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Ⅸ.נקודת מפנה(修)

Ⅸ.נקודת מפנה(转  


OOC/AU/勿上升

推荐BGM:Glorie - Full Circle

前文 [森]传送门

修了一波




概要:大概是一个愁吃愁穿的恶魔…和一群想要搞他的人故事。对了,他还有一个好朋友。



-



斑斑一头雾水,“诶?林在范?金有谦?你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了……还有,林家的大儿子,你……怎么身上那么重的恶魔气息?”

“我这次来——”

林在范对斑斑明显的敌意视而不见,对他一句一句冗杂的提问听而不闻,他只说自己想说的,并不想一一回复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他侧过头来,对身后的金有谦点头示意。

金有谦犹豫了一下,低头去从自己的背包里,抽出一本厚重的古籍。


“物归原主。”林在范说道。

斑斑看着那本暗红色的古籍,木制的封皮上画着繁杂美丽的纹样,隐隐的散发着一股非比寻常的味道,“这不是那本……”

他隐隐约约感到事情不简单。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

“字面意思,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林在范此刻的模样已经和上次他们追杀他时大相庭径。


黑如子夜的长发束在头顶,一双眼眸如无机质的玻璃珠,微微泛着不详的紫光,面色苍白无光,失去了人类应有的活力和生气,就如同被什么侵蚀了一般。

而金有谦……

他对他的了解只堪堪停留在不讨喜狡诈的盗宝商人层面,他和段家之前有过短暂且不甚愉快的合作。

那么……他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他可不信这个利益至上的商人,会凭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

不过说来,这两个人有共通点,都是喜欢擅自拿人家东西的可恶的盗贼,林在范是盗墓世家的继承人,而这个金有谦,也是声名狼藉的盗宝商人。


可都不是什么好货。

斑斑来来回回地端详着两个人,眼神里的抵触和反感之情愈发难以掩饰,但是马克哥追寻了这么久、日夜肖想的东西此刻近在眼前。

他最终是叹了口气,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掏出类似通讯器的玩意儿,“马克哥,大门口来一趟,和召唤书有关。”

说完,便抱胸而立,凝眉沉视,戒备着他们。


不消片刻,一身穿着贴身红衣高筒马靴的人出现在了门口,他背后斜背着一把银色的长剑,手上戴着银白色皮质的手套,看向他们的眼神冷若玄冰。

“哟,你身后的那把剑,使徒的黎明。”

金有谦言语轻佻,挑着眉看向来人,“想必你就是段家的那位首席猎魔师了。”

——他其实肖想这把剑很久了,只是一直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听过不少传闻,没想到真的在段家的继承人手里。

他暗自盘算着自己盗得的成功率,一双眼睛不动声色的在来人身上来回逡巡。

段宜恩丝毫不为所动,他扫了一眼林在范和金有谦,简单直接,“书。还有你们的要求。”

“你可以用那本书召唤晦暝,对吗?”林在范言辞笃定,“我希望你——能把马上将他召唤出来。”


段宜恩的目光牢牢锁在那本书上,“为什么?”

林在范挑眉,“你觉得呢?”

说完这话,两个人遥遥相视,霎时间他们似乎是都读懂了对方,同时移开了目光。

段宜恩收下书,“斑斑,带他们进召唤者大厅。”

“等等,马克哥,确定是召唤者大厅吗?”

“是。你带他们去,我先去准备一下。”


段宜恩轻柔的捏着召唤书,对着镜子,里面倒映出来的那张脸阴沉而又冷漠,缺乏血色,如同被剥离了感情一般。

他终日陷入那个漩涡里,往日的回忆此时却愈发清晰,如每个无眠的夜里的梦那般历历在目。


他闭上眼又睁开,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指尖。

书本厚重,书皮上浸染着暗红的血印,还有被岁月腐蚀的痕迹,他抬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硬质的书壳,还有书侧的铜制搭扣和锁头,十多年冗长的时光恍若于此时化为乌有,他兀自呢喃,如同低声呼唤挚爱,温柔缱绻,“晦暝……嘉嘉。”

他把书翻到背面,书背上用古老的文字刻着数个难以察觉的字母——“Jackson”

这……才是召唤他的咒语吗?

原来如此。

难怪他们明明结了契,他却从未曾响应过他的召唤。

原来他一开始就不知道呼唤他的正确方式。

无论是从月族小精灵那里听到昵称的嘉嘉,亦或是外界对他的称呼——晦瞑,都并非是能直接召唤他的那一个。

不过,现在都也没关系了。

他露出一丝笑意。


-


召唤者大厅,是段家留给首席召唤师的一座独立空旷的塔楼,高大的落地窗上挂着厚重而不透光的窗帘,仅仅只有一层的建筑从底部仰头向上看去,一眼望不到尽头。

地面上,用深红色不知名的颜料画着各种各样的召唤阵,圆形的、矩形的、星形地、各种图案相互交织形成了复杂且赏心悦目的纹样。

林在范和金有谦走进来环顾了一周,“在这里进行吗?”

斑斑叉着腰,相当不满意地瞧着他们,言语之间也非常不客气,“不然呢?两位还想怎样?”

金有谦闻言没有选择回击,他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林在范,身为兄弟,他觉得他们能想到一块去。

此地人迹罕至,地方宽阔,想来也是适合实施召唤术的好地方。

不过……段宜恩选在自家的眼皮子底下召唤恶魔,脑子可没毛病吧?

他勾起嘴角,幸灾乐祸的笑。

管他的呢,他们的目的只是要见到那一天那个……擅自撩他的白发恶魔,才不负责什么善后工作呢。

如果能顺势在这个传说中的猎魔大家闹一闹,也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思及此,金有谦都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感了。


段宜恩把书揣在怀里,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塔楼门口。

他的长靴和石制的地面摩擦碰撞着,在空旷的空间之内传来厚重的回音。

“林在范,我先说好,这本书就算事后,也还是我的。”

林在范斜睨他,皮笑肉不笑,还是持着那套说辞,“物归原主。”

得到想要的答案,他快速越过两人,站在塔楼的正中央,小心翼翼地將书放在地面,轻声念出那串音节,“Jackson——”

破旧的书应声慢慢发出黑红色的光,书上的纹样开始发亮。


-


王嘉尔这头正跟着朴珍荣在山谷里迂回的小道上绕来绕去,他们头顶凭空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召唤阵。

朴珍荣刚才还有余的状态瞬间紧绷,他瞬间反应过来,这是有人进行恶魔召唤的阵法。

他明明断了嘉尔身上那个和人类的灵魂契约,所以不可能……

难道……有人拿到了那本遗落在人界的召唤书?


王嘉尔从未应对过被召唤的情况,几百年来皆是如此,他自然是对这些阵法毫不知情,于是他不悦地瞪了一眼朴珍荣,以为这又是他整出来的什么幺蛾子,“朴珍荣……这次又是什么?”

“不!不是我,嘉尔——”

朴珍荣声音还未落,只见王嘉尔随着那个召唤阵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朝着恶魔伸出的手此刻还悬在半空中,此刻却只能用力捏紧成拳。

朴珍荣眉间染上戾气,他低啐一声,“又是那些该死的人类。”





tbc



今天掉落的更新..


评论(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