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ⅩⅠ.לא טועה


ⅩⅠ.无过


BGM:M83 - Wait


各种OOC/不适勿入/预警看前文 [森]传送门




-



朴珍荣看着王嘉尔拦住他的手,足足停顿了三秒。

“嘉尔,几个人类而已。”

说着,他慢慢推开王嘉尔的手,拿骨杖指着猎魔世家的两个后裔。

“先从你们开始好了。”

王嘉尔马上走到他面前挡住他,“不行。”

“为什么?”朴珍荣不可置信,他无法理解王嘉尔一定要保护这几个人类的原因。

王嘉尔胸前突然发出亮光,有什么透过衣服显现出来,朴珍荣凝神一看,赫然是一个契约印。

“你的契约者在附近?!是盗墓世家的后代吗?我不是已经断了你们的……”

说着,那束光慢慢投向了段宜恩。

朴珍荣猛地看向段宜恩。

段宜恩还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只感觉后颈侧的契印的位置隐隐发烫。

王嘉尔看了一眼段宜恩,对朴珍荣道,“大概就是这样……你不能杀他。至于结契这回事,我自己都不清楚,但是,大概的契约是保他不死之类的。”

朴珍荣收回骨杖,脸上的神情令人脊背发寒,“我真是小看你了呢,嘉尔。你还有什么让人吃惊的,一次性都拿出来让我瞧瞧?”


王嘉尔沉默。

他思考着十几年前和那个人类小孩到底是如何结成契约的。

难道因为当时的小孩快死掉,他擅自逆天改命……他当时怎么说的?

他记得自己说过——


“活下去。”段宜恩沉声道,“这是结契时你对我的要求。当时被你救下回家后,我就发现了这个契约印。所以,晦瞑……”

我这条命,是你的。

这句话他又如何说得出口?

他只是定定的看着王嘉尔,希望他能想起一点什么,一刻也不想错过他的每一个表情。


“那便是这样了。”

王嘉尔点点头,“直到你自然死亡为止,我大概都必须保护你了。”

“你在说什么?王嘉尔?”

朴珍荣眯着眼看他,怀疑自己听到的每一个字。

“你身为一介魔神,竟然要和区区人类完成这种毫无收益的契约?我看我还是帮你杀了他更省事。”

“别闹了朴珍荣。”

王嘉尔突然站起来,凝神,“我听到魔君的召唤了。”

朴珍荣闻言一笑,“巧了,我也是。”


王嘉尔顿了顿,转过头对段宜恩等人道,“如今事务缠身,一时没法解释太多,我必须先回魔界,以后有事再说。你们已经知道如何召唤我,那么便告辞了。”


“等等……Jackson,我们的事还没有了结。”

林在范着急的上前一步,兜帽随着动作自然地落下,众人看着他的头发,皆是惊呆了。

“林在范你的头发……?”

林在范不久前还如墨一般的头发已经失去颜色,此刻已是浅艾色的长发被他束在脑后,恍若迟暮的老人。

林在范皱眉,把兜帽拉了回去。

“哥?怎么回事?”

金有谦拉住林在范,“我是说这几天你天天把自己隐在袍子里,这到底……难道,你是生病了?”

“没有。”

林在范轻微的叹息,“一个月前,我就发现这种迹象了……我不能解释为什么,但我觉得应该和……魂契被断有关。”

说着,林在范抬眼看准备离去的晦瞑。

王嘉尔怔了片刻,“原来如此。”

朴珍荣笑的幸灾乐祸,“呵,看来这个人类没了你,就活不下去了呢。”

王嘉尔非常认真地点头,“林在范,你因我而生,如果没了我延续你生命的能量,你也会因我而死。”


说着他竟像是有些担心似的,话语里带着犹豫不决,“其实…还有一个方法无需我的帮助,你也能继续活下去,那就是……”

“林在范,你放弃继续做人类。”


一席人闻言均看向林在范。

只有斑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连忙问到,“晦瞑,林在范是你救的,林在范现在这个德行都是因为你们魂契被断,他没了生命能量的来源,那……马克哥也是你救的,难道……马克哥以后也会变成这样!?”

王嘉尔坚定的摇了摇头,“段宜恩,有神器护身,再加上他体内有神族后裔的血脉。”

——所以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杀死他那么多强大的血族同胞,所以他才能那么轻易的就找到传说中的花树海。

想及此,他不悦地蹙眉。

朴珍荣不无嘲讽地瞥了一眼那个叫林在范的人类,“这个人类,一心向魔。”

“真的是,厉害了呢。”

“嘉尔,这算不算是你第一个‘后代’呢,传说晦瞑有转化他人的能力,而且种族是随机的,没想到这种规则竟然对人类也适用。我该不该再称赞一下你强大的力量?”

“……”王嘉尔沉默了片刻,“我确实被魔君告知过自己有这种能力,但是……我一次都没试过,发动条件也很有限。”

“所以说,是和书上写的一样吗?其一是必须将你的魔力转到继承者身上并和他自己的生命能量融为一体,其二则是继承者自己抱有强烈的心愿。”

王嘉尔缓缓点头。

林在范看着自己失去血色的身体,和日渐干枯的皮肤,桀然一笑,“那岂不是更好,我倒要看看自己会变成什么怪物。”

“哥!你在说什么呢?!”

金有谦诧异,“难道没有方法变回来吗?”


“本来有,但现在是没有了。”

王嘉尔回答金有谦,“他心之所向,无人可阻,仅此而已。”

说完,他看了一眼朴珍荣,朴珍荣冲他耸了耸肩。

他于是对着林在范郑重道,“林在范,愿意和我们回魔界吗?在那里,会有助于你更好的转化。”

林在范看着王嘉尔向他伸过来的手,把自己的手覆上去,“……好。”

三个人站在一起,朴珍荣举起骨杖,紫色的光芒消失后,几人也消失在原地。


金有谦呆呆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召唤阵,还在回忆刚才林在范跟他说的话,“有谦,父亲的东西,都留在家中我的书房里。林家,日后就拜托你了。”

他搭上林在范遗落在地上的袍子,失魂落魄的走了。


剩下的斑斑和段宜恩相对无言半晌,终是离开了塔楼。







tbc


比较短的一章

有好多bug 。。到时候转回来改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