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 Ⅶ.סימנים

Ⅶ——סימנים(迹象)


OOC/AU/勿上升

前文  Ⅰ               

其他 [森]传送门



推荐BGM:City of the Lost - A Coming Storm


概要:大概是一个愁吃愁穿的恶魔…和一群想要搞他的人故事。对了,他还有一个好朋友。

复一波健……这篇好久没动了


 
-

这一次被朴珍荣的圣光伤的厉害,与百年之前的那一次不相上下,大恶魔足足卧床了一周,才渐渐让体内作乱的神圣气息消失大半,可是他那生生被扯裂的灵魂缺口却难以痊愈。

这些该死的光明系……


王嘉尔眼神暗了下来,他从衣架上拿下黑色的披风,前往魔城主宫殿。

“晦暝,你来了。”空旷的宫殿里传来魔君浑厚低沉的声音,

“魔君。”王嘉尔单膝跪地面朝着宫殿内部,单手触肩,微微垂首,不卑不亢,“经查明,来魔域森林的是神之曙光,神界大天使长——朴珍荣。”

 “神之曙光?在这种时候吗……”

 魔君沉吟了片刻,“晦暝,神界怕是要有所动作了……”

“您所言极是,以他出现的位置和能力来看,我认为他是在侦查魔界如今的状况。”

“晦暝,且去休息吧,你身上残余的圣光气息依然未消尽,这段时间,吾会送你几份绝好的生魂滋补。吾的大将军……准备开战吧。”

“是。魔君。”


离开宫殿的王嘉尔站定,眉头紧蹙,握住手心又松开。

他的灵魂缺口尚未痊愈。

倘若真的要开战,魔界如今本就不堪一击,而他新伤犹在,旧伤未愈……如此一来,也只能硬上。

此次一战,必定凶多吉少。

王嘉尔拧着眉头,冲着他旁边干着急的小精灵释然一笑。

“荣宰,休息会儿吧。”

“说什么呢嘎嘎!得想办法啊!!不然你就要去打仗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

崔荣宰一双翅膀振动得平常快几倍,此刻犹如他的心情,焦虑,担忧,难过。

王嘉尔一把把他捞进手心,戳戳他的脸颊,却没能再说出什么安慰的话来,毕竟,连他自己都无法平静。


-


神之曙光朴珍荣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天使大军们,他们浮在云端,手持圣剑,翅膀上发出耀眼的光芒,仿佛昭告着他们的胜势。

恶魔这边,除了将军大恶魔晦暝,还有他的几个其他的大恶魔,站在王嘉尔身侧,微微仰头看向上方。

他们后方跟着一排又一排的低阶恶魔和奴役者,但相比天使大军,数量上还是有所差距。

王嘉尔看向朴珍荣,“神界,到底为何如此不依不挠?”

朴珍荣没有回答,他抬起手中的圣剑,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刺眼的圣光,既似威慑,又似挑衅。

他看向王嘉尔的眼神之中如同变幻万千的星云,有什么在翻涌着呼之欲出,“晦暝大将军,问得好。”

他用剑自上而下的指着骑在坐骑上的王嘉尔,“也许你投降,我们会有更好的结局。”

王嘉尔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朴珍荣自是早都料到如此,会心一笑,“不愧是晦明。”

一席话说得如同彼此相知的多年老友,也许旁人并非会往这方面想,但是浮在王嘉尔身侧的月族小精灵生生从中听出了一丝欣赏……还有暧昧。

他妖异的面容和飞扬的黑色披风在风中愈发清晰,艾发如丝绸般的随之飞舞。

晦瞑又变弱了。

神之曙光心知肚明却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圣剑,两人遥遥相望,有什么就要一触即发。

站在云端的人面部还带着笑意,却终是持剑指向地面上凌空而立的人。


神之曙光背后浩瀚的光明大军应势而起,拿起武器冲向了地面。

晦暝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双手已经凝聚起两团飓风,他抬手向光明大军扔出去,对着身后为数不多的恶魔士兵们说道,“活着回来。”

恶魔们举起武器,朝光明军冲了过去。

朴珍荣此刻仍站在云端看着王嘉尔,他侧过头去,发现自己已经被一片乌云所笼罩。

他缓缓降落,轻飘飘的落在晦暝身边。

“嘉尔,你说…你的力量还剩多少呢?”

王嘉尔不答话,迅速凝聚了一团地狱火向他丢过去。

朴珍荣轻易的挡下,“别急。”

他靠近他的晦暝,轻言细语宛若厮磨,“你需要我吗?”

他对于这个表里不一的神祗已经是唯恐避之不及,“你到底想得到什么?”

朴珍荣笑意加深,“不多。”

说着,他将手中的剑插入地面,被恶魔瘴气浸染的大地此刻和圣剑上的圣光相互抗衡,地面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

“你疯了?!”王嘉尔猛地看着他,目瞪口呆,惊诧不已,“你想同归于尽?这里还有你的友军!”

说着,他就要去拔。

他们此刻所在的地方是魔域森林,魔界和人界交汇处,一旦这里被毁掉,魔界可能就要暴露在外。

朴珍荣顺着他的势一把把他带进怀里,表面上的动作虽然温柔,但是手上的力量却难以挣脱。

“你!”

王嘉尔双手被制住,朴珍荣看向他的目光里竟然带了一丝不可名状的情意。

他硬生生愣了几秒,失去了时机。

朴珍荣深深地看进他眼睛深处,抬起另一只手,手中慢慢幻化出一只法杖。

“朴珍荣……你……这是……魔君的骨杖?不可能!”

“你把他怎么了……?”

王嘉尔开始剧烈的挣扎,刚才一直酝酿着的乌云也开始伴随着阵阵雷鸣,落下沉重的暴雨。

“嘉尔,你这么这么关心他呢?”

朴珍荣不徐不疾,“这让我很不开心……我只是和他做了一笔交易。”

他举起骨杖,骨杖顶端的紫色宝石开始发出刺眼的光芒。

“你……怎么会……你怎么能用魔界的东西……”

王嘉尔不可置信,“难道你……”

朴珍荣身上的圣光缓缓褪去,被一层又一层的黯紫色光芒所覆盖,那些光围绕着他,旋转着,慢慢变成一道急速旋转的龙卷风,龙卷风将四周距离他们较近的光明军和恶魔军毫不留情的卷进去四分五裂,随着龙卷风快速的扩大,一时间哀嚎四起。

王嘉尔和朴珍荣此刻处于暴风眼的中心,和外界不同,这里一片异样的寂静。

王嘉尔看着眼前的人,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口了。

他眼前的人,变了一个样。

耀眼的金色发丝和浅棕的瞳孔已经不复存在,他的长发深沉的像寥无星辰的最漆黑的夜,没有尽头,他的眼睛深处是猩红的光,冰冷得像嗜血的凶器。

他又冲王嘉尔露出一个笑,没有光明圣洁的味道,带着一点诱惑,还有独属于恶魔的妖艳。

神之曙光堕天了。

而他轻而易举地使用魔君的宝石骨杖制造的巨型龙卷风,此刻正在不分敌我的吞噬者神魔两界的大军。

晦暝嘴唇颤抖着,他对这个堕天的神之曙光的恐惧已经达到了顶点。

“你……到底想……”

“我想帮你,嘉嘉。”

他如是说着,语气中还带着一点委屈,仿佛他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无足轻重。




tbc


下章大家都要出来溜达溜达啦(修罗场

还有……

你们说我是先更Give you还是不夜谈 还是低俗小说 还是这篇…(😂


评论(24)
热度(105)