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ⅩⅡ.צאצאיהם


ⅩⅡ.צאצאיהם(他们的后代


BGM:Billie Eilish - idontwannabeyouanymore


各种OOC/不适勿入/预警看前文 [森]传送门





-




斑斑跟着段宜恩回到了他们住的那一幢宅子,然后进了段宜恩的书房。

段宜恩的书桌上有一排马克杯大小的手办,有七大天使、七宗罪、血族中传说的上古者,还有近代许多有名的大法师、大猎魔师和大召唤师。


人物的形态、样貌雕刻得栩栩如生,看得出是非常精致且昂贵的物品。

段宜恩把晦瞑的召唤书小心翼翼的放在书架上靠近一角的位置,然后拿起书桌上一个大天使的手办似有似无的挡住。


斑斑无语的看着他做完这一切,“马克哥……你接下去准备怎么办?”

段宜恩忖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道,“等他。”

“等……他?”

他本来想问他要等谁,但是仔细一想,只能是晦瞑了。

段宜恩点头,“对。他说了,忙完再说。”


恶魔的话你也信?!

斑斑忍住内心的吐槽,“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斑斑,我记得,你的召唤术尤其厉害。”

“……当然是,我毕竟是你父亲的徒弟。”

斑斑的师父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法师之一,以召唤术出名,他的召唤术精湛成功率极高、反噬率几乎为零,外界都尊称他为三界互通者。

虽然有夸张的成分在内,但是段家家主在召唤术上的成就无人能企及。

而斑斑就是他的首席徒弟。

严格说起来,段宜恩的父亲也是他们段家的异类,段家以除魔见长,几代下来,除了出了他父亲这一个法术痴之外,再无人在这方面有所建树。


而段宜恩亦是如此,比起他父亲的能力,他继承祖父的能力更多。

他出生起就有神器“使徒的黎明”护身,体内更是流淌着和他祖父一样纯粹而神圣的血液,这种血液是血族的克星,会对仆人级以下的血族造成严重的伤害。

他们更适合进行除魔类的工作。

在人间,段家声明远负,一般的小案子都是不接的,也有传闻说段家隶属于国家。


段宜恩接着说道,“我记得父亲……曾召唤过三界之门。”

三界之门,顾名思义,就是三界互通的门,但是是随机的,概率是三分之一,有时候会通往神界,有时候会通往魔界,而有时候则是通往人界,进入门之后,被传送到随机的地点,而存在时间依照施法者的能力和要求来。

因此这种门也容易被心怀不轨者所利用。

“所以……你想干嘛?”

斑斑瞬间明白了段宜恩的想法,但他却不敢相信他有这种疯狂的想法。

“斑斑,以你的能力……三界之门并非难事。”

他曾经看到斑斑召唤出邪龙的分身,就是那个传说中地狱魔王别卜西培养出来的,邪恶的暗之龙。

——虽说只是众多的分身之一,但是也有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斑斑没有相应的实力,是无法召唤出来的。


“WTF……”

但那也不是简单的事好吗!!!

三界之门属于被神界和人界禁止的召唤术,虽然魔界没有禁止,但是如果召唤出魔界之门以外的门,那他们就全都玩完儿了,神界会降下神罚,人界会将他们流放至边境,段家的百年大业就全完了。

斑斑疯狂的摇头。

段宜恩叹口气,不死心道,“到时候再说吧。”


“……”

您到时候也别说了哥。

斑斑赶紧跑了。




林在范跟着王嘉尔还有朴珍荣降落在了一座建筑门口。

这座建筑高大而复古,看上去暗淡无光,周围放着许多恶魔的雕像。

“进去吧。”

说话的是朴珍荣,“你现在也算是魔界的一员了,去觐见魔君吧。”

林在范迟疑,看到王嘉尔站在门口回头看着他们俩,像是在等他门的样子,于是跟了上去。

刚走进空旷的大殿,殿内就传来浑厚低沉的嗓音。

“晦瞑、神之曙光、还有这个是……将死的人类?”


“魔君,他过几天就会转化为我的后代。”

王嘉尔单膝跪地,如实禀报。

“你终于肯收后代了吗,晦瞑。”

他似乎从魔君的声音里听出一丝欣慰。

王嘉尔继续说道,“魔君,我想问您,为什么您的紫宝石骨杖,会在神之曙光那儿?”


朴珍荣闻言,冲着王嘉尔促狭地一笑。

“是吾赠予他的。”

“为……什么?”

王嘉尔着实吃了一惊,他见过魔君幻化人形时拿着那支魔杖,他的一切法力不都起源于那个魔杖吗?


“晦瞑,你多虑了。”

魔君说道,“紫宝石骨杖只是吾力量的一部分而已,并非全部。吾之所以将它赠予朴珍荣,也是因为他答应了吾,要堕天,并在吾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协助你保护魔界。”

不在……?

“您要去哪?”

“吾马上要进入休眠期了,晦瞑,今天召唤你们,也是事出于此。”

“休眠期……您受伤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


魔君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神之曙光,你现在被命为魔界掌书司,答予你让你看遍魔界的藏书,如今,整个魔界的藏书都是你的,但记住一点,不可外传。你现在身为堕天使,自动升阶为上位,可统领低于你阶位的一切恶魔。”


说着,他顿了一下,“林在范,既然你已身为晦瞑的初代后代,想必转化后的力量也必然强大,你的阶位必定在中位,虽然目前尚不知你会转化成哪种种族,但不会影响的你的力量,日后先以奴役者的阶位协助晦瞑抵抗外界的侵袭吧。”


“最后,吾亲爱的晦瞑。”

魔君说着,语气里是平常听不曾听过的担忧,“凡事不可逞强,堕天的神之曙光和这位新进的恶魔,一定能帮到你。还有——那个月族的小精灵,在你家中,安全无虞。”

“谢谢您……魔君。希望您能早日苏醒。我……会想念您的。”

王嘉尔的话刚说完,殿内凭空吹起一阵风,片刻后又消散开去。


“走了呢。”

朴珍荣环顾空旷的大殿,“真是个力量深不见底的恶魔。”

王嘉尔莫名的有些低落,魔君是他自从记事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伴他左右,他可能有些难以适应以后没有他的日子了。

朴珍荣敏锐,他用手抵着下唇,“嘉尔,我总觉得你……不像纯粹的恶魔,不然,哪里总是那么容易多愁善感呢?”

王嘉尔听罢竟是觉得他说的很对,“也许是吧……我从没能弄清自己的身世。”

朴珍荣怔了怔,活了千年的大恶魔,也许书里会有记载?

“嘉尔,我得先去一趟藏书馆。”

说着立刻振着那对骨翼飞走了。


王嘉尔一时还难以适应朴珍荣堕天使的身份,更是还没看习惯他那长着洁白羽毛的翅膀 变成如今这副只剩骨架的模样,他迟钝的转过头,然后看到一直站在一旁闷不做声的林在范。

“……林在范。”

王嘉尔记得魔君说过,每一个后代刚转化的那段时期属于脆弱的危险期,需要转化人进行看管和保护。

“你……且跟我来吧。”

林在范微微颌首,跟上王嘉尔的脚步。






tbc



评论(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