辙了。

“帮我写作业。”

段宜恩开口,从书包里抽出卷子给他。

“……好。”

王嘉尔痛心疾首的看着马克团,再看看那厚厚一沓卷子。


段宜恩立刻就动容了,他走到座位上深吸了一口气。

今天的汤感觉香气不错,应该是有进步了。

段宜恩自己给自己盛了一碗。


王嘉尔拿着这些语数外英物理化学的卷子,脑袋都是大的。

虽然他是个成年人了,但是……

说实话,他每次答应帮段宜恩写作业,都是在网上找的答案。

他不太过问段宜恩的成绩,但是他隐约知道他学习成绩很好,在学校里是模范生,他代替去过几次家长会,得到的只有褒美和称赞。

如果他的父母去了,肯定无比的骄傲自豪吧。

王嘉尔挠头,掏出手机开始谷歌起来。


段宜恩心满意足的擦干净嘴,然后走到书房。

台灯下,王嘉尔伏在案上睡着了,自动铅笔掉在地上,旁边是几张做完了的试卷。


他今天做的两菜一汤,比上次进步太多了,想必费了很多心思吧。

他把写好的试卷拿起来,随意的看了两眼。

一如既往的错了不少。


他无奈的笑,又在网上抄那些乱七八糟的答案了吧。

反正也没所谓,这些他都会,只是懒得做罢了。


段宜恩的眸子被暖意浸染着,像冬日初升的寒阳,他缓缓走上前去,温度十足却又兀自收敛。他轻柔的在熟睡的人额前落下一吻。

嘎嘎的脑袋里只用想他段宜恩的事情就够了,眼里只有他,就够了。


嘎嘎降临到他的世界,为他恍若虚无死寂的世界平添色彩和声音。


他感到自己因为他而变的鲜活,不再死气沉沉,也不会被黑暗的世界吞没。

心脏某处始终是温热的,这种感觉美妙到不可言喻,一如终日身处寒冬的人终于迎来了他梦寐以求的春日。



其他 [森]传送门


- END -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