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森 —

Give You What You Want 16





前文 [森]传送门

猪尔/all嘉

OOC/勿上升/狗血/慎入



-


16



段氏集团下的别墅群。

每一个独栋的别墅群边环绕着一片片葱郁的小树林,栋与栋之间连接的道路幽静曲折,相隔甚远,堪堪卡在相互之间不会打扰的距离,大隐隐于市,也不乏是用来藏住秘密的好地方。


金有谦身着深牡丹绿色的长大衣,高高立起的领子遮住了半截脸,只露出一双凌厉的眼。

透过暗蓝色的发丝,依稀可见他紧蹙着的眉头,下沉的眉眼遮挡不住他此刻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怒气,眸子中的光锋利得如同刚出鞘的刀刃。


他身后跟着三个军装模样的小哥,步伐周正,神色严肃,一看就是颇经训练之人。


他环顾着这个编号为7的独栋别墅,唇抿成冷硬的线条,冲着后方的一名勤务兵点点头。

勤务兵心领神会,走到门前,不徐不疾地敲了三下。

“谁?”


门内传来低沉切谨慎的男声。

“您好,我们是……”小兵犹豫了一下,带着征求的眼神看向金有谦,金有谦颌首示意。

“您好,我们是物业的。”

“物业?这个时候?”

门内的人非常犹豫,片刻后还是缓缓打开了门,“有什么事?”

门刚露出一条缝隙,敲门的勤务兵就迅速抵开门,而金有谦身边的另一个马上把门推开,将应门的保镖反手制服按在地上。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保镖被按在地上痛呼,更是没想到在这个别墅区还有人光明正大的私闯民宅。


金有谦充耳不闻,抬腿略过,巡视一周室内的状况。

宽敞、空旷、冷淡的色调。

还真像那个冷心冷情的人的风格。

金有谦嗤之以鼻,扫视一眼内室,兀自思忖片刻,毫不犹豫的走向二楼,期间冲上来的一两个保镖被他瞬间掀翻在地后,被身后的勤务兵们一一制服。


二楼约莫有两个房间,金有谦思索了一下,立刻踱向最里间。

“Jackson哥?”他轻轻敲门,房间内传来一阵响动,于是他扭开门把。

房里的人似乎听到声音,大喊一声,“等一下!有谦?你等等,等等。”

房内的人只穿着一件单衣和内裤,连裤子都没套,他有点慌张的在衣橱里随便找了一条裤子穿上,然后急忙推开门。


“有谦米?你怎么在这里——”

“哥,别说了,赶紧跟我走。”

“走?”

王嘉尔犹豫片刻,“走去哪?”

——他哪都去不了。

被朴珍荣套上无形的枷锁,他身在这里看似自由,却被无形的网编织在牢笼内。

——他必须遵守诺言,相对的,朴珍荣才会保守在范哥和斑斑的秘密。

“说什么傻话呢?有什么事走了再说!”


金有谦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人就作势要走。

“嘉嘉,这么快就请朋友来我们家做客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声线温柔婉转,令人顿生好感。

只可惜,在这里的人都知道了他本来的面貌。

朴珍荣穿着一身西装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刚回来。

他抬手松了松领带,冲着金有谦笑得客套,“大门口可真热闹。金少爷,你的朋友是不是有些过激了?不打声招呼就硬闯,你说,这算不算私闯民宅?”


“算你X,朴珍荣你别在这儿给我演,你TM把Jackson哥关着是想干什么?啊?!”

金有谦几乎气得跳脚了,朴珍荣却完全相反,冷静自若。

他收起笑容,“金少爷,在别人家撒野,似乎不好吧。”

说着,他举起电话,递给金有谦,“是该叫你们家主子,好好管管你了,放出来乱咬人可怎么行。”

金有谦气的正准备爆粗口,却在看到看着电话上显示的名字后,愣了足有数秒,他不甘心的咬着下唇,终于是接下了电话,“喂……在范哥……”


“金有谦!你脑袋进X了吗!!”

电话那端的林在范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等他骂完,他马上说道,“你马上给我从朴珍荣家滚出去,记住,给我道歉。”

“为什么——?!”

金有谦不可置信,“为什么我要?!明明是他惹我们在先——在范哥你是哪边的?!”

“你心里有没有点B数?啊?金有谦,他那儿捏着一堆我们的把柄,你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你现在私自带着手下的兵私闯名宅,这又要记多少过?你想想你的祖父?金老爷子都一把年纪了,还要因为你而蒙羞吗?”

金有谦顿时被点醒了,他怎么就忘了眼前这个笑面虎阴人的手段?

他不甘心的捏紧了电话,“我知道错了,在范哥。我马上回来。”

说着,他把电话还给朴珍荣,深吸一口气,“朴珍荣。今天的事,对。不。起。”

他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嘉尔,低啐一声,“妈的。”

然后便带着手下的勤务兵们离开了一片狼藉的现场。



朴珍荣把金有谦刚才还给他的电话一把甩到在地上,在空旷的室内显得尤为刺耳,吓得王嘉尔一抖。

空气凝滞了几秒后,朴珍荣勾起一抹笑,“不好意思,手滑了。嘉尔,没事的,不要害怕。”

这个笑容很勉强,王嘉尔当然看的出来。

今天闹的这一出,朴珍荣心里肯定非常生气,可是他表面上掩饰的越好,王嘉尔就越害怕。


他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不了解这个人了。

以前看到的似乎都是幻想,他的每一面都在推翻自己对他的认知。

无论现在的朴珍荣对他冷淡也好、对他温柔也好、对他暴躁也好,他现在只感到害怕。

朴珍荣现在就像个定时炸弹,他只能保持沉默,他害怕自己哪一个微小的动作会引爆他。


朴珍荣看到王嘉尔的样子,深深地感到力不从心。


这些日子以来,他看到王嘉尔最多的表情,就是害怕,和冷漠。

无论他怎么对待王嘉尔,似乎都不对了。

他们之间,难道真的什么都不剩了吗?

日益的相对无言,他的讨好和王嘉尔的无视。

他觉得疲惫不堪。

原来那个笑意晏晏,能把幸福刻到别人心里的王嘉尔,真的……被他亲手埋葬了吗?


他不想认输……

他不想。

至少现在……他还是无法放开他。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的执着。

如果……一切能回到从前就好了。

他被冒出这个想法的自己吓到,他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他朴珍荣,也开始学会后悔了?


他露出一个略微凄惨的笑容,嘲笑着自己,明明以为得到了就可以掌控一切,到最后,却是什么都没得到,连拥有王嘉尔这件事,都已经烟消云散,仿佛从未存在过。






tbc


短=A=

暴风更新了吧……大概

之后大概就休息几天吧T T

hhhhh


评论(18)
热度(107)

2018-01-23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