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Ⅹ.לב בודד

Ⅹ.לב בודד (心漠无垠)


BGM:

Thirteen Senses - Do No Wrong

April Rain - Leave Me No Light

如果方便的话,大家可以尝试听BGM看……也许这样能更入戏=V= 因为我是听着这些写的www


ooc 预警看前文 [森]传送门



-


王嘉尔只感觉自己被空间拉扯着,他四周全是看不清实体转瞬即逝的光点,空间裂缝里奇怪的风让他无法睁开眼睛,他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被朴珍荣施了什么法术。

当他突然间脚底有了实感之后,他略微迟钝的意识到,也许自己被人召唤了。

他发现自己站子一个空旷复古的塔楼里,四周……

全是人类的气息,还如此的熟悉。

他睁开眼,对上了一个人类的眼睛。

黝黑的瞳仁,浅棕色的头发,五官俊美清冷,红黑相交的连身衣上是银色反光的十字架图案,他反背着一把宛如十字架一般的银色长剑,剑柄与剑刃的交叉处镶嵌着一颗祖母绿宝石,熠熠生辉。

王嘉尔的表情慢慢沉下来,带着一点狠厉。

“使徒的黎明……”

他厉声说道,“人类,你竟然还敢召唤我?”

他认得这个人类。

是当初追杀林在范那两个中的一个。

“Jackson……”

“Jackson!”

段宜恩和林在范喊出他名字的语气全然不同,前者声音微弱仿佛呢喃自语,后者语气急躁还带着一点期盼。

王嘉尔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转头便看到他的契约者,不,应该说是前契约者——林在范披着一身黑的,往常总充满了淡漠的眸子里此刻染上了诸多他看不懂的情绪。

这便是人类了。

总有太多让他难以理解、难以捉摸的感情,要弄懂他们每句话、每个表情之后的含义,简直比恶魔上天堂还要难。

他身为恶魔,并不懂那么多人类的感情。

他于是看着林在范,如实的告诉他,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林在范,你我的契约……已经没有了。”

这在林在范听来,却是有歧义的。

虽然和晦瞑相处的时间不长不短,但他知道,恶魔和人类,终归是不同的,于是他选择追问,“没有,是什么意思?”

“契约,被解除了。”

王嘉尔回想起那件事至今还心有余悸,他顿了一下,“你我如今,没有任何关系。”

他说的自然坦荡,但在林在范听来,却如同是撇清关系。

“你答应我的……事,也不作数了吗?”

他苦笑一声,突然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

他拼死守护的那本书也是,他找了这多么多年的弟弟也是,他……对晦瞑那不该产生的感情,也是。

王嘉尔看着林在范,觉得有什么变得奇怪了。

他不理解,“林在范,契约不在了。而且,我答应你的事一旦成立,你也许会因此永世失去灵魂,契约没有了对你而言不是好事吗?”

“好事吗……”

他低声自嘲,“如果我说……我宁愿失去灵魂也要呢?”

王嘉尔微微震惊了,随后他沉下眉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能让我也从中享受到乐趣的话。”

林在范闻言,勾起一抹邪笑,“既然如此,我需要一个肯定的约定。”

王嘉尔凝视着这个人类,他知道这个人类向来说一不二,而且非常难以改变他的决定,但是他自己也是一个答应了就会做到的人,这件事他却没有办法100%答应他一定能做到,于是他皱着眉,“林在范,我没法给你肯定的约定。”

“如今魔界事务繁杂,我还有许多事情缠身,没有空闲和心思与你zuo爱。”

他直言不讳,旁边除了林在范以外的人类却一一黑了脸。

“什么意思?”

斑斑惊叫,“这个zuo爱,不会是我理解的那个吧?卧槽……林在范你是不是丧心病狂?”

段宜恩满眼戾气,他瞥了一眼林在范,脸上阴云密布。

金有谦也看着林在范,“哥?你和他的约定竟然是这个……你怎么没告诉过我?”

林在范也很无奈,他没想到王嘉尔会把这些事情明着说。

不过——在恶魔看来,这些事和吃饭睡觉无异,与羞耻心也不相关,他虽然知道,但还是觉得有些丢脸。

“嘎嘎……”

“你叫我什么?”

王嘉尔看向发声的人,是段宜恩。

——怎么可能?

只有崔荣宰这么叫过他,他看着段宜恩,愤怒从身体里无法抑制的散发出来,难道——他把小精灵捉住了?

“你对小精灵做了什么?”

段宜恩一看,就知道他明显误会了什么。

他不徐不疾,一字一句的吐出他藏在心里多年的对白,“嘎嘎,你还记得,十年前你在花树海救下的那个人类吗?”

“花树海、人类?”

他明显犹豫了一下,几百年的岁月,他能记住的多半是重大的事,对于这些在哪里、救了什么人的琐碎小事,他根本没有记住几个。

但是——花树海。

那一定是崔荣宰在他身边的时期,也就是百年内……

花树海……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瞬间就出现了一个画面。

漫天的花丛和地平线连成一片,如同通往世外桃源的路,萤火虫的光忽明忽灭,就像刚入夜柔和的星空,那是月租小精灵——崔荣宰的出生地,也是只有心灵纯洁的人才能进入的极尽美丽的地方。

一些片段陆陆续续被他回忆起来。

一如既往叽叽喳喳的小精灵,不小心踢到躺在花丛中的人类。

——那个年幼、纯粹、用生命力交换才进入花树海的奄奄一息的人类?

王嘉尔睁开眼睛,脑海里的人和眼前的人慢慢重叠在了一起,他开口,“原来是你。”

“少年。”

一席话将段宜恩同时拉入天堂和地狱。

他回忆起了他,却用“少年”这个词,将他们的距离拉得无比的遥远。

段宜恩不甘心的捏紧拳头,“嘎嘎,你还记得吗,你救了我,并且和我结了契约。”

一语宛若惊雷,斑斑、金有谦和林在范同时猛地看向他。

“马克哥?你……你颈侧的那个不是纹身?真的是契约印……我一直以为你和我开玩笑的……我的天,你和恶魔立了契约?你、你可是段家的儿子!!你父亲、师父要是知道了你要怎么办?!”

斑斑抱着脑袋呼天喊地。

段宜恩不以为意,“你不说就没事。”

说着,他牢牢盯着王嘉尔,深怕错过他说的每一个字。

“我们立了契约?”

王嘉尔疑惑不已,他记得自己分明只是救了他,没有进行结契的仪式啊……

等等?

结契仪式?

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仪式。

“嘉尔,你太傻了。”

塔楼顶传来一声柔和冰冷的男声,他一身紫黑色的长袍,深色的骨翅缓缓振动着降落到地面,他扫了一圈王嘉尔旁边的人类,充满了蔑视和厌恶。

“总是便宜这些人类。”

——是朴珍荣。

王嘉尔皱眉,“你……”

“这回又是什么玩意儿!堕、一个堕天使!!!耶稣!圣母玛利亚!!”

斑斑似乎要疯了,“召来了一个大恶魔还没完,又来一个堕天使!!我觉得我们都完了!!!”

段宜恩看见朴珍荣,马上反手抽出使徒的黎明,采取戒备姿态。

朴珍荣轻蔑的笑,“你们这些蝼蚁。”

总是坏我的好事。

说着他举起紫宝石骨杖。

王嘉尔抬手拦住他,“朴珍荣,你要做什么?”






tbc


不懂人类的嘎嘎表示他好累~~~


迟来的……我搞SEVEN四周年棒棒哒!!!以后还有N周年!!!


评论(12)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