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ⅩⅢ.……


ⅩⅢ.……


BGM:Sakhalin - Misled By Words Never Spoken


各种OOC/不适勿入/预警看前文 [森]传送门





-




王嘉尔半只脚刚踏进家门,就听到小精灵聒噪拖长的一嗓子,“哇!!!嘎嘎啊!!!!”

“你等等——”

小精灵扒在他头发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死不放手,弄的他生疼。

“你先放手,仔仔!”

“唔……”

似乎感到王嘉尔有点儿脾气了,他才松开手,振动着翅膀浮在空中。

小精灵有些无措,但在看到林在范后又大叫一声,“这这这不是——那个人类吗!”

“是。”

“但我怎么感觉他不一样了?”

小精灵凑上去绕着他飞了三圈,“咦,他几乎没有身为‘人’的生气和活力了,现在反而更像恶魔诶。”

说着,小精灵不怀好意的想读一下这个人类的心,却发现他看到了一片死寂,“我的妈!!这怕不是个尸体吧!!”

王嘉尔无奈道,“他是快变成尸体了,之后才能转化。”

“转化……哇,嘎嘎,你终于肯用自己造孩子的能力了!!”

王嘉尔对小精灵的用词非常不满,林在范听到却是一笑,似乎联想到了别的什么。

“好啦,别闹。这两天这个人类会非常虚弱,你也要好好看着他喔。”

“知道了啦。”

小精灵抱着胸一脸不屑的浮在半空中,好像王嘉尔交给他的任务是个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

小精灵转身飞到书桌上正准备去喝点荷叶上的露水,突然几个画面闪过他的脑海,他大吃一惊,指着林在范半天说不出话来。

“又怎么了?”

王嘉尔没好气的说。

“嘎嘎——嘎嘎、嘎嘎!!他——这个人类,我看到他的未来了。”

“哦?说来听听?”

崔荣宰是百年前王嘉尔在神魔大战里无意中救下来的,之后他便跟在了自己身边。

月族小精灵拥有读心能力、预知未来能力和感知能力,而崔荣宰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这些能力更是得到了增强,但是由于他长期待在魔界、和魔族的人厮混在一起,他那身为月族小精灵标志性的、美丽的七彩翅膀早已变成失去光泽的灰色。

他也因此得不到族人的承认,无法回到花树海。

月族尤其讲究血统的纯正——特别体现在翅膀上。

如果在飞行时能带出一条七色的彩虹,那么那个小精灵无疑是最受欢迎的小精灵之一。

而崔荣宰早都失去了彩色的翅膀,如今带着灰色的翅膀回到花树海,只会被唾弃然后被赶出来。

他们家乡的月族称他们这类为灰化小精灵或魔化小精灵,是相当被排斥和否定的。

王嘉尔因此很心疼崔荣宰,但是崔荣宰从来不觉得委屈,如果没有王嘉尔,他早都没命了,如果不是王嘉尔,他的能力如今也不会这么强。

虽然不再被族人认可,但是,他还有嘎嘎在身边。


崔荣宰顿了顿,“他、他、他以后会变成本不属于魔界的种族——”

“血、血族!!”

崔荣宰惊叫,“嘎嘎,你怎么还可以把人界的人类变成这种不被三界承认的种族?你明明是个恶魔——怎么能把人类转生成血族?!”

说完,他竟是笑了,“你太流弊了!嘎嘎!哈哈哈!!”

小精灵捂着肚子咯吱咯吱的边笑边抽,“感觉就好像、就好像——奶牛生出了小绵羊一样!!哈哈哈哈哈!!!”

王嘉尔听着这个比喻脸都黑了,这小混蛋,真欠抽。

他拿拾指轻轻弹了一下小精灵的脸,“别闹。”

“哈哈哈……”

小精灵还在笑,被预言了未来的林在范却看着自己的手心,笑不出来。

血族吗……

那个不吸食他人血液就活不下去的种族?

有着这么明显的弱点,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并不符合他的要求。

但是——

他仍然记得魔君说过的话,他继承了部分晦瞑、也就是王嘉尔的力量,必定很强……

那么——

他就拭目以待好了。


-


“林在范,你在这里休息便好……如果需要人类的食物……”

他犹豫着,林在范接话到,“不需要。”

他早都失去了饥饿和干渴的感觉,事到如今连睡觉都不需要了。

感觉自己真的如那个小精灵所说,像个尸体似的。

小精灵能读心,但对于此刻心跳都快停滞的……尚且还算作人的林在范来说,却不那么奏效了。

小精灵对这个人类尚保留着防备,毕竟上次他对嘎嘎就没怀过好心。

他思前想后,觉得他无法读心的原因大概只有一种可能了,就像他不能读嘎嘎的心,不能读那个堕天使的心一样,这个将死之人……也许比他强大太多。

崔荣宰略微不甘心的咬唇。

搞什么!!

现在是区区一个人类都要爬到他头上了么,好气。

他扑腾着翅膀,气呼呼的飞走了。


林在范一脸茫然,他只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身为人的共感还有需求都变得淡泊了,而唯一不变的,大概是……被称作执念的东西。


-


魔界的藏书馆,在三界颇负盛名。

恶魔直来直去、也不会对历史的真相遮遮掩掩,魔界的藏书馆里往往收藏各种各样、各界都不允许阅读的禁书、失传已久的古籍。

朴珍荣走进这座暗色调的巨大石楼,从底端望去是一节又一节的旋转楼梯,每一层都放满了两人高的大型书架。

简直就是他的天堂。

他想要搞清楚,晦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这件事,足足困惑了他三百年。


朴珍荣永远都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晦瞑…王嘉尔的样子。

新雪初霁,皓月当空,满目之间皆是纯白,就连着他那耀眼的银发也一并融入景中。

月色连着雪色,而在树下侧身而立的那个……恶魔,却是朴珍荣眼下,用眼勾勒出的画卷之中的第三笔颜色,是浓墨重彩的一抹绝色。

霎时间清冷孤寂的画面,都变得栩栩如生起来。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传说中的神魔在作祟,扰得他沉寂百年的心,仿佛被抽离般生疼。


——那是三百年前,他作为天使刚刚成年,升阶到座天使时。

他被划分了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而稍微再往外走一点儿,便是他遇见他的雪原。


尚还年轻的他,一时忘了隐藏自己的气息,被晦瞑发现了。

站在树下的恶魔微微抬起头扫了他一眼,冷若冰霜,“神族……”

他的情绪并不高昂,“我现在没空……也没心思和你一战。”


朴珍荣在看到这个恶魔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打不过他。

他向来聪明识时务,摇头道,“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这里……离我的领地颇近,一个没留神就走过来了。”

晦瞑半晌才出声,“那可真是不幸呢。”

他低头看树荫下,雪白的冰原上独此一株参天的古木,而古木下,则斜插着一柄巨大的刀。


黝黑的刀刃上传来不详的专属于恶魔的瘴气,朴珍荣不适地皱眉。

晦瞑瞥了他一眼,“这里是我朋友的葬身之处……说来也可笑,一个大恶魔,竟然死在一个人类手里。”

他说着揶揄的话,表情里却充满了落寞,暗红的眸子似乎要滴出血来。

“神族,你知道‘使徒的黎明’吗?” 

朴珍荣摇摇头,当时的自己并不知道。


晦瞑微微阖上双眼,话锋一转,“这里陨落的……是我的朋友,骁勇善战的冰之战士,世称‘冰瞳’,这里之所以冰天雪地,不复当初的样子,全是他的原因。但是——神族,别妄想破坏这里……也不要再来这里了,等到他转生的那一天,这里自然会恢复如初。”

当时的朴珍荣第一次知道,原来恶魔,还会有所谓的“友情”。


然后约莫三十年前,他的领地外终于从冰原变成了一片芳草之地,生气盎然,三百年间一直盘踞在那里冰雪之气和魔的瘴气也消散无踪。

他知道,必然是晦瞑的朋友,转生了。

他翻开手中书新的一面,试图从中翻阅出任何和晦瞑有关的信息,

——三百年前,那时候的他刚刚一百五十岁。

而外界都传晦瞑是活了千年的恶魔……那么他的好友冰瞳,必然也是相差不远的。


神界书籍文献里与晦瞑相关的东西少之又少,如此一来,他只好从那个如今或许已经转生的大恶魔“冰瞳”着手了。





tbc



评论(1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