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Ⅷ.להתבצע

Ⅷ. להתבצע(承

OOC/AU/勿上升

前文  Ⅰ                

其他 [森]传送门




概要:大概是一个愁吃愁穿的恶魔…和一群想要搞他的人故事。对了,他还有一个好朋友。



-

他的残酷如同不谙世事的孩子,天真而不自知。

明明是顺遂自己的意思做了非常可怕的事情,却还能冠冕堂皇的强加给他,美名其曰是 在帮他。

实在可笑……又可怕。

王嘉尔费力的挣脱他,“朴珍荣!!你……快让那个龙卷风消失!!”

他对面的人却是费解,“为什么呢?嘉尔,龙卷风慢慢扩散到世界尽头,到最后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难道不好么?”

他似乎是一脸真诚的在疑惑,王嘉尔却觉得他完全是个疯子,他更加的着急,他的朋友们还在外面浴血奋战,完全不善战的小精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快停下那个该死的风!!”

朴珍荣闻言,笑。

“就这么担心他们吗?也不是不可以,不然……你亲我一下,怎么样?”

他的一切行动都仿佛决定于谈笑间,没有基点,难以用常识去评判。

如同儿戏。

王嘉尔深吸一口气。

他缓缓靠近朴珍荣,下定决心般闭上眼,几乎是用撞上去的气势,给他了一个堪称粗暴的吻,然后又迅速的退开。

朴珍荣凝视着王嘉尔的靠近又离开,还有嘴唇上稍纵即逝的触感,他莫名地有些眷恋,目光不动声色的流连于王嘉尔的脸,缓缓开口但,“真敷衍呢,我亲爱的晦瞑。”

他脸上带着一丝真假难辨的失望,却还是举起了紫宝石骨杖。

当看到顶端紫宝石开始散发出光芒,而肆虐的龙卷风趋势逐渐减弱消退,王嘉尔终是松了一口气。

随着龙卷风的风势渐渐散去,一座座烟雾缭绕的山谷出现在他们眼前。

他和朴珍荣,正处于这崇山峻岭的山谷间隙之中,叫他分不清身处何地。

王嘉尔转过头去,他身为恶魔以来,许久都未曾体会到如此愤怒的情绪,略微失控的大声道,“朴珍荣!你做了什么?这是哪里?!”

朴珍荣本人却是风轻云淡,他看了一眼手中的骨杖,紫宝石此刻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他也是不明所以,“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是仔细想来,这便是施放末日龙卷风术的副作用了。”

他环顾四周,闭上眼,“晦暝……嘉尔,此处人气和神气颇重,看来离魔界相当之远。”

说着他竟是非常开心的样子,“看来,我们要慢慢找回去的路了。”

王嘉尔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他除了战斗用的攻击类魔法熟知以外,对其他空间魔法、辅助魔法完全是属于只知一不知二的程度,就连之前传送回魔界都是用了魔君的传送阵,可是现在……他看着朴珍荣手里曾属于魔君的骨杖,魔君目前安否都尚不能得知,没了紫宝石骨杖,魔君的各种魔法阵想必也失效了……

魔界如今陷入非常危机之中。

事已至此,他深呼一口气,“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即便是他,也能感受到这里的非凡之处,这里充盈着自然的力量,甚至在空中还有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朴珍荣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不如,我们往深处走走看?”


-


林在范和金有谦花了十成十的力气,才登上了这座传说中的虚妄山。

虚妄山,是隐秘山谷里的第七峰,也是最末尾,最险峻的一峰。

自从和Jackson失联后,林在范犹如疯魔了一般,疯狂的寻找大恶魔的线索。

可他们所知少之又少,终于在酒馆老板那里打听到一个传说中熟知过去与未来,据说流浪了百年有余的吟游诗人。

他们在酒馆驻守了一年,竟真的等到了。

那个人身着一席森绿色的长袍,面容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之中,他身形瘦削,脚步却轻盈无声,存在感异常的低。

可林在范还是一眼就看到了。

他最近变得日益奇怪,五感比起从前愈发的敏锐,即使吃得少,睡得少,仍然没有任何的饥饿感、疲惫感。

他迈开步子追上那个吟游诗人。

从他口中问出想要知道的东西也费了不少功夫,那个蒙着面的吟游诗人油盐不进,他们和他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不曾有过回应,就仿佛……他们不属于一个世界。

可吟游诗人在看到林在范手侧的契印之后松了口。

“这是……大恶魔晦暝的契印。”

“果真美丽。平生能得一见,死而无怨。”

遇到这个吟游诗人以来,他未曾回答过林在范和金有谦的任何一个问题,此时却兀自娓娓诉说起来,“希涞预言曾说……百年后有一场灾难性的神魔两界大战,而这个大恶魔……只有他、只有他才能阻止那个神族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只有他,才能解救人界免临末日的浩劫……”

吟游诗人悦耳低沉的声线宛如呢喃,更像是在低吟浅唱,他转过来,对着林在范,“有缘人,你和晦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因晦暝而生,因晦暝而死,你中有他。你必须去隐秘山谷,找到段家,他们之中有人能让你见到晦暝……一定要阻止末日的到来。去吧,孩子。还有你的心之所念,终会有一个答案。”

金有谦和林在范两个人皆是目瞪口呆。

Jackson……竟然是大恶魔——晦暝。

金有谦想起那本自己爱惜不已的传家召唤书,无语凝噎,这是何等的巧合和缘分?

林在范捏紧拳头,微微颤抖着。

他知道Jackson是大恶魔,是为数不多的大恶魔,却从未想过他会是他们传家之物的那本书的主角——晦暝。

那个他父亲珍视不已的召唤书,那个段家费尽力气也要夺去的召唤书。

那个——父亲说,拥有了他,便等于拥有了一切的恶魔。

父亲的话一语成谶,自从他们断了联系以后,他失去了他,就真的感觉失去了全世界。

思愁日夜围剿着他,让他失去了所有,他这条命都是他救的,联想着自己近日来越发奇怪的身体状况,再加上刚才吟游诗人的话,细细想来,当时他那个必死的状况,却被他强行续了命……自己的生命能量多半都是Jackson给他的……而自己,早都不算是完全的人类了吧。

金有谦看着林在范,看着他眼底时不时闪过的红芒和日渐变得苍白的皮肤,抿着嘴唇终是道,“哥……我们去吧。”

林在范点头,笃定。

“走。”


-


两人在山顶,很轻易就看见了一座古谧的宅子,背临深渊却稳稳而立,在云雾的遮掩之下,显得仙气盎然,威严森重。

——想必是段家的大宅了。

林在范带上斗篷的兜帽,侧过头去对金有谦点头示意,两人迈开步子,走向段家大宅。

两人刚走到门口,只听见人声凭空传来,“来者有何贵干?”

林在范低声答道,“有事相求。”

刚说完话,一个人从院墙后走出来,他一头浅发,面容俊朗,身材修长,衣着却略显浮夸华而不实,“哦……能攀到虚妄山山顶,确实不简单了。”

他将林在范和金有谦审视一遍,突然跳开,从皮质的长靴子里极快速地抽出两把把银质匕首,对着林在范,“恶魔?!”

林在范把兜帽拨下来,对着他,桀然一笑,“段家的斑斑,好久不见。”

“你……你不是……林家的大儿子!!!”






tbc



啦啦啦~~~


评论(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